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西双版纳封城 警持枪与旅客对峙

人气 10396

【大纪元2022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顾晓华采访报导)中国旅游名城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市近日爆发疫情,10月4日宣布封城。从4日下午两点开始,航班停飞,高铁停运,高速封路,大批旅客被困。10月5日,有受困游客接受大纪元采访,讲述无预警遭到封控的经历。

西双版纳机场突遭封控 警察持枪镇压旅客

10月5日,中共官方通报称,西双版纳景洪市10月2日爆发疫情,截至10月4日,累积报告阳性病例5例,其中确诊3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10月3日8时,景洪市告庄西双景、华福公寓实施静态管理,从4日20:30起,景洪市封城

10月4日下午两点开始,景洪市航班停飞,高铁停运,高速封路,大批旅客被困。

有传出的视频显示,在西双版纳机场,许多旅客抗争到深夜,要求机场放行。现场有身穿防护服的警察手持长枪和盾牌与民众对峙。机场内有旅客高喊:“我要回家!”还有人愤怒痛斥警察:“你们是拿枪对着你们的人民!”

10月5日,因封控滞留在西双版纳的游客宋先生告诉大纪元,警察持枪镇压发生在西双版纳机场候机大厅里。

宋先生说:“(警察)拿枪,是里面候机厅里的冲突。是因为看到飞机降落了,也不给上,然后飞走了,就有人冲卡。机场当天突然下发通知,两点以后的航班不给起飞,中午十二点的航班都飞走了,两点以后的航班要么取消了,要么飞机空客(不载乘客)飞走了。”

宋先生表示,在西双版纳机场,旅客们4日抗争到午夜。“昨天(4日)晚上,折腾到十二点,还没个准信。现在只知道航班都取消了,不能走,(旅客们)主要(问题)是,现在封闭多久也没有人知道,而且后面航班都明显涨价了。”

宋先生表示,住酒店都是自费的。“酒店这边是自费的,而且价格很不统一。我们是滞留十二点回去的,给我们的价格是260元,然后别的人是自己订的,价格又是300。现在航班全部取消,高速也封闭,公共交通也没有了。想换酒店的旅客,也因为打不到车,也走不了。”

告庄星光夜市被封 游客遭警察殴打

10月4日晚间,在西双版纳星光夜市爆发民众抗议。网上传出的视频显示,现场爆发警民冲突,有民众高喊:“打人了!打人了!追着打!”

滞留在西双版纳的深圳游客林女士10月5日告诉大纪元,在景洪市告庄4日爆发民众抗议。

林女士说:“昨天有抗议,在告庄门口,当时有暴力执法,也有(警察)把一些人弄倒。”

据林女士介绍,10月2号晚上,告庄西双景星光夜市关闭。“他们说,那个星光夜市是电路查修,把夜市给关了,但其它商家还是可以营业的,其实那一天可能就是已经(发现)有阳性(病例)了。”

林女士说,当地对本地人管理很松散,却对游客实施严厉封控。“大家也不戴口罩,那些当地人,包括到今天,说要静默管控,一样还是有一些商家在那里开门。本来10月3(日)到6(日)静默三天,现在又反悔,又说从今天下午开始到10月9(日),五天做三次核酸才能离开,但是具体的现在也不清楚。

“毕竟才两三例(阳性),而且都是他们本土新增的,都不是游客,我们相当于给强制地封控在这里了,里面该营业都营业,本地人都没有什么影响,游客被控,就困在那里回不去。

“昨天,也很多人去机场了,明明他们都可以走,都让那些飞机都空载回去了,都已经直接要上(飞机)了,都强制给留下,然后,现在一群人在机场里面只能打地铺睡,然后也不给个回应,也没有说安排入住(酒店),还有很多人在那里。”

林女士表示,希望能尽快回家。“我们现在的想法就是,尽快回去。说从3号到6号,静默3天,现在又变政策,说从今天下午到9号,五天三检。后面又不知道他会不会政策再变了,然后一直都把人给困在这里。”

“现在我们这边也有群,可能也有一千多人(外地游客,都是深圳的)在这边吧,大家已经给深圳政府这边打电话了,希望这边能够包机,然后接送我们,然后我们这边民众自己自费回去。”她说。

昆明站被封 旅客:被关押十几小时

安徽合肥居民张玉颖(化名)10月5日对大纪元表示,10月4日早上,他们夫妇两人从西双版纳坐高铁到达昆明站。没想到,却被封在车站,也无法与工作人员沟通,几乎崩溃。

张女士说:“我们是早上十点多出的西双版纳。到了昆明南站之后,我们就问站台的工作人员,他就说,不一定要隔离,因为有站内中转。我们就先出站,然后再进站,因为我们准备从昆明站中转回合肥。”

“但是,我们出站的那一刻,就有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防疫工作人员,讲的话我们也听不懂,只能被他们硬拉去到旁边的一个小拐角,然后拿铁栅栏把我们层层围住,不让我们出去。”

张女士说,之后,陆续有人被拦到铁栅栏里,其中还有持黄码的旅客。“还包括很多的小朋友,还有很多口罩已经破损的人。”

她说:“我们在那边从(下午)两点钟,一直待到(次日)凌晨的两点钟,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的物资,口罩破了没有给我们口罩补给,里面也有人生病,产生头晕、胃痛等现象。我们等了那么长时间,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在等什么。

“他当时说,隔离的话,要拉到离昆明南站很远的一个小县,住的是环境特别差,也就是七八十块钱的那种小宾馆,然后,强制性收我们320块钱,并没有任何的选择,要么你就住,要么你就有别的麻烦,因为当时来了很多警察。

“但是,尽管如此,我们等了十个小时,我们都没能上车,我们前面的那辆车已经在我们那边等了三个多小时,人上车了,但是车一直走不掉。

“(工作人员)跟我们说,安排不过来酒店。但是,我们打开那个网站,上面酒店也有很多的空房,那么长时间居然都没有办法协调出来一个酒店,能够让部分的人先入住,有很多老人就直接睡地上。”

张女士表示,有些旅客曾试图跟防疫人员去沟通。“我们这些年轻的人,尝试去跟防疫的工作人员去沟通,但是他们对我们的诉求也好,沟通也好,置之不理,甚至翻白眼,很不好的态度。”

“打市长热线,防疫热线,全部都是无法接听,甚至是有的人接听,一听我们是南站的,立马就把我们挂断了。”她说。

张女士说,终于等到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到场,却故意躲避与旅客沟通。

她说:“大概到了11点左右,来了一个领导,我们问他,(是否)方便告知一下姓名或者是职位,我们这边在等什么,到底要等多久,咱们这边有没有相应的政策,我们这边有没有能够提供口罩的……那个领导一看到我们要沟通,就假装打电话,或者就直接往门口走,然后我们肯定就喊他,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可能会对我们有帮助的人,然后,他就在门口抽烟,在那门口晃,他就不过来。”

“我们队伍里面有学法律的,这个律师说,超过八小时把我们就强制关押在那个地方,其实是对我们的人身安全造成了一个危害。把这么多人,以一种非常不安全的一种状态,关押在那边,就不叫安置,就是关押这个词。”

警察到场镇压 铁栅栏被上锁

张女士表示,大概4日凌晨一点多钟,“那个所谓的领导就走了。因为我们打防疫电话都打不通,很多人就报警,来了很多警察。总共警察的数量加起来二三十个,跑你面前站着,就把我们这么围住,但凡有一个人去晃那个栅栏,立马那个特警就上来了。”

她说:“一开始,那个栅栏是没有锁的,后面就把栅栏全部都锁起来,强制把我们关押在那个地方,然后一排特警站着,其实也挺吓人的,也不跟我们沟通。等到一点多那个领导走了之后,警察也陆陆续续走了。

“昨天晚上,在车站待了一晚上。没饭吃,没睡的,我们年轻人可能还扛得住,老人家扛不住,就把行李箱里所有的衣服拿出来盖在身上,直接睡地下,还有那些小朋友们肯定都已经冻坏了,而且也挺恐慌的,看到他们家长到处找周围的旅客去借衣服,把小孩一层层裹着,然后抱在怀里睡的。”

“大家可能也确实精疲力尽了,然后,在等的过程当中,有一位工作人员在那边进行一个出中转站的登记,那个时候已经凌晨两点钟了,他缩在一个小拐角,如果我不去上厕所的话,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人在这边登记。他登记了一下我们的身份信息,安排我们中转。”

张女士说,她们夫妇最终逃离了昆明站,准备乘飞机回合肥。但绝大部分旅客都被拉走隔离了。

她说:“我们凌晨两点多,从那个高铁站好不容易逃离出来的时候,里面还有百来号人呢,还在那里等着。人数应该不少于四五百人,真正出来的十个人都不到。”

另外,张女士质疑,当局疫情数据造假。“里面到底有没有确诊,有多少个确诊,其实目前官方报出来的数据可能都是假的,因为当时有一个个子很高的警察跟我说,有一百多确诊。”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震惊于中共清零防疫 上海85%外国人想“润”
中共“清零”防疫 分析:折腾百姓没完没了
“清零”防疫令地方财政亏空 中国各省现赤字
中共清零防疫 “不得外锁门隔离”说辞挨轰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赵立坚呆立当场 北京建集中营?
【中国禁闻】江泽民死亡 多种丑闻被翻出
【新闻大家谈】新疆火灾头七 中共为江发丧
【微视频】清零失败 中共国务院推责给地方政府
【新闻看点】罪恶一生 江泽民死了
【菁英论坛】中共红码江山 手机变手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