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结婚,到底意味着什么?

作者:舒心

Couple sitting on the bench with their back to the camera

人气: 4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几米在《结婚的意义》中写道:“我仿佛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听到有一个人说,他要结婚是因为很爱很爱一个人,因为想要和另一个人永远的在一起。”

在“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朗朗乾坤之下,我们不约而同地希望所有的婚姻都是基于爱情,因为很爱很爱,想永远在一起,所以才结婚。每当谈论到“谁跟谁结婚了”的时候,也总有一种修成正果的童话式结尾的感觉:“王子与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然而,生活又不慌不忙地告诉我们,有些“很爱很爱,想永远在一起”的人,最后却又离婚了。忽然想起了罗大佑的歌:“爱情这东西我知道,但永远是什么。”结婚,是基于令人神往的爱情也好,还是基于最现实不过的相依为命也好,都没有人能看到永远。

前不久,对门的夫妻闹离婚。外婆说:“现在的社会真乱,明明是自己挑的人,怎么过着过着就不稀罕了呢?”我无言,可能是诱惑太多轻易触及到了人性原本 就脆弱不堪的底线,可能是问题太多让人渐渐心力交瘁,或者是离婚自由的宽大政策让人随时有路可退。

总之,结婚这个看似幸福快乐的结局,实则是所有考验的刚刚开始。如果说结婚需要排除万难,那么婚后一定又有万难。

偶有一次,见对门的女人领着小女儿在小区公园玩,两三岁的小女孩迈著忽而大忽而小的步子嗒嗒地走着,恐龙状的连体衣屁股上长长的尾巴几乎要拖到地上又 随着她步子的节奏一翘一翘的,特别可爱。我忍不住上前逗她玩,随口问:“你爸爸呢?”小女孩仰起脸,用稚嫩的声音回答:“去找漂亮阿姨了。”

我本来要去捏她小脸蛋的手,一下子卡在了身前,怎么也伸不出去了。女人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我们离婚了,以后就领着孩子回娘家了。”冬日午后暖暖的阳光晒得我直眼晕,我看到女人的侧脸像镶嵌了金边的雕塑,棱角分明,却冷漠得没有表情。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位年轻的母亲,也是第一次听她提起对面那扇门内的生活。

喜欢一个人只需一时的勇气;守护一场婚姻却需要一辈子的倾尽全力。

女人今年才满20岁,夫妻俩一直没登记。前几年是因为她年龄不够,加上父母又强烈反对,就一意孤行私跑出来,顶撞父母说非他不嫁。到如今年龄够了,也熬得父母心软了,两人却过不下去了。真是比戏剧还戏剧的人生,听得我的心如大麻花一样扭扭曲曲。

以前一直不懂,十六七岁的年纪,怎敢轻易把自己投入一场婚姻?后来听母亲闲谈时说起村里两名初三的学生在学校举行了婚礼,我忽然就明白了,在单纯又热忱的花样年华里,根本就不懂得婚姻的庄严,又何来畏惧。无知者无畏,更多的,可能是对日后幸福的笃定。扬著一脸的自以为是大刀阔斧地向前冲,以为能过五关斩六将大获全胜,可生活总是会默默地,一点一点地,抽掉你最初的勇气,让你最终俯首称臣。

我坚信,能决定结婚,当时一定是“很爱很爱,想永远在一起”的。她愿意义无反顾地跟着年长她10岁的男人私奔,除了爱,更需要的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勇气。有时候,很多重大的抉择,都是靠一时冲动的催化,深思熟虑、左右权衡只是决定前的心理矛盾而已。

女人说,当她被父母关在家里,他跳墙进去的那一刻,她就决定万水千山也跟定他了,哪怕他一无所有。我脑子里显现出蒙丹去抢含香公主时的画面,心中立刻热气腾腾起来。她的眼睛亮亮地看着远方,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个瞬间融化她的场景。

如果日子一直停留在“私奔”的风口浪尖,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两看生厌。但是,生活总是要归于平静,归于鸡毛蒜皮、柴米油盐的凡俗之中。就算司马相如绿绮传情,也免不了卓文君日后的当垆沽酒,最终的生活都会风平浪静,变成静水暗涌。

《纸婚》中写:“喜欢一个人,只需一时的勇气;而守护一场婚姻,却需要一辈子的倾尽全力。”在女人未婚先孕逼得父母心软同意结婚之后,他们草草举行了婚礼。接下来的生活并未像童话中一般“幸福快乐”起来。她待孕在家,婆媳妯娌小姑的各种关系让她焦头烂额,男人微薄的工资让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

负面情绪日积月累,渐渐的,越来越多的矛盾不可调和,他们不再像刚开始吵架那样很快就和好如初,男人开始彻夜不归,女人开始呕气回娘家。女人说:“可能,他就是那时候才开始有外遇的。”她倾尽所有才得来的婚姻,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土崩瓦解。她没说他是否有心悔改,也没说她是否想挽留,既已离婚,可能大家都尽力了吧!

冰路易过平路难走,结婚这条路,尤其要好好走。

我不知道别的姑娘都是如何与男友或是丈夫相处,在我恋爱的几年里,再难过再无助的吵架,都从没跑回家告诉过母亲,就连最后的分手,都只是轻描淡写地通 知了她一声。记得母亲当时很诧异,“啊?你们从来不吵架,可不能一吵架就散伙,气消了日子还得好好过。”

最狼狈的一次,给闺蜜打长途委屈地嚎啕大哭,哭够之后说,挂了,我要去洗衣服。当然,最终我们还是分开了。可见,我并不擅经营,有敌军攻城时我也只能丢铠弃甲,落荒而逃。

同学异地恋七年,今年结婚。我感叹,真心不容易。同学说,感谢异地,越难走的路反而走得越扎实。我说,祝你们的一马平川也能走得扎实。想起小时候外婆领着我走路,她常说一句话:“冰路易过,平路难走。”

我生性腿笨,走路晚,记忆中总是跑得最慢,灰头土脸地摔跤。但是过河走冰路,我从没滑倒过。在“三九四九冰上走”的寒冬,河上冰厚,我经常跟外婆来回走过冰冻的河面,大约是去河对岸赶集,或是去探亲串门。印象特别深,外婆总会用力攥紧我的手,反复嘱咐:“冰路滑,千万要一步一步走仔细,看脚底。”

我深知厉害,我亲眼目睹过有人摔跤后滑到“气眼”里差点丧命。于是,总是小心翼翼,全神贯注地一小步一小步地走,每次都是顺顺利利。走到对岸,我总喜欢回过头去看看那冰铺的河面,冬天昏昏沉沉的日光下,河面白茫茫一片。外婆说,天上的“银河”也是这么亮的。

“气眼”,没走过冰河的人可能不知道,就是无论再怎么冷的天,再厚的冰,河面上总有一小块井口大的地方,冰格外薄,承受不了人的重量。老人们都说,那是河神喘气儿用的,不能踏。有时候走着走着,忽然会听见河中某处传来“嘎——吱——”的闷响,像夏天的沉雷,让人心慌。外婆说,那是河神在抓不好好走路的小孩儿。

“路,必须要好好走”,这是我所受过的最早的教育。结婚这条路,尤其要好好走。

你要足够勇敢,冲得过风口浪尖;也要足够韧性,熬得过平淡无味;你要全身心投入,尽全力减少失足;也要保留余力,以便摔跤后能东山再起。

原以为人生如戏,结婚就是最圆满的结局,但生活细火慢煨地告诉我,婚后的路并不都是金光闪闪的阳光大道。结婚,或者只是漫漫人生路的一个拐角,是生活变换一种“两人同行”的方式承现。

古时候的结婚,不叫“结婚”,叫“成亲”。关于成亲,最没文化的外婆说过一句最有文化的话:“成亲,就是成为亲人。”无关于爱情,我特别喜欢这样的解说,比起冷冰冰的“缔结婚姻关系”要温暖太多太多。所以,亲爱的,当你惆怅“结婚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我也很想这样安慰你:

“结婚就是成亲,成亲,就是成为亲人了。”

责任编辑:沈容

 

评论
2017-01-27 7: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