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天价”民办幼儿园的背后

人气: 3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6日讯】要说中国的民办幼儿园是“天价”,相信很多家长都会举双手双脚赞成。最近在海口,就有一家民办幼儿园由于通知涨价而被家长曝了光。有意思的是,另有不少家长一听说“生活费由380元涨到450元,现在学费又要从2900元升至3700元”、“下学期要加收800元学费”时,不但不觉惊奇,反而加入其中,纷纷跳出来“竞价”,比拼自己孩子所在幼儿园的“天价”学费。最终的结果显示,“每人每年的费用有一万多元”,“这在海口还只是一般水平”。

从记者的暗访中,我们也更加确信,这些遭遇了“天价幼儿园”的家长们并非是信口开河。比如海口的“布朗”幼儿园,“费用为11900元/生/学期”;一家名为“常春藤”的幼儿园,自今年6月,“从12900元/生/学期涨至13900元,校车费用另付”。而相比海口,北京、上海、广州这类一线、重点城市的家长们则更是“不甘示弱”,从江苏网友所说的“我们这幼儿园最贵的一年八万”到“上海那边最贵的一年50万”,从广州“一年十多万是正常的”到北京“最便宜的一个私立幼儿园都是4500/月起”,一番“较量”下来,人们最后总结出一句:“现在幼儿园是最贵的,全国人民都知道”。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的幼儿园其实并非都这么贵的离谱。若按照“公办、民办、私立、合作”来划分,这其中的“公办”显然就会被无数孩子的父母视为是最经济、划算的。就以海口为例,当记者致电当地多家公立幼儿园时,却并未听到涨价的消息。一家声称“去年该园费用为2190元/学期”的幼儿园仍表示,“今年学费不会涨,有可能会降“。而至于那些向来“以稀为贵”的机关幼儿园或某单位附属幼儿园,无论学费高低,也都与来自一般家庭的孩子关系不大。

可见,真正要去面对和承受民办幼儿园的“天价”之苦的,只是那些被“公办”、“机关”、“附属”拒之门外的普通家庭、甚至是困难家庭。如此这般,我们是否又该谴责那些“不接地气”的“公办”之流冷漠、无情呢?有一组数据是这样诠释的:目前,海口市幼儿园根据这样的结果,我们就可看出,城市中民办幼儿园所拥有的市场似乎已高达94%。在这种“卖方市场”中,那些上不了公办幼儿园的孩子,其父母俨然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不难想像,为数也不多的民办幼儿园若能把学费定成1万,就绝不会标价5000。而无数家长们“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的疯狂需求,则更是民办幼儿园的学费一涨再涨、直至“天价”的驱动力。

事关教育大计,办教育的民营、私营企业与那些纯粹靠利润来维生的公司也显然并不相同,因此,对于学费的征收以及调整就应该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来对照执行。然而,海口教育局的做法却只是拟定出了一些所谓“普惠性幼儿园”。按照省教育厅的文件,这类幼儿园的收费价格不能超过当地公办园费用的1.5倍,因为能得到“财政收入和专项基金”的补贴。听起来似乎解决了一些家长的燃眉之急,但教育的不公正、不平等、差别对待的核心问题仍摆在所有的孩子、尤其是进不了公办、上不起民办的孩子面前。

这让很多家长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公办的幼儿园又便宜、又好,为何要给“民办”提供市场?甚至还要将低收入家庭推向这一收费更高的市场?而公办幼儿园里的孩子却往往来自拥有本地户籍、与户籍配套的房产、关系户、裙带以及有条件送红包的家庭?这一对比就能看出,公办幼儿园压根儿就不是为普通家庭的孩子所开办的。从北、上、广、深这些优势资源集中的大都市来看,户籍本身的价值就已折射出当地公办幼儿园的含金量。而公办幼儿园的稀缺,且入园门槛颇高的现状,也更加印证了“人生而平等”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至于说,国家为何不加大投入,建造足够的公办幼儿园,让每个孩子都“有园可上”,就要从教育经费的流向之处来找寻答案了。有一项对比数据指出,中国的学前教育经费10年间占GDP的比重,一直维持在0.03%至0.05%之间;而欧盟19国平均为0.5%,相当于我国的10倍。在这19国的学前教育中,政府承担了3岁以上儿童教育经费的87.9%。而中国未能提供这样的数据,只有资料显示出“学前教育始终处于我国财政结构的最边缘,并在进一步边缘化”的描述。

既然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又怎能让其“边缘化”?既然中国的GDP赶超欧美,却又为何要在教育的投入上“低人一等”?既然每个孩子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又如何能将穷孩子挡在“公办”之外?又怎能凭借孩子爹妈的身份、地位、权势、户籍所在地来决定孩子是否能有受教育的权利?如此看来,“天价”或许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要让穷苦大众去背负这样的“天价”,迫使普通老百姓沦为权贵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7-26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