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商用客机的野心

人气 3274

【大纪元2021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Richard A. Bitzinger撰文/曲志卓编译)上个月,美国和欧洲同意停止由于对波音和空客的补贴而引起的长达17年的贸易争端。此外,双方同意“合作解决可能损害各自大型民用飞机工业的第三方非市场做法”。这个第三方指的正是中共。

中共正努力打入商业客机业务,这是一个由波音-空客双寡头垄断主导的利润丰厚的行业。人们可能会认为,这种领域很成熟了,可以容纳更多的竞争。但实际上,没有其它行业像商务客机一样如此难以进入。全球民用飞机行业是雄心勃勃项目的墓地——三菱SpaceJet、苏霍伊(Sukhoi)的超级喷气机100型客机、土耳其的TRJet——所有这些项目都以惨败告终。

只有巴西的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成功地提供了与波音和空客有意义的竞争,但这也只是通过打造小型支线飞机营造了一个小市场而已。

那么,为什么中共相信它能够加入商用飞机生产的“大男孩俱乐部”呢?

首先是:规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航空旅行市场,也是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国每年购买约200架新客机,约占全球总需求的八分之一。因此,有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可以开拓和利用。

排在第二位的是:虚荣。进入大型商用飞机市场的决定是由中共国务院和中共中央做出的。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AC)——2008年成立的负责客机研发的国有企业——被自诩的“航空爱国主义”所包裹。中国商飞公司认为,大型商用飞机的生产是它对“中国梦”的贡献,相当于中国发展核武器和发射中国第一颗卫星。

最后就是:钱。中共愿意投入大量资金发展商用飞机,这相当于其航空航天版的、对应于陆上和海上的“一带一路”计划。

商飞公司目前有两款客机在运行中。第一款是ARJ-21,一种中型支线飞机,可容纳90名乘客,专为不到3小时的短途飞行而设计。ARJ-21于2002年启动,在第十个五年计划(2001—2005年)期间推出,是中国30年来首次尝试设计一架本土商用客机。这架飞机在2008年底进行了首次飞行。商飞公司预测它将销售多达1000架这样的飞机。

更雄心勃勃的一款客机,C919窄体喷气机,于2008年启动。C919可容纳约160名乘客,与空中两个主力机型——波音737和空客A320大致相同。中国商飞在2012年预测,它将在2014年进行C919的首飞,并在2016年开始交付使用。

此外,中共目前正在与俄罗斯合作开发可搭载约300名乘客的CR929宽体客机。

中国商飞已经声称其客机取得了巨大成功,拥有超过600架ARJ21的订单和超过800架C919的订单。然而,这其中有巨大的漏洞。

首先,这两个项目都比计划晚了几年。例如,ARJ21在实现首次飞行时晚了两年半。2010年末,该飞机在静态测试中未能达到预期的负载等级,机翼出现裂缝。飞机的布线和航空电子设备也有问题,而且超重,这限制了它的载重。

C919有更多的麻烦。据信,该项目已经花费了中共超过200亿美元,而且它错过了首飞和首次交付的里程碑,比预期晚了三年。此外,ARJ21和C919都没有获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颁发的适航认证。没有该认证,几乎不可能将客机销到中国境外。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ARJ21和C919的订单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的航空公司,因此北京方面极有可能强制这些公司购买这些飞机。例如,首家获得ARJ21的航空公司是成都航空公司,成都航空公司部分归中国商飞公司所有。

同时,ARJ21尤其不适合中国航空市场:对于大城市之间的大多数航线来说,它载客量太少,而中共不断扩大的高铁网络正在取代全国的短途空中交通。

此外,这些飞机的1400架订单中,也许只有三分之一是“确定的”。其余的要么是“选项”——即不具约束力的购买协议,要么是未经确认的。

最后,称这些飞机为“中国的”是夸张了。事实上,ARJ21和C919在关键组件和子系统方面都严重依赖外国供应商。

ARJ21的鼻锥直接复制了已停产的麦道(McDonnell-Douglas)MD-82,中共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根据许可证建造了这种机型。同时,该飞机的机翼由乌克兰安东诺夫设计局(Antonov Design Bureau)设计。

这两款飞机都使用西方提供的航空电子设备、起落架、导航器、飞行控制装置,以及最重要的——发动机。事实上,据估计,C919只有总价值的25%是中国自己制作的,主要是在机身和机翼的制造,以及总装。我可以组装宜家的书柜,但那并不意味我就是一名木匠了。

然而,像中国大多数事情一样,北京不会仅仅因为这是个坏主意就不这么做。

正如著名的航空航天专家理查德·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所说:“一个专制国家(或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生产的每一架民用飞机在市场上都是惨痛的失败。”他补充道,“拥有良好、聪明的政府的运行良好的国家不会启动国家飞机计划”,但“无能的独裁者喜欢这些计划”。

此外,阿布拉菲亚指出,“只有专制政权才有能力向国家喷气式客机分配资源,而没有人质疑原因。”因此,中共可以在ARJ21和C919等虚荣心项目上浪费大量资金。

话虽如此,中共最终仍可能制造大量商用客机,然后迫使其国内航空公司购买。这或许对北京来说已经足够了,而且这将大幅削减波音和空客对中国的销售。然而,中国人民最终将为此付出代价。

作者简介:

理查德·比辛格(Richard A. Bitzinger)是一位独立的国际安全分析师。他曾是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问题学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RSIS)军事转型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并在美国政府和各智囊团任职。他的研究重点是亚太地区的安全和防务问题,包括中国作为一个军事大国的崛起,以及该地区的军事现代化和武器扩散。

原文“China’s Commercial Airliner Ambitions: Dream or Nightmar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已成世界之敌而非竞争者
【名家专栏】中共藉军售 进驻大西洋
【名家专栏】中共精心策划的谎言和收买
【名家专栏】中共令人不安的核武集结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场冷遇
【时事军事】台海周围F-35数量惊人 中共岂敢妄动
【横河观点】孙力军为谁推磨 中纪委不谈的话题
吴吕南:李贞驹如何走上中共间谍之路
【舞蹈三剑客】神韵七团全球巡回演出 精彩幕后
寒山碧:北京冬奥 西方国家与中共互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