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俄乌战争的根源与目的

人气 1767

【大纪元2022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Conrad Black撰文/曲志卓编译)现在应该对乌克兰战争的起源和目的进行全面的事实核查了。

隐藏在这一事件之下的问题是,除俄罗斯外的14个加盟共和国的最终处置。这些共和国于1991年脱离苏联,并导致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解体。俄罗斯从未承认这些脱离的合法性。这些分离是由有关司法管辖区的政府和立法机构在突然之间完成的,没有国家分裂所需的形式和合法性。

由于不费一枪一弹,苏联就像蛋奶酥一样垮台了(在双方经常相互威胁要进行核毁灭的冷战之后),包括俄罗斯和美国在内的主要大国做出了许多承诺,但没有一个得到遵守。当最后一位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同意德国统一时,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向他保证,北约不会向德国东部推进“一英寸”。

当时的总统乔治‧H‧W‧布什(George H. W. Bush,老布什)在1991年向乌克兰议会发表了被尼克松演讲撰稿人威廉‧萨菲尔(William Safire)称为“基辅鸡肉演讲”(Chicken Kiev speech)的著名演讲。老布什建议乌克兰议会继续与俄罗斯合并。包括俄罗斯和美国在内的所有主要大国都向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承诺,它们的边界将得到尊重,作为交换,它们将在1994年放弃从苏联继承的核武器。

毋庸置疑,所有这些庄严的承诺几乎一经做出就被遗忘了。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北约接受了波兰、匈牙利、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保加利亚,还有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这三个苏联的组成共和国为成员。它们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的二百多年里,就已经完全融入俄罗斯。

乔治‧W‧布什总统主张最终在2008年接纳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但由于俄罗斯入侵了格鲁吉亚两个主要讲俄语的省份,并严重干预乌克兰事务,这一提议被推迟了。俄罗斯的干预使克里姆林宫在乌克兰的一个彻头彻尾的傀儡——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在2010年当选总统。而西方的反干预使他下台,并于2014年被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取代。

必须承认,俄罗斯入侵后,乌克兰拿出了鼓舞人心的行动,但是这之前乌克兰从未表现出任何成功自治的能力。它是俄罗斯人、立陶宛人、波兰人和鞑靼人组成的种族大杂烩,其超过4000万的人口中约有六分之一讲俄语。

对导致这场战争的可能解释是,西方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时断时续的诱惑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野心相冲突。普京是自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以来俄罗斯最有野心的领导人,他的理想是维护俄罗斯对其前苏联共和国的部分权威。

毫不奇怪,普京认为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美国从阿富汗逃亡的难以想像的混乱以及美国完全未能阐明任何关于前苏联的一贯政策,这很可能使他相信,这是他开始重新组建由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大帝、一些小沙俄君主和约瑟夫‧斯大林二百五十多年以来所组建的非自愿的民族联邦的机会。

许多读者还记得乔治‧W‧布什总统的无稽之谈。他断言,当他直视普京眼睛时,普京对十字架的重视令他感到放心。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通过扣压向波兰和捷克共和国承诺的反导防御系统来安抚普京,似乎这种防御性武器可以被视为对俄罗斯的远程挑衅。

五角大楼接受了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授予它的巨额预算,却未能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跟上俄罗斯和中共,未能为美国的尼米兹级(Nimitz)航空母舰提供足够的反导防御,并可能在某些火炮领域有同样的失败。种种如此都加剧了目前的混乱。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和北约普遍被普京诉诸核武器的荒谬威胁所吓倒。

因为这种武力恐吓——其比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在1950年代的滑稽威胁更不可信、更令人伤脑筋——总统乔‧拜登允许五角大楼拒绝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所做的公开承诺,即帮助向乌克兰移交波兰战机,因为会使战争“升级”。(俄罗斯入侵算是什么?)同时,拜登拒绝向乌克兰提供高空防空导弹和任何以进攻性武器对俄罗斯空袭乌克兰平民进行回应的能力。

除了乌克兰政府在军事和公共关系方面出色地发挥了自己的作用之外,在目前的冲突中,双方几乎犯下了所有可以想像到的错误。普京和他的顾问们如何会认为,他们能够仅凭15万兵力,就能占领一个拥有四千多万人口,由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和50万名装备精良的预备役人员保卫的国家,这是不可想像的。

乌克兰拥有高人力资源的优势,除非俄罗斯进行总动员,而那将是非常不受俄国民众支持欢迎的,而且对于一个GDP低于加拿大的国家来说,那也是非常昂贵的。乌克兰的优势在于其大部分战争费用由富裕的北约国家支付。从这个意义上说,俄罗斯政府声称俄罗斯正在与整个北约交战,这一说法是可信的,一些保守的孤立主义美国评论员对此也表示赞同。

但是,那些美国评论员声称乌克兰对西方没有战略价值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它正在为实现民主做出真诚的努力,它正在承受一个残酷的、完全非法的和无端的攻击。允许俄罗斯在这项犯罪行为中取得成功的后果将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美国正在不可阻挡地衰落,并且随着克里姆林宫朝着破坏冷战中西方划时代的战略胜利迈出巨大一步,美国和盟友摇摇欲坠的时代将开始。

读者会痛苦地回忆起乌克兰战争开始时,拜登和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彻底失败主义。当时人们预计基辅将在几天内被占领,拜登提出撤离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及其家人,并对俄罗斯卢布成为“瓦砾”和制裁的强度发表了一知半解的评论。因为这些制裁被世界上155个国家忽视,因此看起来千疮百孔。

当乌克兰抵抗的力量变得清晰时,拜登说普京疯了,病了,是一个“战犯”,政权更迭是必要的,而他在普京的幼稚的核威胁之前又退缩了。西方的战争目标非常不清晰。大量的援助在某种程度上实际上替代了向乌克兰提供他们所需的武器,而为乌克兰提供那些武器才能真正结束战争。

正如我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所写的那样,只要我们向俄罗斯人做出一些关于他们在乌克兰传统地位的承认,比如在俄罗斯宗主权下,乌克兰使用俄语的地区进行自治,但同时确定俄罗斯和北约对乌克兰修改后的边界的安全有铁的保证,如果这样,我们就有能力确保乌克兰在西方被承认为一个主权国家。

泽伦斯基不能指望更多。地缘政治的现实是,普京想得到更多。美国孤立主义者应该好好读一读关于地缘政治现实的简短教程。五角大楼的整个高层都应该被解雇。北约和美国应该提供必要的武器,以通过谈判结束战争。只要俄罗斯人能够从空中杀戮和恐吓乌克兰平民而不受惩罚,战争就会继续下去,悲剧就会变得更大。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4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最杰出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报纸出版商之一。他是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理查德‧尼克松的权威传记作者。最近,他的著作《唐纳德‧川普:一个与众不同的总统》(Donald J. Trump: 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的更新版出版。请关注康拉德‧布莱克与比尔‧贝内特(Bill Bennett)和维克多‧戴维斯(Victor Davis)和汉森(Hanson)的播客“学者和理智”(Scholars and Sense)。

原文“The Origins and Purposes of the Ukrainian War”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俄乌战争曝光中共的“绿色谎言”
【名家专栏】俄乌战争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名家专栏】美国须了解10个俄乌战争事实
【名家专栏】俄乌战争带给中共的恐惧
最热视频
【林澜对话】栗战书奉命“演戏” 习为何隐身?
【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未解之谜】拥挤的身体 人能拥有多个灵魂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