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姜维平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17日讯】由于中央政府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不作为,造成目前老百姓的失望和不满,也为偏于东南一隅的薄熙来,留下了花样翻新,不断行骗的巨大空间,为了争取民心,重回北京中南海,近期,他愚弄民意,做出许多不同寻常的举动,比如唱红打黑,房产税,阳光法案,公共租赁房,等等,令人眼花缭乱,非常可惜,维护既得利益的本质决定了它的欺骗性,所谓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即是典型的一例。

据重庆媒体报导,这次户籍改革,分成两个阶段:2010至2012年,争取新增城镇居民300万,2012至2020年,努力完成建设4000万平方米公共租赁房的规划,将农民纳入住房保障体系,降低农民进城的门槛。预计,在未来十年,重庆将有1000万农民进城成为新市民。因此,重庆的户籍制度改革,将成为中国几十年来户籍制度改革规模最大的一次。

中国每一项改革的最初发起,都和地方官员有关,薄熙来主导下的这次户籍改革和他的处境和未来的前程密不可分,他是2007年12月1日到重庆任职的,一般情况下,不出大问题,他必须做满4年,即2012年12月1日届满,这就是说,他现在利用重庆媒体狂轰乱炸般渲染的未来前景,在其任职期间,只是画饼充饥,就户籍改革的承诺来说,他们提出的第一个目标刚好到2012年,这不是巧合,这是薄熙来的精心策划,即他将千方百计地先把一部分农民引进城市,做个示范样板,把政绩拿到手,接下来的虎头蛇尾的烂滩子则与己无关。故此,其提出的“土地换户口”是一个骗局和陷阱。

我认为,在一个农业大国,中国要真正改革,必须大张旗鼓地进行土地私有化,而不是目前的这种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的制度,农民已有的承包年限再长,也无法避免官员假公济私而对土地的占有和掠夺,或许胡锦涛也看出了中国农民问题的实质,但不久前他空喊了几嗓子,却归于失败的所谓“土地流转”成了过眼烟云,道理非常简单,土地名义上国有,实际上是地方官员私有,如果真的划给农民,他们马上就会真正地富起来,那么,官员能高兴吗?官员不靠拆迁强夺,贪污受贿,靠什么?因此,薄熙来比明抢的官员还狡猾:用一纸城市户口换走了农民最值钱的东西,那就是,它们世代依附和作为最终保障的土地。

至于他承诺的“农转非”之后的安置,首先是公共租赁房的建设和大面积推广,主要的问题是,政府上哪里筹集资金做这件事?薄熙来的如意算盘是,农民被城市户口所诱惑,乖乖地交出原有的土地,其中包括宅基地和承包土地及山林,政府可以廉价地把升值潜力无穷的的东西拿到手,再通过海内外招商高价卖出去,而地方官员与不法商人相勾结,从中渔利,大发横财,还捞到一个改革派的时髦头衔。薄熙来则一方面以公共租赁房建设与中央政府伸手要优惠政策,一方面通过民意的压力和中南海要权力。唯独苦了重庆的老百姓,过去是农民,日子是苦了一些,但有土地和房前屋后的菜园子与鸡鸭鱼肉,维持基本的生活温饱,现在呢,是重庆市民了,名称变得洋气了,但吃什么都得花钱,而且,他们比较熟悉乡下的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进城后会出现一系列新问题:找不到公共租赁房怎么办?失业了怎么办?生病了怎么办?小孩读书,找不到学校怎么办?城市风气不正,求人办事不花钱根本是不可能的,刚进城的农民上哪找门路,上哪搞到送礼的钱?!

重庆地方官员的承诺很漂亮,但这些实际问题全由政府包办,能行吗?也许,薄熙来的如意算盘是,农民进了城,有了城市户口的名分,会更加依附于党和政府,但是,目前的政府机关效率低下,官员贪腐严重,是明显的事实,重庆原有市民的各项诉求就得不到满足和回应,何况现在又增加了300万?据重庆市户籍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徐强解释,由于前两年转户的300万农民,大部分已经在重庆市生活工作多年,因此不会产生岗位压力。即便这是实话,那么“小部分”呢?小部分人搞不好也要出大问题!

在我看来,公共租赁房很适合低收入群体的需求,但问题有两个,一个是钱从哪里来?现在水涨船高,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盖得房子卖价太高,失去了廉租的意义,卖得太便宜,巨额亏空如何解决?开发公司资不抵债怎么办?另一个是房子如何分配,由谁分配?这就又牵扯到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那么,从此后,重庆负责分配廉租房的部门官员就成了最有实权的人了,不仅双轨制为其贪污受贿创造了条件,而且各级官员,包括中央各个权力部门的官员,都会向薄熙来求情办事,谁没有三亲六故,于是,薄熙来立即身价百倍!

或许,我举出的事例更能说明问题:90年代中期,即薄熙来刚当大连市长之时,他为了笼络民心,提出建设“锦绣小区”的济贫目标,即类似现在的重庆,他设计了一个收入标准,低收入的人可以获得以优惠价格购买廉价房的特权,不可否认,做样子时,确有几个优购者是低保户,但媒体炒热之后,“锦绣小区”很快被官员们弄虚作假,行贿受贿而吃掉了全部房源,据查,薄熙来本人批条子,送人情,以成本价买房的案例就多达50多起!结果,“锦绣小区”一期二期建成了,三期没了下文。总之,大连没有多少穷人受益,只是薄熙来支持的民营企业老板孙某某,发了大财,他创办的新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最初是挂靠在大连中心医院名下的一个小小的个体户,与薄熙来太太谷开来关系密切,谷是他的常年法律顾问。后来,孙某某通过“锦绣小区”等项目建设,低价进地,高价卖房,一本万利,成了资产数十亿的企业集团。它的老板孙某某生前是我的朋友,对一个已去世的人我不想多言,我只想告诉重庆人民,俗话讲,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薄熙来搞得公共租赁房建设,其目的是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征地拆迁,为他豢养的老板和权贵服务;同样的,他搞得所谓“土地换户口”政策,是巧取豪夺农民土地的借口,无异于斩断了他们的命根子!必将给他离任后的重庆留下巨大的隐患!

据报导,重庆户籍改革的关键,是尝试建立转户居民宅基地、承包地和林地的弹性退出机制。在此重庆推出了一个“三年过渡,三项保留”政策,即转户农民最多3年内继续保留承包地、宅基地及农房的使用权和收益权,在承包期内允许保留林权。同时,农民转户后可继续保留林地使用权,享受计划生育福利政策,在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地经营权之前,保留农村各项补贴。但是3年过渡期之后,农转非农户要交出宅基地、承包地等的使用权。对此,媒体引述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的桂世勋教授的话,他认为,重庆的户籍改革有创新的一面,他说:“过渡,比不过渡强,但是过渡期长短,要因地区因人而异。”我认为,中国农民问题十分复杂,既使如此精心策划,真正操作起来也相当困难,其实,把现有的户籍制度彻底取消,改为登记制度便一劳永逸,谁愿意进城就进,谁愿意离城谁就离,真正地由市场调节,实现公民自由迁徙,这比任何形式的官员恩赐式和命令式的改革都要好,薄熙来为何不敢领天下之先?

表面上看,重庆地方官员摆出一幅为民做主的架式,其称“为了免除农民的类似担忧,重庆市承诺为转户农民提供廉租房、公租房等住房保障体系,并将其纳入社保、教育、医疗等保障体系”。但实际上,这是由市场经济时代向过去的计划经济时期倒退,这和薄熙来主张唱红歌,读红书,发红信,把毛泽东的巨幅塑像搬出来骗人一脉相承!它不仅造成思想上的混乱,而且进一步造成地域分化和利益冲突,不利于社会稳定。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说得好:我们过去把一切期望寄托于政府,但现实让我们很寒心。政府无法保障每一个人,计划经济时代做不到,现在市场经济就更做不到。故此,夏业良反对重庆的户籍新政策,他指出,“户籍改革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取消户籍制度。如果只是让1000多万农民成为重庆城市户口,他只是扩大城区范围,而且是进行土地置换,真正的目的可以说是一种剥夺。就是给你一个“空头市民”的名分,换取的是农民的土地,这样会造成更可怕的结局。因为我们知道,许多农民的最后保障就是土地。

面对舆论对重庆“土地换户口”的质疑。重庆市户籍改革领导小组负责人徐强狡辩说,3年过渡期后,不会强制性让农民退出土地承包机制,重庆市的户籍制度改革是匹配完善的土地处置,保障公民自由迁徙和居住的权利。他还信誓旦旦地强调,中国政府对全国耕地面积也有一个明确的“红线”,即不得少于18亿亩,每个省市都有保障最低耕地面积的目标。重庆不会言而无信,可是,薄熙来翻脸不认人,朝令夕改的事例在大连比比皆是,百姓深受其害!只要中国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他离职后继任的官员亦会如此。

正如夏业良教授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中国的法治是由权利支配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转变。这些年来,多少耕地都转为商业或是工业用地,最终转换为土地财政获取暴利的手段。所以,不能轻信政府的承诺,因为政府只是个虚幻的概念,这届政府承诺的,下届政府可能就不承认了。因此,我以亲身经历告诫人们,重庆的“土地换户口”是个陷阱,不信,等几年后看吧!

2010年8月16日于多伦多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8-17 8: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