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骆家辉人权说惹毛了谁?(2)

人气 6

【大纪元2012年01月2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了外交部发言人那个回应,其实外交部发言人回应以后,又有一个只是不是直接的回应,就是在19号这天,就是外交部发言人回应以后两天以后,这个外交部的国际司司长作客中新网,然后谈到了一些问题,实际上也是对他的一个比较正式的回应。他就谈到藉人权向中国施压,破坏中国的社会稳定是徒劳的,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那么他举了一些例子,就是证明中国人民现在最有权利说话,大家是满意的,他举了这么几个例子,我们来看看。

MP4下载收看

一个是可以自由选择工作,一个是可以到国外去自由旅游,一个是通过微博可以自由交流思想,还有可以向全国人大法律草案委员会提意见,另外一个是农村居民可以投票选举村长和支书,他把这个就作为很典型的中国广大人民最有发言权的,中国人权状况好的这个表现。那我们来看一下,自由选择工作现在是相对来说比较自由一些吧。

陈破空:怎么讲,他讲的这些,什么自由选择工作、旅游等等这些,可以这么讲完全是拿不上台面的东西,就和一个人每天要吃喝拉撒一样的,如果你说把一个人每天有吃喝拉撒,有一个地方住就已经当成人权了,那这个标准是太低了。

另外他的开场白就不对,他说是利用人权来达到什么目的是徒劳的,这是一种阶级斗争的思维,冷战思维,它把国内提意见的人叫作国内敌对势力,把国际上给它提意见的人叫作国际敌对势力,它是用一种敌对的冷战的阶级斗争的思维在看这些问题,所以他的出发点就错了,他不能理解别人对中华民族的好心,不能理解别人对中国的好心。

他举这些问题,我就说上不了台面,关键是什么呢?“人权”是不是内政的问题?就说中共政府总是说不要拿人权来干涉内政。这个不用去谈,这完全是一个无稽的概念,不仅人权不是内政,连别的东西都不是内政,连动物保护都不是内政,全世界都有动物保护条令,全世界各个国家都认为动物有一些共同的保护标准,包括熊猫,包括老虎一些什么。那中国怎么不说这是内政呢?因为动物的保护条令是出于动物共性;那人应该比动物更宝贵了。

人的保护,人权的尊重,联合国的人权条约也是出自于人的共性,也是出自于人性。而且一个国家它什么是内政,除了领土,资源和有限资产,这些看得见的是内政以外,别的那些概念性的软实力或软件工程很多都不是内政。

比如说“廉洁”和“贪污”就不是内政,你不能说在这个国家有人贪了钱,算贪污,在别的国家贪污不算贪污,或者在这里有人廉洁,像骆家辉那样,上任两袖清风,轻车简从,算廉洁,如果到了中国就不算廉洁,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都是同一个标准,说“人权”在全世界是同一个标准,中共怎么辩也辩不过,它辩的目的就是为它的人权迫害,为它制造的那些种种的打压自找借口。比如它说中国人可以向人大提意见,高智晟就是给中共的领导人写了几封信,就是叫它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就被整的九死一生,而且现在人都不见了,对不对?现在都21世纪了,还用极端的酷刑,极端的性虐待,包括现在一个作家余杰也是受到这样的虐待。这哪是叫作尊重提意见呢?还所谓的基层选举?可以选村支书什么的。那是在所谓党领导下的选举,鸟笼里的选举

主持人:讲到基层选举村支书很有意思,其实村支书不是选出来的,是委派的。所以这次乌坎维权的代表就被委任为新的支部书记,由他来支持下一任的选举。那么也就是说实际上我们看到最近广州又有一起维权案,这起维权案实际上是要把村长撤掉。那么如果是他们选出来的,要撤他不就太容易了吗?为什么还要到广州市市政府去游行?那个也就是说这个村长都不是他们选出来的。另外,在他们游行打出的标语里面,还有一个叫“工作组”退出去,也就是说“工作组”压在那个地方,使他们不能够把这个村长给赶走。

陈破空:这个说明村组人员也好、村长也好,这个是上级同意还是不同意被你们选,不能说你们老百姓推翻就推翻,包括乌坎这个事情,老百姓是把他们推翻赶走了,但是政府最后是没有办法认可了,而且把所谓的村支书村主任双规了,承认老百姓了。然后再又重新的去组织所谓的选举,如果政府不承认,它也就不承认了。所以你刚才举的例子,政府它是不会承认的,不仅不承认,它派工作组进去,它不是干涉人家的权利吗?不是干预一个村的内政吗?村民要选举,你外人跑来干什么呢?

主持人:所以农村基层选举显然是它的形象工程,它对外就是以这个来表示,我们有了一定的民主了,是这个意思。那我们现在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德州的高先生。

高先生:是我吧?

主持人:高先生请您把电视关小一点,因为这里有迟后,所以您要听我们电话的声音。

高先生:关掉了一点。我是觉得骆家辉讲得满好的。你说大家都可以表示不同意见,都可以说话。像张先生表示不同意也可以说话。我觉得张先生也能来参加讨论,我觉得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也应该去,对新唐人持有不同的意见可以去发表,他对中国的不同的意见,他也可以去发表,但他真的敢去发表吗?可能不敢。所以我建议大陆的张先生还是要多观察观察,多学习学习。我就谈这点。

主持人:好,谢谢德州的高先生。我们再接一下加州的丁先生的电话。

丁先生:横河主播好,陈破空先生好,祝二位龙年,一切顺利,行大运。骆家辉的祖父一百多年前就在西雅图谋生,后来转到奥林匹亚去当工人,他离华盛顿州府的官邸只有一英哩。一百多年后骆家辉当了加州州长,这条一英哩的路整整走了一百年,后来骆家辉又当了驻北京的大使。

他在发表演说的时候,以负面评价提到中共的人权,他这个人很老实,所以说碰到阴险坏人,他就有点招架不住。对正面评价也有,但是很少,所以当然就得罪了那群亲共的记者。一开始的时候,他刚到大陆的时候,穿着很普通,没有穿西装革履,很低调的,就像我们普通人旅游一样到旅馆休息。后来就发表记者会,被一个亲共的记者炮轰,那个记者实在很没道理,还有亲共的记者及整个中共的媒体,结果就这样的被他惹毛了。我看他在那边越当是越危险,就别当了,回来吧,就干脆给他另外一份对等的别的差事干干,这是我对他的建议。他这么老实的人,在那边不要长久待下去。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加州的丁先生。我们再接一下洛杉矶吴先生的电话。

吴先生:我说讲得都很好。实际上骆家辉是个非常忠厚的,而且他是有普世价值为全世界绝大多数的老百姓讲话的,也是为中国绝大多数的老百姓讲话的。所以他的讲话是非常有道理。但是因为我们中国是长期在封建社会那个统治下面,所以在它遗留下面的那种极权专制算是根深蒂固的,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克服的。所以这些老百姓在长期的这种教育下面,尤其它的媒体都是官办的,它的话都是中宣部统一指导的,它的新闻都是经过审批的,它的讲话每个标点符号都是要审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面,这种的媒体讲话已经失去了老百姓的兴趣,已经觉得它不能够代表真正老百姓在讲话了,它是代表统治阶级讲话的。

另外一点,说现在老百姓,刚刚有张先生说,现在老百姓有在讲话比以前多了,人权改善了,我觉得不是这样。为什么呢?因为现在老百姓的怨气是历史上以来最大的,也是老百姓现在的思想上已经认识到问题,已经越来越清楚了。所以他们都在私下议论,他们那都是在讲负面的话,讲些对共产党负面的话。所以这次它不能够,已经没有能力给每个人的嘴巴去堵住,所以它们也只好在某些下面,你私下讲,它管不了你,而在上面,大家都是一样的想法,所以不要看有些当官的,他们私下讲的话跟老百姓都一样,不过他们的地位不一样,他要维护他的地位,所以他也不是说你讲错了,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来管了。在这种情况下。

主持人:好,谢谢洛杉矶的吴先生。我们再接一下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

王先生:大家新年好。我记得耶稣讲过真理使大家有自由,中共是藐视圣语的。所谓民主,就是民有、民治、民享;而中共它主张的是党制、党有、党享。中共迫害大陆的人民,包括对西藏人的打压,达赖喇嘛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这个暴政者反而表现要忿怒,难道这个被害人还要赞美暴政者吗?人权就是追求真善美人生观的权益,大家都可以的。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纽约的王先生。我们再接一下大陆陈先生的电话。

陈先生:你好。

主持人:大陆的陈先生,您好请讲。

陈先生:我想针对大陆的张先生说一下,实际上他的观点可能在我们十年前或者是更早之前的话,跟他是一样的,他今天是在重复新华社或是教科书里面的观点。实际上经过这几年海外包括新唐人、《大纪元》等等一系列的媒体,更多的介绍国外华人或者是这种世界的主流之后,实际上大陆也在逐渐的改变。实际上我们也注意到就是05年或06年之后,在批评上的声音实际上是越来越少了,我不知道张先生是之前接触的潮流观点少,还是本人就是在利益圈里面的人?所以我希望更多的就是既然已经走出这一步,能收听新唐人、能够收看《大纪元》等等,我想就融入到这个主流社会。

主持人:谢谢大陆陈先生。我们再接一下纽约穆先生的电话。

穆先生:我说这个骆家辉大使说的话很对,中国人权就是这种情况,它说它的人权好,它为什么不把高智晟放出来?像缅甸一样,把异己分子都放出来。这就说他们专制,封建专制到现在还是封建专制。

主持人:好,谢谢穆先生。我们现在来回应一下几位(观众朋友)。

陈破空:刚才德州的高先生讲的,他说大陆的张先生有他讲话的权利和自由,的确。我们不仅尊重不同观点,尊重张先生的说话的权利,而且我们也理解张先生说话的角度,为什么呢?刚才有一位大陆的陈先生就说了,我们之前也是这样迷糊过来,我们也被洗脑,也被毒化,也是喝共产党的狼奶,所以之前也迷糊过,只是张先生还没有觉醒而已。张先生应该了解,中国人权的问题,比如说他是否了解一些事情,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在四川的藏区,军警又开始大规模的镇压藏人,因为有了藏人自焚或者有藏人去悼念,就发生冲突,这个连续两天开枪,23号和24号,打死藏人,至少我们现在知道打死4到5名藏人,打伤几十个人,在甘孜州的社拉县。

那么像这样难道不是严重的人权事件吗?所以张先生与其对骆家辉感到愤怒,还不如对中共政府感到愤怒。因为中国的人权问题不是骆家辉制造的,不是外来力量制造的,是中共政府自己制造的,你自己制造这么一个难看的疮疤,你还怕人家来揭你的疮疤。另外张先生如果说认为中国在进步,而且他能打电话到我们这里来,张先生更应该建议中共政府把中央电视台也设一个《热点互动》或者听众热线,张先生把他的意见发表在那里,那么让别人也可以发表意见。这样说的话我们想张先生判断那就是非常正确的了。

主持人:刚才有一位洛杉矶的吴先生谈到一个普世价值和中共目前很多人受的教育问题,其实我有一点不是完全一样的观点,我觉得这跟中国的历史传统关系并不大,实际上是共产党来了以后,他其实也讲到了,它建立自己的一套东西,宣传教育,但这些宣传教育跟中国传统不一样,中国在古代可是礼仪之邦,所有的人都知道,所以这是共产党建的这套体系,而不是说像……

陈破空:如果真的按照中国的传统,中国早就实现民主。为什么这样讲?中国的历朝历代,在过去时代基本上是符合时代潮流的。比如两千年前,一千年前,几百年前,世界上还没有民主型态的时候,当时中国的确有封建专制型态,但是那样的专制,他在世界上都是一样的,甚至很多时候是非常开明的专制,比如说唐朝的时候,比如李世民、唐太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是一个民主的思想。比如再早一点,两千年,孟子就说了,“君为亲,民为贵,社稷次之。”就说老百姓最重要,君主最不重要,而政权是次要的。如果按照这样的传统,没有共产党的干扰,按照这样的传统走下来。中华民族一直跟世界潮流保持一样的节奏,保持一个同步的话,中国早就是民主化了。

正因为中共,一方面颠覆了中国的传统,另一方面对抗世界文明的潮流,它从文化大革命,它是系统的破坏中国文化,而现在我刚听到一个,最近过春节,我跟国内亲戚联系,发现一个很吃惊的事情,说现在他们那些地方,耍狮子、舞龙灯这些都很少见,是静悄悄没声音,我说怎么搞的?政府不让搞吗?他说不是,他说因为政府不鼓励这些,也不讲这些,也不讲传统,所以这些老百姓也厌倦了,最后竟然都消失了,连我们以前传统的礼仪,传统的庆典仪式都消失了。所以中共这个集团,从俄国引进来马列集团以后,它跟中国文化格格不入,它跟中华传统文化是完全不相符的。

今天我们拿中国的传统来对比中共的统治,对中国的传统应该说是泼了污水。中共是把世界上最坏的东西,如果说有封建社会,它算是把封建社里面会最坏的东西拿到了;如果说有资本主义社会,它把资本主义里面最坏的东西拿到了,比如说“唯利是图”;如果它说有社会主义,它把社会主义里面最坏的东西拿到了,就是“贪污腐败”。它把最坏的东西纠合在一起,叫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与我们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毫无关系。

主持人:我觉得它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包括过新年的传统,它用央视来做春晚,其实是起了一个非常坏的作用;那是它的宣传工具,但是让大家习惯于这个,结果把真正的传统给忘记掉了。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骆家辉人权说惹毛了谁?(上)

视频:【热点互动】骆家辉人权说惹毛了谁?(下)

相关新闻
中国官媒批评大陆“骆家辉热”
七绝二首赞骆家辉
【网友恶搞】骆家辉致信芮成钢
刘晓:骆家辉赠省长自行车“打了谁的脸”?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2021凶险?蓬佩奥打中共七寸
【秦鹏直播】习近平一句话让富人不寒而栗
【新闻大家谈】两暗桩 美国会警长曝悲剧内幕
【有冇搞错】中共军人现身缅甸?不可能
【时事纵横】拜登无实权?习赞打土豪
【财商天下】东北人口危机 全国爆发前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