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名人代言广告 药商营销诱导你生病

图为示意图。(Roman Samborsky/Shutterstock)
人气: 62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0月2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artha Rosenberg/高杉编译)你有胀气、腹胀和频繁腹泻的症状吗?如果有,那么你就是制药公司要找的人。如果你出现了这些消化/肠道疾病、胰腺外分泌功能不足(EPI)等病的症状(主要局限于慢性胰脏炎、囊性纤维化和糖尿病患者),艾伯维(AbbVie)生物制药公司就可以向你推销他们的昂贵药物得每通胶囊(胰酶肠溶胶囊,Creon)了。

一个预算很高的广告推广产品中警告称,不管你是谁,即使你只有EPI症状,你都应该去看医生。(诱导民众对医疗资源过度使用!)艾伯维生物制药公司表示:“你必须向医生详细说明你的症状,并明确这些症状的严重程度。也许可以在预约期间排气,以证明你的描述。”

但实际上,艾伯维公司是在对民众暗示说:如果医生不开得每通胶囊(Creon)药的处方,就意味着浪费了我们的广告费用了。

这种“疾病认知”(disease awareness)的广告营销策略,即说服人们相信自己有病或相信自己的健康“有危险”,正是为什么现在有数百万人在服用他汀类药物(statins)、胃食管反流病药物(GERD meds)和抗抑郁药物(antidepressants)的原因。而实际上,这些药物往往比他们声称要治疗的症状更危险。

除了扩大销量和迫使医生开处方药之外,制药公司还喜欢疾病广告(disease advertising),因为这些广告往往会省略药品名称,从而省略必需要标出的药物副作用列表。而如果广告中标明这些副作用:脑出血、癫痫发作、自杀的念头等等,无疑会降低药品的销售量。

名人为制药公司代言糊弄民众

制药公司经常利用名人代言来提高药物的销售和加强对民众的“疾病认知”诱导 ,这种做法已经变得很普遍,不足为奇。比如在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广告中,电视名人琼‧伦登(Joan Lunden)和棒球运动员迈克‧皮亚兹(Mike Piazza)推出了抗过敏药克莱汀(Claritin)和多萝西‧哈米尔(Dorothy Hamill),以及前田径明星布鲁斯‧詹纳(Bruce Jenner)推出了止痛药万络(Vioxx,抗炎症药物,含rofecoxib)。万络药曾导致27,785起心脏病猝发(heart attacks)和心源性猝死(sudden cardiac deaths)等副作用病例。

电影《要命的吸引力》(Body Heat)的女演员凯思琳‧特纳(Kathleen Turner)在CNN上分享了她与类风湿性关节炎病痛作斗争的经历,但并没有说明她为此得到了一家关节炎药物制药公司的资助。电视脱口秀主持人梅雷迪思‧维埃拉(Meredith Vieira)在兜售治疗骨质疏松症(osteoporosis)的骨药时也没有提到默克(Merck)公司为此付给她的报酬。

莎莉‧菲尔德(Sally Field)在电视剧《兄弟姐妹》(Brothers and Sisters)中被称为家族的女家长,几年来一直是妇女骨病风险认知的代言人,兜售药物Boniva。(自从维埃拉和菲尔德提高了人们对骨质疏松的疾病风险认知以来,他们推广的双膦酸盐类药物(bisphosphonates)就一直成为诱发癌症、持续性疼痛、心脏问题、颌骨坏死以及他们本应预防的骨折等副作用的主要因素。真得谢谢你们,两位女士。)

最近,网球明星莫妮卡‧塞莱斯(Monica Seles)又提高了人们对暴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的认知;玛西娅‧克罗斯(Marcia Cross)宣传了人们对偏头痛的认知;赛车手丹妮卡‧帕特里克(Danica Patrick)推动了人们对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的认知。女歌手黎安‧莱姆丝(LeAnn Rimes)提高了人们对湿疹的认知,保拉‧迪恩(Paula Deen)提高了人们对糖尿病的认知,还有 Maroon 5乐队的主唱亚当‧莱文(Adam Levine)在一个名为“这是你的ADHD,机会难得!”(It’s Your ADHD. Own It.)活动中推销了注意力不集中症ADHD(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药物。

制药公司害怕公众舆论

在美国,不仅仅是革新派反对制药公司的机会主义和敲诈定价,而且共和党议员也对制药行业的逍遥法外和恬不知耻(的推广)感到震惊。难怪制药公司如此害怕草根阶层民众的评论和互联网上的反馈,因为制药公司不能像对待电视台那样通过频繁的广告进行收买,他们很难收买这些普通民众的评论和反馈。

一篇谈到有关医疗营销和制药公司正在社交媒体上面临严重的“公众不信任”的文章说:“自从社交媒体出现以来,药物的副作用(后遗症)病例报告一直是制药公司所关注的问题。”

另一位制药公司的营销人员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警告自己团队的工作人员说,不要让糟糕的病人的言论盖过“你在网上所做的工作”。

为了应对草根阶层民众对药品的评论和反馈,制药公司雇用“病人”——就像雇用名人一样——让他们充当制药公司的托儿,狂热地宣传药品的好处以换取金钱。我在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 FDA)听证会上遇到过这样的“病人”,他们很爽快地接受了制药公司支付给他们的报酬,之后就会在该药物的批准或扩大适应症(使用)听证会上赞扬这种药物。

你能做什么?

获取药物信息的最佳网站之一是akapatient. com,这是一个获得韦比奖(Webby)的患者主导网站,可以让你阅读成千上万条来自实际使用者的关于某种药物的留言和评论。很多药物的副作用都被人数众多的患者所报告,但在处方药信息中却没有关于这些副作用的任何介绍,这实在是很令人震惊。(难怪都说服用药物的患者要比那些开处方的人更了解药物的副作用。)

人民药房(People’s Pharmacy)是最可信赖的无偏见药物信息来源之一,它由乔(Joe)和特里‧格雷登(Terry Graedon)创办并已经经营了数十年。通常,在那里你会了解到一些医药公司并不急于让你知道的便宜的药物信息,甚至是可以在家治疗的健康保健知识。

最后,由备受尊敬的公共公民(Public Citizen)推出的最糟糕的药(Worst Pills)网站,是不受制药公司影响的药物信息网站的鼻祖。只需很少的订阅费,病人就可以了解那些给他们开出的药物的关键信息,并在知情后做出自己的决定。

当你面对实际上是在推销疾病的药品广告时,有两件事情需要记住:你可能并没有广告中所提到的这种疾病,如果你被这种诱导所左右并认为自己可能有,那么将面临的是广告中所销售药品会很贵,并可能有很多隐藏的副作用风险。

玛莎‧罗森博格(Martha Rosenberg)是揭露食品行业的《天生爱吃垃圾食品的缺陷》(Born With a Junk Food Deficiency)一书的获奖作者。作为全国知名的丑闻揭发者,她曾多次在大学和医学院做过演讲,并多次出现在电台和电视上。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0-21 9: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