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大战役到底是怎么胜利的(下)

【秘档】傅作义至死不知的身边“潜伏者”

朱开阳

红色特工阎又文潜伏在傅作义身旁,甚至《绥远和平协议》上,代表国民党部队签字的竟是他(左2)这个中共特工。(网路图片)

人气: 95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03日讯】除了自己的女儿傅冬,傅作义至死都不知道,自己身边最受重用的阎又文竟然也是中共特务。在1997年大陆一部公开播出关于攻克北平的电视剧中,阎又文仍然是反面角色。甚至在阎又文去世30多年后,其妻儿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据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说,阎又文是特工这一行的“精英”,“是很少的既能出色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又能“白皮红心”掩护得极好,从未失过手、从未引起过怀疑的中共高级情报人员。阎又文的情报,都直接影响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但几十年来,为了维护自己的光环,中共一直掩盖这一点。

傅作义至死都不知道的另一个“深度潜伏者”:阎又文

阎又文生前一直保持着双重身份,公开身份是傅作义秘书、国民党少将、政府部门高级领导,另一个身份是潜伏在傅作义身边的红色特工、中共党员。

阎又文,1914年出生于山西荣河县(今万荣),1936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法学院。大学期间曾参加中共地下党员杜任之、张友渔等主持的进步团体“中外语文学会”。1938年,傅作义部队的地下党潘纪文将阎又文秘密发展为中共党员。

1939年11月,在延安七里铺训练班第二期结业后,中共西北局社会部安排阎又文到国民党西北军阀马鸿逵部队,后寻机转入晋军傅作义部。阎又文与傅作义是山西荣河同乡,逐步取得傅的信任,就在傅作义处担任文书、秘书。傅作义非常信任他,主持的军事、政治会议都由阎又文负责记录,傅作义的重要电报、文件及讲稿都由阎又文起草。傅作义曾说:“只有又文写出的东西和我的思想吻合,他用的语言和我想要说的一样。”

1947年底,阎又文第一次被中共启用。与阎又文一直保持绝密单线联系的只有中共特工王玉一个人,也仅有几位高层领导知道阎又文的身份,再往上,则直接联系到周恩来、毛泽东。后来这条情报线被压缩到阎又文——王玉——罗青长(时任中央社会部一室主任,主管情报工作)、李克农(时任中央社会部部长)。

王玉在回忆中谈到,李克农特意关照他:“要切记在任何情况下,不能暴露阎又文,就是牺牲了也不能暴露。”为避免增加暴露的风险,中共不允许阎又文和任何地方组织发生关系,除了掌握重大具有战略性的政治军事情报、了解傅作义和蒋介石的关系,别的一律不涉及。

傅作义坐镇北平,升任华北“剿总”总司令时,有20万嫡系部队,还掌握华北地区40万蒋系部队的指挥权。掌握了傅作义的思想动向,就等于掌握了整个华北地区的军事动态。

中共筹划在华北与国民党进行大会战时,1948年5月,李克农派王玉进入北平联系阎又文。此时作为傅作义秘书的阎又文,已进入华北“剿总”的决策核心,升任少将军衔,兼任华北“剿总”办公室副主任、政工处副处长、新闻处处长和新闻发言人。接头后,阎又文把王玉安排住进北平饭店,给王玉办了一张《平明日报》的记者证,这样,每周阎又文在北海漪澜堂主持中外记者招待会的时候,王玉就持记者证进入会场。有关的绝密情报,就通过这个最公开的场合,被王玉秘密带走。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胜局已定,中央最初的战略构想,是先夺取归绥,攻克太原,攻克绥远和山西全境,然后集中华北军队全部和经过休整的东北野战军主力解决傅作义军团。李克农派王玉再次潜入北平,限两个星期拿到傅作义的作战计划,最迟不能超过三个星期。仅仅一个多星期后,王玉就带回傅作义的详细作战计划。

阎又文出卖的这份情报,对华北及全国战局都起到巨大影响。直到1997年,罗青长才首次披露这份情报的主要内容:傅作义打算在平、津、唐地区和我第四野战军、华北部队会战,用他统帅的六十万军队做这样的部署和配置。这一仗打赢了,整个华北就是他的天下。这一仗打不赢,他考虑有两条退路:一是由塘沽从海上南下,与蒋介石在南方会合;另一条是退到绥远、后套一带,与马家部队会合,负隅顽抗。傅还认为第四野战军进关不会很快,最早在1949年5月才能进关。这次获得的情报,从其它方面核证,完全可靠。

沈阳攻克第二天,11月3日,傅作义接到南京急电,赴南京参加最高军事紧急会议。此行,傅作义要汇报的就是这份作战计划。傅作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蒋介石还没有听到他的汇报,整个计划就先被毛泽东拿到了。

1月8日,阎又文又收集到《北平城防方案》、《北平城垣作战计划》详细地图和军事实力。傅作义的思想动态也几乎是以每日一份的书面情报上报中共中央。

就是因为这些情报,1948年11月23日,东北野战军主力分三路提前入关,突然包围唐山、塘沽、天津的国民党军,阻断了傅作义的海上退路。随后华北野战军突然出现在张家口以西地区,发起猛烈攻击,断绝了傅作义西逃之路。12月14日,中共军队完成对北平的合围。

多年研究平津战役的专家董世贵曾经依据史料,详细整理出中共对辽沈和平津战役战略不断临机调整的全部过程:10月31日,毛泽东在给东北野战军的电报中指出:“在沈营线战斗结束后,应休整一个月左右,约于十二月上旬或中旬开始出动,攻击平津一带,准备于战争第三年的下半年,即明年一月至六月期间……”直到11月9日深夜,中央解决华北问题的决心还是要先攻克太原,而后再攻克平津。但时隔六天后的16日凌晨,中央军委突然作出决定,4时致电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令其“早日入关,防止敌人逃跑”。5时,致电华北野战军撤围归绥,缓攻太原,以迷惑和稳住傅作义。为了同样的原因,对淮海战场上已经被包围的杜聿明兵团也暂缓攻击。

董世贵分析:“如果没有此后的这些战略调整,那么傅作义有可能保存主力,甚至放弃平津退至南方,那将对全国解放进程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也就是说,阎又文的情报对中共的胜负起了决定性作用。

1949年1月,中共攻克天津。10日,阎又文接到王玉指示:了解傅作义动向。组织很快从王玉处得知傅作义设计的三条道路:一、南逃会蒋;二、往西投靠马家军;三、固守北平,继续顽抗。究竟倾向哪一条路,傅作义决心难下。

1949年1月14日,毛泽东发表《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关于时局的声明》,傅作义坚持“我死也不能败在青年娃娃手里(指聂荣臻和林彪)”。阎又文劝他说:“连委员长都败在毛泽东手下,我们又何必计较呢。”

阎又文引导傅作义:我部非蒋嫡系,投靠蒋绝非上策,如今丢掉整个华北,老蒋怎能放过你。与马会和,如今整个北平被共军百万大军包围,所以此路不通。第三条道路更不可采纳。如果对抗共军,北平文化古城将遭到毁灭性破坏,你将成千古罪人。最终,阎又文指出第四条道路——跟共产党谈判。

当时,傅作义上午发生的事,通过阎又文,王玉下午便已掌握,然后拟成电文直报中央社会部,社会部再转给前线总指挥。根据上面指示,阎又文对傅作义展开“攻心”——争取傅作义起义。后来,傅作义与中共和谈,阎又文又作为谈判代表,对谈判过程进行详细记录。回到北平他把与叶剑英的谈话记录交给傅作义,傅作义看后沉思良久,说:“看起来,事到如今,只有放下武器这条出路了。”

1949年1月22日,阎又文以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政工处副处长的身份,在中山公园水榭举行最后一场中外记者招待会。阎又文代表傅作义,宣读《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以及傅作义的文告。

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交接。2月2日,傅作义携邓宝珊、阎又文一起到西柏坡见毛泽东。在那里,阎又文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直接领导罗青长,正式恢复了组织关系。不过,真实身份仍未公开,他受命继续隐蔽身份,协助完成傅作义部队的改编和绥远的和平起义工作。后来在达成的《绥远和平协议》上,代表国民党部队签字的竟是他这个中共特工!

阎又文对中共平津战役的决策的重要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阎又文一家的合影。由于中共维护自己的光环,一直掩盖阎又文是红色特工,他的6个子女在政治、工作、生活上都因“父亲历史问题不清楚”,政审一关过不了,前途受到严重影响。(网路图片)
阎又文一家的合影。由于中共维护自己的光环,一直掩盖阎又文是红色特工,他的6个子女在政治、工作、生活上都因“父亲历史问题不清楚”,政审一关过不了,一生前途受到严重影响。(网路图片)

评述

中共窃政后,一直不公开阎又文的身份。弥留之际,阎又文对毫不知情的妻子留下遗言:“有事情找组织。”时年仅48岁。此后,阎又文的6个子女在政治、工作、生活上都因“父亲历史问题不清楚”,政审一关过不了,个人的前途受到严重影响。直到1993年,家属才知道“阎又文是共产党深度潜伏的隐蔽战士”此时,都已临近退休的6个子女,大半辈子都毁在阎又文的“隐蔽身份”上了。也可以想见,就算阎又文不过早离世,他能捱过以后的各种政治运动吗?@*#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毕卉

评论
2017-08-05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