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人气 1004

【大纪元2020年04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采访报导/柏川编译)在“美国转折点”(Turning Point USA)机构举办的“2019学生行动峰会”(2019 Student Action Summit)上,我们采访到了《人类事件》媒体(Human Events)的主编威尔·张伯伦(Will Chamberlain),并与他一起探讨他的出版物背后的愿景,以及他为何认为政府或许可以介入并减少大学校园里的对保守党的审查。

威尔·张伯伦,欢迎您接受《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采访。

张伯伦:没问题,来这里太棒了。

杨杰凯好吧,我想,5个月左右以前,你作为《人类事件》媒体的主编,成了这份媒体的掌舵人。

张伯伦:不敢当,这是个很棒的经历。

杨杰凯给我们讲讲,你要做的是什么?编辑的愿景是什么?

张伯伦:我们致力于做非常高端的评论、从一种亲川普的国家主义者(Nationalist,又译:民族主义者)的角度、从保守党的观点来写评论。我觉得很少人这样做。有一些地方(是这样),我很喜欢,比如克莱尔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美国思想》(The American Mind)。

真正坚持国家主义

但是总的来说,像那些老的校园杂志,比如《国家观察》(National Review),他们并没有真正坚持从国家主义者(nationalist)的角度来评论。而我们是致力于此、并真的从我们这方面来提升专业水平。

杨杰凯:就是与那个“全球主义者”(Globalist)常常一起提到的“国家主义者”?

张伯伦:是的,我是这样理解的,或者说帝国主义者(imperialist),你想怎么看都行。但是,我们不把其理解为新保守主义者(neoconservative)或孤立主义者(isolationist)。对吧。新保守主义者想要四处发动颠覆政权的战斗,我们很反对。

简而言之,我们会严谨地讨论美国怎样对待墨西哥、怎样严肃地应对那里的危机,以及这从国家安全角度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

类似地,我们也会探讨如何应对中共,这个我们自己的强大力量所面对的正在变强的势力。我们认为,利用外交政策来应对中国和墨西哥,这非常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也是一个国家主义者计划中的一部分。

杨杰凯:所以非常有意思的是,我觉得,人们很主张、或认为,国家主义某种角度来说,等同于孤立主义。我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东西。在我的认识中他们有点混杂,是这样吗?

张伯伦:新保守主义者经常这样去解释,以期为(自己的)干预辩护。这不是真的。(颇有影响力的以色列知识分子)约兰·哈扎尼(Yoram Hazony)写过一本真正伟大的书《国家主义的美德》(The Virtue of Nationlism)。

“国家主义者想确保美国不被中共价值观主宰”

在书中他谈到,国家主义者会寻求各自民族国家组成的全球秩序,但同时也关注自己国家的利益。所以,很明显,国家主义者会想确保美国不被中国(中共)的价值观主宰。

同样地,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国家主义者也认为颠覆政权的战争是不好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外交政策项目的正确答案都应当是停止干预或后撤——我们不是这样看待世界形势的。

杨杰凯:有意思。你说的中国价值观,指的是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

张伯伦:没错,(指的)是中国共产党。很明显,中共的价值观丝毫不尊重言论自由。中共有巨大的网络防火墙,这跟美国人的世界观完全不同。说到基本人权,中共对待自己的穆斯林和新疆人的方式,是完全被美国人所厌恶的。

我们就是否可以限制某些阿拉伯国家的移民的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因为这些国家在审查(出入境)人员方面存在问题。而中共是把(穆斯林)国民直接关进集中营里去进行“再教育”。中共的广义上的价值观,跟美国右派和左派们的那些争论,有着很大的差异。

“大学系统已不再特别保护言论自由”

杨杰凯:确实,很明显,我们《大纪元时报》也很敏锐地察觉到此类事情。所以,关于言论自由,我知道事实上你有很多想法,关于大学校园内部及以外的言论自由等问题。这块儿正在发生这些斗争。

张伯伦:是的,我的意思是,很明显,大学系统已经不再对言论自由有特别的保护了。我是说,如果是公立大学,我们可以走上法庭,迫使他们(保护言论自由),因为《第一修正案》管着他们呢,让他们给人们一个说话的地方。

但是,普遍来讲,他们没有提倡任何自由言论的文化,也没有在大学里保护思想多元化的保守主义。我有一个大项目,就是让保守派运动更强势地去针对大学校园,并且想用政府力量去对他们施加压力,从而让他们(这些大学校园)不再是马克思主义的制造工厂。

所以我搞了个夸张点的行动,叫做“抓牢(教育)捐赠”(Seize the Endowments),这意思就是,如果大学们不再为我们(国家)的利益行事,还让孩子们背上数十万美元的(学费)债务,而且生活状况并没有明显好转,那还不如用他们的这些捐助来偿还那些受骗的孩子们的学费贷款。

杨杰凯:是不是这些促使你萌发了自由主义思想?

张伯伦:是的。这里有个宪法问题,未经正当程序就没收私人财产,这是触犯宪法《第五修正案》的。但是同时,我认为对大学系统保持一种立场和态度很重要,就像民主党人对待煤炭公司一样(注:前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时代的燃煤发电限制),也许保守主义者也应该同样对待大学,也许应该这样,之后我们也会就此再讨价。

“大学就是马克思主义制造工厂”

杨杰凯:我觉得这种说法有点极端,你说的是(大学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制造工厂?

张伯伦:是的,而我觉的这么说很准确。另外一点就是,数十年来,保守党为了大学校园里的言论自由而奋斗,特别是近十年来,做的很困难。大量的机构在为此努力,还诉讼到了法庭,做了大量可圈可点的工作。但是情况却越来越糟,形势并未好转。对于保守派的学生来说,大学里的校园文化变得越来越糟糕。

在大学校园里做一个保守派越来越困难了。可是,你知道,这个国家的一半都是保守派,保守人士也在资助这些机构。这(种情况)得改改了,他们应该对保守人士更友好一些。我觉得,也许他们需要暂停聘用任何投票给民主党的教授们以便能够纠正这种不平衡?

杨杰凯:很有意思。你是在建议采用平权行动的理念,并应用在保守派人士身上。

张伯伦:是的。我一直不讳言采用自由派的思想和进步派的理念(注: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这可能是进步派不喜欢的方式。关于社交媒体,我认为应该自由使用,那是公民权。我的理念是,即使是私人公司都不应该限制你,如使用“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或其它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因为那是你表达自己的权利的组成部分。

至于学校,我非常希望应用公民权利的法案、以及平权行动的理念,告诉他们,我们会用政府权力来使你对保守派更友好一些,否则就限制你吸纳学生的能力,如果你继续这样蔑视地对待保守派的话。

杨杰凯:这问题很有意思,关于这些巨型社交平台,比如“脸书”(Facebook),比如“推特”(Twitter),那里已经成为了“公开广场”,但他们仍然是私人(公司)领域。

张伯伦:是的!我觉得一个老式的自由派保守党人可能会说,哦,他们自己的私人公司,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喜欢禁止保守派的言论就禁止,愿意妨碍保守派赢得大选也可以,这好像是一种自我摧毁的理念。

“应该有意识地使用政府权力”

对我来说,我不相信保守派自我摧毁的理念。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意识地使用政府权力,无论是对大学还是对社交媒体公司,来确保他们不再那麽的……,如果他们仍然那么敌视保守派运动,我们(保守人士)应该有意识地借助政府权力来威胁他们的利益。

杨杰凯:这太有意思了,你描述的这种理念,是否就是《人类事件》的社论方向?

张伯伦:是的。(对此)最好的诠释,就是我们做的一篇文章,叫做《反对和平时期保守主义》(Against Peace Time Conservatism),这个(题目)来自电影《教父》中的“和平时期顾问”概念。

如果你是影迷,你就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抛弃(家族律师)汤姆·海根(Tom Hagen,注:二代代教父解除了原军师海根的权力,因其作风不适合非和平时期)。但是这个概念是,在2019年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左派们不把保守主义看作是合法的政治观点,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如何有效地消灭保守主义。这不是一个和平时期的环境。

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让保守党老练和务实起来,并且使用政府权力来赢得这场文化斗争,即使这与自由主义原则相矛盾。

杨杰凯:请给我简单讲讲为什么是文化斗争?

“当因政治信念被解雇 你处在文化斗争中”

张伯伦: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它始于意识形态的斗争。意识形态斗争在学术界、媒体界、社交媒体和各种政治中都很普遍。从你在工作场所被对待的方式,你在大学校园里被对待的方式,你在互联网上作为保守派被对待的方式都体现了这一点,几乎跟政治是怎样渗透进个人日常生活是一样的。

当你因为政治信念,在工作中被解雇、或者在大学校园里受到羞辱时,你就知道你其实是处于一场文化斗争中。从这些就可以归纳出来。

杨杰凯:你是通过归纳来定义它的?

张伯伦:是的,对于文化斗争,我没有提前拟好的定义。但是就像最高法院关于色情的论述一样,只要你看到,你就知道。所以,当你遭遇被辞退或类似其它什么事时,你就知道你其实是处于一场文化斗争了。

杨杰凯:你刚刚在线下时跟我讲,起初你是个比较新的保守派?

张伯伦:是的,我才刚入门。我是2013、2014年才开始接受保守主义的。在那之前,我把自己归为自由派。但是我觉得,当身涉一些问题时最终会有所改观。在右翼面临的更广泛的许多重大问题上,自由派的解决方案都缺乏说服力。我的意思是,你知道,自由主义者反对社会主义,但在很多情况下都支持开放边界。如果有了开放的边界,就不会有社会主义,这是很明显的。

杨杰凯:如果你有了开放的边界?

“高福利政策 会走向社会主义”

张伯伦:对不起说错了,如果你有了开放的边界,就会导致社会主义。

杨杰凯:好的,我懂了。但是为什么?这可是个影响很广的声明,对吧?

张伯伦:我是说,那些低技能工人的移民群体,他们的境况不是很好,他们会更容易受到高福利政策的吸引,而这就不可避免地会走向社会主义。要很小心地对待移民政策,这是避免社会主义所必须的,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制度中。

杨杰凯:真精彩。那麽,《人类事件》下一步要怎么发展?

张伯伦:当下首要的事情,就是要持续地推出更多的高质量内容。我们的进展良好。我是媒体方面的新手,我以前学的是律师。我(2019年)7月底只接手了社论部分的工作。对所有这些不同的事情来说,我都是新手,而且正在熟悉如何运营媒体生意。

但是我们一方面致力于在社交媒体上推出真正的高质量内容,另一方面,也是我们项目中的一部分,就是使用“推特”或“脸书”等社交媒体,不仅推出我们的文章,还要与有影响力的人们一起工作,推广我们的理念,从而扩大我们理念的影响。

杨杰凯:哇,非常感谢。很高兴能跟你谈话。

张伯伦:谢谢你。#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谷歌脸书如何操纵大众观点
【思想领袖】美教育部长:如何修复教育系统
【思想领袖】假新闻与主流媒体双重标准
【思想领袖】梁家杰:170万选票震撼 北京错了
最热视频
【直播】白宫简报会:抗议持续 暴力缓解
【珍言真语】从六四幸存 林洋鋐为反送中辩护
【有冇搞错】网传李克强检讨信 习李之争表面化
【胡乃文开讲】牙不好原因在肾?中医2招保养 牙齿不松动
【新闻看点】美警港警六大不同 中共趁乱大外宣
【思想领袖】中共屡用药品短缺威胁美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