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州”西澳的“独立”情结(下)

人气 20
标签:

【大纪元2020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明智澳洲珀斯编译报导)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讨论后的今天,西澳在许多方面比其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更接近“独立”。因中共病毒造成的州界封锁已经实现了许多人长期以来的幻想——一个只属于西澳人的西澳州。

记者Ben O’Shea在他发表于西澳人报网上的文章中说,独立运动在西澳历史上的不同时期都能引起公众关注,因为它涉及到我们对这片土地的信念,以及因为地理孤立而产生的“我们与他们”的心态。(接上期)

矿业大亨主导“独立运动”

二战后的几年中,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一系列决定为西澳后来的矿业繁荣奠定了基础,其核心集中在西澳西北部的铁矿石和石油矿藏。但不久后,西澳人发现这些矿藏带来的财富正在不成比例地流向东部的金库。

20世纪70年代,矿业大亨汉考克(Lang Hancock)受够了这种差距和当时的惠特兰(Whitlam)工党政府。他将自己的大量资金投入到西澳的独立运动中,试图在1974年的联邦大选中派出一位参议员候选人,但未能成功。

汉考克随后发表了一份名为《唤醒澳大利亚》的经济和独立主义宣言,他在宣言中认为,西澳“具有成为地球上最富裕地区的潜力”,但警告说,“根据现行宪法,若西澳仍为澳大利亚联邦的一部分,它将无法发挥全部潜力”。

由于心脏问题,汉考克原定于1979年进行的全国巡回演说被迫取消,因此他的女儿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包下了一架特殊改装的波音747客机,举行了一场天空之旅的“独立秀”。

“是的,我父亲在70年代初支持了一场独立运动。”莱因哈特告诉《星期日泰晤士报》,“因为联邦政府做出了无视西澳人利益的决策。”“如果(联邦政府)不考虑西澳的利益,西澳独立的火花自然会重燃。”

西澳只属于西澳人已实现

当西澳自由党的科特(Richard Court)于1993年出任州长时,被认为政治能力不足,但他很快意识到,可以通过向基廷(Paul Keating)的联邦工党政府插上一脚来强化自己的公众形象。

如果说西澳政坛有一条永恒不变的真理,那就是你永远不会因为向选民宣传“我们对他们”的政治观点而受到批评。所以在1994年,科特发起了一场关于西澳因为加入联邦而失去的权力与责任的审计,并希望这将是“公开辩论澳洲联邦体系未来前景的第一步”。

不久后,独立主义的情绪又因另一场釆矿潮而重新爆发。在矿业繁荣时期,西澳的出口约占全澳出口收入的35%,但得到的联邦拨款却少得多。

近年来,麦高恩政府作出了一项努力,从联邦拨款委员会(就是上文提到的在1933年西澳公投后用于安抚西澳民众而成立的机构)申请更多的税收收入,但这再次导致独立主义出现。

在2015-16财年,西澳所征收的商品及服务税(GST)收入所占比例下降至每1澳元仅30分,而之后的悲观情绪则使西澳经济陷入困境。虽然这次西澳不需要通过全民公投来赢得更好待遇,但无论如何,当西部力量(Western Force,西澳橄榄球队)从超级橄榄球联赛(Super Rugby)中被砍掉时,我们的“独立之痒”还是被挠到了。

然而经过一个多世纪的讨论后的今天,西澳在许多方面比其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独立”。因中共病毒造成的州界封锁已经实现了许多人长期以来的幻想——一个只属于西澳人的西澳州。

为何西澳人总想独立?

如果我们将目光从联邦制的缺点移到西澳普通民众身上,那麽西澳人想要独立的原因就显而易见了。

“我认为西澳人对自己的州感到极为自豪,我们也确实与东部各州进行着友好竞争。”麦高恩说:“这也是西澳最引以为傲的事之一。”

拳击冠军、西澳人格林(Danny Green)认为,对独立的迷恋来自于我们对自己独特地位的自豪感。格林说:“我们比东海岸的人口少很多,所以西澳经常被忽视。”格林虽已不再主张从联邦中独立出来,但他说,鉴于我们在这次疫情中“极其独特”的经济地位,“独立依旧是个热门话题”。

西澳大学西澳历史研究中心的副董事Bruce Baskerville博士说,1930年成立的自治联盟(Dominion League)所宣导的文化及情感立场和价值观是西澳人的明显写照,直到今天同样有共鸣。

“这是一种感觉、一种向往,甚至是一种渴望,无论我们出生在或是选择来到西澳,成为Westralian,这是我们的共同之处。或许做法并不完美,但这种东西超越了理性、逻辑、法律和经济,甚至医学上的争论,为强制封锁边界提供了有力的情感支持。”

现实的创痛

西澳独立有何不可呢?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海滩、葡萄酒和精酿啤酒、一位极受欢迎的州长,还有毕晓普(Julie Bishop)这位久经沙场的前任外交部长。

我们可以自由地修补与中国伤痕累累的关系、保全我们所有的财富。最重要的是,可以免受帕尔默等人的起诉。

但现实总是不尽人意。西澳大学法学院教授Sarah Murray将脱离澳大利亚联邦描述为一项“艰巨任务”。“联邦宪法的序言中明确说明澳大利亚‘不可分裂’,而英国国会委员会指出,需澳洲议会同意才可独立,所以1933年(尝试独立)失败了。”Murray教授说,“西澳将面临诸多挑战,例如在逻辑上是否可行、如何运行一个独立国家,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外交事务。”

所有这些“麻烦”中,最大的问题是需要建立自己的军队。据一名国防分析师估计,建立一支“最基础的军队”最低成本是100亿澳元,西澳能不能凑齐1万名士兵都不好说。

而且,尽管亨德森(Henderson)造船厂将获得那些期待已久的潜艇合同,但就不要指望保留我们的标志性军事基地SAS(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了。一位分析师已证实:“如果我们要独立,SAS将从西澳撤出,并在东部重新部署。”

所以,尽管让西澳独立有很多显而易见的优点,但相比于这些几近无解的弊端,西澳独立最好永远只是个假设。(全文结束)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西澳百年传奇人物 天才工程师奥康纳(上)
西澳百年传奇人物 天才工程师奥康纳(下)
西澳“国中国”将重回联邦 缴纳巨额税款
“灰姑娘州”西澳的“独立”情结(上)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预期川普连任?北京发战争威胁
【西岸观察】证人指控拜登 大数据分析川普赢
【十字路口】习纪念抗美援朝放狠话 六大动机
【一线采访视频版】无锡37访民盖手印 揭零上访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薇羽看世间】拜登丑闻连爆 习祭抗美民族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