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中国的新闻自由与大国自信

网络封锁最严重国家: 伊朗第一,中国第二。(TEH ENG KO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21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9日讯】“2018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已出炉,但遗憾的是,我们通过百度搜索,几乎查不到任何详实的数据和资料。尤其是中国的排名如何,在整个大陆的网络资讯世界里仿佛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奈之下,只能借助翻墙,用谷歌来查找这一全球最新、最热的排行榜。

根据海外中文媒体的报道,倡导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于4月25日发布了“2018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报告。鉴于“中国排名第176位,与去年一样,在180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五”,“无国界记者”在报告中指出,“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极度令人担忧”。

这一结果不仅与排名前十的挪威、瑞典、荷兰等欧洲发达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都没脸跟直呼“同胞”的台湾、香港进行比较。据悉,这两地的新闻自由指数各上升了三位,分别排在第42位和第70位。尤其是台湾,在亚洲排名第一。

我们很想知道的是,同为中国人,差别咋会那么大?此外,看到排名垫底的朝鲜也仅与中国相差4位,不少人嘲讽道,“中国只是比这个不是没有新闻自由、而是压根儿就没有新闻的国家强点儿有限”。

然而,在基于事实的调查以及广泛形成的共识面前,一些长期陷在洗脑宣传中无法自拔的人仍然表示不服。他们提出的质疑的是,新闻自由度高是不是新闻媒体想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最终发现结果就是,新闻媒体裹挟大众威胁政府?那国家要政府干嘛?给新闻媒体老板管理不就可以了。

这里首先应该说明的是,无论谁来管理国家,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为所欲为,而只能按照法律照章办事、依法治国。所有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可能是决对自由的。某评论人士指出,任何出现在私人领域的活动都必须受到法律和市场的制约。法律决定你不能做什么,而市场决定了大众对你的信任程度。作为私人的媒体,相比“裹挟”大众,对大众的依赖或许会更多。

此外,国家中被民众赋予了管理之责的就是政府,而非媒体。政府有管理国家之责,也就意味着能行使公权力。为了防止政府利用公权力谋私,本该为大众服务的媒体也就自然而然的被赋予了监督之责。

一张网络图片显示,香港某教科书中写有这样一段文字:我们日常接触的电视、电台、报章、杂志、电影、互联网等,都是大众传媒。传媒具有报道新闻和分析时事、提供娱乐和教育资讯、监察政府和揭发社会问题等功能。然而,有意思的是,这段文字被移来中国大陆之后, “监察政府和揭发社会问题”这句不知为何就被悄然删除了。

此举无非是为了不让大陆学生知道,原来媒体还有这样的功能。既然这话都不能写在大陆版的教科书上,也就意味着,中国民众所拥有的通过媒体监督政府的权利,早已被中共剥夺了。

反之,中共还主动将国内的大、小媒体沦为宣传工具,限制它们服务大众的功能和自由。不少媒体甚至甘当政府打击“言论自由”的大棒,使劲儿朝着那些只在社交媒体平台、通过私信分享内容的老百姓挥舞。

就在近段时间,中国大陆普通公民因言获罪的事件呈现出井喷的态势。如果说举报鸿茅药酒的医生和北大勇士岳昕让公权力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那么只转发了一条有关博鳌论坛的段子的卜永柱,又何至于让当局如此恐慌呢?

段子上写道,“有人问:博鳌亚洲论坛咋就来了六个国家领导人(奥地利、荷兰、菲律宾、新加坡、蒙古、巴基斯坦)?答:重量级的国家领导人都已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行动不便,目前都在家养伤呢!”就是因为转发了这条段子,卜永柱竟被行政拘留了十天。

实际上,中共对段子这类仅限于娱乐的语体早已陷入几近变态的恐惧当中。不久前,“内涵段子”这类只为博众一笑的社交APP,干脆就被政府连根拔起、整个取缔了。

然而,十分不同的是,在西方民主发达国家,当地最受欢迎的节目往往就是那些拿政客以及政府行为开玩笑的电视节目。人家的主流媒体都能如此公开的“挑战政府权威”,并且那里的政府根本就无惧挑战、可常年接受挑战、任人随便挑战,其大国自信与政府气魄足见一斑。

而在中共治下,普通老百姓即便在私人空间转发了一条段子,都能被扣上“挑战政府权威”的罪名、并投入监牢,可想中共的权威是多么的不堪一击。中共连一条段子都容不下,还奢谈什么文化自信、制度自信?

我们发现,判断一个国家及政府是否自信的标准根本就不是什么龙芯、凤芯,而只是这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而已。敢于放开言论、让老百姓批评,才能真正显出大国的自信与风范。#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4-29 5: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