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官方“预计”表明器官移植黑幕的存在

人气: 3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6日讯】最新的有关“中国器官移植”的官方数据出自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6月11日举办的“第六届中国器官移植运动会”上的公开讲话。他表示,“预计中国今年将完成1.5万至1.6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从目前器官移植官方网站上显示的“登记排队的有3.1万人”来看,黄部长的“雄心壮志”是让其中一半人能成功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对自己的本职工作表现出十足的信心并不是什么坏事。然而,换成黄洁夫,那一定是坏事。坏就坏在,他高调公布的移植数量背后,是移植器官的来路不明,那就是,能让这么多人进行移植手术的器官到底从何而来?如果按照官媒所说,“自2015年1月1日起,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成为我国器官移植供体的惟一合法来源”,那么现如今,我们国家又拥有了多少来自公民自愿捐献的、可供移植的器官呢?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公民自愿捐献”都能成为“可供移植”。可供移植的器官供体与受体之间还存在着一个无法绕开的配型概率的问题。根据医学界的权威认定,直系亲属之间HLA(人类白细胞抗原系统,Human Leucocyte Antigen)完全配型的概率是50%,而一般陌生人之间的配型概率则在20%到30%之间。目前在中国大陆,移植界普遍采用的是后者。可见,仅这一个配型概率的问题,就已把70%的捐献者拦在了手术室的大门外。

庆幸的是,这还是目前的医学水平尚能解决的问题。最起码可以表明,器官的需求者仍能获得最多30%的希望。相比之下,中国一位器官获取组织负责人的话却令人感到更加悲观。上海第二军医大长海医院某负责人表示,一个人可以捐献器官了,也就意味着,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可能是因为疾病,也可能是由于意外。

这番话所透露出的一个重要讯息是,即将捐献器官的人往往都是濒死之人。也就是说,无论渴望得到器官捐献的人如何急迫,那也得等到捐献者必须停止心跳,真正死亡后才能获取其器官。如果说,一个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尚能被预见死期,那么,因意外事故而导致的死亡究竟何时会发生,恐怕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既然是听天由命的事儿,黄部长又如何能当众宣称,可预计完成1万5、6千的移植手术呢?难道黄部长比天还厉害,能提前知道谁会死?这话可不是开玩笑,一般提前知道谁会死,也就不是意外了,而是有预谋的致人死亡。如此看来,黄部长要么是这些“有预谋的致人死亡”案件的目击者、知情者,要么是同谋,再要么就是凶手了。否则,又如何能“预计”那些需要鲜活器官的手术完成数量呢?

有意思的是,他的同行中还有泄底、帮倒忙的。上面所提到的上海长海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在不久前公开表明,“目前,30至50个等待器官捐献的患者中,只有一人最终能获得移植机会”。如此30至50比1的器官移植率与黄部长所预计的2比1是否差的太远了点儿?黄部长吹牛之前,是否应该先跟同行统一一下口径才好?然而,这般明显的纰漏,如果让黄部长自己来解释、澄清,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宁可承认自己是在大言不惭的吹牛,或者是满口胡诌,也不会说,自己跟强摘、活摘器官而致人死亡的案件有关。

遗憾的是,另有两项官方数据却足以证实,中国的确存在着大量按照需求而强摘、活摘他人器官的残忍罪行。《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年度报告》有数据显示,2005年4月6日至2006年12月31日期间,在8486例肝移植数据中,高达1150例是急诊肝移植。这种手术是对存活时间不超过72小时的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做的紧急换肝手术。由于突发性的特点,并且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因此在国外实属“罕见”,但是在中国,仅一年多的时间里,“急诊肝移植”却高达上千例。

此外有资料显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自己的网站上显摆, 2005年完成了647例肝移植手术,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上海长征医院)也在网站上写着,“我院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网站上也清楚的写道,“一般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寻求到HLA相匹配的供体;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按照美国900多万的自愿捐献人群数量,其卫生部有报告指出,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心脏移植约为0.6年。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面对着“截至2017年5月31日,全国器官捐献报名登记人数276,082”的官方数据,中国的那些器官移植中心、医院敢于承诺“最慢不超过2个月、最快只需一个月”,甚至“一周之内能再次进行手术”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而这种底气竟然与黄部长公开“预计”时所表现出的那种自信如出一辙。

无论如何梳理,答案最终都只归结到一点,那就是中国大陆始终存在着活体器官库。而这样的活体器官库从建立到运作,也必定与拥有国家公权力,且拿“司法”当孙子、罔顾天理良知的中共恶党组织有关。

能伙同公、检、法公然将人投入牢笼、划为死囚,能指使卫生部大员收买、利诱黑心医生,最重要的是,能够将器官买卖的一切利益所得尽收囊中的,遍观中国,恐怕也只有那个曾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不将这一群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誓不罢休的江泽民流氓集团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6-26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