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天亮:谁能在中共的镇压下走过二十年?

中共各级领域腐败窝案频发“塌方式腐败”,触目惊心,民怨极大。(Photo by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人气: 36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之政论天下,我是章天亮。

2019年7月20日对我和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二十年前的今天,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2000年8月,我从中国来到了美国,参加的第一个大型集体活动,就是2001年在华盛顿DC的7.20反迫害活动。那时候,我们打出的活动主题是two years, too long(两年的镇压已经太久)。谁能想到这场迫害到今天已经整整20周年了。在这场迫害中,许多大法弟子付出了非常惨烈的代价,今天我只想讲一点故事,谈一点感想。

1999年的7月20日,镇压铺天盖地而来,大法弟子是措手不及的。但是大法弟子都有着一个很朴素的想法,师父把法传给我们,救度我们。现在大法被迫害的时候,我们要出去护法。虽然抱着这样的念头,但大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那时候就是很多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门,打横幅请愿抗议。当然结果就是被关押和毒打,后来就是劳教、判刑、洗脑。再后来大法弟子意识到请愿抗议付出了很多代价但中共却死不改悔,那还不如去揭露中共的谎言,给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一个善恶之间选择的机会。

从那以后,大法弟子建立了很多的项目,象网站、报纸、电视台、电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突破网络封锁等,到后来的九评、三退和神韵艺术团。这其中的故事,我们经历的太多了,也没有办法今天把它们一一讲出来。我只讲其中的一个故事吧。

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发表了一篇长篇报导,报导的主标题是《进入细微的电波》(Into Thin Airwaves),副标题是《几位不为人知的中国烈士如何帮助全世界的自由事业》。我以下讲述的内容就是对这篇报导的重新组织。原文:https://www.weeklystandard.com/ethan-gutmann/into-thin-airwaves

第一位出场的人是梁振兴,他1996年在长春得法,是一个成功的地产商人,在常人中功成名就,得法后成了当地的辅导员。迫害开始后,他决定到北京去请愿,但是长春是师父的家乡,像他这样的辅导员是被严密监视的,所以他刚一上火车就被捕了。

梁振兴生前照。(明慧网)

在看守所,梁振兴受到了殴打和虐待,也成了犯人们嘲笑的对象,这些梁振兴都默默承受了,但是当他被要求在院子里走队列时喊赞美中共的口号时,梁说他不会喊任何东西,结果遭到殴打。他感到痛苦的是,当时他是唯一这样做的人。之后他仔细分析了他的心理。他知道他这样做是对的,但他却无法说明为什么这样做是对的,因此他也就无法激发别人跟他采取同样的行动。但后来他听说,有一个人能,这个人叫刘成军

刘成军是一个大城市中的农民工。但是他可以使用一个卡车。刘对迫害法轮功的对策是,在他的卡车里装满“讲真相”的小册子,送到农安以及周围的乡村去。他个子高大、健壮、匀称,人们给他起了外号叫大车。在监狱里,他反抗的时候,直视的目光和不屈的姿态让狱警都不敢动他。有一天他翻过了三米的高墙,越狱了。

刘成军。(明慧网)

九个月之后, 2000年7月12日,梁被转到一个劳教所,和被抓回监狱的刘成军,以及另外一个瘦小的、有着明亮眼睛的人关在一个牢房。这第三个人叫刘海波,我们叫他大海吧。他做过一件让梁振兴很佩服的事,一些党徒在长春小学举办了一个关于法轮功所谓“罪行”的展览。梁知道这个展览,就直接走进去,把展板扯下来,把它们扔走,没有一丝的愤怒和做作。梁意识到大海是一个头脑聪明的学者,而且无所畏惧。他们就组成了一个团队,到2001年年底的时候,他们都因期满被释放了。

梁喜欢磁带和远距离扩音器,大车崇尚他的山一样的传单,大海欣赏带标语的气球。但后来他们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里面提及爬到电线杆上截断电视传输,切入线路,和DVD放映机联线的理论可能性。一说到插播,有的人可能想,这不是破坏公物吗?我要说,媒体是社会公器。共产党劫持了媒体造谣和妖魔化法轮功,我们利用媒体澄清真相,有什么不可以?这才是恢复媒体本来的功能。

梁的团队决定试一试,于是他们开始整个长春的传输线。但电缆都在电线杆子上,要想切开电缆,就要找到最开始传输信号的那个点,而他们在墙上和电线杆子上爬来爬去是很容易被人注意的。而且他们也不大懂这些电器,于是他们又开始物色更多的合作者。长话短说,他们找到了三个人,一个叫雷明,26岁,是快餐厨师。他身体非常棒,他在天安门打开横幅之后,他逃出了整个警察队伍的追捕。

第二个人是32岁的侯明凯。他对电器非常敏锐,但他谋生的方法是炸油条。最后一位叫周润君,团队里唯一的女性和厨师。大海是个学者,对于爬电线杆有畏惧,周就亲自做了工具,然后爬电线杆给这些男人看。一边爬一边对他们喊叫。为了不让周整天说他们女人气,他们学她的样爬起来。他们一起练习了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

侯明凯是最后一个被抓捕的,当夜被毒打致死。(网络图片)

插播的行动时间定在了3月5日。到3月1日的时候,梁振兴被捕了,具体原因不详。他们都认为警察会很快来抓捕他们,但梁振兴肯定是挺过了酷刑,什么都没有说。而大海和侯最终发现了一个事先把线路切开的办法,所以只需要一个最后一分钟的调整。在接下来的三个晚上他们会把每个集线器转化成一个​​真相定时炸弹。通过自行车和出租车,在十五分钟内,他们会同时在整个长春发动。

到3月5日晚上,长春有线电视台的八个频道被同时插播了法轮大法的真相电视片,从揭露自焚骗局,到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当时人们互相打电话让亲戚朋友看电视。在文化广场附近,人们走到街上庆祝。禁令结束了!法轮功平反了!几个修炼者从工厂和藏身之处走出来,公开发资料。邻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着红袖标的老太太都接近他们,每个人都在说话,跑过去,笑着拍着他们,祝贺他们。有几个人怀疑这不是政府的广播,但他们仍然开心的笑着轻声问:你们是怎么干成的?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在一些居民区,当地中共官员变得绝望,切断电源,使街道陷入黑暗。第一个修炼者接到一个军方朋友的电话告诉他,他们收到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命令。

3月9日晚上,大海在家里被捕。警察把大海捆在他的客厅的椅子上,在他妻子和两岁儿子面前打断了他的脚踝。3月10日凌晨,大海被转到长春中心警察局,他被扒光衣服,一位现居澳洲的姓霍的警察,当时看到两个警察把一个高压电棍插入大海的肛门。几分钟之后,刘海波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3月24日深夜,超过60名警察包围了一个柴垛,大车——本来就是一个农家子弟 —— 把它作为自己的藏身之地。警察把柴垛浇上汽油,点燃,然后大车出现了。警察对他的大腿开了两枪。当警察开车把大车押到警察局时,警车翻了,也许是争斗的结果。侯明凯是最后一个被抓捕的。他躲到附近的吉林市之后,试图再次插播。没有成功,他像猴子一样爬上树,放上一个扩音器,在公安局里谴责江泽民。他的人头被悬赏五万元。 8月21日,侯在长春被捕,被押到绿园警察局,在第二天早晨四点被毒打致死。

参与电视插播传播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刘成军(左)、梁振兴(中)和雷明(右)。(大纪元)

我们不再一一去说他们的经历,但他们的结局都是被迫害致死。给大家讲这个故事,是想告诉大家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艰难。这些人都很年轻,有自己的妻子、女儿、儿子,但是他们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护法的路。我记得一个细节,让我非常感动。那时候刘成军他们非常穷,做资料的钱都是别人省吃俭用给他们的。他们发出最后一份资料后,准备实施插播计划了。小组的人走入一个餐馆,点了几碗炸酱面,算是上路前的聚餐。刘成军看着他的女儿,对旁边的人说:“这孩子真可怜!”他知道,一旦做了插播这件事,那就是九死一生。

这是被我们知道的,还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付出了同样的代价,但是他们的名字却不为人知。还有那些我们看到在街头发真相资料的、景点劝人三退的、维护明慧网的等等。这些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

这也是信仰的力量。历史上那些迫害正信的政权,无论是罗马帝国,还是三武一宗灭佛,那些政权和皇帝都化作了尘土,但信仰却挺立了千年。一个真正有信仰的人,跌倒了100次,会站起来101次,但中共只要跌倒一次,它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所以看看全球现在反思和解体中共的大潮正在兴起,我相信中共垮台在即。

刚才讲的只是一个例子。还有一个事也是很轰动,就是一个叫孙毅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做奴工的时候写了一封求救信,放到出口到美国的奴工产品中。后来俄亥俄州的一位妇女发现了这封信,随后美国各大媒体都予以了报导。这个故事后来被加拿大的导演李云翔拍摄成了纪录片,并得到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提名。这部电影在我的朋友文昭的会员网站上有卖,可以在线观看。我会把他的网站地址附在这支视频下面(https://www.wenzhao.ca )。

我还有一个学生,她的父亲叫于溟,也是受尽了酷刑。但他冒着生命危险到劳教所、医院等地偷拍了很多第一手的珍贵的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的直接证据,并且带到了海外。

这些法轮功学员只是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的缩影。我们已经坚持了20年,大家因此也应该毫不怀疑,我们会一直坚持到中共结束为止。

2019年7月21日 星期日

以上是YouTube天亮时分频道的文字稿。具体内容与视频内容有些不同。视频地址:

责任编辑:李净

评论
2019-07-21 4: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