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二)

药物迫害 辽宁女子监狱把人整成恐怖“骷髅人”

为了逼迫刘志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迫害。(知情者提供)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万方报导)今年53岁的刘志是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从2009年10月22日至2010年7月5日在沈阳第一看守所,2011年7月13日至2013年3月8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中共的狱警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迫害,使她从一个体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妇女,被迫害成一个只剩皮包骨体重只有70多斤的骷髅人。

2013年3月8日中共狱警怕刘志死在监狱,强迫家属将其接回家。即使这样,中共也没有达到使其放弃信仰的目的。经过2个月零20天的修炼法轮功,她又重新恢复了健康。并接受大纪元的采访。(接上文)

9天酷刑刘志瘫痪

2010年7月5日,身体被药物迫害得虚弱不堪的刘志被以“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的名义保外就医。经过修炼法轮功,短期内她迅速恢复了健康。她天天出去讲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

2011年7月13日辽宁省女子监狱将刘志抬到硬木床上,手、脚呈大字型绑住,上了一个星期的抻刑。刘志的手被抻得紫黑,尾骨被磨破了。之后刘志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图为,酷刑模拟图。(明慧网)
2011年7月13日辽宁省女子监狱将刘志抬到硬木床上,手、脚呈大字型绑住,上了一个星期的抻刑。刘志的手被抻得紫黑,尾骨被磨破了。之后刘志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图为,酷刑模拟图。(明慧网)

2011年7月12日,刘志被警察从住家楼下绑架送进沈阳市看守所,翌日她被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集训矫治监区。一进去,刘志被抬到硬木床上,手脚被绑,上了一个星期的抻刑。期间刘志大声喊,被警察命令包夹用胶布封上嘴(包夹:监狱利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实施迫害的犯人的称呼)。刘志的手被抻得紫黑,尾骨被磨破了。她痛苦地抽搐。在此期间她被六个包夹24小时监视。

刘志当场对集训矫治监区队长刘杰说:“队长!你都破了吉尼斯记录了!给我抻了一个礼拜了,尾骨都磨破了。”狱警从刘志带来的钱中强行扣除19元,作为购买给刘志抻刑的绳子费。

下了抻床后,队长刘杰看到刘志不肯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命人将她拖到没有监控的床上,头枕铜器,令人敲头下的铜器,敲了两天。从此,刘志彻底瘫痪了。人不会行走,不能独立蹲着如厕。她只能坐到便池的地上,手扶支撑物才可坐住。有一次,包夹故意不准刘志扶东西支撑,刘志被迫头枕厕所纸篓躺倒。半个小时后,有人上厕所,才将刘志拽起来。

法轮功学员的包夹都是被监狱训练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骂人不重样的。狱警、包夹整天说刘志是假装瘫痪,经常对她踹上几脚。有一次,身高1.8米、运动员出身的队长刘杰故意用纸箱做的纸板打刘志的双腿,试探她。

[[5]]

纳粹集中营中骨瘦如柴的女人。(网络图片)
纳粹集中营中骨瘦如柴的女人。(网络图片)

为了逼迫刘志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迫害。(知情者提供)
为了逼迫刘志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迫害。(知情者提供)
为了逼迫刘志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迫害。(知情者提供)
为了逼迫刘志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迫害。(知情者提供)

监狱对刘志进行精神迫害

随后队长刘杰唆使包夹经常在刘志面前翻看关于监狱保外就医的书,引诱刘志。刘志不动心。晚上她们用仪器吸得刘志的头发根根直立。刘志依然不为所动。

白天他们放一些污蔑法轮大法的光碟给刘志看,还找来一些人跟刘志谈话。狱警还命人播放佛教的光碟、音乐等给刘志听,想从思想上瓦解刘志对法轮功的信仰。

刘志坚持信仰 以瘫痪之躯处处被刁难 迫害

刘志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由于肌肉萎缩,生活中的一切均不能自理,穿衣、脱衣都需要人帮助。甚至拉一下被角都做不到。狱警让犯人将刘志拽起坐着,后背什么都不给垫,监狱的铁架子上下床的三角铁硌得刘志浑身发抖,一硌就硌半天,饭后继续硌。一连好几天。

刘志的手呈握拳状,手指无法伸直。队长刘杰命令人强硬将其手指掰直,掰手指时疼痛难忍,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掰直的手指被用纸板绑上,最后手指不会弯曲。

有一次,刘志被拉到监狱医院灌肠,从此大便失禁。

因为刘志瘫痪在床,大便干燥,有时包夹故意给刘志用小半瓶开塞露,让她又有便意,又拉不出。有时,包夹故意给刘志用两瓶开塞露,刘志拉肚子拉得都提不上裤子了。

有一次,医院要给刘志验尿,刘志一直尿不出来。包夹强迫刘志喝了6瓶600毫升的凉水,肚子都鼓起来,依然没有尿,回到监区里排了一下午的尿。

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刘杰命令三个包夹推着轮椅上的刘志来到监狱的渲泄室,开始三个包夹拿着棒子打沙袋,打着打着就冲刘志来了,逼迫刘志在“五书”(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认罪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上签字。刘志将“五书”扯了。几个包夹一齐上,将刘志的手心抠下两块肉,手背被划伤,鲜血直流。

事发后,刘志被推到刘杰的办公室,刘杰正在看渲泄室里的录像。刘志质问刘杰为什么让包夹逼迫她写五书?刘杰说:“我是要试试你的腿?她们拿的五书是假的,真的在我这里。”刘杰拿出夹子给刘志看。

有一天刘杰来了。包夹对刘志说:“刘队长去年得了好多奖品啊,今年看你的了!”

2011年年底,刘杰对拒绝“转化”的刘志破口大骂,并扬言:“我要让你过最痛苦的日子。”

为了逼迫刘志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试验迫害。图为,酷刑模拟图。(明慧网)
为了逼迫刘志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试验迫害。图为,酷刑模拟图。(明慧网)

监狱医院频繁抽血却不治疗

集训矫治监区每隔三、五天就将刘志拉到监狱医院去,抽血、化验,每次抽血都是两大管,但并不给她治疗。有一阶段,刘志的腿肿得皮光瓦亮,脚肿得像馒头。狱医见此情形要给刘志治疗,只见队长刘杰在旁边向医生摆摆手。频繁的抽血,使刘志的健康状况更加恶化,最后连3CC的血都抽不出来了。

2012年1月13日,刘志被转到医院监区。从早晨9时到下午3时,寒风刺骨,刘志被扔在监狱医院的走廊里,无人理,中午没人给刘志饭吃。下午3时,刘志被背上了三楼,医院监区的三、四楼是关押精神病人的地方。

刘志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对一个连动都无法动一下的瘫痪者来说,监狱为了让我放弃信仰,一点点小事都用来对我进行迫害。”

因为肌肉萎缩全身无力,刘志坐不住,狱警强行要求她白天保持一个姿势坐着。刘志被垫着一个很难支撑瘫痪之躯的薄被一个姿势坐着,一连坐三天,非常难捱,狱警问刘志感觉怎么样,刘志回答说:“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真好!”

第二天,狱警要求她变回原来的姿势坐着,即胳膊搂着双层铁床爬梯的扶手上。

刘志的身体每况愈下,心脏出现问题。2012年7月6日刘志坐不住了,身体被夹在被子和墙之间脸贴墙,只能出气、不能吸气,不能深呼吸,不能说话,刘志被抬到楼下抢救,吸氧。

大便失禁后的日子更加难过,她经常一整天泡在屎中。房间有异味,刘志的房间即使是寒风刺骨的冬天,也是门窗四开,非常寒冷。别人因为嫌冷,都躲出去。经常故意让她一个人冻着。

四月中旬,沈阳还是很冷,刘志被扔在凸洼不平的防滑垫上,包夹用冷水为她洗澡,冻得她浑身发抖,最后才给了两瓢热水。

2012年5月13日,刘志花60元买了两份苹果,还有黄瓜、番茄,医院以大便失禁为由扣住水果不给。6月13日,苹果、黄瓜还回来时,大部分水果已经腐烂。7月18日,刘志花28元买了14条黄瓜,狱警又别有用心地让刘志花36元买一堆柿子,盼望刘志拉肚子。

2012年6月5日,包夹给刘志换“尿不湿”时,将大便的袋子放在刘志床头,刘志提醒,包夹还是走了。6月6日,另一个包夹看到大便袋,生气地将装尿不湿的袋子和垫尿盆的塑料布扔在刘志脸上,刘志被迫抱着大便袋睡了一宿。包夹还两次故意掰刘志的腿。事后,刘志质问包夹,为什么这样对待她,包夹说,“是政府让我这样做的,我得听政府的。”

刘志表示:“我在监狱瘫痪了一年八个月,那里的一切逻辑是颠倒的。医生得听监区队长的,队长得听监狱长的。对不肯放弃法轮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尤其如此。”(待续)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4-03-22 1: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