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苏联崩溃前9大征兆 折射今日中国

中共治下,社会乱象纷纷,灾祸连连。图为2019年3月21日,江苏响水县陈家港镇化工园区内的天嘉宜化工场发生爆炸事故,致至少78人死亡,600多人受伤。(AFP/Getty Images)

人气: 413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5日讯】28年前,苏共解体苏联崩溃,震惊全球。执政七十多年的共产党头号帝国一夜瓦解,走向和平转型。人们不禁提问:这一幕也会发生在共产中国吗?

苏联崩溃前的征兆 中共全部应验

多年前,网友总结了苏联垮台前的九大征兆:

1. 举办莫斯科奥运会,获得金牌总数第一;
2. 发射和平号空间站;
3. 流血事件每年近20万起;
4. 维稳经费和国防经费基本持平;
5. 年轻人热衷于公务员行业;
6. 爆发了重大的国内事故(切尔诺贝利)不追究;
7. 修建大型水利工程造成史无前例的生态自然灾难;
8. 贪污腐败盛行;
9. 高通货膨胀。

以上这些表现正是中共治下的社会写照,中共比起当年的苏共,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一,2008年北京承办奥运,中共打着“梦想”的旗号,欺骗国际社会,在奥运光环背后,大搞强迫拆迁、滥用酷刑、任意羁押、强制堕胎、强迫遣返、身份歧视等等。

奥运之后的11年来,中国人权状况不断倒退,针对信仰团体、异议人士、访民等维权群体的镇压一直持续,而且,当局还不断收紧传媒和网络的自由度,并以大数据高科技严密监控全体民众。

第二,2011年9月29号,中国发射了第一个试验性空间站“天宫一号”。2016年9月,中型空间站“天宫二号”上天;2018年~2022年,中共又计划组建天宫号空间站。为了太空竞赛,中共每年的投入都是天文数字。

2011年,航天专家、《国际太空》杂志执行主编庞之浩透露,当时中国的国际空间站拥有13个舱,花费1千亿美元,运营费用是每年10亿美元。

众所周知,中国的人均收入排在世界一百多名以外,中共政权耗费巨资在航天领域,炫耀政绩,而这对于被压在住房、看病和上学三座大山下面的民众而言,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况且,航天大国不等于科技大国。

网友们还经常这样问:现在什么神五、神六上天了,为什么老百姓安一个锅(卫星接收器)看电视的权利都没有?这不是一个国际笑话吗?

第三,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爆发的群体事件逐年上升。1993年约为0.87万起,1994年约1万起,2003年上升到6万起,2005年为8.7万起,2006年超过9万起。中共社会科学院的《2013年蓝皮书》承认,中国每年群体性事件“可能多达10万余起”。也有消息指出,中国每年群体性事件多达20余万起。相关研究数据显示,这些群体事件的参与人数众多,人员成分复杂,当前社会矛盾正在由农村向城镇转移。

2015年6月24日,湖南岳阳发生了监狱狱警集体请愿示威事件,大批缴纳了房款却因建筑不合格而无法收楼的狱警,集体到湖南省政府维权,遭到大批公安、武警镇压。此事首开警察系统群体维权之先河,震动中共高层,显示大陆的社会矛盾,已经渗入中共的维稳机制本身。

2015年7月,《争鸣》杂志披露,中共政治局举行了历时两天的扩大生活会,会上发放了一份关于党组建设的调研报告。该报告罗列了中共“亡党”的六大危机,并指局部政治、社会危机已经处于爆发、蔓延、恶化状态。

在2018年,重大群体抗暴事件包括“709”律师家属坚持维权,多地老兵维权,多地抗议建垃圾厂,多地塔吊司机和卡车司机维权,多地抗强拆强征,多地教师维权,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员工要求组织工会等等。这些维权行动的特点是规模大,参与民众的诉求明确、态度坚决,最后官方或者以暴力镇压收场,或者向维权一方作出妥协。

2018年10月7日,山东平度市维权老兵遭数千警察暴力清场。(视频截图)

第四,今年3月11日,香港《苹果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提到了广东《21世纪经济报道》稍早前引述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的公共安全支出预算占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高达13,879亿元,高于军费。这一项“公共安全支出”实际上就是“维稳费”——通过压制人民来维持中共政权的稳定。

第五,在中国,年轻人报考公务员的热潮反映出几个问题:公务员是体制内的一员,不仅工作和收入相对稳定,还能得到一般人没有的津贴、待遇以及灰色收入。例如,公务员享受一流的医疗保健,不需要交纳养老保险金,在购房时可获“超国民待遇”,公务员子女入学也有特殊优待,公车私用,等等。

中国的公务员从狭义到广义,人数从数百万到数千万,这个庞大的群体在花费纳税人钱财方面,排名世界第一。中国的行政管理费用占财政支出的比重远远超过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大陆《第一财经日报》2010年1月报导,有学者提出,2008年以来,公务员每年公款出国花费3千亿、公款招待3千亿,公务用车3千亿元。

2009年11月29日,河南省国家公务员考试现场。能当上公务员,就有机会享有普遍百姓无法享受的特权和灰色收入。(Getty Images)
2009年11月29日,河南省国家公务员考试现场。能当上公务员,就有机会享有普遍百姓无法享受的特权和灰色收入。(AFP/Getty Images)

第六,近年来,大陆各类灾害和事故频繁发生,从爆炸、洪灾、动车追撞,到毒奶粉、毒疫苗,再到学校餐厅的变质饭菜、污染超标的宿舍、住宅和跑道,一桩桩惨剧怵目惊心,背后都隐埋了官商勾结的人祸根源。灾祸发生后,当局第一时间封锁消息,下令媒体噤声,之后缩小伤亡数字、淡化灾情,打压曝光真相者,营造领导重视、火速处理的喜剧,踩在受害者的身上为中共歌功颂德。

第七,至于贪污腐败,中共官员不断刷新著受贿、淫乱、涉黑行恶的纪录。上至副国级、部级高官,下至村支书、科长,各个系统和行业都被彻底地腐蚀。天文数字的鲸吞,掏空了国库,壮大了举世罕见的权贵利益集团,制造了贫富极大悬殊。

一大群硕鼠,把持着中国的经济命脉以及政治、军事、科技、文化等所有部门,天天以无神论和谎言对民众洗脑,要求人们向中共尽忠。即使明知人人都在咒骂邪党,当局还在宣讲“伟光正”,能骗一个算一个。

第八,中共建政之后大兴水利工程,造成了连串灾难。1975年河南板桥溃坝,23万人死亡。《探索》频道将此事故列为“全球人为技术灾难”之首,这起世界上最惨烈的溃坝事件甚至超过了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灾。

除了黄河的三门峡水利工程,危害最大的是长江三峡工程。三峡大坝1995年开工,2006年5月竣工,蓄水后引发的地质灾害、污染、水系失衡等问题衍生不断,已被外界称为“世界最大烂尾工程”。据学者考证,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以及随后发生的系列地震,还有云南连年大旱,三峡工程都脱不了干系。

目前耗资5000亿元人民币的南水北调工程,还在进行着,总工期长达50年。有关专家和环保部门早已发出警告,指工程会严重地破坏流域生态环境,导致水质迅速恶化,引发严重的水污染。

如今,中国的水库数目已达84,000多座,其中大型水坝超过25,000座,占全球总数的一半。而不安全的病库危坝的比例约在40%到50%左右。

三峡大坝。(LIU JIN/AFP/Getty Images)

第九,通货膨胀一直是中国的重大经济和政治问题。日用品、菜肉、住房、租房等价格上涨直接影响到民生,普通民众甚至中等收入以上的家庭都感到了生活成本增加的压力,官方发布的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数据往往受到质疑,被指与公众感受不一致。学者分析指出,中国的官僚阶层垄断了国家的信贷资源、土地资源等自然资源,而且操控着各种经济杠杆,系统地抢劫本国国民。

谁还相信共产主义

2015年香港《动向》杂志4月号的一篇文章称,90%的中共党员有“第二信仰”。据2015年中共未完成的一项内部调研报告,中共司局级及以下离退休干部热衷“含有宗教信仰内容”活动的比例达67%,这一数字震惊了多数政治局委员。

美国马萨诸塞州大学安姆赫斯特分校经济学教授、《自上而下的革命:苏维埃体制的灭亡》的作者大卫·考茨曾说,他在苏共还存在时问过一名苏共高级干部,他是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那名高官回答:“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但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这个答案正好揭示了中共官员的集体心态。他们并不相信共产主义,却为着权力和利益在努力维持这个政权的存在,也因此维系着中共的罪恶,等同于助纣为虐。与此同时,大批中共官员向海外转移财产,安排亲属移居国外,并为自己准备几本护照,以便随时跑路。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这条红色的船正在快速下沉。

今天的中国,民怨沸腾、乱象一片,末日心态渗透官场,确实和苏联崩溃前的情形十分相似,当局的腐败和严苛以及民众承受的苦难都远超彼时的苏联。此外,外部大环境有明显不同。目前,国际社会越来越看清共产主义的邪恶本质以及中共的渗透和伪善,越来越多的国家联合起来,在经济、军事、外交、教育、文化等领域反制中共,整体上形成了自由社会阵营对邪恶共产势力的抵制。如此的正义汇聚,将会加快中共的解体。

十几年前,在一篇分析苏共解体的文章里,有一段耐人寻味的话:“最为恶劣的情况是,由于每一个局中的人,都知道这游戏的结果,因此更加疯狂地占有公共利益并以高压维持秩序,从而更猛烈地制造着矛盾。最后一个来不及出手的倒楣蛋则要偿还所有前任的欠债。”

发生在中国和世界的纷繁大事,并不是一场游戏,而是无比严肃的历史演义。欠债,总是要还的。中共祸乱人间近70年,其罪孽终将被清算。届时,道德与正义的法庭要和谁来算这笔账呢?

脱离中共,意味着远离腐败、谎言、恐怖、暴虐、不公、封锁,意味着拥抱清廉、真实、和平、善良、公平、自由。苏联的变革已经展示了一条清晰的路。该来的一定会来,时候到了,谁也挡不住。#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5-25 6: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