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谁投出了两会的第一张反对票

媒体重提黄顺兴的两会往事,全国人大代表及各级官员都应深刻反思。图为2018年3月10日,中共全国人大会议上的代表。(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媒体重提黄顺兴的两会往事,全国人大代表及各级官员都应深刻反思。图为2018年3月10日,中共全国人大会议上的代表。(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气: 385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1日讯】两会代表都是“举手机器”吗?在中共两会的历史上,谁投出了第一张反对票?

第一张反对票

1988年3月29日,在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台湾代表团的黄顺兴以“我反对”语惊四座。当时,黄顺兴所反对的,是周谷城继续担任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

黄顺兴在麦克风前说出了理由:“主任委员周谷城先生学问很高,我非常钦佩,但他89岁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不应该再辛劳他了。难道就没有年轻人为国家做事?”

黄顺兴的质疑未能影响周谷城当选,但是却影响到最后投票的结果:11人反对,61人弃权,打破了一致通过的惯例。这是全国人大自1954年召开首次会议以来,第一次遭遇反对之声。

黄顺兴先生于1985年从美国到大陆,后定居北京,任中国农业科学院顾问,当选七届全国人大常委。这名台湾代表,在两会上的表现很不平凡。

据报导,1989年3月,在全国人代会上,针对深圳经济特区的授权法案(授予深圳立法权,而广东省还没有)明显违宪,黄顺兴再次开炮。他的表态被认为是两会的空前“出格”的举动。在黄顺兴的带头下,此提案遭到了多省代表团的反对,反对和弃权票多达1079票,占当年人大代表人数的36%。

1990年,黄顺兴发起成立“中国环境保护促进会”,但被国家环保局拒绝。

1992年,在七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审议三峡工程议案时,黄顺兴在台湾代表团发言反对。他还向中外新闻界散发动议材料,提出对此重大议案应审慎处理。4月3日,在会议即将表决前,黄顺兴要求发言未被允许,他当场退席。第二年,黄顺兴辞去了全国人大常委一职。

反对与弃权票的背后

黄顺兴投出第一张反对票,是在30年前。今天,两会特色依旧。代表们的个性及真实内心难以得见。出现在镜头前的,多是尴尬的伪装。面对记者提问,许多代表“非常激动地”表示:“坚决拥护”。对于敏感话题,不少人闪烁其词,或以“抱歉”搪塞。更有甚者,睁眼说瞎话,扯谎且自信。如此代表,在替谁发声?

中共的所谓民主集中制,没有民主,只有集中。而“集中”出来的,都是维护中共统治的政策法规,与保障人民和国家利益的出发点背道而驰。

两会代表,并非由民主选举产生,也不受人民监督,因此,是否真正地为民服务,取决于代表个人。另一方面,由于党的严密控制,若想为百姓办实事,不仅需有对上层说“不”的勇气,还得做好丢官、挨整的准备,最后可能连“回家卖红薯”的洒脱都会失去。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申纪兰这类“听党的话”、从来不投反对票的代表,并不奇怪。

回顾黄顺兴所为,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带动下,一些代表投出了反对或弃权票。这充分说明,并不是所有人,都甘心做“应声虫”。黄顺兴的勇气,势必激起了同场代表的内心波澜,促使有些人也站了出来,共同打破惯例,或者,没有去按那个表决器。

当然,由于中共的专权铁腕,那些不求私利的官员,不被体制所容,难有建树。历史和现实在反复地印证:中共与良知为敌,惩善扬恶。因此,只有抛弃中共,建立以民为本的国家机制,摆脱暴力、恐怖和谎言,人民代表才能真正地代表人民,代表大会也才能发挥效力,呈现良性、积极的磋商、探讨和制约。

媒体重提黄顺兴的两会往事,全国人大代表及各级体制内官员,都应当深刻反思。在全球去共化的浪潮下,在三亿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之际,在大陆乱象丛生、四面危机之时,还要继续做一个淡漠良知的“表决机器”吗?还要盲目地跟“党”走、直到走向深渊吗?

事实上,最彻底的反对票,应该投给中共。#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3-11 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