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情下逾半受访少数族裔失业

融乐会指民间存在歧视 少数族裔更易被解雇或遇就业困难

人气 50

【大纪元2022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袁康妮香港报导)Eliza Limbu是在港出生的尼泊尔人,说得一口流利广东话,原本在健身中心当全职接待员,加上兼职当儿童导师,月入约1.5万至1.6万元,但疫情期间健身中心停业,做饮食业的妹妹亦因疫情关系而要减薪一半。她跟家人一家5口所住的唐楼约一万元租金,原本计划用作短期演艺课程学费的积蓄也要变成生活开支,妈妈亦要变卖金器。

疫情间又特别需要买检测包及药物等,开支大增,“检测包最便宜都要40元,我家里有5个人,尤其是妹妹跟妈妈都要先做检测才可上班,每月起码花费了2、3千元”。

失业率是一般人口的十倍

融乐会于今年3月初至4月初,访问了937名少数族裔,结果发现,有48.9%的受访者表示失业,需要靠积蓄维生;有14%表示需要减薪或停薪留职等。而少数族裔的失业情况较香港一般人口严重,今年2月至4月期间,本港失业率为5.4%,即少数族裔的失业率达一般人口的10倍。

融乐会传讯主任郑钰憙提到曾收到被歧视个案,在疫情中有从事劳动工作的少数族裔忽然被停工,同一工作场所的其他华裔同事则可继续工作,但他们都不敢进一步申诉,担心之后找其它工作会受报复;更有少数族裔上班时被喷洒消毒药水。
学生在家学习支援不足

而因为疫情,学生需要转为在家网上学习,令不少少数族裔学生面对困境,有43.4%受访者提出需要“中文学习支援”。虽然教育局设立了中文学习支援中心,为少数族裔提供课后补习,但受访家长表示,停课期间连带课后支援及补习计划同告暂停,令他们的学习进度明显落后。

近80%受访家庭表示需要电子设备或网络支援以配合线上学习,贫穷阶层的少数族裔儿童普遍没该等设备,有部分只能依赖家人的手机来上网课。

郑钰憙表示,第五波疫情凸显少数族裔一直面对的困难,背后的因素是根深蒂固,部分少数族裔因语言障碍,令资讯接受的落差会更大,面对就业困难会更高。融乐会建议教育局制订中文作为第二语言(CSL)的教育政策,并落实共融教育政策,确保有足够的教师在CSL教学方面接受过充份培训。

融乐会总干事谢永龄指,民间对少数族裔存在歧视,往往因为“无意识偏见”和语言障碍,一直被边沿化,职场上亦受到歧视,在疫情中更易被解雇或遇上就业困难。谢博士指出,社会市民也要改变这些偏见的行为,才能达至“共融”。谢又指,政府“全面远观”欠奉,宏观而言,政府需要一个“整全少数族裔政策”,政策制订者和社会工作者应更具文化敏感度,确保措施令特定宗教及文化背景少数族裔人士均能受惠。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香港融乐会倡设专责委员会研教学策略
民团将赴联合国关注港少数族裔权益
民团晤张建宗促特首就逃犯条例见议员
【更新】35万港人九龙游行 警狂射催泪弹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俄军软肋让莫斯科绝望
【舞蹈三剑客】困难二择一:增高一公分 or 减掉10磅体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