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校园“七不讲”中共审查让年轻人思想窒息

香港年轻人在“反送中”活动中所展现的精神受到世界瞩目,而因为中共言论封锁,身在大陆的年轻人不仅不知道香港年轻人正在为自由抗争,可能还正在自我审查。图为大陆一家网吧。(GOU YIGE/AFP/Getty Images)

人气: 159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香港年轻人在“反送中”活动中所展现的精神受到世界瞩目,而因为中共言论封锁,身在大陆的年轻人不仅不知道香港年轻人正在为自由抗争,可能还正在自我审查。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认为,审查制度让大陆的年轻人思想受到控制。

中共当局一直在控制官媒,以及要求互联网门户必须接受中宣部指令。在这次香港百万人大规模抗议修订“逃犯条例”活动爆发后,哈佛大学政治科学教授加里·金表示,中共当局对中国网民的言论封杀行动是史无前例的,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政府封杀公民言论的行动,导致大部分中国大陆民众不知道香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名通过翻墙全程跟踪的中国大陆大学生感叹,他周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学和老师,都不知道香港发生的事情。

图为香港200万人参加了6月16日的反送中大游行,他们呼吁港府撤回修例,撤回暴动定性等。(蔡雯文/大纪元)

近日,人权律师滕彪接受《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首席商业新闻记者河瀬健二(Kenji Kawase)的采访,他在采访中谈到了中共控制言论自由的趋势和审查制度带来的危害,并呼吁民众用智慧的方式支持中国人抵制中共的镇压和控制。

审查趋严 校园“七不讲”

滕彪于1991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并于2002年底获得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滕彪认为,今天的大学生在获取信息时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限制,除了互联网的防火墙,他们的教授也一直害怕并避免讨论政治上敏感的问题,越来越多的监控几乎让所有人高度谨慎。

他说,在当今的中国大学校园里有“七不讲”,即“不讲普世价值、不讲新闻自由、不讲公民社会、不讲公民权利、不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讲司法独立”。今天大多数教授都不敢讨论这些敏感问题。

他说:“中共对网络的控制也越来越严格。仅仅是转发当局认为敏感的东西就会让警察来到你家门口。今天在大学获得开明的教育变得困难。许多年轻的中国人不能像我们那一代人那样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犬儒主义十分普遍。许多年轻人都是忠诚的享乐主义者,只是希望享受生活,特别是物质利益。有些人有自由主义思想,但他们太害怕采取行动。数字技术的发展已经开放了大量的知识储备,但矛盾的是,中国人却更难以获取敏感信息。”

图为北京的一家网吧。(AFP/Getty Image)

时政评论员王恩涛在近日撰写了《中共的思想控制术:洗脑愚民 教育先行》一文,他在文章中发表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在“六四”以后,中共认为大学生是其专政的一大威胁,于是愈加严格控制。它对高校师生的思想控制和洗脑是竭尽全力的。因此中国再现文革告密之风,人人都可能是被害者,人人也都可能成为加害者。他指出:“中共要维护它的专制统治,人才不是重要的,奴才才是被需要的。”

西方政府应该取缔中共海外审查机构

从2003年度的十大法治人物之一,到2012年获得捍卫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滕彪因参与人权活动而三次被捕入狱,并于2014年流亡美国,现在是纽约大学美亚法律研究所的访问学者。

滕彪表示,虽然许多中国的年轻人来到国外学习,但即使在民主国家,他们也受到越来越多的控制。许多在日本、美国和欧洲学习的中国学生都不敢参加关于人权自由的活动。

他说:“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密切关注着中国留学生和海外学者。这个联合会不是普通学生的协会,他们的成员会记录中国学生和学者在外国校园的言论和所作所为,并向当地的中国(中共)大使馆汇报,接受它们的资助和控制。如果有学生积极参加例如我关于中国人权的讨论会,对他们来说会有一定的后果。”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018年8月24日发布报告,披露涉足中共海外统战工作的组织就有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报告指出,记者和活动家们表示,CSSA经常与中共政府协调,并参与制止言论自由的行动以及对中国学生维权者进行骚扰、恐吓和监视。

报告指出,CSSA接受中共政府的资金,来倡导北京的外交优先事项,对来自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指示给予回应。

滕彪说,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在西方和日本大学搞的活动与言论自由原则背道而驰。他赞赏一些西方国家开始限制该联合会的活动,但他建议,西方民主政府应该取缔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并在必要时制定新的法律。

路透社报导,一名美国官员说:“中国(中共)派往这里(美国)的每一名中国学生都必须经过党政批准程序”,这些人可能不会进行传统定义的间谍活动,“但没有一个来到这里的中国学生不受国家(中共)控制”。

一名美国官员说:“中国(中共)派往这里(美国)的每一名中国学生都必须经过党政批准程序。”(大纪元资料室)

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洲及太平洋学院副教授、资深研究员萨格森(Sally Sargeson)曾介绍,中共对海外留学生的监督是一个更广泛的问题。萨格森表示,这不是一个只限于对澳洲国立大学的问题,而实际上是对所有大学的问题。美国及英国学术界人士也都证实说,中共扼杀了中国留学生在这些国家的言论自由。

捍卫人权需要国际和民间力量

滕彪认为,国际形势的变化正在出现对中国人权有利的局面,自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与北京的贸易战开始以来,美国和世界其它各国对中共的态度正在变得强硬。而目前香港的“反送中”也在为民主国家提供一个机会,看清中共才是全球自由最大的威胁者,并促使他们对中共采取强硬政策。

他呼吁国际社会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他说:“我不是悲观主义者,有许多中国人正在争取政治自由,他们应得到国际支持。很高兴看到世界上有更多的人开始了解中共的真实面目。香港的抗议活动振奋人心,香港人通过数百万人的大游行展示了他们的意愿。国际社会必须支持他们。”

他在2014年时就表示,中国民间应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因为香港民主自由不保,中国民主化将异常艰难。他指出,中共担心香港的自由和自由意志会蔓延到大陆,并威胁到中共的一党统治,因此中共一直在限制香港的这些自由和权利。

他说:“中共领导人拒绝民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民主。他们完全理解并很乐意让他们的孩子在自由社会中接受教育。但在中共内部,共产党将尽最大努力维护其一党统治。这包括审查和监督,拒绝让国内受教育的学生看到他们的外国同学正在享受的‘特权’。”

中共对香港民主和平抗议的消息进行严控,任何网络上提及香港运动的信息都被删除,甚至暗指香港的歌曲都遭到清洗。现在,香港的抗议者正在使用一种新型的数字“空投”(AirDrop)方法,这是一种文件共享功能,允许苹果设备(手机等)通过蓝牙和无线网络发送照片和视频。港人以这种方式打破了中共的防火墙,向中国大陆游客传播信息。

为了让大陆人更好地阅读信息,香港人还贴心地用简体中文来书写信息, 确认目标受众是大陆游客。#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14 5: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