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资金外逃 官民大斗法

【内幕】中国人汇钱“出海”避风险

香港政治风暴正促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想办法将资金从中国大陆转移出来。(Getty Images)
人气: 127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在北美一间地产公司上班的艾丽丝最近有些焦虑,因为她正在想办法从中国大陆汇钱出来。在贸易战压力下人民币不断贬值,本已令她产生了转移大陆资金的想法,而今年6月以来的香港风暴更加大了她对自己资产的忧虑,以及转移资金的决心。

像艾丽丝这样希望将资产从大陆转移到海外的中国人,在国内和国外都不少。实际上,近年来中共当局不断收紧外汇管制,加强对私营企业甚至对香港这种自由港的控制。种种举措不但未能遏阻暗流涌动的资金外逃,反而令中国企业和民众愈发恐慌。

艾丽丝来自中国大陆,曾在香港工作多年,自己和家中长辈在中国大陆都开有公司,经商多年。最近看到香港局势变化后,她十分担心中共在折腾垮了中国经济后,又开始来祸害香港。艾丽丝告诉大纪元说,“中共跟美国打贸易战,快把中国搞垮了,现在又开始来搞香港。”

艾丽丝想要从大陆汇款数百万人民币到海外。她知道现在大陆限制个人购汇,不可能将钱直接从银行换汇并汇出。于是她四处打听门道,最后在朋友介绍下,找了一家换汇公司来协助将人民币换成外汇,并汇款至海外。

换汇公司的操作很简单,客户先把人民币打入换汇公司指定的内地账户,公司在扣除手续费后,将港币或美元打入客户在境外的账户。换汇公司效率很高,当天就能按照即时汇率把钱转出去,手续费约在1%—3%。如果客户转移的资金特别大,换汇公司一般会建议分批完成,每次金额不要超过100万人民币。

世界各地为华人提供服务的换汇公司,实际上多数都是通过香港货币兑换机构来完成交易。虽然中共当局不断加大对换汇公司的打击力度,但因香港资金往来属于合法;换汇公司靠着人脉关系和个人信誉,每年让巨量资金在香港和大陆之间游走。

从技术上讲,这种境内外“对敲”或“两地平衡”的运作方式,依靠境内外双方定期“轧差”,即兑付境内外资金不对等的差额,进行对冲结算,很多时候并未真的发生资金跨境流动。

尽管外汇公司负责人向她承诺,公司经营的换汇业务无论在海外还是在中国境内都合法合规,但艾丽丝仍然忐忑不安,毕竟她也很了解,中共统治下的大陆其实并不讲法律和规矩。

中共严控民间换汇

事实确实如此,在中国境外合法合规的换汇公司,到了中国大陆就成为中共“砧板上的鱼肉”。

例如今年初中共出台法律,称要严打倒买倒卖外汇和变相买卖外汇等行为,其中打击重点之一就是地下钱庄或换汇公司。

2019年2月,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跨境兑付型地下钱庄主要指与境外人员、企业、机构合作,或利用开立在境外的银行账户,协助他人进行跨境汇款、转移资金活动。

中共高院称,资金跨境兑付是典型的变相买卖外汇行为,跨境兑付型地下钱庄又被称为“对敲型”地下钱庄。不过,遭中共严打的这种地下钱庄,在海外一般被叫做换汇公司,而且并不违法。

例如在香港,据香港海关2017年数据,香港当时就有近两千家持牌换汇公司(货币兑换机构)。所以,中国民众和私营企业的资金“出海”或外逃,很大部分都是通过香港换汇公司的渠道流出。

其实4年前中国人资金要“出海”,即所谓的地下换汇,其实并不难。

2015年之前,民间换汇虽不合中共外汇管制规定,但在企业和居民日渐增长的外汇需求,以及政府官员闷声发大财的默许,再加上银行、国企资金放贷利益的刺激下,一直在暗中发展,处于官民默契的灰色地带。

例如2011年时任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曾透露,当时有3万亿信贷资金流入民间借贷市场。这里的“民间借贷市场”就包括地下钱庄;而地下钱庄主要有两大块业务,一个是境内民间借贷,另一个就是跨境货币兑付(换汇)。中国大陆地下换汇的兴旺一直持续到2015至2016年。

不过,2015年中国股灾后,中共当局开始严打地下钱庄。2016年,中共查处涉及地下钱庄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件400余起,罚款近亿元人民币。2017年查处案件数量和罚款金额均翻了几番,共查处涉及地下钱庄交易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件1400余起,罚款数亿元。

换汇难是“经济政变”惹的祸?

早在2015年之前,中共对于个人购买外汇就有种种限制,例如禁止分拆换汇(俗称“蚂蚁搬家”)。

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进一步完善个人结售汇业务管理的通知》(汇发〔2009〕56号)规定:“不得以分拆等方式规避个人结汇和境内个人购汇年度总额管理。”

但在实践中,2015年以前,无论是银行还是外汇局,对于民众利用多人名义换汇、从而突破5万美元额度限制的行为,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蚂蚁搬家”式换汇,成为除了地下钱庄或换汇公司之外,中国民众最常用的资金外移方式。

不过,对于成百上千万美元的资金出海需求,“蚂蚁搬家”就显得不够用了。此时香港的换汇公司,归因于香港与中国大陆独特的经贸关系,就成为中国民企、中产阶层以及中低阶政府官员转移资产的主要途径。

然而,2015年中共内斗、爆发“经济政变”后,民间资金暗中出海的局面被彻底打破。

当年江泽民派系与习近平当局激烈搏杀,江派首先发动股灾,试图逼迫习近平下台。未果后,江派随即又发动汇灾,利用人民币实施汇率改革、推动人民币贬值,并借央行被迫卖出美元、维持人民币汇率的机会,掏空中国外汇储备,将其转为江派私产后,转移出境。江派“经济政变”期间,中国外汇储备几乎缩水了万亿美元。

根据投资银行高盛2016年12月的报告,2015年8月到2016年11月,高达1.1万亿美元的外汇被转移到中国大陆境外。新浪2017年援引彭博社报导称,估算2015年初至2017年1月份,1.8万亿美元的资金流出中国。

2015-2016年的中国资本大逃亡,严重冲击了债台高筑的中国经济。习近平当局随即全面启动金融反腐,包括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证监会第一主席助理张育军、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等多名金融界“老虎”落马。

自那时起,中共开始收紧外汇管制。中国居民和企业购汇及向海外汇款,从此变得越来越难。

中共外汇管制一览

其实业界都知晓,无论是蚂蚁搬家还是换汇公司,虽然是普通中国民众资金出海的主要途径,但绝非中国资本外逃的主力军。

相较于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等中共权贵家族在海外动辄数千亿美元的资产,地下换汇从未被中共高层权贵看在眼中。中共权贵们转移资产,走的是专制政权的权力大门,用的是资本市场和国际投行,从未担忧过外汇管制或额度限制。正因如此,中共权贵和中共体制结合在一起,才会演变为中国经济肌体中无药可治的毒瘤。

不过,中共体制决定了,它管不了权贵,就只能折腾老百姓。于是中共陆续出台越来越苛刻的外汇管制政策。

1. 2015年9月9日——严禁“蚂蚁搬家”:

外汇局下发文件,加强“蚂蚁搬家”式购汇管理。“蚂蚁搬家”式换汇包括三种情况。第一种就是,5个以上不同个人,在同日、隔日或连续多日分别购汇后,将外汇汇给境外同一个人或机构;第二种是,个人在7日内从同一外汇储蓄账户5次以上提取接近等值1万美元的外币现钞;第三就是,同一个人将其外汇储蓄账户内存款划转至5个以上直系亲属。

这三种对外汇的操作行为都被界定为是“蚂蚁搬家”式的换汇行为。一但被认定为实施了“蚂蚁搬家”式的换汇行为,个人将被列入黑名单,取消两年的10万美元的换汇额度。

2. 2015年10月1日——猛减境外提现额度:

自2016年1月1日起,中国境内银联人民币卡在境外提取现金,除每卡每日不超过等值1万元人民币外,每卡每年境外累计取现不得超过等值10万元人民币。

这相当于将中国人境外提取现金的额度,从以前每年365万人民币,缩减到了10万。

3. 2015年12月25日——全面监控个人外汇:

外汇局出台《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进一步完善个人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汇发[2015]49号),规定:“自2016年1月1日起,个人外汇业务监测系统在全国上线运行”,银行“应通过个人外汇业务监测系统办理个人结汇、购汇等个人外汇业务,及时、准确、完整地报送相关业务数据信息。”

4. 2016年11月28日——严控资本外流:

外汇管理局对商业银行做出“窗口指导”(即口头通知),要求企业用于对外投资的海外支付,需审批的额度从5000万美元收缩为500万美元,同时外汇局还加大了对大型海外并购交易的外汇审查。

5. 2017年1月1日——收紧个人购汇:

2017年1月1日起,无论是手机网银、网点自助购汇机还是网点柜台购汇时,都需要先填写一份《个人购汇申请书》,明确填写购汇用途,且必须填写“预计用汇时间”。而此前,一般情况并不需要个人填写相关表格。

另外,最新个人购汇说明书中,还明确列出了购汇“六不得”,包括不得用于境外买房、证券投资等尚未开放的资本项目等。违者将列入“关注名单”,当年及之后两年不享有个人便利化额度。

虽然中共目前并未改变个人每年5万美元的购汇额度,但据港媒报导,中共央行从2018年年底开始便通过减少用户每日提取美元额度的方式,加大对外汇的管控;目前银行对需要提取美元用户的审查标准从过去的5,000美元减少至3,000美元,并且银行还须特地准备一份“待观察名单”,旨在对那些经常进行外币取款的客户加以管控。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中国居民每年5万美元的购汇额度,其实并不影响汇款,因为依据2006年的《个人外汇管理办法》,个人跨境汇款不存在年度额度;单笔或当日累计汇出不超过等值5万美元的,凭本人有效身份证件在银行办理;单笔或当日累计汇出超过等值5万美元的,凭本人有效身份证件和有交易的相关证明等材料在银行办理。

6. 2017年6月2日——加强境外消费监控:

外汇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金融机构报送银行卡境外交易信息的通知》,规定2017年9月1日起银行卡境外消费1000元人民币就需上报。

7. 2017年12月30日——重申并加强境外提现限制:

外汇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规范银行卡境外大额提取现金交易的通知》(汇发〔2017〕29号,规定个人持境内银行卡在境外提取现金,本人名下银行卡(含附属卡)合计每个自然年度不得超过等值10万元人民币;将人民币卡、外币卡境外提取现金每卡每日额度统一为等值1万元人民币。

不过,国外刷信用卡,只受信用卡本身的授权额度限制,不影响每年5万美元个人购汇额度。#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10-16 1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