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美国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下)

人气 1632

【大纪元2022年03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几十年来,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通过开放与中国的贸易,中国将逐渐变得更像西方,并采用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但也有些人更为清醒。

史密斯议员说:他们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你们为什么看不到中共在对自己的人民和其他人做了什么?

噩梦般的虐待——克里斯‧史密斯议员谈美国政策如何使中共种族灭绝活摘器官成为可能。

今天我采访了新泽西州第四区的代表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议员。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他一直是国会中最直言不讳批评中共和美国对华绥靖政策的人之一。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接上)【思想领袖】美国政策如何姑息中共罪行(上)(中)

强制活摘器官 中共重点对法轮功学员下手

杨杰凯:我们来谈谈这个问题,你肯定一直在关注,至少10年了,就是强制活摘器官的问题。我通常称它为中国的规模化器官谋杀行业。我是在2006年第一次意识到这并不是阴谋论。当你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时,你会想,“啊,这太过分了!”对吧?这是可以肯定的。

我是说,2006年有这样一份报告,大卫‧乔高(David Matas)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公布了一些内容,看起来非常耐人寻味。他们做了一些研究。我开始相信了。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现在的提案,然后让我们谈谈事情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史密斯议员:当然可以,杨。在1990年代中期,哈利‧吴(吴弘达)让我了解到杀害囚犯以获取其器官的情况。我们实际上得到了一个叛逃的中国警察来作证。我们实际上藏匿了他的信息,这样他们就不会知道他是谁,尽管他们可能会发现,对他的家人进行报复。他带来了非常、非常可信的文件,包括一些照片,显示他们如何开枪,但是不致死,立即取出器官,然后干完工作,甚至让家属为用于处决的子弹付费。

一般来说他们瞄准的是囚犯,主要是政治犯。后来出现了法轮功,成为中共仇恨的目标。整个想法和规模扩大。如你所说,这是一场巨大的镇压。他们开始重点对法轮功下手,也包括其他人,一心想要杀死他们,摘取他们的器官。

这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可以赚很多钱。如果有人想捐献器官并同意捐献,那当然符合道德,在任何社会都应该被允许。但是这些(被活摘器官的)人没有知情同意,而且他们非常健康,他们恰恰就是法轮功学员,或者有其他信仰的人,于是被当作目标,他们就把他们的器官摘走。这可能是非常痛苦的。他们并不是先杀死他们,然后摘走。他们要尽可能保持摘取的器官新鲜,然后卖掉它们。

有(购买的)人来自国外,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器官。想一想,如果是你失去了身体的主要器官,最终死去,那该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感受。因此,我有一个提案,参议员汤姆‧科顿有一个配套的提案,我们正携手合作。他是一位伟大的人权领袖,动力是要追究所有参与这一过程的人的责任。

推动法案 对肇事者进行个人制裁

早在2004年,我撰写了《白俄罗斯民主法案》。该法案的核心是对个人的制裁,使其无法以任何方式参与贸易。法案后来成为了法律。后来,我们又成功地通过《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我是该法案的众议院提案人。因此,我们提出了追究个人责任的整体制裁方案,取消签证,使其不能以任何方式、任何形式与银行以及我们中的其他人做生意。

因此,法案的核心想法,就是对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的肇事者进行个人制裁。我们一直未能使该法案达标或投票,这很不幸。我们正在努力,我们将继续努力。

杨杰凯:但是你已经提出了更新版本。我是说,我看到了最近的这项立法。坦率地说,它制定的规则已经不限于中国,在我看来很有道理。当然这是最大的问题,这是国家行为,必须要提到这是国家行为,是经过国家认可的,不同于无视国家认可的地下黑市行为。

史密斯议员:嗯,国家是百分之百地支持它,中共在支持它。没有中共的全面支持,任何事情都不会发生,特别是像这样的事情。因此,习近平无疑知道这一切,并为做这些事情竖起了大拇指,就像他支持其它事情一样。

我是说,中共对人类生命的蔑视是无止境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让我想起了纳粹。我不是……你看看斯大林的所作所为,他在杀人,无论左派、右派、还是中间派,此时人命一钱不值,惨遭碾压、碾压、碾压、毁灭,而这就是习近平正在做的事情,这只是这个机构的一部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样做可以赚很多钱。

杨杰凯:我要回到我最初的问题上。你遇到了困难,无法让这个法案被投票。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认为在目前如此困难?

史密斯议员: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不认为白宫希望它通过,我们相信,白宫甚至不想要那个(《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法案,其假设从新疆出来的任何东西都是由古拉格(劳教所)劳工制造的。他们否认这一点,但有很多证据表明无可否认。以往是法案最后进入主流媒体,就会帮助我们将法案提交给议会并获得通过。该法案也将如此。

制裁中国公司参与强迫劳动

我是说,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在中共人权法案问题上,我被告知侵犯人权不会发生。在2014年奥巴马执政期间,我在提交《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的过程中就有人说,“别提了,是你们在寻找问题,解决方案也在于你们。”不是,我们不是。

一段时间后,你会厌倦表达对这些事情的正确看法。你们为什么看不到中共在对自己的人民和其他人做什么?毫无善意、仁慈可言,充满恶意。他们走到哪里,恶意就出现在哪里。

杨杰凯:几天前,我和一个朋友谈起发生的事情,比如说,制裁中国公司参与强迫劳动这个理念,(他觉得,难点至于,)那是非常遥远地方发生的。问题是,为什么不实际制裁美国的个人或公司,这些公司实际上正在进行投资,并且从整个企业中获利?

史密斯议员: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谈到中共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在听证会上,我们都相信行政部门对制裁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是认真的,该公司正在帮助(中共)进行监视。我们确实有一个正处于审议中的法案,我是支持该法案的主要共和党人,该法案将确保不出售某些可用于协助警方打击个人的设备和工具。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向中国警方出售任何这类东西。

他们不是大多数人所认为的警察部门,他们是暴徒。所以,你说得对,在这个领域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们甚至无法劝说我们的公司谴责种族灭绝行为。我是说,想想看。有一两个人会说一些他们(中共)不喜欢的话。但他们(美国公司)非常害怕失去市场份额。他们声称我们(立法者)不了解供应链,不了解那个产品是如何到达工厂进行最后组装的,不了解支线产业是什么,不了解在那些工厂里发生了什么。我们的公司是在很多方面故意选择无知。

杨杰凯:嗯,你刚才说得很好,你可以把它翻过来看。为什么不全面地做呢?对吧?

史密斯议员:好吧,我确实认为,这就是我的新法案,是我们起草的,我还没有放弃它,还会做,基本内容是……除非(中共)有“认真而持续的努力”或者有人权保护记录,否则最惠国地位,现在被称为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将被取消,我们甚至不再对其进行年度审查。

将人权与贸易和经济重新挂钩 是一场大战

杨杰凯:将人权与贸易和经济重新挂钩有多现实?

史密斯议员:嗯,这是一场大战。我们在90年代丢掉了它,因为比尔‧克林顿的领导大错特错,方向相反。我希望,在这一切之上附加一个层面的考量,就是现在由中共构成的军事威胁。我在1980年向“艾尔”‧海格(”Al” Haig)提出过。记得他是我们北约的最高盟军司令,也是国会新成员小组的主要发言人。当时我也是一名新的国会议员,大家聚到一起。我提出,中国是对世界和平的一个严重威胁,特别是对与中国相邻的东盟地区国家的一个严重威胁。

他嘲笑我。我永远不会忘记。有点无礼,而他说,“不,那里没有问题。”几年后,因为他在另一个听证会上作证,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和我在那个听证会上,我又问了他那些同样的问题。那是在天安门事件之后,谈到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中国人……他们是不以一年、五年或者十年为单位来考虑问题,他们考虑的是非常长期的计划,让他们从这个水平达到那个水平。

在他们的计划中,绝对是要实现区域主导地位的,而这意味着我们的很多盟友都非常、非常担心他们的阴谋是什么。所有这些都被他们的军事能力、卫星破坏者的现实所改变。比尔‧克林顿,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休斯飞机公司(Hughes Aircraft),为他出了力(催促美国当局取消对中共制裁),努力帮助他们(中共)开发卫星(注:卫星有军事用途的可能, 所以属于制裁范围),把它们安装在他们的洲际弹道导弹的顶部,这些表面上是为了和平的手段,做了这类事情。

一些美国公司帮助他们在卫星方面获得长足发展。你知道卫星对军队有什么作用?用于监视、指挥和控制,调动他们的船只,调动一切。我们提供了帮助,我觉得很震惊。军民两用材料技术飞离了我们的货架,以重价被出售,从而人们可以靠它赚钱,这些技术产品进入了中共的国库,用于建立一支对世界有威胁的军队。

杨杰凯:应该从这一点考量,你知道,人们普遍意识到,中国真的没有多少不是所谓(军民)两用的。

史密斯议员:是的,是真的。

杨杰凯:你于1980年进入国会,你知道一些什么,是别人不知道的?

从多个角度审视共产主义社会

史密斯议员:嗯,我读过很多资料,参与了反对中国强制堕胎的斗争,当然,从此开始更深入地参与调查他们的其它侵犯人权的行为。我想每个人都知道文化大革命,以及毛泽东的可怕暴行,但是人们有这样一种感觉,他们正在进行现代化,正朝着资本主义社会的方向发展。

我以为这都是……坦率地说,是的,他们可能会建立一些工厂,并且沿着这些路线做一些事情。但是再次强调,你必须认清共产主义,无论它是马克思本人信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观点,还是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根本性误解,都不是好东西,有着令人震惊的缺陷,其本质就是控制、控制、权力、统治和酷刑折磨。

你可以从多个角度审视共产主义社会,无论是古巴,还是华沙条约国,还是罗马尼亚。我做了很多研究,我读的第一本关于宗教自由的书是理查德·乌姆布兰德(Richard Wurmbrand)写的《为基督受刑》,他是罗马尼亚的一位牧师,和其他基督徒,主要是基督徒,以及具有其他信仰的人一样受到了可怕的折磨。他在《为基督受刑》一书中发出这样的呼吁:“你为什么要支持马克思主义?你难道不明白他们的所作所为吗?”我读了那本书。我还读了索尔仁尼琴的书。在他的《古拉格群岛》一书中,有一句话跃然纸上:共产主义并非不承认上帝,它并不是说没有上帝,它憎恨上帝。

它是激进的无神论,它憎恨上帝。1982年,我代表苏联犹太人去了苏联。我们去了喀山大教堂,在那里,他们组织一些少年先锋队员,小孩子,戴着领巾走进去,一边秩序井然地走过,一边嘲笑世界上的三大宗教。我们从同行的人那里聼到了一点翻译内容,知道导游在说什么。

嘲笑三大宗教,你无法相信,对着那些非常容易受影响的小孩子们。他们在苏联各地有无神论博物馆。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这个问题的专栏文章。而我的观点是,这和中共在中国所做的事情一样,(尽管)略有变化。他们憎恨上帝。他们不说上帝不存在,只是憎恨他。他们憎恨生命,讨厌人类,除非他们能控制他们。

杨杰凯:奥运会已经结束了,也许中共并没有取得他们所期待的重大宣传胜利,当然没有像习近平和中共政权所希望的那样大。但是尽管如此,奥运会还是在那里举行了。我不知道有哪一位运动员提出过任何抗议。我记得甚至有人权组织建议运动员不要这样做,因为他们可能会出事。我就是有这么一个概念,我就发现(一牵扯到中共)大脑几乎像是开始失灵。现在情况怎么样?

香港已经沦陷 下一个是台湾吗?

史密斯议员:嗯,我认为我们需要在揭露中共侵犯人权方面加倍努力。要非常、非常积极地努力与台湾站在一起。令人深感忧虑的是,台湾是下一个吗?我的意思是,香港已经沦陷,下一个是台湾吗?中共对我们、对日本和其它国家支持台湾而进行威胁是毫无道理的。他们要做什么?台湾是一个民主繁荣的美好国家。

当然,他们(台湾)有自己的缺陷,我们(美国)也是如此。但是它不是一个独裁政权,如果他们(中共)要对它采取行动,就是要把独裁统治强加给它。那麽,中共搞了这些全球设计和区域设计觊觎他人所有地。我们已经看到,它正在南中国海扩张、人工造岛,便于他们扩大对地域和水域的(领土)主张,已经有了很多例子了。

菲律宾感到担心,理当如此,和我们在该地区的其它国家一样。因此,我们需要非常积极地利用外交手段,我是说,要全力以赴。但是我认为,就最近的行动而言,我们现在还存在一些缺陷,损害了我们努力做的事情。我认为,从阿富汗仓皇撤出恰恰向世界上每一个独裁政权发出了错误的信息,从朝鲜到伊朗,到普京,到习近平。我们把美国人留在了那里,而且人数已经超过了150人。

我们把我们的很多盟友留在了那里,天知道他们会遭遇什么。当然,我们仍然在韩国(驻军)。这是一种保护,有助于压制金正恩的领土算计。我们仍然在欧洲(驻军),作为北约的一部分,希望这对俄罗斯构成威慑,阻止其侵略其它国家。当然不包括乌克兰,其没有北约身份,因为他们不是北约成员国。

所以,我认为,我们从阿富汗离开时出现的令人震惊的缺陷结出了一些非常苦涩的果实。我的意思是,在我们离开之前,应该有一些条件,得到严格的遵守。

杨杰凯:如果需要一项立法,作为权宜之计,以对抗中国,那么你认为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将人权和贸易重新挂钩吗?在你看来,应该怎么做?

所有的人权法案都应该通过

史密斯议员:嗯,我认为所有的(人权)法案,包括我们关于活摘器官的立法,都应该通过。我的意思是,它们应该没有问题,应该在会议上讨论,应该通过,提交给总统,然后在上帝保佑下忠实执行。话虽如此,如果我们将人权与贸易重新挂钩,并表示,“我们不是开玩笑,停止严重虐待你们的人民。需要有‘认真和持续的努力’来保护你们自己人民的人权”,我认为我们会……有一些(中国)人可能会成为温和派,在中国的独裁政权中出现。难以预料。

我的意思是,戈尔巴乔夫是怎么出现的?他犯了一些严重的错误,但是他也和罗纳德‧里根一道做了一些非常好的事情。因此,你希望看到的不是习近平对自己的人民所做的可怕事情,而是更温和的、朝着正确方向发展的事。没有人期待在遵守人权或国际规范方面一夜之间进入涅槃与和平。关键是方向,现在的方向都是错的。

情况更糟了,而且越来越糟,更糟糕了,有越来越的受害者,更多的受害者,更多的受害者。我们需要让这艘船掉头,利用一切可能的杠杆。而贸易是我们最有力的手段,以努力改变他们。

杨杰凯:你是否担心在中欧和东欧发生的事情?从表面上看,俄罗斯正在侵略乌克兰,这将分散对中共政权的关注。

史密斯议员: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我确实认为这已经让人分散注意力了。但是我们有亚洲部、欧洲部,国务院各部门非常多样化,国会也是如此,有针对不同重点的小组委员会。在处理乌克兰问题的同时,我们不必忽略中共及其可怕的权力滥用,以及对台湾的威胁。

我是说,没有理由忽略。我认为有足够的人员集中部署,处理世界各地的危机。这也包括伊朗,我是说,这届政府正在试图重建有缺陷的核协议,以阿亚图拉(现伊朗最高领袖)的不忠诚行为。我是说,这(《伊朗核协议》)对欧洲人仍然有效,那么其忠诚何在呢?他们用于恐怖主义的资金是天文数字,这些钱来自解除(石油)制裁(后获得的收入),和我们送去的钱——这笔钱远远少于解除制裁,通过飞机,以小额钞票的形式,寄给了德黑兰的独裁政权。

为中国人民祈祷 与被压迫者站在一起

所以存在多重危机。我认为,我希望……(威慑的)保质期是很短的,而阿富汗的溃退已经向全世界的独裁者发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信号。尤其(明显的)是在川普政府期间,金正恩没有发射导弹,也有一些,无论如何,不多。现在他正在为他们发射的导弹类型创造纪录,进行测试、挑衅。人们不禁要问:谁去追究他们的责任?是美国,还是联合国?

所以,我认为一种非常具有破坏性的力量正在被释放出来,其中一部分……我不会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在阿富汗的行动。问题是,哪来的经验依据?我认为需要知道事件发生的方式以及人们对事件的反应。中国的一份报纸上有一篇文章,我一直在读(中国报纸的)英文版,其中谈到了如何对待台湾,“不要以为美国人支持你,看看他们在阿富汗做了什么。”

他们在他们的出版物、《环球时报》等其它宣传中这样说。他们说的话几乎像是告诫台湾人“不要指望美国人支持你,看看他们在阿富汗做了什么。”这是一篇长篇专栏文章或社论,而且这不是唯一的一篇。所以说,他们正在积极地传播这一信息,以削弱对习近平的计划的阻力。

杨杰凯:最后还有要说的吗?

史密斯议员:我认为我是一个相信祈祷的人。我确实认为我们需要为中国人民祈祷。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与被压迫者站在一起,而不是与压迫者站在一起。我是说,几十年来他们遭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在杀人方面,毛泽东与斯大林齐名,甚至可能超过他。他们用刺刀和枪杆子压迫人民,现在则越来越多地使用酷刑。

我们需要为他们祈祷,我认为,迫切程度前所未有。我们作为政策制定者,必须更加明智,要多做博弈分析,少做检验员。想一想这些独裁者的下一步会是什么,千万不要再不知不觉地扶持他们,或者置之不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有这样一种感觉:中国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文化!我同意,有多么好的人民,但没有一个好政府,只有一个可怕的践踏人权的专制政府,但是中国人民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杨杰凯:克里斯·史密斯议员,很高兴你能接受采访。

史密斯议员:谢谢你!谢谢你,杨,谢谢你邀请我。我真的很感激。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疫苗完美?您陷入“群体重塑”
【思想领袖】马龙:打疫苗越多 为何感染风险越大
【思想领袖】中共推数字货币 世界会怎样?
【思想领袖】建立真相社群 反对大科企暴政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乌军决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为就多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