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古典乐相伴走出小留学生“成长瓶颈”

小提琴家Ken Lin的快乐移民

文:伍咏慈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1日讯】Ken不到15岁就成为小留学生,当时他还在台湾读国中三年级,就在90年代台湾兴起的“小留学生移民潮”中,与众多超前“被独立”的小龄留学生一样,独自一人从台湾来到加拿大,居住在温哥华市的一个寄宿家庭里、并在住家区域内的学校里继续中学学业。

当时谁都没有想到,这种令外人羡慕的留学生活给少年ken留下的竟然是一连串充满成长历练的记忆——尽管其中两三年间Ken妈妈曾经奔波于台加两地,到温哥华看望Ken、或作短期陪读照料他的生活,给他以母爱的温暖,但Ken至今仍然清晰的记得那种长期远离亲情之爱的孤寂感、与思亲的心灵裂痛感,仍然记得当心中有对外人无法讲诉的苦闷与困惑时、盼望父母在身边而不果的失落与无奈。

幸亏父母给他的早期音乐培育让他走进古典乐的象牙塔。借着古典乐大师们纯洁高尚的精神力量,他最终以超出年龄负荷的毅力、单枪匹马地走出成长与移民的“双重瓶颈”,实现梦想成真的人生……

古典乐纯净心灵相伴:走过小留学生“成长瓶颈”

(图片由Ken Lin提供)
(图片由Ken Lin提供)

Ken深深怀念父母的爱。自从有记忆开始,他就记得做医生的父亲工作十分勤勉、赚钱养家并且供他受教育;记得母亲时常陪伴着他去听老师推荐的音乐会,令他年纪小小就懂得“音乐是能够传达到心里的声音”。

但父母天伦之爱在Ken留学加国之后,竟过早地成为渐行渐远的一串珍贵回忆,也成为他留学和移民生活的一个遗憾点。Ken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碰到困难亟需帮助却找不到人帮的那种徬徨与无助。一次,他在打篮球时不慎扭伤脚腕,整整一周无法行走,唯有麻烦朋友开车接送及搀扶上学。当时一听到旁人讲起父母他就感到心酸难忍……

最让Ken感到心痛与可惜的是:他眼见不少跟他年龄和情形相彷、心智未成熟、尚不具备独立生活能力的小留学生们,在骤然远离家庭和亲人关爱支持的情形下,被动地“独立”生活在陌生的环境中,在面临文化差异的冲击和自我认同危机、以及青春期身心困惑等困难和压力下,藉结识朋友、寻找友谊以逃避困境、寻找出路,却在远离家长引导之下不自知地放任了自己、染上不健康生活方式,甚至结交了不适宜的“朋友”而“学坏了”。

Ken不仅无力帮助他们,而且他也因受到诱惑而险些误堕歧途。对于那些走入歧途的少年来讲,抽烟喝酒不思学业是“家常便饭”,严重的竟有卷入帮派乃至更甚!“年纪太小就脱离父母的照顾真的是很容易学坏!”Ken至今回想当初仍然感到后怕,同时又感到侥幸:“自己没学坏真是万幸!”

讲到自己的这份幸运,Ken不禁深深地感谢父母的培育、让他有机会走进古典音乐的象牙塔,并且品尝到成功的喜悦——Ken自幼热爱音乐,在他童年时期,父母就把音乐教育作为素质培养、让他学习小提琴。

Ken自幼就显示出他对音乐的热情与不凡天赋:中小学时期,勤学苦练的他在参加的所有小提琴演奏比赛中均所向披靡、荣获首奖(冠军),包括12岁时他在台湾最大的一个音乐比赛中、也是以一曲小提琴独奏获得首奖。

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学琴培养起来的自控力和自律力阻止了年少的他在远离父母的关心时随波逐流、堕入歧途。

到温哥华念中学后虽然Ken中止了跟专业老师上小提琴课,因为他台湾的师长们都期望他把音乐作为业余爱好、以后能够子承父业跟他爸爸一样成为医生,而且他当时除了要忙于适应留学地的新文化、新生活环境,几乎要投放全部的时间精力在学习上,但无论再忙他每天都要见缝插针地抽时间拉琴,回到古典音乐中去感受莫扎特、巴赫、柴科夫斯基等大师纯净、高尚的心灵世界。

也正因为有这些古典乐大师们纯洁美丽音乐的慰藉与过往曾经带给他的成功感,才使他有足够的精神力量最终得以走出那段身心历经冲击的“成长瓶颈”。

拾回辍学五年的音乐:人生朝着梦想才会快乐

高中毕业后,Ken徬徨、徘徊了一阵子。他认真思考了未来的路究竟应该何去何从:是应该朝家乡师长们的决定走下去、还是应该走自己的路?

最后,Ken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走回音乐道路,他觉得:人生只有朝着自己的梦想去发展才会快乐。因此,他打长途电话回台湾,把自己的想法与父母亲做了沟通,最终得到父母的理解和支持。

但这时要回归到音乐道路上来就有了一定的难度,因为当时Ken辍学小提琴已长达五年时间了,尽管他平日仍然持之以恒地练琴不怠,但以他当时年少的音乐基础、脱离开专业老师的指导、单靠个人苦练根本就无法取得长足进步。

不过非常幸运的是,Ken以前在台湾的小提琴老师当时也移民到了加拿大,在大温哥华地区的素里市开办了音乐工作室,并且对Ken非常有信心、十分乐意与Ken再续师生缘。

在恩师的指导下,Ken很快恢复了状态、并且纠正了这几年间在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一些拉琴的坏习惯。在恩师帮助下,他申请了本地与美国的一些音乐大学,出人意料他最后竟同时收到美国与卑诗大学、维多利亚大学数家大学的录取通知。后来,Ken与恩师打听到维大的老师照顾学生很细心,而且父亲也希望他就近择校,于是最终确定下来接受维大的录取。

维多利亚大学的表演系是有名的难以进入。在这个人才济济的学府,Ken终于感受到自己“辍学”五年带来的压力了——从小名列前茅的Ken,在维大读大一时,被前所未有地放在了第一小提琴的末位!这令Ken内心感到很难受,但他决不认输,路毕竟是自己选择的,无论如何都要尽力走好它。

于是,每天放学后,Ken就早早吃完晚饭,然后赶回学校练琴,每天一练就练到深夜11点钟学校关门。这样坚持到大二时,他已经晋升到第一小提琴的第二位了!

大三时,他不仅作为弦乐四重奏之一代表学校去表演,而且奇迹般地在维大一年一度的演奏比赛中获得大奖!虽说是校内大赛,但这个比赛的规格要求非常严格,而且每次只从所有乐器的演奏中选出两三位获奖者,Ken有幸成为维大有史以来第二位弦乐演奏获奖者!而其余均为钢琴演奏获奖者。

走进音乐“象牙塔”:事业与人生更上一层楼

进入大四之前,Ken有幸被著名的学生社团Golden Key International Honors Society(金钥匙国际荣誉协会)吸纳为会员。Golden Key集合全球各学科领域名列前茅(前10%)的优秀学生,该协会常组织各类活动、举办各种晚会,Ken在该协会得到不少机会与美国等世界各地的学生进行交流和互动。

朝着梦想越走越近的Ken决定大学毕业后继续攻读硕士。于是,他申请了美国三藩市音乐学院(San Francisco Conservatory of Music),结果他不仅被这家音乐学院的音乐专业所录取,更获得了该院校颁发的高额奖学金。Ken备受鼓励,在古典音乐富丽辉煌的殿堂里自由翱翔乐逍遥。由于他在学业上的优异表现,他更获教授推荐到印第安纳大学担任助教。

到印第安纳大学任助教后,Ken无论在学业乃至事业还是在人生的旅程中又都“更上一层楼”。年仅20多岁的Ken在美国的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韩国的光州大学以及台湾的艺术高中等学府相继举办了大师班,这些大师班的教学对于高班学生音乐素质的提高、以及整体理解与诠释乐曲都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

在印第安纳大学,他邂逅了来自韩国的美丽女子Angel Jung(郑恩珠)。Angel主攻钢琴演奏,Ken与她可谓志趣相投、琴瑟和谐。两人都热衷的古典音乐使他们越靠越近、情投意合,终于,Ken在收获事业的同时也赢得了佳人的芳心。Ken与Angel后来喜结连理,这是后话。

2005年,Ken与Angel以及一位比利时裔大提琴手应全球主要塑胶与橡胶材料供应商、台湾奇美集团的邀约,到台湾奇美博物馆表演钢琴三重奏。表演结束后,大提琴手与太太先行离台到欧洲去旅行。而Ken与Angel则受到爱才的奇美集团董事长许文龙先生挽留与邀请、继续留在台湾一段时间,准备出席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先生的“李登辉之友”联谊晚会、并演奏钢琴与小提琴的二重奏。

喜爱古典音乐的许文龙先生平素酷爱收藏古琴、结交古典音乐行业精英朋友。作为“李登辉之友联谊会”的会员,他把Ken与Angel推荐到“李登辉之友”举办的联谊晚会上献演,并将二人引荐给同样非常热爱古典音乐、并喜欢拉小提琴的李登辉先生。

传授莫扎特天才式纯洁:品味梦想成真人生

图:Ken Lin和Angel Jung在“李登辉之友”晚会的演奏非常成功,也受到具有音乐品位的李登辉先生欣赏。(图片由Ken Lin提供)
Ken Lin和Angel Jung在“李登辉之友”晚会的演奏非常成功,也受到具有音乐品位的李登辉先生欣赏。(图片由Ken Lin提供)

Ken和Angel在“李登辉之友”晚会的演奏非常成功,两人精湛的技艺与天衣无缝的默契合作受到现场观众热烈掌声的肯定,也受到具有音乐品味的李登辉先生欣赏。而这个美丽的夜晚也成为Ken和Angel记忆库里一个闪亮的片段,成为两人音乐事业道路上一个大事记。

而今Ken与太太Angel已在温哥华西区建立起自己的音乐工作室,教授小提琴与钢琴。Ken的教学融合了东西方教育的长项,既以西方教学善用生活细节来启发学生想像力的特点,去培养学生理解和诠释音乐作品的能力,又鼓励学生通过东方教学提倡的“苦练技术”学得更快。

Ken的学生在RCM的考级中都取得不俗的成绩,也有在温哥华著名的Kiwanis Music Festival(奇瓦尼斯音乐节)荣获Gold Medal(金奖)的,他的好几名学生都成为Vancouver Youth Symphony Orchestra(温哥华青年交响乐团)的青少年演奏家。

教学之外,Ken坚持演奏、不断提升琴艺。2012年以来,他就固定在Vancouver Opera Orchestra(温哥华歌剧乐团)表演。也不时在温哥华交响乐团( Vancouver Symphony Orchestra)演奏,并在当地一些颇受关注的演出中献演,譬如台湾文化节、龙云钢琴之家(Loewen Piano House)于2016年秋季举办的“舒伯特音乐之夜”,等等。

Ken教学与演奏的热情很大程度来源于音乐本身对他的吸引力。具有优异乐感的他指古典音乐很“干净”、能够净化人的心灵,譬如莫扎特的音乐就充满了天才式的纯洁,即使表达令人感到难过的事情也是理性的、不流于情绪化。

Ken非常感谢父母亲在他童年时期起就给他接受音乐教育的机会、培养了他的乐感。与古典音乐的美好缘分不仅带给他成功的留学与移民经历,也让今天的他品味到梦想成真的喜悦!◇#

责任编辑:邓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