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散文:花之报恩

文/欣愉

(摄影:王仁骏 /大纪元)

人气: 185
【字号】    
   标签: tags: , ,

故事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一个的冬天。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丫头。在美院上考前班。

为了顺利考上美院,每天早上七点钟就出门,晚上七点钟回家。天天如此,过年也不例外。非常害怕考学,也不愿意上这个考前班。即使如此,每天早上,我妈妈还是要在书包里放上一个红色的保温饭盒,把我打发去上课的。

放寒假,学习班结束了。别的同学也都回家。因为基础不好,所以一点不敢放松,找了一个国画系的画室,一个人在里面不停画。

我还记得,那一个清晨,返校时过红绿灯的下面,低头忽然看到地上躺了一枝骨朵儿。

那时侯正接近年关,南方的农们正运著大盆的金桔和各式花卉,奔赴花市。估计这是从花盆上不小心挤掉的一枝,新鲜的绿叶上还沾著泥土,完全没有开放。看上去像是一个沉睡的小婴儿。我把她捡了起来,带回了课室。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个很小的药瓶子,作为盛水的容器。

就这样的,我养了一个花骨朵。

我的生活,依然是从学校到家,从家又到学校。每天不停地画着那些冰冷的石膏像,有时侯是鼻子画坏了,有时侯是眼睛画坏了,耳朵也画坏了。到最后,连纸都画破了 。悲伤绝望时,会走出去课室外面的走廊,看看这一点一点转变的、成长中的小花骨朵。

这神奇的小花,竟靠着我给她的一点点清水,慢慢地由小变大,由青绿变为粉绿,一点点打开着。我渐渐感到她是要开放一个世界般的一心一意,努力而专情。日子仍然一天一天的过去,每天回家妈妈都要问今天怎么样,有进步吗。我什么都说了,画坏的石膏鼻子,空荡荡的校园,沮丧的心情,唯独忘了说,我养了一朵花儿。

而我带回去的画,渐渐挂满了家里的一面墙。

一天深夜时,窗外下起了大雨。第二天一早急忙回到学校,居然发现,她开了!

那个大雨过后的清晨,我站在和煦阳光里,惊讶著这仿佛一夜之间就脱胎换骨的花儿。她居然开了。似乎不必准备,也无需怀疑。就像太阳每天都会升起一样从容不迫。

新年很快就过去。天气也一天比一天暖和。我也能比较熟练的画出石膏的鼻子和眼睛。芍药花儿开得一天比一天绚烂。有时候麻雀会跑到她旁边踱步,有时候蜜蜂也来,甚至一次飞来两只蝴蝶,围着她舞动粉色的翅膀。那时刻我感到无比幸福。

在一天回校的公车上,望着窗外繁华的风景,陶醉在春天的阳光里,坐在椅子上我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那盛放的芍药忽然和我说话。当然她不用人的语言。她只是颤动她的花瓣,我居然听懂。

她说:“我要感谢你把我捡回来。虽然我错过了和我的姐妹们一起共赴热闹的花市。但是我是花儿嘛,花儿的使命就是要开的。”

她停了一下,又说“而且我是一朵芍药呵。你看到啦,我是一朵漂亮的芍药哦。”看得出来她又害羞又骄傲,因为她接着又说:“我要报你的恩。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的,你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吗?”

我站在她的面前感到惊讶。一朵小小的花儿居然知道报恩,而一朵小花儿又能实现什么愿望呢。她看见我犹疑的样子笑着又催我:“快点说嘛!”我一下子想不出来愿望,低头看见自己刚长到肩膀的辫子,正着急,然后一下子醒了。

那天,返到学校,昔日空荡的校园不知为何忽然热闹起来。我才意识到那个考前班要提前开课了。看着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冒出来的同学们,热火朝天的搬运行李,桌子和椅子,嬉笑打闹,知道这个属于我的假期是那样的短暂。心慌意乱的穿过熙攘的人群,走到课室门前。一刹那间发现走廊上的芍药花不见了。

她不见了。只剩下了空的药瓶子。

脑子一片空白的着急四下里找,终于在走廊的拐角处,看见了她掉落在地上。只剩下残缺的枝杆和几乎掉光的叶子。大概是哪个调皮的孩子把她当成了玩具,然后又丢弃了她。我的心快要跳出来,我的手握着她的残骸,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时远处隐约传来的,是大家相互祝贺新学年的说话声和清脆的拍掌声,热烈地在春天新鲜的空气中荡漾著,荡漾著。在这扑面而来的春风里我忽然泪流满面。

直到今天,有时候仍然还会在梦里梦到她。这是一朵花回报给我的恩情,甚至在梦里她仍然在努力绽放。极尽所能地为我打开她美丽的新世界。仿佛完全不知,离别已经来临。

而我们连一声再见,也没有说。@*

责任编辑:林芳宇

评论
2016-07-27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