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就为捞钱? 湘潭交警被要求信息公开

人气 333

【大纪元2020年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胡元真采访报导)10月14日,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湘潭市交警支队拒绝公开交通违章罚款信息一案。湘潭市联合出租汽车公司,向当地交警支队申请信息公开被拒后,公司股东迟文杰和龚福桥将其告上法庭。

2020年10月14日,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湘潭市交警支队拒绝公开交通违章罚款信息一案。(推特截图)

正义公民到场支持 公益诉讼律师无偿代理

株洲维权人士欧彪峰表示,当天有湘潭、长沙、株洲等近30位公民参与旁听。法庭要求旁听人进入前必须戴口罩、测体温,并登记身份信息。两个小时庭审结束后,法官宣布择期宣判。

原告人迟文杰表示,湖南省知名公益律师张重实无偿出庭担任原告人的代理律师。今年7月24日,湘潭市财政局回函,“湘潭市交警支队2019年全年一共上缴国库罚没收入8161万元”。而湘潭市交警支队,却在8月12日的答复中拒绝龚福桥等人要求公开的上述政府信息。

“近30名公民到场支持,这是一个态度。每个公民都是交通的参与者,很可能被罚款,被违法。这是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社会公益诉讼,所有中国有车一族很少没有遭到交警抢劫式违章罚款的。这个信息拒不公开,难道也涉及国家安全?”

湖南民主党人士周志荣本计划参加旁听,当天却遭到当地公安控制人身自由,无法成行。

周志荣在公开信中表示,“执法就是为了捞钱?交警罚款信息为何不能公开?全国几亿有车一族对此早已怨声载道!全国交警每年的交通违章罚款,是一个天文数字。”

交警支队负责人缺席出庭 代理律师混淆概念

迟文杰表示,法官在主持庭审的过程中,还是略有偏向感的,因为允许对方行政负责人缺席出庭,由其代理律师出庭。

他透露,对方(湘潭市交警支队的代理律师)有点耍无赖。因7月财政局曾给出回函,对方律师认为,你们已经认可了这个数字,就等于交警支队已经公开信息了。“可是我们是申请交警支队对违章罚款信息公开。对方律师辩称他是执法部门,但是我们是向交警支队申请信息公开,不是向执法部门申请。他们在混淆概念,耍无赖。”

“因为这个案子是一个公益的事情。现在车辆这么多,交警对车辆的罚款没有底线,一个武警骑着电瓶车就可以到处去贴罚单,这是什么概念?还有法律吗?所以对于他们这些违法行为,我们作为公民有权利去监督。”

妇女儿童被拐卖找不到 交通罚单“天网”密布难逃

迟文杰透露,一个摄像头一年可以罚款几百万上千万元,妇女儿童被拐卖十几年找不到,但交通违章罚款却没有一个漏网之鱼。如果不交罚单,车辆临检的时候就不会通过。这是一个毫无法律依据的强制行为。他们故意设陷阱,让你违法,打个比方,这条路一直是80码的限速,突然间到前面一段二三十米的地方,限速改为40码,设一个摄像头,很多司机反应不过来。

“本来很简单的案子,不复杂,他(法院)就非要拖着,有三个月的时间,拖到最后才会出判决。一般老百姓不愿意走诉讼的途径,因为跨越时间太长了,很多人遇到违法行为,也就算了,没有精力在这上面耗。”

湖南网民表示,各地交警罚款作为财政收入补贴当地所有公务员系统的工资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这也是为什么越小的地方,摄像头越严,因为财政收入不够。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武汉车主收到“未来罚单” 民众吐槽交警敛财
重庆交警围殴司机 上千村民围堵警车
“完不成指标别下班” 上海交警密令曝光
河南两交警抢开罚单 当街互骂 有何猫腻?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新闻看点】政变4大显像 拜登背后中共黑影
【西岸观察】舞弊铁证浮出 巴尔何时出手?
【罗厨寻味】南瓜小鸡炖糯米
【新闻大家谈】拜登舞弊实锤证据 被指政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