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曾大红大紫的魏巍被批判与软禁的人生

一群被俘的中共志愿军(维基百科)

人气: 80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31日讯】说到大陆作家魏巍写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但凡上过中学的国人不知道的应该说是寥寥无几,因为它自1951年起就被选入中学课本,而且延续到2007年。可以说,它影响了几代中国人,“最可爱的人”也成为了中共志愿军、中共军人的代名词。毋庸置疑,这篇赞颂了中共志愿军当年帮助侵略者朝鲜的文章,是中共最为成功的洗脑工具之一,而魏巍也因为这篇文章大红大紫,深受中共重视。

然而,真相是不容回避的。被魏巍讴歌的朝鲜战争不仅是侵略战争,帮助侵略者的志愿军很多也是上了中共的大当。战争结束后,三分之二的中共战俘拒绝回到中国,就很说明问题。

联合国通过谴责中国为侵略者提案

资料显示,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是由朝鲜率先挑起的,起初朝鲜军队进展顺利,到8月中旬就将韩国军队驱至釜山,并占领了韩国90%的土地。随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于9月15日在仁川登陆,在美国空军的不断轰炸下,朝鲜军队开始招架不住,焦虑不安的金日成于是考虑请中国出兵援助朝鲜。在中、苏、朝三方的反复沟通下,在中共众多将领的反对下,毛最终下令中共军队于10月19日秘密跨过鸭绿江参加朝鲜战争。

而对于中共帮助朝鲜之举,国际社会的反应是:1951年1月30日,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以四十四票赞成、七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了谴责中国为侵略者的提案。当年5月18日,联合国还通过了提案,要求成员国对中国实行禁运。

2016年6月25日,大陆澎湃新闻网刊登了苏联解密文件“斯大林毛泽东如何商定中国出兵援朝”,再次证明当年的侵略者恰恰是朝鲜,而中共所谓的“抗美援朝”不过是以死亡几十万中国人的代价,帮助了一个侵略者。

毫无疑问,听信中共宣传将“抗美援朝”视为“保家卫国”的中国老百姓,无疑又上了一次大当。不仅朝鲜是侵略者,中共也是侵略者的帮凶。也正是由于中共军队主动入朝帮助侵略者,联合国才通过了谴责中共为侵略者的议案。因此,中共一直向民众宣传的是因为美国军队侵略朝鲜所以才出兵完全是颠倒黑白的欺人之语,恰恰是为了掩盖帮助朝鲜这个入侵人家的小兄弟不被灭掉才是其出兵的真实理由。

三分之二战俘拒绝遣返

斯大林死后,朝鲜半岛交战双方于1953年签署了停火协议。在随后的战俘遣返问题上,中共和美国发生了冲突。中共要求遣返所有被俘虏的“志愿军”战俘,但美国方面则根据自愿原则遣返。原来,在战争期间,许多中共军人寻找机会自愿投降联合国军,而且比例相当大。当时联合国军俘获的中共军人有两万一千余人,其中一万四千三百二十五人以“毋宁死”的坚决态度拒绝返回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

联合国军的文件中有整列火车的中共战俘在没有任何士兵押送的情况下从前线一路送到大邱的记录,途中无一人逃跑。据当时美军的战俘监管人员回忆说,在那段时间里,共产党战俘们提出的最频繁的要求是:发给我们武器,让我们打回老家去。

有资料表明这些反共中共战俘以受降或者接受改编的前国民党军队官兵为主。根据《战斗与被囚中的群体行为》一书中的统计:在一万多名反共战俘中,三分之二的人曾在国民党军政部门中工作过;但另外三分之一是属于“根红苗正”的。他们不愿被遣返的原因主要是中共在军队中通过摧毁人的尊严而实行的种种洗脑等严酷政策,他们担心回国后会受到不公待遇。

不愿被遣返的中共战俘最终被送到了台湾,大多发展不错,至少善终。而那些相信了中共回到了中国的战俘,则“一入深渊苦似海”,不仅多次被审查,而且在历次运动中都成为了挨整的对象。

对此,魏巍是否了解呢?这些拒绝遣返的中共军人是否还是“最可爱的人”呢?

文革被批判二十三次

1966年文革爆发后,魏巍成为北京军区第一个挨整的重点人物。他被扣上“文革黑线人物”、“周扬的人”、“三反分子”等罪名,被批判达23次。

2009年5月21日大陆财新网胡健博客曾援引当年北京军区文化部整理的《关于魏巍问题的材料》,列出了魏巍六个部分的所谓“罪状”,即一、抵制、歪曲、污蔑毛泽东思想;二、攻击党攻击社会主义;三、与文艺界黑帮头子周扬的关系密切;四、修正主义文艺思想;五、作品中的修正主义观点;六、目空一切,大摆资产阶级老爷威风。

不过,在胡健看来,这些罪名都很牵强。比如第一个罪名“抵制、歪曲、污蔑毛泽东思想”,所举的一个例子是他剽窃毛的名句。

比如其“攻击党”的例子是在《春天漫笔》中写了一个党小组长,在反“扫荡”的残酷日子里还积极的抓紧开小组会,结果几天以后,当了日本鬼子的俘虏,听说不久就当了日本人的模范干部,抗战后随日本人逃跑,又被抓住,到了这边以后又成了模范。因为魏巍描写了这样的“党小组长”,就被视为“攻击中共”。

再如其罪名作品中“有修正主义思想”,罗列的都是从魏巍作品中摘录的片段,共有十八段,主要是宣扬资产阶级人性论;宣扬资产阶级幸福观等等。

在连续被批斗下,魏巍身心受到很大戕害。1967年,魏巍到北京郊区门头沟下放劳动,次年被召回北京城参加“学习班”。因受到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的保护,魏巍受到的冲击减少,他于是要求去山西某轧钢厂劳动锻炼。但刚去不久,又被造反派召回,称还有些问题仍需查清。魏巍不愿再受这种折腾,便偷偷“溜”出北京。

在连番折腾下,魏巍身体出了状况,进入医院治疗。1971年夏天出院。之后稍稍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被江泽民指为“最可恶的人”

文革结束后,魏巍被任命为北京军区文化部部长,后来担任北京军区政治部顾问,并开始参与撰写《聂荣臻传》。

1988年,魏巍参与创办被称为左派刊物的《中流》,并担任主编,该刊物奉行文革思维方式。

1989年上台的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在2000年一次出巡时提出了“三个代表”思想,并在第二年7月1日中共庆祝建党80年大会上,被高调推出,后来还被写入中共党章成为指导思想。这引起了中共左派的强烈不满。包括魏巍在内,林默涵、吴冷西、李成瑞等一群中共老人共计16 人,联名签署《“七一讲话”是极其重大的政治错误事件》的文章上书中共中央。

文中列举了江泽民的七大罪状,指责江的“七一讲话”所阐述的“三个代表”违反了“党章的基本原则和规定”,是以“理论政变”“向资产阶级投降”等等,并抨击“三个代表”,矛头直指江泽民。

随后《中流》杂志上刊发了全文,这让江泽民感到很不舒服。当年8月一直由左派把持的《中流》杂志被停刊。

《中流》被停刊后事情并没有结束,江8 月31 日到国防大学发表讲话时表示有人干扰和反对“三个代表”,他说:“一个写过《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最近又写了‘谁是最可恨的人’,我看他就是‘最可恶的人!’用我们家乡的话说,他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之后,魏巍就被软禁,他所享受的军级待遇被暂停,配备的公车也被取消,所在单位对他开始了一系列的查问和批判,他家的院墙外也被派驻了岗哨,进行全天候监视。

后来,每逢“两会”、“党代会”和所谓重大“节日”期间,中共当局都要向魏巍发出警告:“不得接见记者,不要参与社会活动,出门要向组识请假”。当年红得发紫的魏巍,此刻俨然成了被中共管制的异议分子。

小结

2008年8月,魏巍离世,死前仍抱定“马列主义”不放。而魏巍在中共党内的两次遭遇,即文革时因“有资本主义思想”被批,2000年后又因坚持“左”的思想被软禁,无疑是对中共莫大的讽刺。变来变去的中共是个什么货色的党已不言而喻。#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11-01 1: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