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中共之邪恶超过古今中外所有暴君

人气: 45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9日讯】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0年,迫害仍在继续。

中共为维持这场迫害,制造了无数的谎言。20年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揭露中共的谎言,使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法轮功真相。

这里,结合我的亲身经历,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再次追根溯源。

中共迫害法轮功与中共历次政治运动整人的模式一样

中共当政70年,整了无数人。每当中共党魁想整某人时,其做法通常是:先罗织罪名,然后找证明这个罪名的“证据”,再开动宣传机器抹黑,开动专政机器镇压。若干年后却“发现”,这些被整的人,全是冤假错案的受害者。

中共曾说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反党集团头目”,后来中共说,这是假的;

中共曾说国家主席刘少奇是“叛徒、内奸、特务”,后来中共说,这是假的;

中共曾说彭德怀元帅是“反党集团头目”,后来中共说,这是假的;

中共曾说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彭真是“反党集团头目”,后来中共说,这是假的;

中共曾说中共创始人李达是“混入党内的地主分子”,后来中共说,这是假的;

中共曾说军委参谋长罗瑞卿是“篡军反党分子”,后来中共说,这是假的;

中共曾说朱镕基是“右派分子”,后来中共说,这是假的;

……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遵循这样的模式。不同的是,迫害的面更广,持续的时间更长,使用的手段更邪,在国内外造成的恶果更坏。

遭迫害前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向中共有关部门讲过法轮功真相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从中国长春传出,因袪病健身、净化身心有奇效,迅速传遍全中国,传到全世界。

法轮功广受民众发自内心的喜爱,引起中共内部极少数人的不安。于是,有人违反中央对气功“不宣传、不争论、不批评”的政策,在媒体上发表不负责任的批判法轮功的文章。1996年7月24日,中共新闻出版署将法轮功的著作列为禁书。1998年,黑龙江等地基层公安部门出现强行驱散炼功群众,非法抄家,私闯民宅,没收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等违法乱纪问题。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不得不到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访前,全国各地许多法轮功学员都给江泽民写信反映过法轮功问题。比如:

1998年8月初,前中共军队总医院院长李其华等21名法轮功学员曾联名致信中央领导;

1998年8月底,中纪委副局级官员葛秀兰等135名法轮功学员曾联名致信江泽民;

1998年11月22日,在北京的一个宾馆,与我的老领导,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共进午餐时,我亲手将我写的反映法轮功问题的信、135名法轮功学员联名致江泽民的信、10名留学美国的博士写的《海外学子的心声》,送到尉健行手上。

当时,江泽民拥有一切便利条件,可及时了解、并妥善处理法轮功问题。

但是,在“4·25”事件发生前,江泽民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来信全都不予理睬,在法轮功问题上,没说一句话,没做一件事,更没有进行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

江泽民的严重失职,是“4·25”事件发生最重要的原因。

江泽民却把责任全部推到法轮功身上。

“4·25”当晚,江泽民在写给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发誓要“战胜法轮功”。

中共公安部在全国调查没有发现法轮功的“违法犯罪”问题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发出《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要求各地公安部门以秘密方式深入调查、搜集法轮功“违法犯罪”的证据。这个调查的出发点对法轮功是不善的。

到1999年4月25日,这个调查持续了278天。

结论只能是:法轮功不存在任何“违法犯罪”问题。

我的亲身经历充分证明中共强加在法轮功头上的全是谎言

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先有了江泽民“战胜法轮功”的结论,然后,根据这个结论,到全国各地找证明这个结论正确的“证据”。凡是说法轮功好的,尽管是大量的、普遍的,一概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凡是说法轮功不好的,尽管全是假的,却如获至宝。然后,再用这些假证据证明“战胜法轮功”的结论无比正确。

我是从1995年5月3日出于袪病健身的目的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到1999年4月25日,修炼近4年。

期间,我没有花中纪委监察部1分钱医药费,身体状况良好。曾参与过涉及中共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最高核心机密的工作。只有最受信任的人,才可能参与这样的工作。这应该是常识。

在修炼法轮功近4年里,我通过亲身实践,身心受益。同时,我还参加了许多大型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每次交流会都是一次灵魂的洗礼。许多人的修炼故事,感人至深,催人泪下。我亲耳听到、亲眼看到许多法轮功学员修炼后身心巨变的事例。正因为此,我才会参加“4·25”到中南海上访,才会在“4·25”事件发生12天后写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共所有宣传机器开足马力,“深揭猛批”法轮功。最危言耸听的,是所谓习练法轮功“自杀”、“杀人”。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七讲谈到“杀生问题”时,说得明明白白:“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李洪志先生在《悉尼法会讲法》中专门讲过“自杀是有罪的”。《转法轮》第二讲中谈到:“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

因此,全世界法轮功真修弟子中,没有一个杀人的,也没有一个自杀的。

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来说,1999年“7·20”当天,我被隔离审查,之后,被非法关押135天,被开除党籍,剥夺工作权。一夜之间,我从中国社会的最高层被打到中国社会的最底层。但是,这还不算完。从1999年12月2日被辞退回家后,我便成了“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我的家每天24小时都处在公安机关派出的专人的监控之下。

至2015年1月22日,到美国之前,我4次被非法剥夺工作权:

第一次:从1999年12月2日至2001年12月13日,2年多,741天。

第二次:从2003年8月1日至2008年7月10日,近5年,1804天。

第三次:从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5年整,1825天。

第四次:从2013年7月10日至2015年1月21日,1年半,560天。

其中,5年整被非法监禁在中共的监狱里。

在长达15年零1个月里,我被非法剥夺工作权的时间长达13年半!4930天!

期间,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实不足为外人道也。然而,无论我的处境多么艰难险恶,物质和精神的压力多么巨大,我一没有自杀,二没有杀人,三没有采取任何暴力方式表达诉求。

我一直以大真、大善、大忍之心,以寄挂号信或当面送信这种非常和平的方式,表达诉求。

中共迫害法轮功在于中共从根上就是邪的

1999年4月27日,在新华社发表的一篇报导中,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负责人表示,对各种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有不同看法和意见是允许的,可以依法通过正常渠道反映,而不应聚集在中南海周围。这样聚集影响中共中央、国务院机关周围的公共秩序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是完全错误的。

到美国前,我一直按照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的要求,依法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我的看法和意见。然而,在长达16个年头里,中共所有相关官员,没有一位依法回应我的诉求,我引用的中共法律法规全部失效,所有应依法履行职权的中共官员全部失职,所有应依法办事的中共党政机关全部丧失功能。

换句话说,在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去中南海表达诉求不行,去天安门广场表达诉求不行,采取任何暴力手段表达诉求不行,以寄挂号信或当面送信的方式表达诉求也不行!横竖都不行!

为什么?

中共不是炎黄子孙,而是马列子孙。中共的骨髓里是从西方的马克思那里遗传来的无神论与假、恶、斗的基因。

严格地说,中共不是人,而是魔鬼,中共听不懂人话!

解体中共是中国当政者唯一正确的出路

回顾历史,放眼全球,信神是传统价值,“真、善、忍”是普世价值。

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要求共产党人“与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传统观念中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就是信神。

《共产党宣言》的实质,如果用三个字概括,就是“假、恶、斗”。何为“假”?《共产党宣言》宣称,资本主义快死了;但是,171年后的今天,资本主义的美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何为恶?何为斗?《共产党宣言》写道:“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这句话有三个要点:一“暴力”;二“推翻”;三“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这是与全人类为敌的歪理邪说,其恶之大,其斗之邪,登峰造极!

《共产党宣言》的实质,如果用两个字概括,就是“杀人”。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是从精神上杀人;暴力革命,是从肉体上杀人。

171年的国际共运史,就是一部杀人史,共产党在全世界杀了1亿多人!

中共杀了多少人?从1949年算起,中共杀了8000多万中国人,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中共之邪之恶,超过了古今中外所有的暴君。

到2019年的今天,“天灭中共”的口号,写满香港的大街小巷,回荡在天宇人间。

中共气数已尽,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谁想保中共,谁就是逆天叛道,谁就将承袭中共所有的血债,最后坠入万劫不复之深渊!

对中国当政者来说,谁有勇气解体中共,谁将获得天赋神授的真正权柄,收获神赐予的荣耀与辉煌,走向光明美好的未来!  #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0-29 5: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