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梁家杰 :文字狱再现香港

人气 667

【大纪元2020年09月1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9月6日是原定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投票日,也是网民发起的“反国安法”“反对押后选举”九龙大游行之日。虽然中共用港版国安恶法恐吓大众,指使黑警滥捕滥暴,香港人与极权抗争之不屈精神仍不熄灭。

9月6日早上,警方国安处人员闯入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快必)的住所搜查并将其拘捕。8日,他被控5项“发表煽动文字”罪、1项“公共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罪,裁判官拒绝保释。

警方回应称,快必涉嫌“多次摆街站宣传,发表煽动性文字”因此被拘捕。网民广泛质疑,日后批评政府的街站或言论,都可能“涉嫌触犯煽动罪”,香港的言论自由和法治将荡然无存,与中国大陆无异。

香港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热点直播栏目采访时表示,起诉快必的《刑事罪行条例》九、十条,是八十多年前,英国殖民地主为了打击异己设立的,与公民权利、人权与自由相冲,广为诟病,早就应该废除了。英国、加拿大、澳洲等早已取消这类法律,在香港印象中也已经几十年没有用过。现在把木乃伊拿出来,是政治任务。

由于该条例非常宽,难以准确定义,掌权者就可以择人而噬。香港法院做不到推翻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人大说什么都可以,连《基本法》都可以改。如果港府厚着脸皮仍然用疫情做挡箭牌,想今年争取到公平选举也没有办法。现任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是否留任一年,要看选民民意是否过半。

《刑事罪行条例》九、十条为殖民地恶法

谭得志此次根据香港《刑事罪行条例》第九和第十条被起诉,这两条法例关于煽动或叛乱,梁家杰表示,是1938年英国殖民地主为了镇压二等公民成立的古法,实际上是政治迫害的工具。后来有了《人权法案条例》和《国际人权公约》之后,这种罪名许多国家都已经废除了。

“第九、第十条是说什么的呢?是说“有煽动意图去引起憎恨,或者藐视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袭继承人或其他继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领土其它部分的政府,或依法而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护的领域的政府,或激起对其离叛”这样的。”

他介绍,这两条法例在1967年中共暴动的时候用得最多,《大公报》当时也被殖民地政府告过,说其是煽动仇恨,藐视女皇之类。但当时香港是殖民地,现在已不是殖民地了。

“这个80年前的条例,其实一直都被认为是严重影响言论自由,而且与1938年之后开始出现的《国际人权公约》所保障的人权或自由是格格不入的。所以香港还保留它,其实已经是非常不对的一件事了。”他说,“香港是有《国际人权公约》的,我们有《人权法案条例》,把这两个引入香港,成为本地法律的一部分,而且我们的《基本法》说得很清楚,这两条条例在香港是生效的。”

他举例说,英国的“法律委员会”,加拿大的“法律改革委员会”都已经建议废除煽动叛乱罪。澳洲政府早已放弃了,在20多年前就指出,差不多所有普通法、司法区都认同煽动叛乱罪已经被淘汰,有关的法律已经过时,并且不合理地干预表达自由。譬如马来西亚政府,最常用“煽动叛乱罪”来对付反对派领袖和作家,以镇压异己。

香港又怎样呢?梁家杰表示,1996年在彭定康做总督的时候,就提草案废除《刑事罪行条例》第九和第十条,即现在用来起诉快必的那两条,因为它已经被所有尊重自由人权的国家和地区,都认定是与《国际人权公约》所保障的言论自由互相对冲。

“当时的香港大律师公会、香港的律师会、香港的记者协会,都同意彭督政府的建议,要把第九、第十条铲除的。最简单的理由是因为它跟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相抵触的,而且是不见容于这个公约所保障的人权和自由的。”

他介绍,律师会当时提及,这是在殖民地时代一条非常为人诟病的法律,跟自由的发展、民主的发展是相抵触的。

拿出两条古法起诉快必 乃“欲加之罪”

现在拿两条八十多年前立出来的法律出来用,梁家杰认为,非常不合时宜。

“因为这个‘煽动叛乱’罪,那个罪行的组成部分是非常宽的。你很难将它很准成、客观地去定义。如果是这样的话,要告你的人,就是政权或者掌权的人,就可以择人而噬。”他说,“如果他觉得这个人说的话不太中听,这个异见是特首或者中共中央无法接受的,他就可以用这一条远古的古法来告你。”

他举例说,你说一句林郑月娥做得非常差,因为她要坚持做“明日大屿”,把钱倒入咸水海,我认为她应该下台。当然这只是个意见,没有什么问题。作为林郑可以不同意,去说服香港七百万人,说你其实是很称职的,应该倒钱去填大屿山。

“但是如果林郑她是要针对你的,用这一条古法,那就大件事了。因为它里面那些概念,就是说你会引起憎恨。”他说,“如果你说你由于你的措辞、你的面部表情、身体语言,使人觉得你对林郑很不满的,你感染了其他人,使别人也憎恨林郑,那随时都会中招。”

他指出,只要是不完全支持政府,批评政府随时都有机会成罪,因为欲加之罪,它这个条例太宽了。

“我也想与那些亲共保皇党说,不要真的想着这个东西只是对付那些民主派的,因为你说挑起香港的族群之间的一些敌意,蓝丝讲的东西也是挑起香港群众对黄丝的敌意,其实你可能也会中招的。”

“不过当然他们实际上不用担心的,因为政府是包庇、纵容他们的,所以他们是不用怕的。”他补充说。

“煽动叛乱”定罪应符合约翰尼斯堡原则

20年前,梁家杰是大律师公会主席,当时港府要立23条(国家安全法),其中一条是煽动叛乱罪。他与叶刘、梁爱诗、董建华政府争执说,其实我们很容易踩到言论自由,你是否可以考虑采取一个叫约翰尼斯堡原则,就是如果想将一个人讲的东西,或者他写的东西入罪,由于要保障言论自由,政府要首先证明三样东西。

“第一,你要证明讲这个东西或者写这些文字的那个人,就要讲他是有意图煽动他人,即时制造暴力。第二,政府要证明该言论很可能导致该暴力,你有意图不是表示你有可能导致的,你可能只有这个意图,你讲的东西很笨拙,你讲的东西可能没人听,你的言论没有导致暴力。第三个元素是该言论与该暴力事件的发生是有直接的和即时的关系。”

“用的最多的是67、68年暴动的时候,之后几乎是没有用过的,我印象中真是没有用过的。当然由于我没有全部几十年都看过,所以用几乎这两个字。”

他补充说,唯一近期用过的是,中西区区议会主席郑丽琼议员,当时他与其他法律界的人士出来义正辞严地驳斥,“人家根本就没用几十年了,你说用这个东西来告郑丽琼,其实那个意思就是你要禁止发声,因为那个寒蝉效应是很大的。”

“它告你,与她能不能入罪,其实未必是有直接的关系的。因为它告你,你已经惶惶不可终日,你已经行不安站不稳了,可能给它拖你一年,甚至一年半才能审结这个案子。”

事实上,现在已经有“反送中”运动中被递捕的人,上了法庭最后无罪释放,但是他排期排了八个月、一年才能上庭,期间对他造成的滋扰和压力已经很大。

2003年港府要立23条时,他就跟董建华建议,如果真的要立,起码把约翰尼斯堡原则加进去,才算有诚意尊重人权,尊重言论自由。“这个当时是在1996、1997年还没有回归,在殖民地的立法局是得到广泛的支持的。”,“现在回归23年了,还翻柜桶底,这些古老石山出来,就去告快必,你就知道它的居心何在,那当然是有政治任务的。”

“现在是拿木乃伊出来,一个个木乃伊拿了出来。”

非国安法起诉却由国安部办理 令人生疑

按香港高级警司的说法,此次快必的案子,原本是按港版国安法21条进行侦查,但后来律政司看完案件之后,觉得不够证据,就又从抽屉底找出来这个古法。这样的话,“那就不是港区国安法了,那为什么会由警务处的国安部来继续办理呢?”

他强调,港区国安法有一个特点,是自成一格、不假外求的一套系统,叫做公安系统。由前线警察,到律政司,里面有个国安部,然后指明法官就可以审判了,和外面是绝缘的。

“律政司也说这个是根据刑事罪行条例来起诉,那就不是港区国安法了,那为什么李桂华高级警司继续办理这件事情呢?”他说,“如果是这样,那警务处的国安部门就是什么案子都可以查?那你就是用港版国安法来做万能钥匙,什么事情都用它来开,然后自己再来查。这是很奇怪的。”

大时代下会有人做调教以适应新主

近期,烈显伦前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引用《禁蒙面法》案说,人大常委是最大的,你们这帮人(指法官)都是迟钝的,你们都不懂得香港新宪制秩序的。“你没听到烈显伦大法官说吗,人大说什么都可以。它可以将《基本法》改写的,这个就是他的误区和盲点。”

“如果我们没有《中英联合声明》,没有《基本法》,那你烈显伦大法官当然就是对的,但是我们有的,当时我们就是看着你承诺我们,起码到2047年,都适用《基本法》,国家宪法是不会在香港使用的,我们是不会行共产主义马列毛思想的。”

“香港起码有50年时间,是保持不变的,但现在不是了。”

梁家杰解释说,因为现在是大时代了,自然就会有一些这样的人物出现。任何一个大时代,在改朝换代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人,在历史时刻选择做“俊杰”。“如果原来行事的那一套东西,是不合适这个新的秩序,新的主子,那有很多人都是可以做调教的。”

立法会如被亲共派完全把持 后果堪虞

对于接受中共委任的说法,梁家杰认为不太正确。这一届议员是做到9月30日,现在在做民调,也就是寻求选民重新授权。“这个不存在委任的问题,如果大家不肯授权,那他们就是9月30日下车。”

不过他又担心,立法会如果被亲共保皇党完全把持了,其实后果是非常堪虞的,他们用《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可以做很多恶事。

“现在民间有很多,譬如星火基金,什么基金之类的,他们就可以有理由或者没理由的,用他们的特权条例,来做一个特权法案的调查,就叫你们这些星火基金,或者什么基金,把数目拿出来检查。”但是,“如果有民主派的议员在的话,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譬如由民主派提出的一些所谓P&P,就是这个《权力及特权法案》的调查委员会,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起码有两三个现在还没有处理的。”

“如果没有议员在里面和他们对抗的话,那么怎么办呢?他们就会第一个出来查你的星火基金都行的,这个大家要想一下的。”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梁家杰:DQ兼延选 中共为美上子弹
《珍言真语》答谢10万订阅特别报导
【珍言真语】王岸然:临立会阴谋 勿被中共分化
【珍言真语】梁家杰:港人不与中共暴政和解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胡编花式叼盘改了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