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公署长郑雁雄阴毒 乌坎模式恐套香港

披露郑雁雄镇压乌坎民主抗争的过程

人气 2147

【大纪元2020年07月06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齐先予报导)7月3日,原中共广东省委秘书长、常委郑雁雄被中共当局任命为首任驻港国安公署署长。不过,现年56岁的郑既没有公安或国安背景,也没有治港经验。中共派他到香港,主要看中了他善于运用中共厚黑术,能够利用阴毒手段、加上造谣舆论镇压民间维权抗争。如今郑任国安公署署长,恐怕会把乌坎模式的阴毒手法搬到香港。

阴毒镇压乌坎村而被看中

郑雁雄生于1963年,汕头人,1984年毕业于广州中医学院,但未曾从医,留校担任政治辅导员,之后担任共青团干部,接着进入广东省团委;1998年至2002年担任《人民日报》华南分社秘书长,其后出任广东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郑雁雄2005年初任汕尾市市委副书记,2008年8月任代市长、市长,2011年9月至2013年6月任市委书记。他一手处理了乌坎村大规模的维权运动。

2009年起,乌坎村原村干部私下把大片土地出卖给开发商,村民多次反对无效后,于2011年9月21日开始大规模维权抗争,村干部外逃。

村民通过选举,自发成立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乌坎村妇女代表联合会等,成了中国境内第一个没有中共领导的地方。但后来,郑雁雄用阴毒手法,花近六年时间把抗争镇压下去了。

乌坎村前村务委员、现流亡美国的庄烈宏7月4日在Twitter上连发两帖,怒批郑雁雄是中共的“傀儡”,悲叹“昨日乌坎,今日香港”。

他在贴文中说,“它(他)曾参与镇压我村,它(他)杀死我的战友薛锦波。它(他)跟你玩阴的,也跟你玩硬的,但它(他)只是党的傀儡,它(他)是郑雁雄。”

外界认为,中共当局任命郑雁雄为首任驻港国安公署署长,可能出于三大条件的考虑:他处理过乌坎事件,有处理大型“维稳”事件的经验,乌坎村当年的抗争,与八年后的香港抗争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从事过媒体管理工作,曾任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有控制意识型态经验;且广东与香港比邻,便于中共当局进一步管控香港等。

曾爆发与港类似民主抗争

2009年,乌坎村村民委员会私下把3,200亩农用土地转让给开发商,卖地款项达七亿多元人民币,而补助款每户只有550元。原本一宗简单的贪腐案,只因汕尾官员都收受好处,拒绝处罚村干部。

在多次上访无效后,村里二十多位年轻人开始组织村民抗争。

他们先在1.3万人口的村庄散发“我们不是亡村奴”的传单,告诉村民们他们原本每年可得数十万的利益被党官侵吞了,他们的选举权被剥夺了。随后他们建立了近千人的QQ群组,并创作了一首《情系乌坎》歌曲:“我的故乡,失去朝阳……灰暗下的统治,瞎子的国度……”

在11次上访无效后,他们自发组成“乌坎热血青年团”。起初他们用告示的方式召集开会,村民由于害怕当出头鸟而不敢参加,后来他们改用《让子弹飞》里的“从众效应”来帮助民众克服害怕心理,宣布要在2011年9月21日召开村民大会商讨土地纠纷。

那天一大早,乌坎村400年历史上第一次有人因为“起事”而鸣锣,很快50人变成近5,000人,青年团又临时决定把村民大会改到市政府游行。

9月23日村理事会成立后,村民向政府提出三点要求:清土地债、清土地、民选村委班子。随后,青年团、理事会和林祖銮老人,三方组成了乌坎村“指挥部”。每次活动青年团都是主力,特别是在突破信息封锁、网络传递真相、引发外媒关注、设路障阻止官方进入等方面。那时的乌坎是百姓当家,中共被排斥在外。

郑雁雄拘捕抗争骨干 逼其在电视认罪

时任汕尾市委书记的郑雁雄,刚开始的时候曾向村民发放题为“劝喻和平解决”的光碟,因当时是中共十八大选举之前,汪洋和周永康在博弈。

2011年12月周永康势力占上风后,郑雁雄就开始强硬起来,将乌坎村民申诉定性为与境外势力和媒体勾结,宣布村临时代表理事会、村妇女代表联合会为“非法”组织并予取缔。

12月9日,郑雁雄下令拘捕了包括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会长薛锦波在内的五名村民。两天后,薛锦波在看守所被打死,遗体上全是伤痕。

2011年12月16日,乌坎村民举行集会及为被打死村民代表薛锦波办追悼会。中间站立在薛锦波遗照后者为林祖銮。(AFP)
2011年12月17日,乌坎村民游行要求当局解决农民土地被盗卖及彻查村民代表薛锦波被打死的诉求。 (AFP)

薛锦波之死激起村民的更大反抗。12月18日,村民再次与警方对峙,警方随即采取封村、断水、断电、断粮等方式,粮车不许进入,渔港也被封锁。

当天,郑雁雄再次发布讲话,首先抨击村民找境外媒体出头,称“境外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还厚颜无耻地说:“把我给撤了又有什么好处?再派一个市委书记来,也不见得比郑雁雄好多少。”言外之意,天下乌鸦一般黑,中共官员一样坏。

2011年12月20日晚,香港人民力量成员用烛光声援乌坎村村民的维权。(宋祥龙/大纪元)

12月20日,由于汪洋控制的广东省委介入,郑雁雄开始放软。他答应把部分土地交由政府出面协调,赔偿征地者损失。晚上,他们与村民代表谈判,郑雁雄口头承诺不会秋后算账,但后来却食言了。

接下来,郑雁雄开始搞阴招,扶持反对青年团激烈抗争的老党员林祖銮。林当过兵,1969年退役,出任乌坎村村民委员会副主任和民兵营长,后来又担任东海开发区负责人和东海镇商业支部书记,1995年退休。

为分化抗争者,郑雁雄私下活动,威胁加利诱,让人把林祖銮选为乌坎村党委书记和村委主任。原本由年轻人主导的乌坎抗争,最后指挥权落到了“拥护共产党”、“拥护党中央”的老人林祖銮手中。

2012年3月4日,乌坎村村委会选举投票现场一角。早前获官方委任为党支书记的村民代表林祖銮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而被打死村民代表薛锦波的大女儿薛健婉被迫退选。(PETER PARKS / AFP)

不过,官方承诺的退还土地五年后也没退还。2016年6月17日,年轻人说服村民和林祖銮,准备开始第二次抗争。

哪知第二天6月18日林祖銮突被捉,当天公安局还宣布林涉嫌职务收贿被检察院逮捕。

20日,林祖銮的孙儿被公安拘捕,21日就播出林祖銮在电视认罪片段。村民普遍认为,林祖銮是为救孙儿才违心认罪的。外界认为,中共搞电视公开认罪来取代法庭审判,就是从郑雁雄开始的。

9月8日,林祖銮被冤判监禁三年多,村民不服,准备举行大规模游行。9月13日凌晨,大批防暴警察突袭乌坎村,拘捕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上千名武警包围村庄,村民与警察发生了武力冲突,有几十人受伤,官方声称“有13人因扰乱公共安全而被逮捕”,但村民表示有大约70人被警方抓走。

后来,当局还威逼被捕者家属做“思想工作”,劝村民放弃游行。9月14日,很多记者被捕。当局还称,举报记者的人会得到2万元的现金奖励。

因主要抗争骨干被捕,加上信息封锁和武力高压,乌坎村第二次抗争就这样被扼杀了。

2016年12月26日,海丰县法院对九名村民判处2年至10年监禁,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游行、示威、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妨害公务、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等。(有关乌坎村抗争详情,请点阅大纪元系列报导https://www.epochtimes.com/gb/nf5743.htm

如今郑雁雄被派到香港担任驻港国安公署首任署长,恐怕会把乌坎模式的阴毒手法搬到香港。

香港时事评论员石山认为:“香港人有上百年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的熏陶,没经受中共暴政洗脑,特别没经历文化大革命对传统文化的破坏,香港人骨子里还保有‘舍生取义’的中华传统内涵,特别是经历反送中运动的淬炼,郑雁雄想让真正的香港人屈服,恐有难度。”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袁斌:乌坎村民焚烧中共党旗标志着什么?
中共任命多名驻港国安要员 背后有何考量?
驻港国安公署长郑雁雄 曾镇压乌坎村维权运动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老外看中国】回应港大学生会 郝毅博吁助香港
【薇羽看世间】不再称一尊 习梦断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