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潘东凯:世界结盟 对战中共邪恶轴心

人气 2663

【大纪元2020年04月1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梁珍采访报导)俗称武汉病毒的中共病毒波及全球,截至4月11日,全世界有超过170万人被确诊,总死亡人数超过10万。香港时事评论员潘东凯4月7日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这是中共向全球展开的一场超限战,是真正的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很高。不过,潘东凯认为,正是因为中共病毒,很多国家包括英国正在看清中共嘴脸,开始了与美国结成同盟,共同对抗中共这一邪恶轴心。

潘东凯表示,从病毒传出的时序上看,早在去年12月中共当局就禁止了美国的一些在华的重要的医疗用品生产商出口医疗用品。“种种迹象显示这件事一早就有一些计划,而这些计划现在直接导致欧美的大灾难。”潘东凯说。

“我们知道原本是有人可能有一个阴谋的部署,但你中不中招,就看有没有平常人的智慧。”潘东凯表示,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对中共病毒过于掉以轻心,导致自己中招进入重症病房,所幸目前英国首相已经脱离重症监护转入普通病房继续住院观察,“我希望英国首相尽快康复,不管怎么样,他经历过这些痛苦,我认为会改变英国的根本国策。”潘东凯说。

6日,美国总统川普召开记者会,在向英国首相约翰逊慰问的同时,发出向英国“提供医疗协助”的邀请。潘东凯认为,这是一个英美结盟的讯号。他说,“我认为是对抗邪恶的,是一个最坚实、最有力的结盟。不要小看英国的真正实力,英国仍然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但他们是迷失了方向。现在我看到如果你用一个超限战的概念,用一个世界大战的概念,我认为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就是‘邪不能胜正’。”

对于巴西,巴西现任总统博索纳罗属于极右派,与巴西前任总统所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路线,潘东凯说:“他们原本那些左派的领袖,就在那十年里面,即前任是和中共走得很近,致使国家的经济陷于崩溃的边缘。因为他全部倾斜在那些矿产的支出,和负了极大的债项。现在这样所谓极右,反其道而行之,就要和中共切割。”

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Abraham Weintraub)日前推文,暗示中国(中共)利用疫情企图“统治世界”,并痛批中国趁人之危牟取暴利。

潘东凯还表示,包括日本、台湾、印度等亚洲国家正在向对抗中共这一邪恶轴心的方向靠拢。“所以其实我们要知道,如果欧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和战意,我们要对抗邪恶,我们要找一些新兴的国家,一些强大的发展中国家,和一些亚洲的自由民主国家,成为我们坚定的盟友。”潘东凯说。

他认为现在的这场世界大战,中国(中共)不是在赢(而是走向解体)。所以香港应该保留一些实力,用一些方法促使在国际战线里让中共全线崩溃。

最后,对于美国是否正在与中国脱钩,潘东凯认为,美国会抽丝剥茧一步一步做,“首先我(美国)要养着它,养着它逼它履行美中贸易协议的第一阶段,等它买一大堆美国产品。美国要先把钱放到口袋。”下一步就如美国商务高级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 )及中美经济专家安一鸣(Greg Autry)共同合写的《致命中国》书中所说,美国所有的生产线都要撤离中国。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美欧疫情严峻 高层中不中招有原因

记者:现在这个病毒影响了全球200多个国家,(截至访谈日期4月7日)美国已将近1万人死亡,对欧美的疫情相当关注,英国首相已在重症室治疗,你怎么看欧美的疫情发展?

潘东凯:我们用常理去分析,这是个超限战,是真正的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是相当高的,因为可以说我找到了一些情报。美国一些重要的医疗用品生产商,他们很多主要的生产线都在大陆,而在2019年的12月大陆当局就制止了他们出口。我们看回那个时序,看回世卫什么时候说有可能人传人,再看一下已经公开的资料。一个英国人在武汉居住,11月30日已经有这个症状,为什么有的人会先知先觉(地把医疗用品留在中国国内)?但不要忘记,到1月20日在武汉还搞万人宴,继续庆祝过年。(中共)就是说我们不要给别人吓到,就是说外界阴谋论,没有证据不要说。外界怎么会有证据?正如某个国家的亲密盟友伊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现在都说这个是一个惨痛的笑话,是笑不出的笑话,因为伊朗是第一个(受害国)。中共的盟友北韩就看清了,普京就看清了,但伊朗可以说是真心胶(真傻),所以现在伊朗痛定思痛,像是被别人设了局。

用这个常理去推测,在真相面前去捍卫真理,我们应该是无畏无惧的。如果你明明找到在逻辑上最合理的可能性,不能因为恐惧而不讲。种种迹象显示这件事一早就有一些计划,而这些计划现在直接导致欧美的大灾难。

记者:英国首相都进了医院,这个发展是相当快的。

潘东凯:我觉得这是一件坏事,但是坏事也是两面看的。因为我们看到一些欧美强国的领导人是否个个都会有事,有时可能会有一些运气。川普总统有一样东西是鲜为人知的,就是他长期以来有洁癖的,他不是很喜欢与人握手。还有他几十年的习惯经常洗手,他的办公室摆满了洗手液,这个习惯救了他。但我看到我们的约翰逊首相,他要做一个有魅力的领袖,所以他不停地去医院打气、握手、慰问,也一直相信一个应该来自香港的医生说戴口罩是没用的,病毒不会在空气中传播,在BBC里现在疯传一个片子,现在成了一个痛苦的笑话。

这些西方国家,原本是有人可能有一个阴谋的部署,但你中不中招,就看有没有平常人的智慧。我希望英国首相尽快康复,不管怎么样,他经历过这些痛苦,我认为会改变英国的根本国策。

世界大战格局成形 台日印齐抗邪恶轴心 邪不能胜正

记者:他的根本国策是什么?

潘东凯:很简单,香港很多我们这个年纪的香港人,很尊敬的事头婆,我们昵称的事头婆,就是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她在星期天做了一个广播,她说我们可以再相遇,但她所说的话是遥引1940年,当她还只有14岁的时候的一个战时广播。我认为英女王每一句话都有深意在里面,这个是战时广播我们会战胜敌人,当时英女王十多岁的时候她说除了在我们大英帝国的所有子民的儿女,现在是与亲人隔开了,我们就要保守我们,要战胜这个逆境。她提到包括在美国的各位小朋友,因为她自己是小朋友,还有在美国的英国当时被保护的人。

其实脱欧之后,英国入了一个困局,这个困局就是你一定要有一个国际上的盟友,给你一个坚实的支持。昨天川普总统的记者会,第一句话就是祝愿约翰逊及早康复和会提供医疗协助,也就是英美的结盟。我认为是对抗邪恶的,是一个最坚实、最有力的结盟。不要小看英国的真正实力,英国仍然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但他们是迷失了方向。现在我看到如果你用一个超限战的概念,用一个世界大战的概念,我认为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就是“邪不能胜正”。

记者:其实现在川普是以第三次世界大战来打的,你认为这个战场会如何布局,除了英美之间结盟。

潘东凯:其实很多东西大家忽略了,巴西的新任总统被人说成是极右派。什么叫极右?因为他的移民政策比较坚定,他与那些标榜“大爱、包容”的所谓左胶,与他们割席。他是坚决维护国家的利益。巴西最近与美国政府高层,在川普总统私人的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Mar-a-Lago)高尔夫球度假村做了一个晚宴。当时发现巴西的政府高层都中招,而怀疑川普都可能有事。当然证明是没有事。但我想讲,巴西它那个疫情,于当下不是很严重。所以我们也都知道,有中共的间谍曾经进过这个度假圣地。是有很多我们合理的怀疑,其实这个病毒的源头不在巴西,而巴西的教育部长,是在最近在推特那里讲,就说中共要称霸全球,这个就是一个阴谋。我们知道,巴西这些被称为极右的国家,他们原本那些左派的领袖,就在那十年里面,即前任是和中共走得很近,令到国家的经济陷于崩溃的边缘。因为他全部倾斜在那些矿产的支出,和负了极大的债项。现在所谓极右,就要和中共切割。

另外我们看到,日本、台湾、印度,他们在这个疫症里面,是站的很前线,是对抗一个邪恶的轴心。所以其实我们要知道,如果欧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和战意,我们要对抗邪恶,我们要找一些新兴的国家,一些强大的发展中国家,和一些亚洲的自由民主国家,成为我们坚定的盟友。这样,我认为这个反围堵,就可以打败敌人。

中共“口罩大战”未打先输

记者:所以现在我们用的,我们不是用枪炮,现在“口罩大战”,在这里开始打仗。你知现在台湾就捐了一千万的口罩给欧美,中共当然都是声称救世主,捐了很多口罩,但就很多就开始退货,或者对它的口罩政策不满的。你觉得这一个口罩大战,会怎样打下去?

潘东凯:首先中共经常说捐助、捐助,我想在欧洲很多国家都爆料出来,很多器材是要买的,很多设备是要买的。还有一件事,它是将别人之前捐给它的东西卖回给你。我觉得,其实如果要打大外宣,打这样的公关形象战,你演戏就演得真一点,是不是?但是,因为它的本性难移,它是贪图那些小利。我认为这个都是极权政府里面的罕有,因为如果你看看当年的纳粹德国,或者斯大林的苏联,他们是很凶残的,但是它的官员不会层层盘剥,不会有私人小金库的。但是中共的贪腐是烂到,就快散的了。每一个甚至小到乡镇官员,都有10亿、8亿藏在他的豪宅里面。随时抓一个官员,他的小三都有几十个,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是很丑怪。所以为了这些利益,它的戏做不全。因为这些医疗设备,他们要赚钱。所以这件事,(中共)自己拉倒自己。看看现在法国的医护,都在推特里面拍了片,这些中共的保护衣,我不知道是捐还是买,买就更惨,一穿就好像雪片那样散了!它怎样去打这场所谓的大外宣?未打都输了。

美国若要和中华民国复交 是美国的内政事务

记者:澳洲传媒揭露出来,说中资企业在这个疫症大爆发之前,已经在海外搜罗医疗物资。包括这个绿地的房地产公司,在澳洲那边就搜罗了很多的医疗物资。他们是不是一早已经知道病毒会大爆发?

潘东凯:这就回到我讲的资讯了。即是说,美国的公司,在12月已经被别人限制了它出口,没收了那些器材,或者那些产品。有没有理由这么醒目呢。当时说不知道它是什么源头,又不知道它是什么病毒,只是一些不明的肺炎,到1月20日都不肯定是不是人传人,为什么在12月已经下了闸呢?你(中共)不要当全世界人都是5岁的智慧。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以为自己很醒目。

很多人不敢讲,是因为他形格势禁,利益问题,或者基于一些恐惧。其实哪个不知道呢?所以我想始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现在英国、印度、美国都有声音,说要它赔偿,美国的议员还轰谭德塞,要他辞职。另外美国提出,我们G20自己组织一个国际的卫生组织,就踢开WHO。在那里,台湾直接是一个成员国,你奈我何!

我觉得这件事很吊诡,中共说干涉内政,说要承认一个中国,但是仍然有十几个国家跟台湾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它即是说,我的内政,我喜欢承认哪个就承认哪个。所以我觉得现在下一步棋,我认为美国要正视卡特总统的那个世纪罪行,就是在没有任何保证之下,就贸然绕过了国会,和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这件事,就算尼克逊总统当年都不是这样讲的。尼克逊总统没有一个既定的国策说一定要和中国建交,一定要同中华民国断交。卡特当时(1978年)是犯下一个弥天大罪,到现在台湾,2300万人生活在恐惧中,这件事我们一定要正视。

就是说,美国一定要和中华民国复交。我们要看看中共,究竟有什么能量,是这么简单的事,都不可以忍受。帛琉(帕劳)都是一个独立国家,帛琉跟中华民国有正式外交关系,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的。现在,如果美国要和中华民国复交,这是美国的内政。美国什么时候保证过,不可以和中华民国建立一个真正的、全面的外交关系?中华民国是作为一个华人都是一种骄傲,因为这个是最成功的一个自由民主体制。

特首办新闻主任坠楼死的反思

记者:香港最近发生了特首办的新闻主任突然坠楼死亡的事。特首办当然表示非常遗憾,但到现在为止,没有交代原因。你怎么看一个这么年轻的、32岁的人,就这样自己坠楼死?

潘东凯:我刚刚就看到新闻,一个全裸的女尸,被发现了是掉了下来。前几天还有一个跳楼死的,说死无可疑,但很离奇的是那个尸体是发臭的。它是不是在写科幻小说,是不是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不足五岁的智商?

这位已经去世的年轻人,这位前特首办的新闻主任,他是补了人工,是炒了老板的鱿鱼。我没有证据的,因为我们没有办法走到一个去世人的头脑里边,去找回他的思想。他也没有遗留下任何的文件,(如果)有的话也可能被别人毁灭了,没有片言只字。但是像我刚才所说的,有没有理由说,我补了你工资然后你会去跳楼?

所以我认为,要慢镜头重播,还有放大镜头。就像我们见到(1月13日油塘高翔苑)纪律部队的宿舍里面有一个人,非常离奇的、身体悬空的,(从气窗)掉下来了。这样的人自己去跳楼?那个气窗那么小。我觉得这些事情,责任是执法者去查,但现在我们并没有执法者,我们有的是国家恐怖武力机器去镇压人民。而这个正如我多次分析的,是由中南海的刀把子控制着,那我们怎么去查这样的案子?没法查。

记者:网上有传说(那位年轻人的自杀)可能和林郑月娥的笃灰报告有关系?

潘东凯:当然这种事我们直接的联想,那其实很简单。我们是没可能找到证据的,但是我觉得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是不是?满手鲜血的这位女士,她的报应正在到来。如果她自己真的觉得是信上帝的,还说天堂留了位置给她的,我想她在午夜梦回对着自己的时候,也很难解释这个逻辑究竟是怎样连在一起的,是不是?等天收(她)吧。我觉得她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已经回不了头,还加人工(加薪自肥)。

记者:他们今天有答复,说(林郑加薪)是按照既定的政策去进行,不过也需要审视,到时与大家共渡难关。但现在才出来讲会不会太迟了?

潘东凯:但是她现在也没有按照既定政策,她有权去不让别人加人工(加薪)的嘛,是不是?这些钱对她来说也不是很大,问题就是她曾经在传媒面前讲过会减薪的嘛,就是如果一个人今天讲A,明天做B,那你还有什么信用?

记者:现在看到这个特首和一些官员的民望是相当低的,所以她的管治班子都发生了离职潮,四个首长级的官员都开始离职。你看未来她的管治会怎么样?

潘东凯:这些人现在才离职有什么用呢?他们已经是废人了是不是?在公众眼里是一些垃圾。好多人还在传林郑什么时候会被炒鱿鱼。我很有信心告诉大家,林郑是一定会做完这一届的,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代替她的地位,她的邪恶不是来自她本人,而是来自那个制度,那个制度一路上溯是到1921年,就是大家也懂得。

记者:那个前特首也很想坐这个位置?

潘东凯:那个前特首(梁振英)跟她有点不一样。林郑在某一个角度来说(对中共而言)“忠诚度”更高,和她本人没贪腐,就是她没有收了5000万不告诉别人。她将自己整个生命压在了这个政党(中国共产党)上,是不是?虽然她有没有入党没有人知道,但是我想她比雷峰更加忠诚。

劣币逐良币 香港警察堕落

记者:她说她就是依赖着三万个警察。

潘东凯:其实这是一句空话。三万个警察不是特首和香港文官政府控制的。三万个警察是由北京控制的。

记者:是啊。香港这么强壮的警察都染病,有120多个人已经送去隔离营。你觉得这个会是什么信号呢?我想补充一点就是纪念8·31(太子站事件),即3·31那次我也在现场真播。当时他们说不准人聚集,我看到警察多过市民,全部一字排开的。当时我就在想,病毒也不会看你是什么身份,就算你戴了口罩也是危险的,他们这么高密度聚集我都觉得风险很高。

潘东凯: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有因果循环或者是报应,现在只有几个这些国家机器(警察)中招,其实还是少的?不过这些警察他们的私生活我们可以讨论下,他的常识我们也可以讨论下。比如说他们不懂得用保护衣,乱脱乱穿也都破坏了那些衣服,也不能够保护到自己。还有他们一起去那些社交活动、去唱K(卡拉OK)或者去酒吧,这些人是凶残兼愚昧,他们的卫生常识也都不高。说老人家才会有事(染疫),年轻的没事,或者身体强壮的没有事,我现在看到的证据就不是这样的。他们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常识。

记者:我都很担心警察,因为他们真的站得很贴,有没有医学上的建议可以给他们,他们在前线执勤的时候,都要保持有1.5米的距离?

潘东凯:我想其实他们是很懂得保护自己的,只是常识不够,很愚蠢。他们只会说我去吃海底捞,你吃生命面包。即是他们的知识和道德修养水平很低,这个是香港的垃圾、香港的渣滓才会考虑加入这个“男子汉”组织。很奇怪“男子汉”里面还有女警察,他们称呼自己作男子汉,这是香港警察的堕落,是经过了一段长时间。当年香港主权移交前后,李明逵处长在位时,他们在处理世贸韩农示威的时候,还播放一下古典音乐,那个警察是专业和廉洁的。那个时候警队是香港人的警队,但是现在(香港的警队)全部消失了。

记者:早前路透社有一个报告说,至少有4000个国安混入了香港的警队里面,他们是不是都是受到一些影响呢?

潘东凯:我想两方面都互相在起作用,劣币驱逐良币。因为真的要对那个邪恶的政治组织很忠诚,才能够在那里上位(攀升)。我记得在雨伞运动的时候有一位督察,他是黄丝,他多次在社交媒体上伸张正义或者透露一些消息,很快被人革了职,甚至还惹上官非。这个邪恶的组织只能驱使一些人渣为他们服务。那些前高官现在离了职的,他们有机会说事情,比如说他们要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反正已经和建制决裂了。正如你刚才所说的离职潮。我想其实正常人是捱不了的,就是说很多人都会补人工,然后去辞职、去炒老板的鱿鱼。我最怕的是,再出现离奇的跳楼。

香港应保留实力 促使中共全线溃败

记者:怎么看香港的限足令事件的发展?是不是迟一些。

潘东凯:他是借这个疫情为名义,打压为实。因为说限制4个人(聚集),理论上说得通,一定数目的人一起聚集,对疫情控制不利。但是现在警察不是这样的,警察是将几个不相识的人,将他们5个为一组,强迫要他们站在一起,然后就给告票说:每个人收2000元。就是说这样这件事情很明显警察是违法的,是滥捕,他们应该全部都被拉去坐牢的,但是没有人会去拉他们,对不对?因为现在正如戴耀廷教授都说:法治已死。所以我们要小心一点做事情,是不是?

我认为现在的那个战场,正如刚才所说的是世界大战,中国好像不是在赢。所以我们应该保留一些实力,用一些方法使得在国际战线里面让他们全线崩溃,好过我们天天去追逐一些无关重要的街头巷战。

美中脱钩 是必然的方向

记者:现在是网友的提问时间。我刚才收到一个问题:为什么香港的蓝丝都是支持中共的?支持那些港共政权的,他们还在相信那套思维?

潘东凯:我想就是两种人,一种是真的相信,至于他们为什么这样,我已经没得解释了。就是说我认识很多受过高深教育的人,他们仍然相信,我想他们玩的是爱国主义,认为现在中国那么强大。还有中共散布假消息,用假消息来骗这些人。很奇怪,一些专业人士、退休的,一些本身没有利益的也相信,这是第一种。

第二种为了利益,比如台湾有歌星帮忙宣传(中国抗疫),难道她很亲近这个政权吗?她看到那个市场,看到钱。好像那里也有个香港歌星。我觉得如果你只关注眼前的利益,但如果这个市场崩溃不再存在的时候,你回头去哪里找呢?所以有时候是否赚钱赚到那么尽呢?除了赚钱外没有其他价值吗?这个我解释不了,但现在有几十亿的人口,这个世界有高有低,每个人价值观念都不同,因为他们注重眼前的利益,这样就变成了蓝丝,我认为这个都不用去解释了。

记者:第二个问题网友问,要用多长时间美国与中国会脱钩,因为华尔街科技界与中共的关系很密切,所以你觉得美国与中国的紧密关系什么时候?

潘东凯:首先现在已经不再紧密,第二我不喜欢去做一些预测,不过我觉得关键不在于什么时候脱钩,而是是否向这个方向走。我们看到最近的发展,现在的(美国)政府获得连任,势在必行,但这个政府我客观的分析不是一个冒进的政府,他不会明天就切割所有的关系,他会是抽丝剥茧一步一步地做,所以最主要是那个方向是向美中分开,而不是更加紧合。只要方向是对的,我认为用一、两年时间也无所谓,(美国)要养着它,逼它履行美中贸易协议的第一阶段,等它买一大堆美国产品。美国要先把钱放到口袋,然后下一步就像美国商务高级顾问纳瓦罗(与中美经济专家安一鸣共同)写了一本《致命中国》这本书,他说所有的生产都要拿走。川普刚刚做了一件事,就是生产口罩的3M本来是很硬死都不肯动,但昨天谈了一个协议,会大量生产口罩提供给美国及美国的盟友。另一方面,我相信就是将他的生产线逐步逐步转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认为最快都要1年的时间,但一定要走这个方向。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卢楚仁:美元太强 或引货币危机
【珍言真语】麦燕庭:从凤凰卫视看清中共套路
【珍言真语】张俊杰:逆市扩充 与港人同行抗疫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令南海避战 华为芯片将绝代?
【独家视频】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