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党百年真相之中共迫害宗教】

林辉:1949年后天主教神父的炼狱

人气: 6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05日讯】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共为了全面推行其“无神论”的意识形态,对宗教展开了大规模的镇压和对会道门的取缔,焚毁了大量《圣经》和其他经书。中共要求诸如基督教、天主教、道教、佛教等组织、帮派成员到政府登记并悔过自新;并称如不按期登记,一经查明,一定予以严惩。

此外,中共为了加强对宗教的领导,还成立了相应的机构,因天主教有着广泛的国际联系而成为了打压的重点。针对天主教,中共成立了由其任命的一个机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目地是对天主教徒进行控制和思想改造。此举遭到了以龚品梅神父为代表的神父们的抵制。

拒绝参加“爱国会”的龚品梅被判无期

 龚品梅(His Eminence Cardinal Ignatius Kung Pin-Mei)又名龚天爵,1901年8月2日出生在江苏省的一个天主教家庭。19岁时进入神学院学习,并在29岁时成为神父,出任多间天主教小学、中学的校长。1949年,他被梵蒂冈教廷任命为天主教苏州教区主教,次年,兼任上海、苏州及南京三教区主教,并成为上海教区首任国籍主教。

对于中共的企图,龚品梅神父不仅坚决拒绝“改造”和“渗透”,拒绝在教会内开展“反帝爱国运动”,而且让教徒继续接受梵蒂冈的领导。他表示:“我怎么也不能接受他们讲的进化论,这是对上帝的侮辱。”

为此,龚品梅还组织并亲自督导了“不投降、不退让、不出卖”的中华圣母军支团,阻止圣母军成员向政府登记和退团,拒不参加官方教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1955年9月8日,龚品梅与范忠良、金鲁贤等30多名神父及教徒共183人在上海被逮捕入狱。据称在四川南路的洋泾浜圣约瑟堂主教府内发现了发报机、手枪等“罪证”,随后中共举办“罪证”展览会,组织信徒参观,然后进行“声讨”大会。

1960年3月,中共对龚以“龚品梅反革命集团”“首犯”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关押在提篮桥监狱。在“审判”期间,龚品梅神父对提审员如此说道:“我从来都不会背叛我的信仰……。”

1985年7月,在国际社会的营救下,龚品梅神父被假释,但由爱国会软禁看管。1988年1月,中共政府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宣布提前释放,恢复人身自由;同年,龚品梅因心脏病被获准前往美国接受治疗,其后一直在美居住。

在美期间,龚品梅成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并一直呼吁中共当局给予人民更大的宗教信仰自由。他还在1991年被教皇任命为红衣主教。2000年3月12日,龚品梅神父在美国去世,享年98周岁。他的遗嘱中要求:当中国不再由共产党当权时,将他的遗体重新安葬在故乡上海。

范忠良被判20年

与龚品梅一起被捕的天主教上海教区主教范忠良,则被判刑20年,并被送到青海,在青海省坟场从事搬运尸体的工作。刑满后被留在青海劳改农场。事实上,他先后被关押长达30年。

范忠良1918年1月出生于江苏省梅龙镇,14岁时接受天主教洗礼,20岁时进入耶稣会,33岁晋升为神父。1985年,他由当时的罗马天主教教宗保罗二世秘密定为助理主教,这也就意味着一旦龚品梅过世,范忠良就继任上海教区主教。

2000年龚品梅离世后,罗马教廷任命范忠良接任上海教区主教职位,但这一任命不仅没有获得北京政府承认,而且从此以后,范忠良被中共长期软禁在家中,受到监视,直至2014年去世。

被判刑的其他神父

 除了龚品梅和范忠良被判刑外,还有多名神父在1953年之后被判处有期徒刑。根据2011年5月的《上海公安志》和《卢湾区志》,具体判决情况如下:

陈哲敏,罗马传信大学教授、哲学博士,罗马教廷驻华公使中文秘书。1951年9月6日被捕。1960年判处20年有期徒刑。1961年8月26日死于安徽省庐江县白湖农场。

朱树德神父,被判处20年徒刑。刑满后留在安徽白湖农场。1981年11月再次被捕,1983年12月28日死于安徽省合肥市监狱。

张希斌神父,被判20年徒刑,1978年释放。1981年11月再次被捕,关在上海第一看守所,后因病软禁在上海教区收容所,1990年去世。

朱洪声神父,被判刑15年,刑期满后留场就业,1981年11月因组织信徒赴上海畲山朝圣,作为“朱洪声反革命集团”首要分子逮捕。1983年3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1987年被释放。

金鲁贤,徐家汇大修院院长。他在监狱中度过了18年,又接受劳改9年,在北方从事翻译工作,1982年被释放。

傅鹤洲神父,被判15年,在安徽白湖农场服刑,释放后于1981年11月再次被捕。

蔡石方神父,被判12年,刑满后继续被留场劳教。1981年11月第三次被捕,又判10年。1989年初保外就医,后赴美,1997年病逝于纽约。

朱雪帆神父,被判10年,在江西马当服刑,后死于上饶劳改营。

此外,还有刘季泽、严蕴梁、吴应枫、沈百顺、陆达源,傅玉堂等神父,他们也都被判处不等的刑期,有些死于监狱或劳改农场。

结语

 龚品梅、范忠良以及所列举出的神父的遭遇,表明了中共对于信仰者的摧残。资料显示,留在大陆的五千多名中国主教、神父或被关或被杀,最后只剩数百人,而那些在华的外国籍神父部分被杀后全部被赶出了中国。此外,仅在1957年之前,就有1万1千多名天主教徒被杀,大量教徒被任意拘捕或被勒索性罚款。

而这绝不是中共迫害宗教的全部,基督徒、佛教徒、道教徒的命运也莫不如此。#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3-05 1: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