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中国人口危机有解吗?

从计划生育的标语铺天盖地,多生一个要罚款,还有口号说要罚到让人倾家荡产;如今翻脸一变,成了不生二胎要罚款,这个提议出台的背后,中国的人口危机究竟有多严重?(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6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4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的七夕,中国的年轻人从国家收到了一个让人窝火的大礼,就是有学者提出为了提高生育率,提议设立生育基金,直接从工资账户扣除,等于是变相的收取二胎押金。

曾几何时计划生育的标语铺天盖地,多生一个要罚款,还有口号说要罚到让人倾家荡产;如今翻脸一变,成了不生二胎要罚款。虽然这个建议现在因为网民的强烈吐槽而被官媒批评,但是促使这个提议出台的背后,人口危机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横河先生,现在中国的人口危机究竟有多严重呢?这次学者提议设立生育基金,它的原因是因为中国人口出生率面临着断崖式的下跌,想靠金钱刺激来提高生育率。当初计划生育时代,严控二胎的那些恐怖手段,大家都还记忆犹新。从2016年的1月政策开放二胎,到现在才2年多,政策就180度的大转弯,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

横河:我想最主要的是在开放二胎以后,原本以为出生率会爆发性增长的现象并没有出现,只是在2016年这一年稍微高了一些,但是那也是在北京这样的城市,上海都没有出现。

我们先看一下这个基本事实,看看中国的这个人口危机究竟有多严重,当然这些资料不一定准确,我们后面会谈这个资料为什么会不准确。据有的人说中国2000年开始就进入了低生育陷阱,说当时的生育率是1.6,但实际上要低得多,说目前是1.2到1.4。但实际上计生委在2015年做了一个抽样检查,只有1.04,而维持正常的人口需要2.1,所以只有需要维持正常人口的一半这样子。2.1的话就是说一对夫妻生2.1个孩子。

实际上从2012年开始就进入了劳动力的拐点,就从2012年开始,每年劳动力减少300万到400万。有人估计到2023年的时候,每年减少的劳动力是1千万左右。有很多人设计过预测中国人口的模型,但是没有一个是乐观的。

如果我们算最极端的状态,就说现在的实际增长率是1.0,那么也就是说每过一代人就要减一半人口,那么整个中国的人口维持不到本世纪末,当然这是最极端的情况。

而中共政策现在开始出现转变,我觉得它不是考虑民族存亡的问题,而更可能的是比较近的直接的危机,就是劳动力危机。因为中共搞改革开放,它的几个主要的优势,最重要的就是人口红利,当然人口红利里面包括对广大人口的人权,低人权的优势。

现在这个人口红利没有了,那经济很可能就不能维持,至少经济不能维持的那个重要因素是劳动力没有了,这样中共的统治就没办法维持了。我觉得现在突然政策转变,这是一个最直接的原因。

主持人:那么生育危机从2000年就开始进入一个生育陷阱,人口红利那个时候就已经预测到说人口红利会消失,为什么中共到现在才发现?而且就是为什么要2015年的时候它只是开放二胎,它并没有全面开放,又要拖个3、4年发现不管用了,它才开始全面开放?

横河:首先就是上次我们谈到的一个问题,就中共所有的错误它都没有自我纠正的机制,这个是没有例外的,那像这种被定为国策的错误的话,那就更难以纠正了。

如果说是2000年就进入低生育陷阱的时候,那这个政策要调整的话,那是要牵扯很多很多的,因为这里还有一个“政治正确”的问题,就是在国策的下面,你任何提出来不同的意见都是被边缘化的,因为那个“政治不正确”。

作为计划生育它这么大的一项被称为国策的这个政策,它会滋生很多利益集团,所有和计划生育、人口政策有关的官僚机构、研究机构,没有一个例外,它都是计划生育和一胎化的受益者,因此维持这个一胎化是他们的利益需要,为这个不惜造假!

早在2000年的时候,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抽样的调查结果就已经是说总和生育率仅仅是1.22,这个已经远远低于更替所需要的数位了。计生委干了什么事情呢?那时候叫计生委。他就把这个统计局的资料一笔抹掉了,然后就把这个总和生育率篡改到1.8。调查结果,统计局的结果是1.22,他就把它调到1.8。在这之后,所有的人口政策、规划,包括联合国,都是按照这个1.8走的。

2010年的时候,第六次人口普查,就是10年以后了,那时候的生育率只有1.18,连1.2都不到,实际上跟2000年的国家统计局的这个结果是很接近的。所以说就长期以来这个资料是被扭曲的,这是被利益集团扭曲的。

第三个就是学者的误导,刚才讲的是利益集团,是政府的,其实还有学者的。就是我们知道2013年开始实施的一个“单独二孩”,就是说如果男女双方都是独子的话,都是一胎的话,那么他们可以生第二胎。那时候实际上是人口危机已经是非常严重了,那么这时候有一些专家学者就开始呼吁说是要开放生育。

但是当时比较最官方的,就是所谓学者啦,就是中国人口学会会长他就写出文章来,他就说如果全面开放第二胎的话,中国每年出生人口峰值会达到4,995万,就将近5千万,而这个总和生育率会达到4.5。这个就非常耸人听闻,而且他又是被认为中国顶尖的人口专家,这样的话正好就给了卫计委一个很好的借口,所以卫计委马上就采用了这个资料。

事实上我们知道2016年,在第一年全面开放二胎的这一年,达到了另外一个小的高峰,这一年都没有达到1,800万,也就是说是他预测的一半都不到,这还是唯一的例外,2017年就又开始下降了。

但是就在这么严峻的情况下,2017年3月卫计委还是说中国的生育情况完全符合预判,说是不缺人口,未来100年都不缺。也就是说这种利益集团,它从政府到专家连串起来来造假。计生委后来和卫生部合并以后叫卫计委,它都有个计划生育的部分。

他们至少有两个理由造假,一个就是说在中央政策变化之前,也就是说这个基本国策变化之前,他坚持一胎化,它是政治正确的,也就说它是符合中国共产党党中央的要求的。第二个就是,这个机构的存在和它的利益完全是依赖于计划生育和一胎化的政策继续能够实行,就只要这个政策实行,他们就不仅能够存在,而且他们有全部的利益在;如果说没有了计划生育,这个机构它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所以他们有他们的利益在。

从上面这几条我们可以看出来,就是说中共任何政策的变化,就包括这个计划生育的变化,它不是来自于系统的负反馈的调整,也就是说所有执行这个政策的、还有提供回馈的各种机构,包括情报机构,还有研究部门,他们都不会对这个政策的调整起到好的作用,只会起到坏作用。所以它的变化必须来自最高层的政治决定,只有在这个政治决定决定以后,底下这些部门才会转弯。不是说他们是专家,他们能够来提建议转弯,是做不到的。

而这个最高层的决定,它很可能是来自对保持政权的需要,也就是说我刚才讲的人口红利,而这个劳动力缺乏的后果,往往要滞后于真实的危机很久,这就是为什么要从真正危机出现苗头到政策改变要花18年的时间。

主持人:那我们总结一下刚才您谈到的,就是因为中共现存的这个体制造成了这个利益集团,它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误导公众,同时学者也是因为自己的自身利益而误导公众,他为了保持政治正确嘛。这样子的话,作为最高层他没有任何机会去了解真实的情况,那也可能他对真实的情况也不是很关心,他只关心自己的统治,所以他的所有的政策,他不可能是根据真实情况来制订的,他只是根据自身的需要来制订的,是这样吗?

横河:对,应该是这样的,所以人们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专家,而且很多都是常识性的问题会被忽略不计。

主持人:那么现在有一位听众在网上提问题,他说:“有数据说30多年来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共堕胎4亿多,如果全部生下来,中国人口不就爆炸了吗?”

横河:这是卫计委的数位,卫计委的数位,这个数位怎么得来的?它有一个计算方法。但实际上从人口来说的话,现在关键的问题不是爆炸的问题,而是一个平衡的问题,就是说现在强制性的一胎,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就是这种做法,它造成了一个中国社会过早的老年化。

印度人口,其实印度人口和中国的人口现在几乎差不多,但是印度的人口年轻人的比例是高的,而中国老年人口的比例是反的。就是说这种人口减少并不是平衡的减少,而是非常不平衡的,人的干预所造成的不平衡的减少。这种减少所造成的社会危机要比多生4亿人要大得多。

这个所谓人口多、人口爆炸造成生活水准下降,事实上是由中共为了证明它的一胎化政策正确而制造出来的一个谎言。日本这么小的一个地方,1亿多人口,也没有看到人口爆炸,从密度来说的话,绝对不是人口爆炸的问题,这个我想很多人都已经论证过了。其实如果说这个社会要是健康发展的话,我想在中国这个土地上多加4亿人的这个负担应该是负担得起的。

主持人:对,我记得我们上一次讨论计划生育的时候,您讲到了这个人口红利,事实上就是说人口多,只要它的结构是正常的,其实它带来的是人口红利,而不是负担,对吧?

横河:是的,你看世界上现在的强国都是人口多的,而且人口密度很高的,只有人口密度达到一定程度,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以后,它的社会财富才会发展,而且这个并不是说按人均发展的。刚才你那个说法是这样的。

主持人:我们上次讨论中国的这个计划生育问题是2015年底,当时是北京政府刚刚决定开放二胎,但还不是全面开放,那么在这个开放二胎和全面开放之间,这几年之间的情况是怎么样呢?

横河:这几年情况,当然我们知道,开放二胎以后没有得到预想的人口增加,就是说大家对生二胎的意愿并不是那么强烈。另外一方面,其实我觉得是更严重的问题是,就是那个时候对于超生的这段时间继续在严厉惩罚,这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我查了一下现在各个省的惩罚措施,很多省份对超生一个的,就是如果你只能生两个,你生第三个的,就超生了一个,它的罚款是以上一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是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3到4倍。也就是多生一个罚你3到4年的收入,超生第二个的要罚5到7倍。这就是明摆着要把人罚得倾家荡产。

事实上为什么要开放二胎?就是已经意识到了人口危机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不马上全面开放,这个已经是错的了,还去继续惩罚那些愿意多生的家庭,而这种家庭在中国已经是人数很少很少了,就愿意生第三个、甚至第四个的,已经非常非常少了,还要去惩罚这些实际上对国家、对民族有贡献的家庭。这种政策,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除了说中共是蓄意消灭中华民族这个理由以外,我真的找不出别的解释能够去解释他们这种行为的。

主持人:在上次节目中我们讨论了一胎化的恶果,您提到说这个政策是反人类的,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而现在呢,您刚才也讲了,就是说这个开放二胎当时没有马上全面开放,就又是一个错误,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政策会一错再错?

横河:我想首先是计划生育,当然我们知道它是违背人类一切常识的一种,刚才讲的是反人类行为,它实际上是反天、逆天的行为。但是呢它却符合中共毁灭中国,共产党毁灭人类的思想,这个思想完全符合了。

从制度层面上来说,计划生育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特殊表现形式,社会主义我们知道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计划经济,现在美国对中共贸易制裁的理由就是国家控制着经济,中国共产党控制着经济,这就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发展到极端的话,就是人口也要计划,所以这是它的制度层面的问题。

再一个就是,中共整个对中国人口的评估是一个基本错误,就是一直是错的。从开始的时候,毛泽东说鼓励生育,甚至强制生育,到后来的一胎化,到后来的部分开放二胎,整个都是一个评估错误。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社会主义优越性,这个优越性在哪里呢?就是只要是真正的错误,真正是对这个民族不好的事情,它一定是贯彻的、执行得最坚决的。计划生育刚才说了,全国少生了4亿,其中有多少是流产,多少是堕胎,多少是出生以后被杀死的?恐怕永远是秘密。就是说当时计划生育的口号,有的地方就说是要“不惜血流成河”,它真的不是一句口号,是现实。

另外一个就是为了政治目的而大规模的造假,这就是刚才我们说的计生委任意改变统计资料。多种因素导致这么大的灾难,实施了几十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纠正。

主持人:现在听众又有一个问题,他就说:按照横河先生您的说法,这个中共高层的决策是以维护政权为基础的,换句话说,中国人口问题会危及到政权,对吗?

横河:对,因为中共从开始的时候它是用这个,就是所谓继续革命,毛泽东时期;后来就是改革开放,用经济发展来取代它的政权的合法性,所以中共的这个合法性是经济发展来决定的。

但是我们知道经济发展后来出现拐点,逐渐下降的这个过程,和这个劳动力缺乏的过程是有直接关系的,所以它是一个曲线。当然,劳动力缺乏它更先出现,而中共的这个经济和全面出问题是在2008年奥运会以后,更有一个滞后,但是到现在这个经济问题已经是无庸置疑的啦。

我们知道这里面有多种因素,但是人口是一个重要因素,中共一定是发现了现在人口对经济发展造成了,拖了很大的后腿,而且经济发展没有办法再持续下去了,所以才会考虑到开放,全面开放(二胎)。

主持人:那么它开放二胎,其实生育率并没有提高上来,这个前面大家都讲了,那很多人认为说这个原因就是因为经济负担,您觉得除了这个经济负担之外,还有没有其它因素让民众不愿意生育?那么开放二胎,您上次是说开放二胎其实并不能解决人口失衡的问题,现在是全面开放,您觉得这个全面开放能不能很快的纠正这个人口失衡现象呢?

横河:人口失衡现象是几乎不可能纠正的,因为这个已经是发展到了一个,就是无法回头的那个点早就过去了。那我们就谈一下为什么生育率上不来。在传统社会,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它都是不限制生育的,为什么呢?因为农业社会,这个人口,每一个家族人口越多,他的生产力越强,而且他的话语权也就越强。

决定生育的主要因素是宗教和文化,第三个是经济,经济也有关系。宗教和文化两者有联系,但是不完全等同。这个工业化、城市化以后,生育率逐渐下降,一般的工业化国家和后工业化国家生育率都很低,这是个自然过程。

但是呢,我个人觉得宗教能够减缓这个过程,你比如说现在生育率比较高的,最高的是伊斯兰教,现在是生育率最高的,因为从教义上来说,他们没有节制生育,没有计划生育的。其实天主教有很长时间也是维持了很高的生育率,你看天主教家庭基本上都是很多子女在一起的大家庭,这种现象,你像南美的一些天主教,就是南美很多国家信天主教嘛,还有意大利什么的,都大家庭的。还有就是基督教,它是公开反对堕胎的,天主教也是。

但是中国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传统社会的农业社会它的多子女主要是文化上的。但是中共做了一些事情把这个全部破坏掉了,首先,强制实行一胎化已经是接近两代人的时间了,40年嘛,40年就是20岁可以生育的话,就是两代人的时间了,现在的适龄生育的基本上没有这个多子多福的概念了,就是说他们从生下来就是一个人的,从来就没有兄弟姊妹的概念,也不会接受,这是大多数情况。即使是有很多兄弟姊妹的,像我们这一代人,那也习惯于自己只有一个孩子了。

第二个就是,传统农业社会其实在土改以后就被消灭了,没有了这种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他就不可能有多生孩子的环境和条件。这个是在中国这个文化,在历史上为什么战乱以后人口减少,甚至减少一半以上,它能够很快的恢复呢?一个是文化,传统文化没有被打乱,就是人们都是生孩子,多子多福的概念;另外一个是外部条件,因为农业自给自足嘛,生多少都是自己说了算,自己能养活就愿意生。现在呢这两个条件都没有了,你想多生都生不起来,就生不起。

还有一个就是中共改革开放的特殊性,就是说它从来没有形成过西方国家所经历过的庞大的中产阶级。你像美国的中产阶级,在上个世纪的相当多的时间之内,就工业化过程和工业化基本完成的过程当中,你像上个世纪50年代、60年代,就是战后,Baby Boomers那一代,家里只要一个父亲工作,母亲在家里面养孩子,可以养一栋大房子,养三五个孩子,这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中国的所谓中产阶级的话呢,实际上很难想像可以养,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虽然人口远远没有达到像美国这样中间大的程度,他被房价就困死了,本来数量就少,被房价还困死了;另外一个就是全社会不利于养孩子的因素太多,当然这也是中共造成的。孩子一出生以后就要遇到很多问题,三聚氰胺奶粉的问题啊、毒疫苗的问题啊,然后就是虐童幼稚园的问题,然后就是上学难的问题,就一连串,让很多人知难而退就不敢生了。这一系列中国的这个情况不是单一因素决定的,多种因素让人们不愿意生。

主持人:那针对这些现实情况,美国有一位元学者他在接受凤凰网专访的时候就提出了一些建议,说可以采取这些政策鼓励人们生二胎。他的建议说比如说展开人口危机的国情教育啊、平衡儿童的福利和养老福利啊、给予生育补贴啊等等之类的,你觉得这些建议能够解决问题吗?

横河:他有一些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说他反对对不生二胎的进行罚款的措施,他认为不准生二胎和强制生二胎都是计划生育的表现,而且道义上是讲不过去,所以他认为应该鼓励而不是惩罚。这个观点是对的。

但是这些建议我觉得很难在中国生效。你像你说进行人口危机的国情教育,哦,你生一胎是为国家,多生又是为了国家,那这个国家利益谁来定?你当局定了政策以后,就是国家利益了,翻过来、倒过来都是你一个人说,这明显的就是精神错乱的做法。

举个例子,早生一年是犯罪,晚生一年就是立功了,你说这种事情也太魔幻了吧?所以你去教育没有人听的,没有人相信,你凭什么说现在多生,一年前少生就是为国家,你自己没有办法说服别人。

而且当养孩子变成无法承受的负担的时候,而且人们的价值观已经从繁衍后代变成了自我享受了,这一点也是中共长期教育和努力的结果,你怎么再给他福利也没有用了,这些福利绝对不能够补充,就是完全把那个孩子从小养到工作,不可能做到。而中国养老福利本来就少,现在全社会是未富先老,社会负担对老人只会越来越重,怎么可能再把老人的福利减少去平衡儿童的福利嘛?这种提法还是不太了解中国的国情。

中国的国情是什么?就是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就是权贵资本主义,生育补贴你钱从哪里来?全世界这么多国家需要等着中共去撒钱,要给别人啊,你难道想要权贵阶层们让利,和民众分享,让权贵阶层分出一部分钱来,让你们养孩子?这不可能做到!所以钱也没有地方来。这些建议我觉得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的。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8-24 1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