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贸易政策将长期伤害中国经济

过度操纵贸易将赶走外国合作伙伴

人气 1185

【大纪元2022年05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原泉编译)由于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巨大的规模,其自上而下的、指令性的经济方式,尤其是贸易政策已经不稳定,并开始让几个贸易伙伴疏远。

这些国家,尤其是较小的亚洲国家,只有一种理性的反应:在忍受北京强加给它们的经济弊端的同时,设法脱离与中国的贸易。

尽管所有国家都在操控贸易政策以谋求自身利益,但共产中国表现出特别的无情和咄咄逼人。在其它国家,有两种顾虑可以缓和这种做法。一是疏远重要贸易伙伴的风险。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敢于在2019年的“贸易战”中与中共对抗,因为他和他的团队认为北京已经变得充满敌意。相比之下,中共似乎并不担心疏远其它国家。

对其它大多数国家来说,国内压力是另一个缓解因素,而中国似乎不存在这个因素。每一种关税、每一项配额和每一种限制﹐都会造成国内的赢家和输家。例如,钢铁关税使钢铁生产商受益,却损害了钢铁用户的利益。来自输家的压力限制了大多数国家在贸易政策中使用激进的做法。但中国自上而下的计划经济几乎不存在这样的压力,使北京在不考虑这些因素的情况下改变贸易政策,甚至经常满足过渡性的需求。

然而,北京的做法是有代价的。最近的三个例子说明了北京的行为以及它最终将如何损害中国的经济。

2021年初,能源价格上涨推高了中国的化肥价格。在真正的市场经济中,价格上涨会带来供应的增加和寻找替代品。但中国高层计划者对价格不敏感。中国国家发改委未允许生产商进行调整,而是下令停止化肥出口,以缓解暂时的短缺。

供应的转向缓解了中国的价格压力,但给中国的贸易伙伴们造成了短缺,并加剧了它们的价格压力。由于没有直接的替代品,化肥的短缺和高昂的价格迫使这些贸易伙伴减少了种植面积。

这造成了粮食短缺,随着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粮食供应减少,粮食短缺将在2022年加剧。与此同时,俄罗斯化肥出口的减少让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再次面临化肥短缺和价格高涨的问题,如果中国一开始允许生产商增加产量,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2022年3月9日,在山东省烟台市的一个港口,工人将国营中粮集团从白俄罗斯进口的钾肥卸下货船。(Tang Ke/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操控钢铁产量是另一个例子。数十年来﹐中国钢铁产能过剩﹐并掠夺性定价以促进出口,欧洲、日本和美国的许多钢厂已经停产。

到2020年,中国的钢铁产量约占全球的一半。那一年,北京的计划者突然决定削减产量,主要是因为疫情,但表面上是出于环境原因﹐这造成到处价格上扬。当中国的贸易伙伴争相恢复生产时,北京的计划者们决定,缓解国内价格压力的方法不是重新利用闲置的过剩产能,而是通过提高钢铁产品的出口税﹐以及放宽以前对进口废钢的限制﹐来限制出口。

这些举措稳定了中国国内钢铁的价格,但加剧了其它地区的短缺和价格压力。中共这样做﹐在西方和其它地区是交不到朋友的。相反,中国获得了靠不住的名声。如果中共政府再次以任何理由试图增加出口,它可能会发现,与无视计划者、根据市场信号增加产量相比,买家的热情可能会降低。

中国猪肉的例子开始得更早一些。2018年,中国消费的猪肉约占世界的一半,猪肉是中国人的主食之一。除了自己生产的之外,中国进口了全球猪肉供应量的17%。当亚洲猪瘟迫使中国宰杀了大约40%的猪时,全球的猪价飙升。其它经济体的反应是转向其它食物,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养殖场。

中共再次转向贸易政策﹐将猪肉进口关税从12%降至8%,进口量增加了一倍,但这一过程减缓了国内生产的重建。最终,中国确实重建了自己的养殖场,这时,北京将猪肉关税恢复到12%。

任何曾对中国急需猪肉做出反应的贸易伙伴,都有猪肉烂在手中﹐除非以折扣价格出售﹐否则无法出手的经历。贸易伙伴强烈希望重新考虑与中共的任何新交易。

如果中国是一个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体,那么中国的商界领袖们就应该在与贸易伙伴合作时做出长期的决定。如果中共的指令性不那强,北京在制定政策时就会考虑国内的利益。但这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计划型经济,不容忍任何人抱怨。其领导人和计划者既不重视贸易关系,也不会考虑国内利益者的抱怨。

如果中国像过去一样是一个小经济体,那么贸易政策中缺乏此类调节因素对其贸易伙伴的影响将微乎其微。但中国既不是市场经济,也不是小型经济体。

中共政府突然转变的政策﹐对其它国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认识到这一切,大多数其它国家的领导人如果注意到长期后果,就会重新考虑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中共的做法正在损害中国的长期经济前景。

作者简介:

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 Ezrati)是《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的特约编辑、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人力资本研究中心的荣誉学者,也是纽约传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个明天:未来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统计学和我们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Beijing’s Aggressive Use of Trade Will Hurt China in the Long Ter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债务续上升 中国经济体制的弱点
【名家专栏】中国经济存疫情之外更深层麻烦
【名家专栏】中国经济正进入危险地带
【名家专栏】美国东盟强化合作 对抗中共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微视频】蓬佩奥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十字路口】窃选举数据 中共煽美内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