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自由党四元老促张宇人辞职 为撑修例问责

田北俊:汤家骅 叶刘淑仪亦应问责请辞

自由党四名荣誉主席田北俊、周梁淑怡、方刚、刘健仪昨联署发信,促现任主席张宇人辞任行政会议成员一职。(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6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震惊世界,6月两次过百万人上街,5名香港市民以生命来“明志”,政府的无动于衷,令运动在香港进一步遍地开花,扩展到全港十八区的全民运动。

自由党四名荣誉主席田北俊、周梁淑怡、方刚、刘健仪昨联署发信,促现任主席张宇人辞任行政会议成员一职。田北俊昨在电台节目上说,对自由党在6月9日发表的声明重申该党支持“送中”恶法,党内一半领导层并不知情,在事件上,自由党形同“做了帮凶”,因此要为没有“拦住”政府强推修例负责。

周梁淑怡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反《逃犯条例》修订一事上需要表态,因此乃“大事大非”之事。她说,自由党有很多商界成员也表达了忧虑,原因在于中港两地司法制度差异甚大。今年为香港主权移交22年,周梁淑怡坦言,近年感觉一国两制确实“有些变形”。其中一大问题在于中环、西环之争。并认为,今次事件对商界的伤害很大,对香港的经济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8日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分析市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比例占大部分,主要是因为担忧大陆法制与香港不同,他直言自由党二百多位党员也是反对多过支持,“大概二对一、三对一,是反对(修例)多过支持”。他指,自由党党魁、立法会议员钟国斌与他们4位荣誉主席包括周梁淑怡、方刚和刘健仪意见相近。

6月9日,103万人上街游行反对“送中”恶法后,政府当晚即发声明,表明如期于6月12日恢复二读,田北俊表示,当时看感到很诧异,随后就收到自由党传来发表的声明,重申该党支持“送中”恶法。“我们说不会吧,怎么自由党作出这样的决定,我们8个领导层中的4位都不知道。我就去问钟国斌,钟国斌说只有张宇人和他两人谈到此事,钟国斌就反对,但张宇人就说要做。”

其后张联同党内两位议员易志明及邵家辉支持政府修例,虽然钟国斌反对,但在三对一情况下,自由党决定发声明表态支持政府,但没咨询其他党员,“结果那封信没有人签名,党内有很大的声音”。

他说,事件演变到目前这种形势是因为市民感到绝望,“自由党加上其它建制派全支持政府,有些市民感到绝望,围攻立法会搞到6月12日所有议员无法进入开会,包括自由党几位议员,接着包围警署,到6月16日引起200万人游行,到最近一个星期,令立法会也被破坏了。”

自由党形同“做了帮凶”

他认为,自由党形同“做了帮凶”,要为没有“拦住”政府强推修例负责,他与另外3名自由党荣誉主席商讨后,8日向张宇人发信,要求他辞任行会成员。“我觉得张宇人议员真的要考虑一下辞去行会成员,做回我们的党主席,代表我们的选民,作为市民的缩影做回立法会议员。”他重申与张宇人的分裂点是百万人上街后,没有与党内商量就支持特首林郑月娥的做法。

田北俊说,张宇人在林郑头两年施政时,支持林郑是无问题,但今次“送中”条例下,张未有“揸车咁踩踩Brake,拖一拖住林郑”,做法是“累死特首”,“导致她(林郑)现在民望更低过梁振英,4个(历任)特首之中她民望最低,我想对林郑的自信都好大打击”。

钟国斌正式撤23条议案
田北俊指,他与张宇人的分裂点是百万人上街后没有与党内商量就支持林郑的做法。(蔡雯文/大纪元)

对于公开呼吁张辞去行会成员,田北俊不认为是逼宫。若张不辞职则交给党决定。“我都听到很多市民这样讲,五大诉求没有回应,特首又不落台,司长、局长、行会一成不变,很多市民不满这件事直到现在,没事发生。最多就是(林郑)说会虚心聆听,将来会多沟通。”他说先由自由党内部做起,市民是否受落是另一回事。他直言现在犹如无政府状态,立法会和行政会议都开不了。

除了要求该党主席张宇人辞任行会成员,田北俊也表示,行会成员汤家骅和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都应因为硬撑政府修例而辞任行会问责,他直言叶刘及汤家骅若在外国担任内阁成员,“俾人炒了很久”,透露自己与行会成员私下交谈中,得悉不少行会成员都反对修例,直指若行会以不记名投票,“反对票必定多于赞成票”。

林郑是否辞职为中央定

至于政府方面,他认为林郑,“已经做得很无瘾,但可能中央不给她辞职。”又认为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就今次事件下台“也没大问题”,可由即将退休的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接任。至于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他认为郑在推动“送中”恶法时,每次“讲嘢一嚿嚿”,批评她“帮政府倒米多过乜”,“整日说巿民不明,律政司司长都解不明,巿民就不明啰”,他认为郑应考虑辞职。

自由党党魁钟国斌表示,支持有关做法,相信可起带头作用。可向社会及其它政党带出讯息,政府需要改变施政及态度,并非在反修例事件后,只是得个“讲”字而没有行动。他又说,若类似事件在外国发生,政府早已改组内阁,但特区政府仍然没有行动,难以令人信服。他又说,如果政府继续漠视意见,自由党不应再有成员加入行会,因为意义不大。

张宇人书面回应指,理解田北俊的看法,但认为内容不尽不实,相信田北俊未能完全掌握全部资料。他又说,6月9日晚上咨询党内3位立法会议员,是否就游行人士诉求作回应时,只是询问意见,并没有持任何立场。4位议员有就新闻稿内容商讨,并在电话互通下同意发出,当时没有人反对。

汤家骅则在社交网站回应。指现时社会有极不健康及极不负责任的风气,先堆砌一些虚假事实,诬蔑公众人物,要求他认错甚至辞职。如果他认错请辞,就等同确认了虚砌的指控;如果不认错请辞,又会被指死不认错,他反问香港的多元文明社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叶刘淑仪昨日下午4时召开记者会回应田的建议,指田的说法是不合理及不负责任,看不到自己有需要辞任。又认为,一两个人辞职不能解决问题,若想香港好不只是换人,而是更换格局,令香港施政更好,若从泄愤、交人角度,辞职是没有意思。她又说,建制派议员立场是支持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若自由党党魁钟国斌认为不应支持政府,应公开脱离建制派。

曾钰成:政府须了解民愤

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认为,今次民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特区政府自九七后面对的最大一次的管治危机。从中央政府、林郑到官员,甚至连民主派都意想不到会爆发到这个地步。他表示,至今都认为应该修例,要堵塞漏洞,但民情不允许也没办法。就如同当年23条立法,其后也是不了了之。他又为6月9日103万人上街游行反对“送中”恶法后,政府当晚即发声明表明如期于6月12日恢复二读辩护,认为是林郑要稳定建制派支持者的心。

曾钰成认为,这么多市民上街,甚至同情冲击立法会的示威者,政府必须了解民愤;林郑必须出来跟市民说清楚知道问题的所在,不能只是说搞好经济、民生、医疗就算了,要有决心立即行动去改革。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表示,欣然听到田北俊认为主席张宇人要辞任行政会议成员,她认为是合逻辑的做法。她又指行会非官守成员只是点缀花巧角色,特首林郑月娥应该解散行会。她又指,民主派本月1日开始,已要求与林郑月娥会面,但民主派目前希望林郑月娥先面对市民,如果对方愿意以公开形式与民主派会面,他们也会视乎地点位置再决定。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就认为,行会和问责官员都应该下台,让香港重组政府,才会有前景。◇#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9-07-09 1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