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鉴恒:中共巧舌如簧 难掩活摘滔天罪孽

人气: 34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22日讯】

一、眼角膜算不算人体器官起争议
最近有则消息引众网友议论纷纷。2014年河南大学生李翠因肾癌去世。据报导,按照她生前签署的遗体捐献书,她的眼角膜捐给了两名盲人患者。然而,李翠的名字至今未被刻在河南红十会纪念园中的器官捐献功德碑上。家属不能释怀,红会却回应:眼角膜属于人体组织的部分,不算人体器官。

眼角膜不算人体器官,是医学学科上的说法,但是在现实中禁不住仔细推敲。公民签署遗体和器官捐赠书时,明明有眼角膜这一项。况且接受眼角膜的患者一方要付出十几万巨额费用,有网友问:眼角膜不算器官,那十几万元换的是假牙?更多网友表示,器官或组织不过是学术概念的区分,贡献却不能分大小,不给上功德碑寒了人的心。还有的人提起2013年红会靠游说患者捐器官逼医院捐款的丑闻,表示红会根本不靠谱。

哈尔滨、天津、长沙等地都为角膜捐献者刻碑,武汉市还特别为捐献了眼角膜的歌手姚贝娜一个人树碑纪念,所以河南红会的做法自然不能服众。有网友不满眼角膜不算器官的说辞,气愤中认为这是官方在玩文字游戏愚弄百姓,说这和“戴套不算强奸”如出一辙。

二、目前中共对器官移植造假相 迷惑公众
围绕刻碑纪念的官民争执并非太大的事件,却看出近年来人们对于器官捐献的话题敏感度之高,常常一则关于器官捐献的新闻就引发互联网舆论涟漪。这和2015年以来中共官方刻意渲染和提倡公民去世后自愿捐献器官有关。

2014年12月3日,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替官方发言称:“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停止死囚器官使用,器官移植使用公民器官捐献。”于是从2014年末以来,官媒就炒作器官捐献话题或新闻事件。进入2015年,1月去世的姚贝娜被官方利用大肆渲染,话题刷屏,那以后一些患病儿童或年轻人去世后捐器的新闻被间歇性推出,有步骤地撞击着社会注目焦点。

这就给公众造成一个错觉,大陆器官移植业真的有如黄洁夫所言,“走上正轨了”,“扬眉吐气”了,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犯器官了,不再受国际人权组织谴责了,公民捐器踊跃兴起了……果真如此吗?稍加分析,即可知,中共和黄洁夫之流巧舌如簧,面对全世界在玩文字游戏,目的极其险恶,欲掩盖的是一桩人神共愤的滔天大罪。

三、围绕死囚器官中共为何多次撒谎?
关于使用死刑犯器官,中共已多次改口,前后矛盾。仅2001年到目前,中共外交发言人秦刚、毛群安等已经改口至少六次,从说使用死囚器官是捏造、诋毁中国司法、欺骗,到最后逐步统一口径,承认使用犯人器官,最后又使用了黄洁夫的“全面停止死囚器官使用”的说辞。前后跨度之大,令人咋舌。为什么此一时,彼一时?原来,每次中共官方改口,都和中共不法使用人体器官的黑幕在国际上曝光的时机同步。

例如2001年原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的医生王国齐为政治避难,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披露,医院倒卖囚犯人体器官。当时中共官方矢口否认使用死囚器官。2006年起,中共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器官牟取高利的黑幕在国际上曝光,中共又忙不迭地利用黄洁夫宣称:“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2006年的当时,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到一个巅峰,仅官方公布的数据,从1999年的5,000例增长为2006年的2万例。当时的中国多家医院网站上遍布移植器官广告,还出现举世罕有的“国际器官移植旅游热”。

根据国际特赦的纪录,中国在2000—2005年平均每年处死死刑犯的人数为1,616名(根据器官配型,可用率只有三成),可是这6年间进行了41,500个器官移植,而自愿捐献者在中国的比例很低,例如:在1971—2001年之间,仅227个供体来自捐献者。中共无法解释4万多个器官的来源。

在移植技术方面,当时中国并没有发生任何巨大革新,公民去世后自愿捐献器官率也持续性地低下,而死刑犯的数字也没有大的变动,多余器官从何而来?唯一的重大变化是从1999年开始的对近亿法轮功学员的镇压。2000年前后,数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抓捕、拘留、关押到集中营或不明失踪。

事实上,多个证人证言和经过追查国际组织的多方考证,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当作器官移植的供体,被当局按需谋杀、强摘器官然后被焚尸灭迹,极为惨烈。这就是2000—2006年中国移植器官数量暴增的原因所在,面对国际压力,中共为了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只有和黄洁夫表演双簧,从2006年起,公开承认使用死囚器官。

四、“死囚”、“自愿”被偷换概念暗藏邪恶
那么为什么2015年起,中共和黄洁夫又强调“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移植依赖公民自愿捐献”呢?

2006年以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行径不断受到国际人权组织和联合国的谴责。美国颁布281国会议案、欧洲出台议会案等强烈要求中共立刻停止活摘器官;追查国际先后三次发布了全国多家医院和涉及11,000名参与活摘器官医务人员的追查令。国际声浪高涨,巨大压力之下,中共一方面撤销网站,销毁资料,系统性造假成移植器官数量下降的假相,一方面又派出黄洁夫玩起文字游戏妄想抵赖,混淆视听。

10月8日,世界五大医学期刊之一《英国医学期刊》(BMJ),发表了文章──《中共在囚犯器官问题上的文字游戏》。文章指出,中共当局使用文字游戏的手段,误导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器官移植实际状况的认识。

文章指出,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器官捐献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宣布的:中国从2015年开始“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以公民自愿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事实上,这是黄玩的一个文字游戏,就是把死囚披上了“公民”的外衣。

用中国人的概念说,这是一个偷梁换柱的把戏。

今年1月28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称:黄洁夫认为“死囚也是公民,法律并未剥夺其捐献器官的权利。如果死囚愿意捐献器官赎罪,应该鼓励。”这里狡猾的黄洁夫暗中拿他过去一个发言做铺垫。2014年3月4日黄洁夫在《京华时报》中称:“有捐献意愿的死囚的器官一旦纳入我国统一的分配系统,就属于公民自愿捐献,不再存在死囚捐献的说法。”

也就是说,只要犯人“自愿”,他的身体各个器官就可以作为“公民自愿捐献”的器官被编入计算机系统等待配型。国际明文规定,一个处在监狱中的死刑犯人,是不可能被保证有自由的意愿来决定自己是否捐献的。

2013年陕西红十字会曾以停止呼吸机来威胁病人“自愿”捐献器官,引发公愤。中共对待亲人围在身边的病人尚且如此,对与世隔绝的死囚犯,怎能妄谈“自愿”捐献?

有如纳粹覆灭后,奥斯维茨集中营的纳粹医生在被审判时,强辩来实验室被试验的犹太人都签了自愿书。可是这些医生后来都被判决有罪。纽伦堡大审的法官明确宣布犹太人在失去自由,在恐惧,在暴力面前的所谓“自愿”,是不存在的。

今天在21世纪的中国竟然有这样的把戏──死囚犯被重新定义为“公民”,再冠之以“自愿”,“使用死囚犯器官”这一概念就无形中蒸发了。其实不过是被偷换了概念而已。

五、黄洁夫所指“死囚”实质上是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的邪恶无底线。2006年3月31 日,《大纪元》刊登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老军医指证:“中共中央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老军医间接证明了,在江泽民下达对处置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后,中共所定下的极密“政策”是:2000年前后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为法轮功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可随意定为死刑犯。

老军医说:仅仅他自己一人就经手了6 万多器官移植的死囚的假材料,那些法轮功学员都被登记为死囚而“自愿”捐献器官。

此外,大陆还有一个黑白两道都懂得的监狱半公开的秘密:监狱里调包一个死囚犯的黑市价格大约是300万元人民币。据悉,周永康父子用法轮功学员调包死刑犯,在行刑时活摘器官,而真死囚被洗白后再回社会。周斌只需付给司法人员包括相关狱警数10万元好处,就可以把死囚调包。

至此,真相大白,中共口口声声“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为的是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滔天大罪。“死囚”和“自愿”都是由中共随意定义内涵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灭绝性政策下,随时可以被定为“死囚”,再“被自愿”做为公民“捐献器官”,经过如此包装,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杀戮后,只不过“公民自愿捐献数字”增多了而已,杀人痕迹了无。中共用这一瞒天过海的花招欲将16年来对法轮功群体犯下的惨绝人寰的反人类罪一笔勾销。

根据中国大陆医院网站和在大陆医学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报告的移植例数统计,截至2014年9月,中国大陆至少完成肾移植176,267例,肝移植40,170例,心移植1,928例,眼角膜移植137,294例。这些数字背后,藏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残杀的罪行?

从小到眼角膜算不算器官,大到在国家机制下系统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大屠杀,中共百般耍无赖,玩文字游戏,欺骗世界,可谓邪恶至极。明白真相的人们,透过中共堂而皇之打造的“中国为世界第二大移植大国”的假相,应该看穿中共反人类、反宇宙的邪恶本质和对法轮功群体犯下的惊天罪孽。人不治天治,罪恶必然要偿还。黄洁夫之流参与、推动活摘器官,并长期为中共摇唇鼓舌,也必将遭到报应惩罚。#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5-10-22 9: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