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孔子学院如何渗透德国社会(16)

孔子学院——中共的间谍机构

作者:杨洪

人气 2597

【大纪元2020年11月22日讯】

十六、孔院的影响与危害(下)

目录

(三)中共的间谍机构
(四)德国政要对孔院的质疑

接上文:孔子学院对“人权之城”纽伦堡的危害

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十分猖獗,这是总所周知的,孔院被外界认为是中共的间谍机构,因为它直接被中使馆操纵。它在西方社会各个领域里渗透的同时,也获得了许多有利的条件从事间谍活动。

本篇重点分析和孔院有紧密联系的德国大学和企业在德国的重要地位,从而分析孔院与之建立关系的动机,以及德国政要对孔院的质疑,尤其关注中共对孔院的操纵及孔院的间谍活动

(三)中共的间谍机构

加拿大最大新闻网站《星网》(Thestar.com)2010年7月9日报导了加拿大情报局主任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向外界曝光:由于中共政府的特别资助,在加拿大建立了多所孔院。孔院的运作实际是由(中共)大使馆或领事馆在背后操控。[1]

2020年8月,川普政府对外公布把孔院定义为“外国使团”,并决定关闭所有在美国的孔院。

2019年5月29日,比利时《晨报》(De Morgen)曝光,比利时荷兰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宋新宁因涉间谍行为,8年被禁踏入比利时及欧盟申根区。[2]

德国这样一个世界经济大国早已是中共看中的目标,而德国的经济因间谍活动损失惨重。2016年6月,设在慕尼黑的安全合作机构(Corporate Trust)的调查显示,德国企业每年因工业间谍活动受损约28亿欧元。当该研究机构问那些因间谍活动造成经济损失的公司的情况时,有7.2%的公司表示自己公司的损失在100万欧元以上。[3]

至今中共的间谍活动仍是德国政府关注的头号焦点。2020年7月9日,德国内政部长西霍夫(Horst Seehofer)在提交的联邦宪法保卫局2019年度报告(Der Verfassungsschutzbericht 2019)中特别指出,“可识别的中国政治和经济间谍活动剧增”“和以前一样,经济、科学和技术仍然是(中共)侦查的关键。”

关于中共在政治方面的间谍活动,该报告指出,欧洲和西方国家的政府机构以及欧洲政府机构的网络基础设施都遭到来自中国有目的的网络攻击。“特别受影响的是与中国进行政治和地缘战略合作或竞争的超国家机构,以及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已经和仍在与中国进行政治合作谈判的政府机构。”[4]

(注:联邦宪法保卫局成立于1950年,隶属于德国内政部,主要负责德国内安全事务。)

在2019年10月1日前夕,德国国家电视台二台(ZDF)推出了纪录片《红色间谍——中国与工业间谍活动》(Rote Spitzel – China und die Industriespionage),深入揭示了中共的间谍活动以及中共对西方社会的渗透[5]

纪录片还披露,窃取西方技术始终是中共的重点,在科技和工业间谍活动领域,德国国家安全机构——宪法保卫局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还揭示了中共对西方的渗透伎俩,指出孔子学院的作用就是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和从事间谍活动。

我们可以想像得到,孔院要从事间谍活动可以有很多途径,例如可以打着传播语言和文化的旗号举办各种活动,从而与关键的政要及敏感机构的要员“搞关系”,从中获取资讯;可以通过经济利益为诱饵,笼络西方政界和商业人士,为己所用;还可以利用人脉关系打通渠道,安排中国留学生和学者进入西方大学或公司里的高科技领域“学习和研究”,接触机密文件等等。

透过孔院网站公开的信息,我们可以窥探孔院极有可能从事间谍活动的方式之一为:和德国企业及大学建立紧密关系,以下仅以巴州和北威州为例。

孔院在巴州

自纽伦堡孔院2006年创办以来,西门子公司就是该学院的理事会成员,并且给其提供资金至今,可见关系非同一般。

而德国的高科技公司和世界龙头企业通常是中共从事间谍的重要目标。西方国家已注意到,中共通过窃取商业机密来强化中国的特定经济领域,而世界各地受影响的公司均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所提及的行业。

奥迪孔院是由奥迪集团申办,该集团和当地政府是它的资金提供者。奥迪是世界上最畅销的豪华汽车品牌之一。据公开信息显示:奥迪在中国市场的经销商网络已覆盖99个城市,拥有185家经销商。显然,奥迪是中共瞄准的目标。

据孔院网站报导,奥迪孔院建有一个小型实验室,是大学和工业界之间的一项技术研究项目。实验室的研究小组的专家们来自最新领域如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商业智能等。华为欧洲研究中心(Huawei European Research Center)的大数据流组正是这个项目的合作伙伴,而华为被西方国家视为中共的间谍机构。

在巴州和孔院合作的德方大学在德国科技领域均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这些正是中共极为感兴趣的大学。

纽伦堡孔院的德方伙伴——埃尔兰-纽伦堡根大学建于1742年,具有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大学医学院、在德国以专业种类范围最广泛而著称的工程学院(是欧洲顶尖工业管理者高校联盟成员),还与当地的西门子研发总部、在全球核电业中居首位的阿海珐(Areva )能源研发等有密切联系。

奥迪孔院的德方大学——英戈尔施塔特应用技术大学成立于1994年,设有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院,开设有20个本科和硕士专业,热门专业有企业经济学、经济工程学、计算机科学和运输工具工程学。

奥迪孔院曾与英戈尔施塔特技术大学、华为合作举办人工智能研讨会。如2019年2月13日至14日,奥迪孔院、华南理工大学和英戈尔施塔特技术大学共同举办为期两天的研讨会。期间,与会的中方代表还与华为德国研究中心慕尼黑办事处研发人员进行交流。[6]

对于中共的特工来说,无疑与孔院有直接关系的德国大学都会成为他们首选的偷窃技术之地。

马普研究所(Max-Planck-Forschung)的一份调查研究表明,德国大学没有足够认识到间谍的危害性,尤其是理工大学的科研者、学生经常与工业界的机密数据打交道,而间谍们可以通过网络窃取机密。[7]

孔院在北威州

我们再来看看孔院在北威州的情况: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Nordrhein-Westfalen),简称北威州,是德国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联邦州。德国许多大工业企业的总部都设在这里,如鲁尔工业区是欧洲最大的工业区,生产占德国大部分的硬煤和钢铁,还集中了大部分的机器制造、化学、石油炼制、车辆制造、电子等工业等。

正是在这个州,中共设立了四所孔院,居德国之首。它们是杜塞尔多夫大学孔院(2006年12月6日建立)、杜伊斯堡—埃森大学鲁尔都市孔院(2009年11月6日)、帕德博恩大学孔院(2015年6月16日)、波恩莱茵弗里德里希‧威廉大学孔子学院(2017年4月27日)。

鲁尔都市孔院设立在鲁尔工业区的重镇杜伊斯堡市,该市是北威州的第五大城市,位于莱茵河的鲁尔河交汇处,也是欧洲最大的内陆港、“一带一路”进入欧洲的大门。

据BBC于2018年8月2日报导的消息,每周约有30列来自中国的火车抵达杜伊斯堡,满载来自重庆,武汉等地的服装、玩具和高科技电子产品,然后满载德国牌汽车、苏格兰威士忌,法国葡萄酒和米兰的纺织品奔往中国。[8]

鲁尔都市孔院为中共的“一带一路”举办过多届国际性论坛,还有目的地面向当地企业界举办活动,在此列举两例:

例1:2016年4月6日,鲁尔都市孔院举办了“企业家午餐会”,来自杜伊斯堡市和埃森市储蓄银行、星海国际有限公司、杜伊斯堡经济促进局等20家公司及机构共40余名企业家参加了此活动。

据孔院网报导,该孔院举办这种形式的会议是让工作繁忙的企业管理者有机会利用午休时间,讨论中国相关问题。此次活动涉及的一个话题是“一带一路”。[9]

例2:2017年3月15日中午,鲁尔都市孔院邀请了来自德国杜伊斯堡市等地的23位企业家参加本年度首次企业午餐会,共同探讨中德企业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在聚会中,主讲人向在场的企业家阐述中国企业收购德国企业带来的积极影响等。[10]

这显然是在为中共站台,而中共收购德国企业的举动日益让德国政府头疼。例如,德国北威州的一家从事卫星与无线通信技术研发的中型企业(IMST公司)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收购的对象。德国联邦内阁已经在2020年12月2日做出决定,按照《对外经济法》(Das Außenwirtschaftsrecht)执行条例叫停了这桩收购案,理由是它将危害德国的国家安全。[11]

在这些活动中,孔院有意识地与该地区企业家联系,可以很容易地收集到有价值的信息和联系到有用的人。

我们再来看看在北威州孔院的合作方都是些什么样的大学。

杜塞尔多夫大学在经济、医学、生物学领域有着顶尖的声誉和强大的科研实力,特别是在生物技术方面占有重要的地位。

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公立大学,也是全球顶尖新兴大学。该校的电子信息学院与欧洲最大的应用科学研究机构-弗劳恩霍夫协会的微电子电路和系统技术研究所(Fraunhofer Institute for Microelectronic Circuits and Systems)长期共同研究。

波恩大学是世界著名的高等学府,前身是1777年创建的科隆公国学院,现属世界百强大学、德国最大的综合性大学之一,于2019年7月首次获得德国“精英大学”的称号,而且波恩是贝多芬的故乡,增加了该校的知名度。

帕德博恩大学是德国中等规模的大学,但在全球与超过130所高等院校有着合作关系。它的重点学科为信息学、经济学、工程学等,其中信息学曾在2006年在德国高校中名列前茅。

前欧洲委员会议院大会副主席、前瑞典国会议员约让‧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认为,孔院融入了西方大学,这是进行渗透、从事间谍活动、向学生灌输共产主义思想的绝佳机会。[12]

另外,我们要特别提到中共的“千人计划”。“千人计划”是由中共中央委员会组织部、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管,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自2008年12月起组织实施的计划。该计划围绕中国发展战略目标,重点引进海外高级人才。

德国国家电视台二台(ZDF)在纪录片《红色间谍——中国与工业间谍活动》中说,当中共遇到核心技术发展停滞的困境时,就希望广泛吸收高科技人才为其效力,为此推出了“千人计划”。通过该计划,中共希望10年内吸收至少2,000名国外有价值的科技人才,当然包括其研究成果。

为响应中共号召,南开大学实施“千人计划”向海内外广招领军人才,对各层次引进人才采取大力度的、长期的支持培养措施,并提供较高的福利待遇。

陶伯(Markus Taube)是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东亚研究中学院(IN-EAST)院长,也是大都会鲁尔孔子学院的联合院长。陶伯参与天津南开大学“千人计划”(2014-2017年 、2019-2022年)。[13]

“千人计划”备受外界质疑,认为中共的此计划涉及间谍行为,影响海外国家安全。自2018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其在美国的成员进行调查,并有数人遭到起诉。

2021年年初,有日媒报导,至今至少有44名日籍研究人员参与了中共的“千人计划”。他们在日本获得大量研究经费后,再到中共军队相关的中国大学从事研究工作并获取高额经费。日本政府拟于2021年仿效美国推出一系列监管措施。[14]

据悉,截至2018年,中共引进的“千人计划”人才,已逾7,000人。

我们尚且无法获知中共的“千人计划”在德国进展的强度如何,但仅从德国企业每年因工业间谍活动损失惨重来看,这不得不引起德国社会的警觉,是否该调查作为被中共使馆、领馆操纵下的孔院把手伸向德国企业、大财团、著名大学的动机及后果?

(四)德国政要对孔院的质疑

4.1 基本概况

随着孔院的真实面目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地被曝光,在德国社会孔院也越来越被政要、媒体、民间团体等质疑和谴责。

2019年至2020期间,在德国议会和州议会有不同党派的议员向德国政府和州政府质疑孔院。

它们中有德国议会的绿党、自民党;有来自以下联邦州议会的党派:巴伐利亚州(Bayern)、北莱茵-西发利亚(Nordrhein-Westfalen)、下萨克森(Niedersachsen)、不来梅议会(Bremische Bürgerschaft)、巴登-符腾堡邦(Baden-Württemberg)。

以下两个表格提供一些基本概况:

4.2 特别关注的问题

德国政要普遍质疑中共是否对孔院的活动有影响、孔院是否有禁忌话题、是否从事间谍活动等。下面将围绕这几个方面列举议员的问题及政府部门的回答。

4.2.1 中共对孔院的影响

此问题是德国政要极为关注的话题,也常被媒体和人权组织所质疑。我们来看看德国政府怎么回答自民党的有关提问,以及巴州政府和北威州政府对此回答的反应。

自民党于2019年11月11日向德国政府提出“小质询”(Kleine Anfrage),主题为:“德国大学里中国孔子学院的活动情况”(Aktivitäten chinesischer Konfuzius-Institute an deutschen Hochschulen),一共提出29个问题, 其中的第7个问题为:

“据联邦政府所知,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和各地区(总)驻当地领事馆对在德国开办的孔子学院有何影响?

联邦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来进一步了解这种影响?”[15]

以下是德国政府回答中的一部分为:

“联邦政府意识到,中国国家和中国共产党对德国孔子学院的活动、教学内容和材料施加影响。这一点从这些机构与中国国家机构,即与中国共产党中央宣传部下属的文化组织‘汉办 ’在组织和资金上的密切联系就已经可以看出。”

“联邦政府非常重视外国在德国进行不被允许的有影响的活动,并对其进行仔细观察。为此,它充分利用了它所掌握的各种手段,这也涉及到中国的相应做法。联邦政府还与德国科学组织联盟就这些问题进行了密切联系和交流。联邦宪法保护办公室也关注中国在其法定职责范围内进行的有影响的活动。”[16]

2020年8月19日,马库斯‧寅德斯帕赫(Markus Rinderspacher)向巴州州政府递交了“书面申请”(Schriftliche Anfrage),提出了8个问题, 其中的第6个问题(编号6.1)问:巴州政府怎么看德国政府就这个问题的回答。

巴州政府回复:“州政府注意到联邦政府对(BT-19/15560)小质询的答复。州政府在这方面没有自己的认识。”[17]

2019年12月11日,州议会绿党向北莱茵-西发利亚州政府提出关于《孔院在北莱茵-西发利亚州》的问题,其中的第4个问题问到州政府如何评价德国政府就上面这一问题的回答。

州政府回答:“州政府不对联邦政府的声明发表评论。”[18]

显然,德国政府对中共操纵孔院有明确的认识并对之高度重视。而从巴州和北威州政府的回答来看,它们对此没有认识,就更谈不上重视。

在此,引用联邦政府2019年11月11日对议会民主党“小质询”的答复中的另一段评语。

“2018年1月,由中国国家和党领导人习近平主持的中国共产党中央领导机构——所谓的‘深化全面改革领导小组’启动了孔子学院的改革。在未来,孔子学院将专注于‘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和支持‘中国式外交’。要通过加强对派往国外的中国教职员工的思想准备来做到这一点。” (见资料来源16)

可看出,德国政府对孔院在德国的发展感到担忧。

4.2.2 有关孔院禁忌的话题

自民党在第一个“小质询”中的第11个问题中提道:“据联邦政府所知,在德国的孔子学院的教学和课程中是否漏掉有关中国历史和文化领域的话题(例如西藏问题或1989年对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的暴力镇压)?”

德国政府回答:“在这方面,联邦政府没有自己的认识。”

马库斯‧寅德斯帕赫向巴州州政府递交的“书面申请”中(编号3.3)问道:“州政府如何确保巴伐利亚州孔子学院课程的内容均衡,例如包括对北京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讨论,或涉及中国新疆地区维吾尔人被大量关入再教育营? ”

巴州州政府回答:“巴伐利亚州的孔子学院是依照德国法律注册的协会,其中大部分设在大学里,并与大学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州政府没有具体证据表明巴伐利亚的孔子学院的中文课的内容不平衡。”

我们在报告中多处证明,孔院是有禁忌话题的,既然如此,这些禁忌话题就不会出现在教学中。

如果德国政府和州政府对这个话题很重视的话,就不难发现这一点。

4.2.3 关于孔院歧视的问题

德国议会自民党于2020年10月9日向德国政府提出了第二个“小质询”,主题为:“中共对孔子学院的影响”(Einflussnahme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Chinas auf Konfuzius-Institute in Deutschland),一共提了22个问题。

第14个问题是:“联邦政府是否了解德国孔子学院(至少是由德国大学共同创办的)在挑选合作主任、教职员工和其他雇员时是否存在宗教或政治歧视,如果有,是什么?”

在此问题下自民党还提出了9个具体的小问题,其中的第9个问题为:“在选择中,在多大程度上对法轮功修炼或政治信仰或活动存在排斥的标准?”[19]

德国政府没有就各个具体的小问题做出回答,只从总体上回答:“原则上,大学的任务是在联邦和州法规的框架内,为保障自由的科研和教学提供制度上的防范措施。这也适用于遵守雇员权利和《普遍平等待遇法》。”并指出可以参考德国政府对自民党提出的第15个问题的回答。[20]

自民党的第15个问题是问,汉办、驻德的中使馆、中领馆对孔院选择教学人员是否有影响。德国政府的回答是,根据《保护机密信息的一般行政条例》(Allgemeine Verwaltungsvorschrift zum Schutz von Verschlusssachen,VSA),不能公开此类信息。

根据这些回答,我们看不出,德国政府是否了解中共禁止孔院任用法轮功修炼者的事实,而孔院的做法无疑违背了德国的《普遍平等待遇法》。

马库斯‧寅德斯帕赫又提出一个问题(编号5.1)“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然侵犯藏人或法轮功等人权的情况下,州政府如何排除孔子学院(对他们)的不实传播?”

州政府的回答:“州政府没有任何具体迹象表明,巴伐利亚州的孔子学院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犯人权的行为,例如传播侵犯藏人或法轮功的不实信息。”(见注释17)

从德国政府、巴州州政府的回答来看,他们对这个问题没有重视,也不知情。我们在本报告的第十四部分提到纽伦堡孔院院长徐艳在公开场合带贬义说法轮功“很神秘”就是佐例。

德国西藏倡议组织对此在其声明中批评道:“她(指徐艳)说自己是反对迫害的,但觉得法轮功学员的做法非常神秘。” [21]

4.2.3 关注间谍活动

政要们相当关注孔院是否从事间谍活动,我们再来看看各党派提出的有关问题和政府的回答。

绿党的问题

绿党曾于2019年6月25日向德国政府提出了“小质询”中有4个问题。

其中第14个问题为:“联邦政府掌握了哪些安全机构对在大学里通过孔院尝试间谍活动的警告信息?(《法兰克福汇报》2018年5月2日发表‘随着孔子达到科学至上?’)”[22]

德国政府于2019年7月22日回答了绿党的“小质询”,其中针对第14个问题的回答为:“联邦政府没有有关此问题的具体信息……”[23]

也就是说,德国政府就孔院间谍活动不知情。

自民党的问题:

自民党曾在第一个“小质询”中的第9个问题是有关与孔院的间谍活动:“联邦政府是否得到过关于孔院的工作人员以及参加孔院活动的参与者有类似特工或受过处罚的案例?”(见注释15)

德国政府的回答:“这可参考德国政府针对绿党提出的“小质询”中的第14个问题的回答。此外,德国政府没有得到信息 (见注释16)。

在绿党质疑孔院有从事间谍活动的半年之后,德国政府也没给予自民党类似问题的任何新答案。不知德国政府是否做了调查,还是没有做出努力,仅从其两次简单的回答来看,似乎这个话题并没有引起德国政府的兴趣。

巴州社民党的问题

马库斯‧寅德斯帕赫向巴州州政府提出两个与间谍有关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编号4.1):“4.1 州政府怎样能排除孔子学院参与巴伐利亚州的工业和军事间谍活动?”[17]

州政府回答:“孔子学院不受州宪法保护办公室的监督。在巴伐利亚州没有发现有问题的危害安全或从事情报的活动。”[17]

第二个问题(编号8.2):“8.2 州政府如何评估在巴伐利亚州的中国孔子学院?在有关间谍活动的背景下,比利时将布鲁塞尔孔子学院的院长从该国驱逐出境,并禁止其8年入境申根的所有26个国家。”[17]

州政府回答:“州政府没有关于此事的任何信息。”

从巴州政府就两个问题的回答可见,州政府并不清楚孔院参与间谍活动,也许是有意避而不谈。我们无法知道巴州是否对此事引起重视或进行了调查。

4.2.4 自民党的提案

议会自民党于2021年3月1日向德国议会提出题为“保护研究和教学自由——终止与德国大学里中国孔子学院的合作”的提案(德文标题为:Freiheit von Forschung und Lehre schützen − Kooperationen mit Chinas Konfuzius−Instituten an deutschen Hochschulen beenden)。[24]

自民党在提案中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观点,例如:

在提案中自民党要求德国政府和州、市政府及高校共同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调查中国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利用并已经利用孔子学院影响德国大学、学校和科研机构的研究和教学,以及在德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进行的间谍活动等;提出启动国家网络安全科学战略,加强数字高等教育基础设施的安全性。

提案还提出要让德国大学和学校的决策者及教师了解中国政府和其他专制政权的政治影响战略和机制,建议并支持他们采取预防措施,并加强与已经关闭了孔子学院的国际伙伴间的经验交流。

自民党还要求德国政府严格审查德国大学与汉办的现有合作关系,并建议和支持各大学寻找替代方案和终止与孔院合作;要确保少数人的权利在孔子学院得到尊重;要确保终止政府部门,如来自市政府和各州对孔院的补贴或通过联邦政府的教育补贴等。

综上所述,孔子学院这个话题在德国议会、州议会,包括市议会引起了程度不一的关注和反响。我们认为,当议员们和决策者们真正看清了孔院的真实面目后,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杜绝孔院给德国、联邦州、市带来危害。

结语

本调查报告意在揭示一个事实:孔院一直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艺术等各个领域渗透、影响德国社会,而且对某些领域、联邦州、政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此外,孔院还可能通过间谍活动危害德国国家安全、严重损害德国经济的发展。

本文还揭示出,孔院在对德国社会渗透、影响的过程中,使用了在公开场合混淆是非、掩盖真相、蒙骗等低劣手段,为中共站台、维护自身利益、蔑视人权、蔑视信仰自由,把中共对本国民众的迫害延伸到德国,尤其是排斥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以破坏德国社会的传统价值观等。

如今,在国际社会关闭孔院已是大势所趋。

根据美国全国学者协会统计,截至2021年2月17日,全美已有64所孔院关闭或正在关闭,还有55所仍在运行,其中有三所高校计划在今年关闭孔院

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10月提出限制孔院的政策,要求美国高中、大学和K-12教育机构在2020年底前必须关闭孔院。

他说,孔子学院实质上是“中共全球影响力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孔子学院)现在每天都能接触到数以万计的美国学童,所以它们需要被关闭”。[29]

2021年3月4日,美国参议员全票通过了《关注各国资助美国大学法案》(Concerns Over Nations Funding University Campus Institutes in the United States)。该法案将要求主办孔子学院的大学,必须完全控制这些教学中心,包括它的教学内容、开展的活动、研究经费和聘用人员等,否则将失去美国联邦政府的资助;该法案还将要求孔子学院保护学术自由,禁止在校园内适用任何外国法律。[30]

据英国《泰晤士报》2020年4月21日发报导说,瑞典已关闭了最后一所孔子学院(一共四所),成为第一个彻底关闭孔子学院的欧洲国家。[31]

2005年,中国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开设了第一所孔子学院,也是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这所学院于2015年被关闭。该校副校长维丁(Astrid Soderbergh Widding)曾对瑞典《每日新闻报》(Dagens Nyheter)说:“一般来说,在大学框架内设立由另一个国家资助的研究所是值得怀疑的。”[32]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为了维护德国社会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安全,保障经济的健康发展、维护人权,维护世界和平和自由,德国政府有必要并有责任关闭孔子学院。

(全文完)

参考资料

[1] Richard J. Brennan:<em>MPs also targets of foreign influence, spy chief says</em>,09. Juli 2010, https://www.thestar.com/news/canada/2010/07/09/mps_also_targets_of_foreign_influence_spy_chief_says.html
[2] 自由亚洲电台:《比利时一孔子学院院长涉间谍行为 被禁进入比利时和申根区》,2019年10月30日,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belgium-spy-10302019080835.html
[3] Corporate Trust,https://www.corporate-trust.de/wp-content/uploads/2016/06/STUDIE_191107.pdf
[4] (Verfassungsschutz­bericht 2019, Fakten und Tendenzen (Kurzzusammenfassung),Seite 42-43, https://www.verfassungsschutz.de/de/oeffentlichkeitsarbeit/publikationen/verfassungsschutzberichte/vsbericht-2019-kurzzusammenfassung
[5] ZDF:Rote Spitzel – China und die Industriespionag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fBP1j9ZCdU
[6] 《奥迪英戈尔施塔特孔子学院举办中德大学人工智能研讨会》,2019年3月25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berlin/2019/0325,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0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4224203/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berlin/2019/0325
[7] Max-Planck-Forschung,https://www.mpg.de/12008528/W005_Kultur_Gesellschaft_072-077.pdf
[8] “德国的中国城市”:一带一路进入欧洲的大门,2018年8月2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5049104
[9] 《鲁尔都市孔子学院首次举办企业家午餐会活动》,2016年4月6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duisburg/2016/0406,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0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5094437/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duisburg/2016/0406
[10] 《共享美食,共商合作—— 鲁尔都市孔子学院举办企业午餐会 》,2017年3月5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duisburg/2017/0315,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0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906181212/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duisburg/2017/0315
[11]China muss ohne deutsche Firma aufrüsten,03.12.2020,https://www.n-tv.de/wirtschaft/China-muss-ohne-deutsche-Firma-aufruesten-article22211283.html
[12] 《专家:孔子学院是危险的间谍中心?,2018年10月17日,http://cn.epochtimes.com/gb/18/9/27/n10746252.htm
[13] Markus Taube, https://www.uni-due.de/konfuzius-institut/markus_taube.shtml,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3月20日。
[14] 《日媒曝逾44名日学者参与中共“千人计划”》,2021年1月2日,http://cn.epochtimes.com/gb/21/1/1/n12660743.htm
[15] Kleine Anfrage: Aktivitäten chinesischer Konfuzius-Institute an deutschen Hochschulen, Drucksache 19/15009,11.11.2019, https://dip21.bundestag.de/dip21/btd/19/150/1915009.pdf
[16] Antwort der Bundesregierung, Drucksache 19/15560, 27.11.2019, https://dip21.bundestag.de/dip21/btd/19/155/1915560.pdf
[17] Schriftliche Anfrage, Drucksache 18/8893, 19.08.2020, http://www1.bayern.landtag.de/www/ElanTextAblage_WP18/Drucksachen/Schriftliche%20Anfragen/18_0008893.pdf
[18] Bericht der Landesregierung zum Thema „Konfuzius-lInsttiitute in Nordrheiin–Westfalen,E 17/1082,07.10.2020, https://www.landtag.nrw.de/portal/WWW/dokumentenarchiv/Dokument/esm/MME17-1082.pdf
[19] Kleine Anfrage: Einflussnahme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Chinas auf Konfuzius-Institute in Deutschland, Drucksache 19/23259,09.10.2020,https://dip21.bundestag.de/dip21/btd/19/232/1923259.pdf
[20] Antwort der Bundesregierung, Drucksache 19/24163, 09.11.2020, https://dip21.bundestag.de/dip21/btd/19/241/1924163.pdf
[21] KONFUZIUS INSTITUT REAGIERT AUF KRITIK – TIBET INITIATIVE NIMMT STELLUNG,23.10.2020,https://www.tibet-initiative.de/konfuzius-institut-reagiert-auf-kritik-tibet-initiative-nimmt-stellun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21日。
[22] Kleine Frage: Wissenschaftsfreiheit als Grundlage der akademischen Zusammenarbeit mit China, Drucksache 19/11403,05.07.2019, http://dipbt.bundestag.de/dip21/btd/19/114/1911403.pdf
[23] Antwort der Bundesregierung, Drucksache 19/11839,22.07.2019,https://dipbt.bundestag.de/dip21/btd/19/118/1911839.pdf
[24] Antrag: Freiheit von Forschung und Lehre schützen − Kooperationen mit Chinas Konfuzius−Instituten an deutschen Hochschulen beenden, 02.03.2021, Drucksache 19/27109, https://dip21.bundestag.de/dip21/btd/19/271/1927109.pdf
[25] Baden-Württemberg: Antrag: Einflussnahme durch chinesische Konfuzius-Institute an Hochschulen in Baden-Württemberg,Drucksache 16 / 7404,06.12.2019,https://www.landtag-bw.de/files/live/sites/LTBW/files/dokumente/WP16/Drucksachen/7000/16_7404_D.pdf
[26] Bremen: Kleine Anfrage: Wissenschaftsfreiheit als Grundlage der Hochschulkooperationen mit China, Drucksache 20/201, 05.12.2019,https://www.bremische-buergerschaft.de/drs_abo/2019-12-09_Drs-20-201_39235.pdf
Mitteilung des Senats vom 4. Februar 2020, Drucksache 20/261, https://www.bremische-buergerschaft.de/dokumente/wp20/land/drucksache/D20L0261.pdf
[27] Niedersachsen: 1. Kleine Anfrage: Aktivitäten chinesischer Konfuzius-Institute an niedersächsischen Hochschulen,Drucksache 18/5591,20.12.2019,https://www.landtag-niedersachsen.de/Drucksachen/Drucksachen_18_07500/05501-06000/18-05591.pdf
Kleine Anfrage, 04.02.2020,https://www.landtag-niedersachsen.de/drucksachen/drucksachen_18_07500/05501-06000/18-05993.pdf
[28] Nordrhein-Westfalen: Bericht der Landesregierung zum Thema „Konfuzius-lInsttiitute in Nordrheiin–Westfalen,E 17/1082,07.10.2020, https://www.landtag.nrw.de/portal/WWW/dokumentenarchiv/Dokument/esm/MME17-1082.pdf
[29] 《众院少数党领袖致信拜登 吁尽快恢复孔院限制令》,2021年2月18日,http://cn.epochtimes.com/gb/21/2/17/n12758427.htm
[30] 《参院通过法案 应对孔子学院威胁美国校园》,2021年3月5日,http://cn.epochtimes.com/gb/21/3/5/n12790762.htm
[31] Swedes axe China-backed Confucius school scheme as relations sour,Tuesday April 21 2020,https://www.thetimes.co.uk/article/swedes-axe-china-backed-confucius-school-scheme-as-relations-sour-7n56ld2v3
[32] Swedish university severs ties with Confucius Institute, 9. Jan, 2015,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article/1677976/swedish-university-severs-ties-confucius-institute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张翎燊:孔子学院是间谍组织
孔子学院如间谍哨所 美专家吁废止
专家:孔子学院是危险的间谍中心
比利时孔子学院院长因间谍行为被禁入境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乌下令不与普京谈判 中共风向突变?
【秦鹏直播】蓬佩奥吓坏中南海?马斯克买推特
【十字路口】马斯克调停战火 核武危机能解?
【远见快评】建议俄乌谈判 马斯克掀大风波
【马克时空】俄军节节败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机逼近?
【财商天下】英债汇市场险崩 减税计划急转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