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美国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中)

人气 3256

【大纪元2022年04月3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几十年来,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通过开放与中国的贸易,中国将逐渐变得更像西方,并采用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但也有些人更为清醒。

史密斯议员说:他们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你们为什么看不到中共在对自己的人民和其他人做了什么?

噩梦般的虐待——克里斯‧史密斯议员谈美国政策如何使中共种族灭绝活摘器官成为可能。

今天我采访了新泽西州第四区的代表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议员。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他一直是国会中最直言不讳批评中共和美国对华绥靖政策的人之一。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接上期)【思想领袖】美国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思科向中共当局提供设备

杨杰凯:我想到了几件事情,我就提一下。其中一件你可能记得,是一个法庭案件。我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也许仍然存在于某个地方,好像是说思科向中共当局提供(设备)、类似于将出卖自己给中共。

这是法庭案件所称指控的,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我是说,好像是在21世纪初。我记得文件中的PowerPoints显示他们说:“我们将帮助你们逮捕法轮功,我们将帮助你们逮捕这些人。”对吗?所以有一个问题,这是否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推销自己的方式?

史密斯议员:嗯,杨,我实际上开过一个听证会,他们是其中之一。我邀请了思科公司,他们来了,并要求他们对Policenet负责,这是他们的产品之一,被用来为中国的秘密警察和无处不在的人民解放军提供追踪和寻找能力,并与每个警察局和所有这些暴徒协调,去对付法轮功和民主活动家和有信仰的人。我不敢相信,他们会把这种能力卖给独裁国家。

这不像我们在新泽西州或者其它地方的警察部队,如果有人出了问题,你当然要去追究,这是那个警察的责任,警察负责管理并帮助抓捕罪犯。然而,他们(中共)抓捕的是民主活动家和法轮功学员。因此,我确实举办了那个听证会,在我看来,(思科)这(么做)是很无耻的。

美国一厢情愿相信谎言 中共加紧施展影响力

杨杰凯:谈到警察,我想到的第二件事是,我记得几年前,我们得知国际刑警组织的中国负责人(孟宏伟)在中国失踪了。我认为,实际上到今天为止,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这个案件就算是消失了。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国际刑警组织的负责人是中国人,真的吗?谁做的这个决定?

史密斯议员:是啊。

杨杰凯:真的?此外,国际刑警组织的负责人可以被失踪而没有太多人对此有异议,因为它刚好发生在中国。我就是想起了这件事,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我们谈论的显然不是美国,但该政权显然具有影响力。

正如你所描述的那样,奉承中共当局一直是两党热衷的事情,你在国会一直看到,长达几十年,比如1994年的(中共获得)最惠国待遇,还有我记得2000年或2001年的(中共加入)世贸组织,对吧?永久贸易关系,然后是世贸组织准入,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任何理由,我们想要的只是市场。你同意这一点吗?

史密斯议员:哦,(中共没有任何变化)这一点毋庸置疑,有人会天真地想他们是不是一直在努力改变或者变得更好,但是任何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我记得,在90年代初的一次旅行中,

我遇到了一些商业人士,他们告诉我:“哦,任何人都可以去……我很高兴能成为一名天主教徒,任何人都可以去做弥撒的。” 我说,“不,不可能。”(中国)有一些“爱国天主教”教堂,非常少,政府办的,真是这样,所以不要认为这几个摆样子的教堂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宗教自由。

那种想法要么是一厢情愿,要么是天真,但我认为这更像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一个弥天大谎,因为你在赚大钱。在中国没有工会,只有一个国家管理的工会,那是一场闹剧。他们没有职业安全和健康标准(OSHA),不能像我们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保护工人免受可以预防的事故。他们(中国工人)的大量的死亡可归因于此。

中共监狱与纳粹德国集中营一样

在供应链方面,我们不知道供货者的角色是什么。克林顿政府的大大的、残酷的笑话之一是,他们总是说,我也听过,与中国有一个谅解备忘录,内容是,如果我们怀疑有什么东西是在劳改营生产的,就是通过劳动进行改造——其实没有所谓“改造”,只有强制劳动——那我们就可以提请他们注意,他们会进行调查,然后告诉我们调查结果。

于是我和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一起去了一个劳改营。它被称为北京第一监狱。我们在那里的时候,那里有40名天安门事件活动人士。我们是怎么进去的,我到现在都莫名其妙。但是我们要求看他们的产品,抽样,我们把样品带走了,带了回来,针对从古拉格(劳教所)出来的所有东西实行了进口禁令。当我们看到那里的人时,那场景真是令人心碎。

憔悴,光头,全是男人。这些人看起来与你在关于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新闻里看到的一样,但是我们得到了产品。克林顿的人会说,“但是我们有这份谅解备忘录,上面说我们可以进行调查。”那么有多少人正在接受调查?好吧,你永远无法得到原产地证明,除非有像我们这样的现场人员,可以直接从大楼里拿出来,查清供应者,查清一条供应链,大多数东西都没有……都有一个起源,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找到。

所以我会见了我们在北京的大使馆的海关人员,有一个老的……曾经被称为美泰克维修员,他……我是说,美泰克的洗衣机等电器都做得很好,以至于从来不需要修理,所以他们无事可做。我记得和这两个人谈话,非常非常好的人,海关官员。我说,“你受理了多少案件?”零!他们就像美泰克维修员。他们没有什么可做的,因为谁能发现问题呢?谁能令人信服地说它来自某个供应链,是由古拉格(劳教所)劳工或强迫劳工制造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新法案能成为法律。我希望它能由拜登政府实施。我是该法案的首席共和党提案人。法案规定,从新疆出来的任何东西都被推定为是在集中营制造的,尽管,除非,他们能证明它不是。

所以我们颠覆了证明标准(由中国厂商提供证明)。我们应该对中国的其它地方也这样做。我将很快提出立法。它基本上采用了人权领域里“认真和持续进步”的理念,应用于所有来自中国的商品。我们有优势,而他们是一个出口经济体,没有出口,经济就会停滞不前。坦率地说,如果这就是我们保护他们的人民免受奴隶般的条件所付出的代价,那么我们就必须这样做。我认为,如果我们很好地执行《新疆法》,执行我的法案,我认为我们会看到改革。

中共目的是巩固和扩大权力 实施诱惑和贿赂

杨杰凯:这让我想起,在2000年确定永久贸易关系(PNTR),然后加入世贸组织,在2009年,《纽约时报》的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让我……我不轻易生气,对吧?这篇文章让我相当生气,因为他基本上是说,我的理解是,中共政权有一些值得钦佩的地方,非常高效,等等,某种模式值得观察、考虑。

就在我们此刻谈话中,我不禁要问,这在当时是不是一个更有代表性的观点,而不仅仅是这一个专栏作家,而这种情况促成了永久贸易关系和世贸组织会议等等。我很欣赏你提出的很多立法。问题是,如果缺少一种意愿,比方说美国人还想挣钱,美国人还想做交易,大银行还想大规模投资等等,颁布这样的法律怎么可能真正有效力,真正有意义?

史密斯议员:好问题!法律是一个伟大的老师,法律明确地、毫不含糊地表明人权是这种关系的核心,那么,你的好事就会随之而来。有趣的是,与美国等世界其它国家相比,中国政府,即共产党,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反海外腐败法》。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在非洲、中南美洲或世界其它地方贿赂某人,好家伙,你会被美国法律追究责任吧?他们没有那样的法律。

因此,中共实施的诱惑和实际贿赂一直在发生着。所以这已经是一个问题了。我确实认为,你可以说也许有那么一段时间人们很天真,但是我认为是利益驱动取代了对人权的关注,这种错误的信念得到了发展。这是奥巴马说的另一件事,《华盛顿邮报》为此对他进行了批评:发展?

当你遭受酷刑的时候,你说,“哦,有一天那个政府会进步,会尊重人权。”不,他们不会。在残酷的独裁政权下这不会发生。他们变得更强大,更坚固。他们的上校在白天以商人身份出现,其它时候则是军队中的上校。他们在赚钱,不择手段。你认为他们会放弃吗?绝对不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非常强大。我们一直不够强大。

我们只是不断地误解他们的真实意图,而他们的真正意图是不断巩固和加强他们的权力,然后再扩大这种权力。孔子学院,我曾就这些孔子学院举行过听证会,这就是一场闹剧。他们把所有这些钱给了一所学院(设立孔子学院)。

他们似乎从中国大陆精心挑选教师,派他们去美国或其它地方(的孔子学院任教),这是软实力。他们(在孔子学院)画出一条线,禁止谈论达赖喇嘛或者法轮功的问题,这些都是中共所忌惮的。

在孔子学院不能提问题。针对纽约大学在上海建立校园,我举行了听证会。他们得到了中共提供的一块很大的地方,所以我举行了一次听证会。校长来了,并作了证。我说:“好吧,如果有人开始在这里谈论异议,谈论人权等禁忌话题,会怎么样?那些可能怀孕的妇女怎么办?学生怎么办?你要在校园里推动强制堕胎政策吗?”

我被列入打击名单 很多政要为中共说好话

我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它与他们的关系非常融洽。我主动提出,我说,“我想去上海,在纽约大学就人权问题发表演讲。”他们接纳了我,这实际上打破了禁止我前往中国的禁令。我被中共列入打击名单。他们宣布了这一点。联邦调查局向我介绍了情况,要我非常小心。

但是在当时,我反对2008年奥运会在那里举行,并且在奥运会真正召开之前去了那里,因为他们围捕了所有持不同政见者,不许他们与记者或运动员交谈。那是夏季奥运会,是那种情况。

我去了,发了言。他们对我很热情,却惹怒了中共。现在我上了名单,那是一个目标名单。所以我说学术界需要更直截了当,我说这不是获准问题,也不是关于那个曝光强迫堕胎政策的人,他进入了斯坦福大学,正在攻读博士学位。

史蒂文‧莫舍(Steven Mosher)曝光了使用强制堕胎来实施每对夫妇一个孩子政策的消息。斯坦福做了什么?他们把他赶出了这个项目,因为他们想持续获准进入中国。情况如此糟糕,以至于《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名为“斯坦福道德”的大型社论,为史蒂芬‧莫舍辩护,说他们抛弃了自己的一个学生而站在独裁政权一边。是他曝光了这个消息。

一年后,我根据我们能够从他的工作中收集到的信息,在会场上提出了一项修正案。当然,《华盛顿邮报》做了一个由三部分组成的系列报导,由迈克尔‧韦斯科普夫(Michael Weiskopf)撰写,讲述了中国计划生育的黑暗面。他进行了大约200次采访,非常……他本应获得普利策奖,但是没有,因为这不符合政治正确。但是他谈到了中国政府对自己的妇女所做的事情,强行堕胎,在情感上和身体上摧残她们,偷取她们的婴儿并将其杀死。

话说到这,1985年民主党举办了一场听证会,我也参加了,他们安排人说,“一切都结束了,强制堕胎政策已经结束了。”这句话有点夸张,甚至没有说已经减弱了。我说,“没有,还没有,还处在高潮中,指标还没有完成,他们以巨大的积极性动员起来,降低出生率,因为孩子被中共看作是污染。”

所有这些人都对中共随声附和,总是为中共独裁政权说好话。请让我把话说得更清楚:我站在正在受压迫的中国人民一边,而不是站在压迫者一边。压迫者是中共。中国人民应该获得民主,获得他们已经加入的《世界人权宣言》中所包含的一切。他们(中共)都(声称)是支持它的。还有其它条约,他们说他们支持,但是,他们并没有真正在联合国的主持下执行这些条约。

他们许下了这些承诺,然后镇压自己的人民,就像我之前说的,肆意镇压法轮功和其他一些团体,却逍遥法外。

犯下地球上最严重罪行 中共利用奥运会洗白

杨杰凯:我想再谈一谈奥运会,在这之前,你提到了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特别仇恨,为什么?

史密斯议员:我认为,部分原因在于他们一开始就没有看到事情正在发生。当法轮功学员几乎包围了北京的一个关键区域时,他们没有看到事情正在发生。他们想到的是,如果一个团体能够这样组织起来,而我们却不了解它,他们看问题的方式似乎是:必须把他们压制住。如果有独立的思想,他们也想把它压制住。

因此,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特别憎恨,尤其是使用了酷刑和谋杀等做法。当然,活摘器官不仅是镇压的一种方式,而且还成为独裁者赚取巨额财富的一种方式,简直就是偷取他们的器官并出售。

杨杰凯:所以我们肯定会讨论器官活摘的问题,因为你已经有一个提案了。我的意思是,这些年来你有多个提案,这是另一件我们需要提及的事情。

但是我们先简单地谈谈奥运会,我们刚刚结束了2022年的奥运会。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时),每个人都说,“哦,这是中国的机会,表明它将在人权方面表现良好,可以加入国际社会。”当然,正如我们所知,正如你当时所说,也正如我当时所说,当然,期待并没有实现,事与愿违。现在我们又来到了2022年。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史密斯议员:事实上在2014年国际奥委会做出了选择,投票结果是44票对40票否决了哈萨克斯坦,对吧?其它国家都退出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以任何方式被踢出的,在压力下退出了竞争2022年奥运会举办权。

但是中共得到了它,他们做出了承诺,同时,习近平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做出了承诺,但是没有兑现承诺,没有兑现人权方面的承诺。与此同时,他们正在计划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就在同时进行着。

我是说,那正是在他们申请申办冬奥会的时候,习近平亲口说,“不要手软,镇压他们。”他也真地做了。有一些警察不愿意配合它,所以他们把他们开除,对他们做了可怕的事情。

马可‧鲁比奥和我都是主席,是中国委员会的共同主席。我们确实给国际奥委会写了信。其中一封是在2018年写的,说:“不要(把主办权)给中国,去找一个不同的场地,换场地,你不能授权给一个可怕地压迫自己的人民并且正在实施种族灭绝的国家。”

我的意思是,他们正在犯下地球上最严重的罪行,这一切都是在习近平的领导下进行的。他将在开幕式上对着镜头微笑,同时又在屠杀人民。这是不允许的。我说,不止我一个人说,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的纳粹分子,但在某种程度上更糟糕,因为我们现在对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知道得更多。

灾难性的虐待事件一个接着一个,无休无止,所以你怎么能用公关胜利奖励他们呢?再说一遍,我爱奥运会,我爱体育,爱运动员,对他们的能力和训练只有尊重。他们是最好的、最棒的,但是不要把他们送到中国。去别的地方吧!换个场地,本该如此。

中共正在实施种族灭绝 必须制止

我们有一位女性证人,她谈到了她的全身是如何被电击的。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一个孩子死了,她只是一个典型的维吾尔人。再说一遍,在所有这些事情发生时,奥运会也正在进行。我认为从习近平的角度来看,或许甚至从(获得奥运转播权的)NBC的角度来看,这不是他们期望的奥运会。

我认为他们被侵犯人权的行为大大削弱了。我的意思是,我看到一个记者在直播时,真的被(中共人员)带离了……

杨杰凯:是的,是一个荷兰记者。

史密斯议员:一个荷兰记者,我是说,他们就是这样做的。通常他们会等到灯光熄灭后再动手,可是他们在他还在镜头前的时候就动手了。这就是这些人的特点。他们是打了类固醇的恶霸。他们进入密室后,对他们要折磨的人绝对不讲慈悲。这正是我认为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的。

因此,我认为奥运会根本不是他们所想的那种政治公关噱头。很多人没有看,也许是因为他们被其它事情分散了注意力,但是也许是因为这是种族灭绝奥运会。自柏林以来,我们还没有过一次种族灭绝奥运会,现在我们有了一个。

杨杰凯:是啊,天啊!我的意思是,你提出了一个引入深思的观点,关于中共政权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现在知道的比人们在1930年代知道的要多得多。

史密斯议员:而且,杨,在一次听证会上我们问一家美国企业,因为是我主持这些听证会,我们也有中国委员会的主席在场,我是那里的排名成员,所以我是其中的一员。我们看到一些(2022北京冬奥会的)企业赞助商,比如可口可乐等其它公司。

我一生中从未感到如此失望,他们甚至不肯说,“是的,他们(中共)正在实施种族灭绝,这必须停止。”他们想保持他们(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希望能够赚钱。我完全支持赚钱,我是一个资本家,我相信赚钱,但是要有条件。你不能在那些被压制的人的背上赚钱。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疫苗完美?您陷入“群体重塑”
【思想领袖】马龙:打疫苗越多 为何感染风险越大
【思想领袖】中共推数字货币 世界会怎样?
【思想领袖】建立真相社群 反对大科企暴政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抗议吓坏中南海?清华称政策要变
【新闻大家谈】上海现坦克人 抗议潮席卷中国
【新闻看点】十多城爆白纸运动 百校学子抗争
【菁英论坛】利用病毒恐惧控制 习清零骑虎难下
【未解之谜】洞庭湖之谜
【中国禁闻】中国爆发白纸革命 多地民众街头抗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