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伦敦人多房少 为何批准建新房慢?

满士里市被认为是批准新房最慢的伦敦地区。(Depositphotos)

人气: 2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2日讯】(英国大纪元记者站报导)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15年6月底(最新数字)伦敦的人口约为867.4万。如此多的人挤在一座城市,住房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统计显示,伦敦各自治市批准建房的比例相差很大,为何有些地区不愿建新房呢?

“盖房可以,但是不要在我家后院”

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的统计,自从2015年以来,伦敦各地区平均批准了86%的新房开发申请。

但是伦敦西南的里士满自治市(Richmond upon Thames)只批准了31%的申请,是全伦敦批准比例最低的。当地市政厅收到了1,991个修建新房的申请,但是市政厅表示会考虑的有940个申请,而最终获得批准的只有617个。

因此许多伦敦人批评里士满的居民自私,他们口头上表示愿意看到新房开发,但是“不要在我家的后院”,也就是英国媒体说的“Nimby”(Not in my back yard)。

里士满是伦敦一个比较富裕的地区,泰晤士河从中蜿蜒流过,占地2,500英亩的里士满公园内一片安宁自然的景色,还有许多鹿在这里漫步。但是在迫切需要住房的人心中,这里可能是自私的代表。

里士满自治市的市政厅目前处于自民党的控制之下。市政厅副领袖、议事委员会负责住房问题的委员Liz Jaegar认为,“Nimby”这个帽子“对我们不公平”,因为“如果你拿出一张地图,看看里士满,就会发现有多少土地是属于保护土地了”。

她还表示,2016年市政厅拒绝了一个包括320栋新屋的开发项目,这一个决定可能大幅增加了该市被拒开发申请的比例。

政治原因

伦敦东部的虹桥自治市(Redbridge)也拒绝了一个683套住房的大型开发申请,但是原因跟里士满非常不同。

这个开发计划中只有4%的新房是廉价住房,远低于当地市政厅要求的比例(至少50%),因此遭到工党控制的市政厅的拒绝。最终,这个计划在当时的政府住房大臣的干预下获得批准。

伦敦政经学院经济地理学教授切谢尔(Paul Cheshire)对《金融时报》表示,新房申请被拒的比例跟政治环境有很大关系,“工党控制的市政厅不像保守党控制的市政厅那样反对在本地进行开发。保守党的选民比较可能拥有自己的房子,因此对于建筑对就业的促进不那么感兴趣”。

越靠近市中心,批准的新房越多

伦敦各市政厅批准新房申请的比例跟他们距离伦敦市中心的远近有很大关系。

第一太平戴维斯的数据显示,伦敦外圈的14个市政厅虽然住房密度低于市中心,但是拒绝的新房开发申请的比例却是靠近市中心的市政厅的两倍。

房产市场分析师哈德森(Neal Hudson)表示:“看看这些地区的人口概况,他们的人口更有可能是年老而且有自己住房的人,这是典型的Nimby人士,这代人在住房方面住得非常好,所以说的不好听点儿,他们有点儿自私。”

根据Resolution Foundation的统计,伦敦内城住在自己房子里的人比例为25.7%,而在外伦敦比例为43.3%。在Tower Hamlets,比例只有18%,2017年当地市政厅批准的新房申请比伦敦任何地区都多,有13,731个。

但是,人们质疑Tower Hamlets新批准的这些开发是否真的能够解决当地人住房的问题,因为这些房子的价格不低,比如2020年将竣工的One Park Drive公寓大楼,一卧室的公寓要价为82.5万镑。

更加实际的原因

《金融时报》的分析认为,外伦敦一些地区不愿批准新的建房申请还有许多实际的原因,比如担心当地的医院、交通基础设施难以应对,辖区范围内许多土地都是不允许建房的绿地等。

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制定的伦敦规划草案为各自治市制定了2019-2029年需要实现的建房目标。即使是目前批准新房修建申请比较多的Barking and Dagenham市政厅(批准了2,578个新房,拒绝了83个)距离汗设定的目标还有不少的差距,更何况其它地区了。

第一太平戴维斯的住宅研究部门负责人卢克(Lucian Cook)对《金融时报》表示:“开发商首要的是集中于内伦敦,因为那里的利润最高,而且比较大的开发增值的可能性最大。”

从目前的批准建新房的数量来看,伦敦只有两个地区能够达到汗设立的目标,City of London和Islington,但是这两个地方的新房成本通常都很高,比如在Islington Square一套明年竣工的两卧室公寓售价是120万镑。

但是,好在伦敦市长汗的计划目前只是草案,而且即使通过,也没有法律效力,市长没有权力强制要求各地区执行。

地方政府缺乏建房的积极性

切谢尔教授表示,伦敦各地区缺乏倡导多盖新房的刺激。他说:“市政厅都缺钱,如果他们批准了新的开发,就需要提供相应的服务,但是他们却得不到提供服务需要的钱。”

他说,尽管市政厅通过税收的方式会得到一部分款项用于改善基础设施,但是,“这些成本加在一起可能会影响住宅开发的可行性”。

而且对于地方政府的议员来说,他们更关注当地居民的观点,每次市政厅举行跟房产开发有关的会议的时候都会有许多居民旁听,一些情况下居民还会举行示威活动。

但是住房与金融研究所(Housing and Finance Institute)的主席波利特爵士(Sir Mark Boleat)认为,规划法律不倾向于开发商,比如,整个规划申请需要很长时间,成本比较高,开发商甚至在没有动工前就已经花费了好几百万镑。

此外,目前伦敦房地产市场的趋势也让开发商不再摩拳擦掌。今年6月的房价比去年6月低1%。◇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