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美晶片出口禁令 打击中共AI 野心

人气 633

【大纪元2022年09月22日讯】最近,美中科技战不断升级。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限制,从用于芯片设计的EDA软件,到14纳米以下制程的产品,最近,又扩展到了高性能人工智能(AI)芯片。此外,拜登政府还计划下个月发布新规定,扩大对美国销往中国用于人工智能的半导体和半导体制造设备的限制。

那么,人工智能为何成为中美科技竞争的焦点?中共又是依靠什么,在人工智能方面突飞猛进?美国的出口禁令,又将会对芯片产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内容。

人工智能成中美竞争前沿

8月31日,美国芯片巨头英伟达(Nvidia)和超微半导体(AMD),接到政府禁令,要对中国区客户断供高性能GPU(图形处理器)芯片。结果,市场的反应很迅速,第二天,纽约股市开盘后,这两家公司的股价,就分别暴跌了大约11%和7%。

英伟达表示,他们被告知停止向中国出口的两种芯片,是A100、H100和DGX系统,它们是开发尖端超级计算机的高级人工智能加速器。另一家,超微半导体则表示,他们被要求停止向中国出口的芯片是MI250集成电路,也是人工智能加速器,另外还有部分高端GPU。

对于这一次的断供禁令,美国商务部表示,这是为了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并避免任何先进的美国技术最终被使用在中国军事应用之中。

当然,失去中国这个客户,收到禁令的公司会有相当的损失,英伟达就提到,新的规定可能给该公司的销售额造成4亿美元的拖累,甚至不得不把部分业务撤出中国。而对英伟达这个美国市值最大的芯片设计公司来说,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市场,在英伟达2022财年的269亿美元的收入中,有超过四分之一是来自于中国和香港。

像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联想集团(Lenovo Group)等这些中国知名公司,都是英伟达A100芯片的用户。不仅如此,路透社还报导说,中国一些最具战略意义的研究机构,一样对英伟达的A100芯片有很高的需求。

比如,清华大学曾经在去年10月时,斥资超过40万美元,购买了两台Nvidia AI超级计算机,每台由4颗A100芯片驱动。也是在同一月,中国科学院(CAS)顶级研究机构计算技术研究所,花费在A100芯片上的资金大约是25万美元。今年7月,中科院大学人工智能学院,也在高科技设备上花费了大约20万美元,其中,也包括了部分由A100芯片驱动的服务器。

另外,中国的国防科技大学(NUDT),也是A100芯片的买家之一。5月份的一次招标显示,国防科大的研究所,计划购买24个带有AI应用程序的英伟达图形处理单元。而中国国防科技大学,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之一“天河二号”的所在地。

专家表示,这些美国芯片在高性能或超级计算机以及人工智能中非常重要。没有这些芯片,中国将无法经济且高效地执行用于图像和语音识别等许多任务的高级计算。而且,关键的一点是,在中国本土找不到这些芯片的替代产品。

所以,美国这个的最新举措,标志着美中科技战的一个重大升级。美国政府以前是阻止某些美国公司向某家中国公司比如华为供货,但现在的动作是,要全面禁止将某些美国产品出口到中国。

而且,这还不算完,根据媒体9月11日的报导,拜登政府还计划在下个月发布新规定,扩大对美国销往中国用于AI的半导体和半导体制造设备的限制,涉及的企业,包括科磊(KLA)、科林研发(Lam Research)、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英伟达(Nvidia)、AMD、英特尔(Intel)等等。

显然,人工智能这一块,已经成了美中竞争的新前沿。那么,为什么人工智能(AI)会成为中美战略竞争中的一大焦点呢?

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迅速 依靠的是什么?

在二十一世纪三大尖端技术中,人工智能,就是其中之一,它也被认为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

在2017年,中共国务院就发布了一个《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目标就是,要“力争到2030年,把中国建设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

自然,就像“中国制造2025”一样,这个“人工智能2030”计划,也引起了美国的警觉。例如在2019年10月,美国政府就宣布,禁止8家中国顶级信息技术公司购买美国公司的零部件,除非获得美国政府的特批。这些公司包括商汤科技和科大讯飞等6家人工智能技术公司。

但是,这样的禁令能遏制住中共的野心吗?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在2021年春发布的一份AI报告中作出警告,美国在AI时代尚未做好防御,中国将在2030年底前超越美国,成为AI行业的全球领导者。接下来,这份报告的许多建议,就被美国之后颁布的《国防授权法案》、《情报授权法案》(IAA)、《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USICA)等采纳。

美国哈佛大学,也在去年12月发表了一份报告,标题是《伟大的科技竞争:21世纪的中国与美国的较量》。这份报告中就提到,在未来许多重要且不可缺少的技术领域上,包括AI、5G通讯协议、生物科技、绿能、量子科技等项目中,中国有可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并且在某些领域跃居第一。

事实上,不可否认,就像这份报告指出的,在实际的AI应用上,包括人脸识别、语音识别和金融科技领域,中国目前已明显领先于美国。

不仅如此,中国正在建立起一个“人工智能极权王国”。目前全世界,大约安装了10亿多个监控摄像机,而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安装在中国。

信息研究公司比较技术(Comparitech)在今年7月11日发表的一份研究分析,中国部署了5.4亿~6.26亿架监控摄录机,平均每一千人就会有372.8架~432.2架监控摄录机,其数量是世界上其它100多个人口最多的城市的几百倍。比如,全球第一大都市日本首都东京,平均每千人只有1.06架监控摄录机;美国的第一大城市纽约,平均每千人有6.87架监控摄录机。

这么看,中共国绝对是无出其右的“监控帝国”,我们也相信,中共绝不会就此满足的。事实上,多年来,中共一直在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包括人脸识别系统,打造了全方位的城市监控网络,这个监控自然不仅仅用于维持治安,更为了监视和压制异议人士和人权活动人士,以及为了监控新疆的维吾尔等少数民族。也就是说,人工智能成了中共维稳的必备工具。

而且,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在今年7月的研究报告中还指出,每当中国什么地方发生群体事件以后,当地购买人工智能技术产品的数量就会增加。

那么,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为什么会飞速发展呢?人才,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研究显示,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的最大来源就是中国。

美国智库马可波罗(MarcoPolo)的研究显示:全球顶级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中,有59%在美国工作,但是,其中只有20%是源自美国。而在美国工作的顶级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中,有53%是源自外国,而其中,又有37%是源自中国。

《纽约时报》2020年6月的一个报导中提到,在2019年全球知名的一个顶级人工智能学术讨论会上,有129名在中国获得本科学位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提交论文,其中有54%的人在美国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他们全部留在了美国工作。

而且,中共也很擅长挖墙角抢人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Andrew Ng),曾经是谷歌人工智能研究的负责人,2011年创建了人工智能项目“谷歌大脑”。2014年他加入百度后,负责的一个人工智能项目,叫做“百度大脑”。

另外,美国著名的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曾经在美国国防部资助下研发解析度10亿像素的相机,但是后来美国国防部停止资助。研发这项技术的首席研究员大卫·布拉迪(David Brady)筹资无门,在2016年移居中国。在优厚待遇和雄厚资金的支持下,布拉迪两年后成功开发出超级相机,使得中共的“天网”工程等监控项目大大提升了效力。据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也安装了布拉迪研制成功的监控摄录机。

当然,美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这种威胁,近年来也一再提醒美国人工智能界,要警惕中国科技公司和学术机构对美国知识产权的盗窃,并警告麻省理工学院等机构,不要和中国大学及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合作。从2018年起,美国也开始限制一些敏感技术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申请。

我们看,人才是流动的,这一方面,美国政府已经在堵漏,而另一方面,就是这个芯片出口禁令了,因为中国的芯片研发现在还属于第二梯队,美国现在的芯片出口禁令,对中国的一些科技项目来说,也就像是釜底抽薪。

也因此,对美国的芯片出口禁令,中共政府表达了强烈反对。在9月1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抨击美方的禁令是“典型的科技霸权主义”。

习近平再度强调“集中力量办大事”

与此同时,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9月6日审议通过《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的意见》时,还再度强调,要发挥中国“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着优势,要在重要领域形成竞争优势、赢得战略主动。

目标虽然是这么定的,但是在过去几年中,中共推动的“芯片大跃进”运动,不仅多个项目烂尾,导致巨额亏损,近期还因为牵涉腐败,导致了多个半导体业的大佬们先后落马。

此外,企业征信机构“企查查”资料显示,今年1月到8月,中国吊销、注销芯片相关企业达到3,470家,超过往年全年的企业数量。

这些都说明,“集中力量”不一定能办成大事。尤其是芯片产业牵涉数千家供应商、元件、化学材料和技术,中共想单独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芯片产业基本不可能。

另外,就像《华尔街日报》刊登的一位硅谷读者的来信所说的,他曾经与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工程师并肩工作,发现中国的主要科技公司,还在努力解决美国公司在5年或10年前就已经解决的技术问题。以他的观察,中国公司中的一流工程师数量很少,原因在于中国的教育系统,限制思维、阻碍创新。

中国投资流入美国风投基金 拜登颁行政令堵漏

我们看,就在中美科技战升级之际,另一边,中国投资正在流入美国的风投基金。

根据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数据,今年中国的投资额有望达到约8.8亿美元,是至少12年来第二高的水平。报告显示,自2010年以来,中国政府实体、基金、私人和企业,向美国风投公司投资了至少40亿美元,另有至少35亿美元流向了美国私募股权公司。

尽管多数美国大型国际基金表示,中国资金对基金总投资占比不到5%。不过,美国官员指出,美国政府关切的不是投资额,而是这些投资者在中共政府中的人际关系和商业关系,及其获取技术情报的能力和在风投公司的影响力。

就拿2020年的一起诉讼来说,硅谷风投公司Hone Capital的前合伙人声称,该公司的中国投资方“中科招商”,要求他们每个季度将大约20家初创企业带到中国,以寻求合作、合资和额外投资。利用美国的体制,中国投资人获得了接触300多家公司的机会。

可能就是为了补上这个漏洞,9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外来投资委员会(CFIUS),加强审查外国公司在美国的投资,聚焦在敏感数据、网路安全、以及微电子、人工智能等领域,以防范中共以投资为名获取美国的关键技术。

目前的情况是,无论如何,中美之间的技术脱钩已经不可逆转,因为中共已经被美国视为21世纪面临的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威胁。虽然目前美国宣布的芯片禁令,可能不会在短期内对中国的技术产生重大影响,但从长远来看,势必会加速芯片等高科技产业的生产线离开中国。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粤语配音:Ada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三年不出门天下已变 习中亚之行用意何在
【财商天下】二手奢侈品进入寒冬 亏钱也没有人买
【财商天下】中国“最不易”的一代 80后惹谁了?
【财商天下】核酸检测真相 越挖越惊人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真实死期遭疑 江泽民黑历史再曝光
【时事军事】战场情况对比 乌俄胜负已分
【探索时分】俄4700枚导弹 为何乌克兰不屈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