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罗兰:中共公安何以成公害

中共江派长期把持的公安部面临进一步分解。 (MARK RALSTON/Getty Images)

人气: 139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2日讯】公安机关的职能从名称上看就是维护公共事务的安全。尊重不同宗教信仰,已经得到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认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被列入政府维护公共安全事务的国策中。然而,在中国,自从二十年前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运动以来,公安部成为中共实行镇压的国家机器的一部分,为共产党服务。

在江泽民的“打死算自杀”、“杀无赦”等密令下,公安系统各级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导致大批学员被虐杀、致伤、致残。“610”系统还在各地(遍及乡镇)开设“转化班”,对坚持修炼者进行强制洗脑和精神折磨,甚至注射精神病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更令人发指的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主要用于牟取暴利。

本文仅从中共公安部如何栽赃陷害法轮功,如何成为危害社会的公害,让世人看看头顶国徽的党警怎样残害坚持信仰的人群,看看中共“610”人员如何试图消灭法轮功群体,最终把自己推向了审判台。

一、陷害修炼人 公安成公害

1999年7月22日,公安部向全国发出“通告”,针对法轮功群体发出六条禁令。中央电视台随即滚动播放该“通告”,向全国宣布正式禁止法轮功。而外交部发言人也于7月22日下午在外交部的例行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了此禁令。中共的各级电台、电视台、报纸,跟着炮制了大量的谎言,诋毁法轮功,诽谤法轮功创始人。7月30日,公安部再发“通缉令”,一时间肃杀之气弥漫全国,机关、企业、部队、学校、农村乃至街道等,凡是有党支部的地方,人人被逼表态,人人得深入揭批,人人被卷入“群众运动”。从精神上恐吓绑架国人,共产邪党驾轻就熟。

1. 取缔法轮功 中共蓄谋已久

其实,取缔法轮功,中共蓄谋已久。到法轮功炼功点卧底,找证据罗织罪名,就是时任政法委书记罗干派警察干的。公安部1局针对法轮功进行过两次调查。第一次是在1997年初,以调查法轮功“非法宗教活动”为由,向各地公安部门发出《通知》,以不实之词歪曲法轮功和污蔑法轮功创始人。目的是把法轮功定性为“邪教”,诱导地方公安厅局网罗罪名。第二次是1998年7月21日,1局又向全国各地公安部门发出《通知》,毫无根据地把一些造谣污蔑的不实之词强加在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骨干头上。科痞何祚庥配合写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在天津教育学院杂志上登载。法轮功学员到教院去说明真相,天津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45人被抓捕。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被天津市政府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不会释放逮捕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万名法轮功学员去了中南海附近的国家信访办上访,那天是1999年4月25日。

1999年7月1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同时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批准公开镇压法轮功。次日公安系统在全国范围逮捕了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等数十名,引发了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诉冤的行为。1999年7~8月,全国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上访北京,为法轮功申诉冤情,江泽民直接动用武装部队,通往北京的要道上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配合警察拦截和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2. 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

由公安机关管理的警察警种,包括刑事侦查警察、经济犯罪侦查警察、铁路警察、交通警察、治安警察、食品药品侦查警察等,都是相对公共事务而设的。妒火攻心的江泽民把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组成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 直接架设在公安部头上,其下设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因成立之日是1999年6月10日,故称中央“610”办公室。“610”办公室主任由中央政法委书记任命,公安部副部长担任。如此公安部下属的警种中又多了一个“610”警察。“610”警察是针对压制个人信仰而生,与保护宗教自由的普世价值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为了避开宪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而成立的 “610办公室”,从组织结构、隶属关系、运作和经费等各个方面都打破了中共和政府的现有构架。如此,一个镇压法轮功的特殊部门——“610”办公室,看似没有编制却能行之有效地调动公安武装乃至一切国家资源,可谓机关算尽。

具体指挥执行迫害法轮功的就是公安部的1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和26局(反邪教局,即中央“610”办公室)。时至今日(2019年),在中国公安部的网站上还能查到,孙力军兼任1局和26局局长(2019年任公安部副部长)。从中可以看出,中共的组织机构和人事任命还在继续指挥和执行江泽民下达的迫害法轮功的任务。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迄今至少有4,33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无辜公民被绑架进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及精神病院,被迫害致伤残、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高智晟律师在2005年12月12日第三次为法轮功上书,题为“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他写道:“我再次看到了令我痛彻心肺的真相,‘610’办公室,至少可以这样称谓它——国家政权内且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它是可以操纵、调控一切政权资源的黑社会组织。一个国家宪法及国家的权力结构安排规范中没有的组织,却‘行使’着本只能由国家机关才能行使的权力及许多连国家机关都根本不能行使的‘权力’。它‘行使’着在这个星球上,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

江天勇律师说,“最早看高智晟他们去东北对法轮功迫害的调查,我觉得事实应该还是真的,但具体的情节有些夸张吧,因为太让人难以接受了。等2008年我自己代理法轮功案子,我才发现,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的是太邪恶了,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后来2009年我在美国国会作证我都说:他们有专门的人员、专门的场所、专门方法、专门资金来专门做坏事,怎么样抓人,怎么样整人,包括酷刑的那一套流水,都是专门的。而且抓这些法轮功和抓其他人都不一样。抓别人,还是把他当成人对待。但对法轮功,一冲进去,除了基本的查抄,什么银行卡、首饰、衣服兜里的钱,上来就是明目张胆地抢,揣到自己兜里,他们不避讳,在他们眼里,法轮功不是人,不要管他,他们没有丝毫权利,法轮功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你要是杀人犯,你要是强奸犯,你要是煽动颠覆的人,警察都不敢这么做。杀人犯都有的权利,法轮功都没有。太难以想像了。”

其实“610办公室”的成立比公安部的“通告”要早42天。而“610”办公室刚刚成立仅仅42天,就能集“党指挥枪”阴毒邪气之大成。警察肆无忌惮地从天安门一直抓捕到穷乡僻壤,使迫害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不断升级。江泽民直接指挥公安部确实有效,但是有限。任你谎言重复一千遍,从京城到偏乡,但凡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就有“法轮大法好”的呼声。

3. 伪火烧出迫害真相

如果说公安部的第一道邪符“通告”营造了“运动”气氛,在十几亿人中再次掀起人对人的迫害。那么第二道邪符“通缉令”,则让世界再次聚焦天安门,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传遍五洲。当年在天安门广场,有多少大法弟子为法轮功叫好,为师父喊冤,公安部难以追查;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警察打伤、打残、打死,数据难以统计。且说一例:“一位年迈农民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面对抓他的警察,他打开携带的包袱,现出一堆穿烂的布鞋:我从四川走了两个月,穿破了九双鞋才走到北京,就为来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政府错了。”

天安门广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呼声此起彼伏,令中南海心神不宁,令公安干警惶恐不安。中共越怕越邪,不计后果再使阴招。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天安门广场发生震惊世界的五人“自焚”案。中共喉舌第一时间报导此案诬陷法轮功,妄图再次煽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视,平息高层对江泽民执意迫害法轮功的质疑声浪。

在公安部发“通告”之前,世界各种媒体几乎没有关于法轮功的报导,是中共大张旗鼓禁止法轮功,才引起摸不着头绪的各国媒体注意。在特警与央视记者联合出演“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后,记者们才看出门道。英国《金融时报》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自焚者是法轮功的人。” 路透社的电讯写道:“北京正在利用身体被烧焦的恐怖形象,来作为与法轮功打传媒战的最新武器。”《华尔街日报》的伊恩‧约翰逊注意到官方媒体“以非同寻常的敏捷报导了‘受害者’的死亡事件,这意味着,或是死亡事件的发生时间比报导中所说的时间要早,或是这个一贯谨慎的媒体已获上级批准快速推出电子报导和电视传送。”“610”导演自焚案诬蔑迫害法轮功,结果烧掉的是罩在天安门广场的黑幕。伪火中大白于天下的是,流氓化的政党、凶残成性的公安、唯党令是从的法治、为党发声的媒体。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 “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声明指: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2002年3月5日晚,法轮功学员在吉林长春有线电视网络的8个频道插播“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令被谎言蒙骗的国人看到法轮功在世界洪传。“610”人员慌了手脚,在江氏“杀无赦”的密令下,进行了长达1年的大搜捕,长春至少5千位法轮功学员被捕,15位插播参与者被判4~20年重刑,其中至少8人被酷刑虐杀。中共的血腥镇压挡不住真相遍地开花。

从2001年11月到02年11月,一百多位西人法轮功学员跨越千山万水,从世界各地赴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令可贵的中国人见证了世界人民对“真、善、忍”的珍爱。

2009年11月19日,西班牙国家法庭经过3年的立案调查取证后,做出了一项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5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12月17日,经过4年调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9庭法官拉马德里德(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610办公室”头目罗干迫害法轮功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发出逮捕令。

二、以党文化、高科技武装的刽子手

中共对法轮功所采取的邪恶迫害是从中央一直贯穿到县级基层。为使迫害持续进行,就得把组织机构和人事任命层层捆绑。中央有“610”办公室,公安部有国保局(以前叫国内政治保卫局,现在叫1局)和26局(即“610”办公室),省公安厅有国保处,市/县公安局相应有国保大队。他们对纳税人号称公安战线、司法战线、国保战线等。

1. 被党文化洗脑的国保

由湖北省公安厅主管、黄冈市公安局主办的网站上有这样一则褒奖“先进事迹”报导,指黄冈市公安局黄州分局国保大队长万晖亚在数起部督和省督专案侦察中,亲力亲为,化妆侦察、蹲点守候,抓获涉案人员15人,捣毁地下制作窝点3个、炼功点3个、资料中转站2个,收缴电脑13台、打印机12台、手机10部及宣传品万余份册及现金5万余元。

例如,2014年3月20日晚至3月21日上午,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万晖亚等,伙同市“610”人员、社区人员,上门骚扰8位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家是被恶警强行撬锁抄家。七十多岁的戴友元拒绝配合被恶警强拉当场倒地,被亲属送医院抢救。法轮功学员杜金香、周建香、宋桂芬被非法关押在黄冈市第二看守所。3月26日左右,三人被黄冈市“610”送往武汉洗脑班继续迫害。

如上劣迹,恰好是万晖亚们犯下迫害法轮功、危害人类罪的确凿证据。被党文化洗脑的警察,善恶不分,心狠手辣,没有人性。中国有2,862个县级机构,意味着有2,862个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们个个“亲力亲为,化妆侦察、蹲点守候”,不必多,按万晖亚的出警频率,就足以搞得神州大地鸡犬不宁,民不聊生。

2. 身份证成为监视器

公检法心知肚明的是,法轮功案件依据的不是法律,而是当权者的臆想。中共政府于2004年3月29日开始免费为居民换发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公安部利用更换第二代身份证之际,有预谋地把他们掌握的法轮功坚修者的信息置入非接触式IC卡智能芯片中。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开始使用后,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在车站、机场、宾馆、银行等处,因身份证遭受盘查、绑架的案例明显增加。据明慧网统计,仅2017年前7个月,至少有73名法轮功学员由于使用身份证遭非法抓捕或骚扰。就是说有一批人换身份证后被悄悄入了另册。

案例一,2017年1月6日上午,四川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白代玉在绵阳市火车站进站验证身份证时,被火车站治安警察将其带到审讯室非法审讯、搜身,当时治安警察还要强行抽白代玉的血……这只是随机事件吗?在明慧网2001年4月7日大陆综合消息中有如下一则:白代玉:女,50岁。彭州隆丰小学的教师,她在得法后引导身患绝症的学生赵云修炼大法。赵云得法一个月后,身体完全康复,此事令全校师生大为震惊。2000年元月白代玉被囚禁在镇政府罚站时,几个恶警和政府官员在她面前说淫秽下流的话。白代玉说:“你们是政府的执法人员,不能在这里说这些污秽下流的事”。几句话招来一顿毒打,恶警一边打一边骂:“老子就是专门打你们这些做好人的炼功人,老子打死你教人做好人的人民教师…….打死你也没有人为你申冤”,折磨到半夜。

案例二,2017年3月19日,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谢军校在石家庄市火车站用身份证购票时,被车站派出所警察扣留,后被栾城区公安局警察带走,关入看守所。3月22日直接将谢军校投入河北省冀东监狱,为什么是直接入狱?原来,13年前谢军校因上告无门喷写真相标语,告诉国人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6年。在看守所及监狱遭到非人折磨,导致他患上急性白血病,医生说只能活15天。冀东监狱急忙用车把谢军校拉回家,他通过学法炼功奇迹般恢复健康。为避免再遭迫害,长期流离失所。13年后,掌握公权力的警察用比衙门捕快还要利落的“身份证”把谢军校再次劫持入狱。

案例三,明慧网2018年5月9日报导:2018年4月13日上午10点多钟,武汉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黄洪运拿身份证到银行去查钱是否到账。查完约两个小时后,银行电脑上竟出现“网逃”字样。当天晚上八点左右,吴家山街派出所警察将六十四岁的黄洪运劫持到东西湖区三店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后,转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因体检时血压很高,看守所不收,后将黄洪运转到武汉市安康医院(从挂着“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牌子的建筑侧面进去)。黄洪运的家属送到安康医院的衣物,开收条的却是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黄洪运女士被迫害经历:1999年12月,因有当地学员被绑架到气象局洗脑班迫害,黄洪运便去洗脑班看望同修。两天后,公安一处和其单位的沈志平也把她绑架到气象局洗脑班。过年后,又被转到纱厂的洗脑班受迫害。2000年7月和12月,黄洪运被绑架到中共在警校和党校办的两期洗脑班迫害。2002年8月5日,黄洪运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在理发店说话被巡警看见,不由分说把她们绑架到公安1处关了一夜。接着,黄洪运家的两个住处被非法查抄,连在工作单位用的计算机、订书机都被抄走。第二天被转到第一看守所。2004年中的某一天,居委会人员认为黄洪运没有真正的“转化”,又把她绑架到三店洗脑班。2011年9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黄洪运在东西湖吴兴社区门前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吴家山新村派出所(现吴家山街派出所)。2015年6月3日,黄洪运、严春梅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东西湖区三店派出所,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此后总是叫黄洪运去公安局,她不配合,估计黄洪运被非法起诉到检察院后,身份证上就被警察做了手脚,此前她一直未用过身份证,因此这次当黄洪运用身份证时,就被以所谓的“案子”未完为由被关押。只是到银行查一下自己的钱到账否,就被抓捕了。

中共公安系统滥用高科技监控老百姓,把进过看守所、劳教所、判过刑等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信息输入网络数据库。而火车站、机场、汽车站、宾馆、高速公路服务区、办各种证件的政务大厅等场所的电脑网络又与公安联网。当被非法通缉或被迫害过的学员在以上场所刷身份证时,公安的电脑网络会自动报警。法轮功学员之所以上“黑名单”,就是因为其所在地的“610”、国保及派出所需要掌握动向,随时跟踪、抓捕。

三、刽子手把自己送上审判台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中共各级“610”人员频遭离奇恶运,或被提起刑事起诉、或落马免职,或遭遇车祸,或癌症死亡……从2012年王立军夜闯美国领馆开始,公安系统恶报骤雨般倾泻。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周永康等,上百名各级官员纷纷落马。蛇无头而不行,且看上苍如何打“610”七寸的。

罗干,1998年3月—2007年10月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从1996年开始,罗干就不断地挑起迫害法轮功的事端,直至在1999年挑起“425事件”。亲自导演世纪伪案“天安门自焚”。2005年12月13日,罗干在访问阿根廷期间,阿根廷法轮功协会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联邦法院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对罗干提起刑事起诉。2009年11月中旬,西班牙国家法庭曾针对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等5名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作出裁定,受理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5名被告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等重大罪行。

刘京,原海关总署副署长,中央“610”办公室成立时即被任命为副主任,分管公安政法,为便于调动公安武装后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2001年9月至2009年10月,刘京任“610”主任8年,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策划和执行者。他指挥修建造价1千万元的“马三家思想教育转化基地”,多次亲至马三家教养院指挥迫害。2000年10月,马三家发生震惊世界的性侵害事件:18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惨遭蹂躏,之后这一疯狂恶行被其它劳教所及监狱效仿。如今刘京癌症缠身,成了活死人。

周永康,1999年到2002年任四川省委书记,四川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2002年,直接调任公安部部长,兼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2007年至2012年,周永康接替罗干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610”)组长。2013年9月11日,“追查国际”公布了题为“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有20个调查电话录音,其中一个录音显示,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亲口说,周永康具体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事。2015年6月11日周被判无期徒刑。

李东生,原央视副台长负责反法轮功宣传,后升任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宣部副部长。2009年取代刘京任“610”办公室主任。为便于指挥政法部门迫害法轮功,破例从中宣部调升为公安部副部长,是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主要实施人之一。从1999年7月21日到2005年为止的6年半中,李东生主导的《焦点访谈》共播出102集诋毁法轮功的节目。他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主要策划人,以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向全国各级政法系统和“610”系统下达迫害法轮功的指令,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其罪行累累,恶贯满盈。2014年落马,2016年1月12日被判刑15年。

陈智敏,2003年任公安部1局局长,2009年9月3日升任副部长,授副总警监警衔,分管公安部的港澳台事务,曾主掌过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国内安全保卫局。2015年1月23日兼任国家网信办副主任。2017年6月9日被免去公安部副部长职。

张越,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2003年11月至2007年12月期间转任公安部26局(反×教局)局长,任职四年。这个部门即公安部的“610”办公室。后调任河北,他先后担任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河北省省长助理;省武警总队政委。张越是公安系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指挥者,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2016年4月18日张越落马,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当年制造天津事端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委宋平顺已自杀,公安局副局长武长顺已落马。自2018年7月份以来,中国大陆公安系统公开通报的就有20几个厅局级中共官员落马,其中现任、前任厅级干部至少有4人,局级、副局级的至少有19个。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万晖亚的顶头上司、黄冈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督察长汪治怀也在被开除公职之列,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为了心灵中的信仰,会在有政府的和平时期经历着如此规模的、如此持久的、如此惨烈的灾难。”高智晟律师在给胡温的公开信中直言不讳。二十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经从法律上讲清了这个法律真相——《刑法》第三百条及其解释完全不适用于法轮功信仰者。所谓“依法”打击,完全是蓄意枉法强加罪名,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陷害,对人权的迫害,是借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

这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飞黄腾达的官员各有各的劫数,但是相同的是个个手上都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古往今来,善恶有报的天理一直维系着世间的一切。今天刽子手们的下场再次彰显:不论是谁只要种下了恶因,就一定会自食恶果。#

责任编辑:李缘、戴安

评论
2019-08-02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