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缴获3600万剂致命芬太尼 主要来源中国

人气 2510

【大纪元2022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美国缉毒局(DEA)于9月27日宣布,仅在过去的三个多月内,他们就从全美缴获了相当于3600万剂致死药丸的芬太尼,也就是说,能杀掉3600万美国人的芬太尼毒品被缉毒局从街头清除。

作为去年9月DEA发起的一个名为“一片就能杀人”(One Pill Can Kill)打击芬太尼计划的一部分,这个数量只是DEA从今年5月23日到9月8日期间,加大力度执法后的结果。

根据DEA的资料,美国市场上的芬太尼主要产于中国。而根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现在芬太尼过量死亡已经成为美国18到40岁成年人的头号杀手。

DEA:芬太尼是目前美国人头号杀手

今年8月12日,一个以“麦克糖果店”为名从事毒品交易的贩毒团伙(DTO)老板塔瓦雷斯(Ariel Tavarez)被判处264个月的监狱徒刑。原因是他领导的“糖果店”向客人贩卖可卡因和芬太尼,直接导致了一个网络视频和游戏公司创始人克罗尔(Colin Kroll)的死亡。

DTO将海洛因可卡因和芬太尼以及现金藏匿在包括布碌崙在内的多处地方,与客人用“糖果”代码联系,然后给客人递送毒品。2018年12月16日,克罗尔使用从DTO购买的麻醉剂,死于药物过量。

上述案例是在当今的美国社会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根据DEA的官方公布,在不到四个月的行动中,他们就缴获了1020万粒芬太尼成品药丸以及980磅芬太尼粉末,相当于3600万可以致人于死地的芬太尼剂量。

在390起被调查的案件中,51起涉及到过量毒死;35起案件与臭名昭著的墨西哥芬太尼毒品批量加工组织锡那罗亚集团(the Sinaloa Cartel)和哈里斯科新世代集团(Jalisco New Generation Cartel,CJNG)直接有关;还有129起案件和社交媒体平台包括Snapchat,脸书、Instagram和抖音有联系。

DEA表示,芬太尼已经成为美国人“最致命的”威胁。2021年美国死于药物过量的人数已经达到历史最高纪录:10万7622人,其中66%的死亡归咎于芬太尼。从1999年以来,芬太尼作为海洛因的替代品,成为近百万死于药物过量的美国人中的重要死亡原因。

遏止芬太尼的销售已经成为该机构的“最主要”任务。

“在过去的一年中,应对芬太尼危机已经成为DEA的头号任务。”DEA行政长官密尔格兰(Anne Milgram)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两个墨西哥制毒组织大量生产和供应从中国运来的芬太尼产品,“对我们的社区、孩子和家庭造成了最紧迫的威胁”。

DEA:中国是芬太尼及相关物质主要产地

2022年8月10日,执法人员在纽约布朗士的一个住宅中,发现了大约14公斤的芬太尼、1公斤可卡因、一个秤、一台公斤压粉机、一台压片机和其它制毒工具。另外,执法人员还在厕所中发现了大量芬太尼。

该住宅的主人是一个叫罗德里格斯(Zuriel Ayala Rodriguez)的麻省人,曾经以非法持有武器等罪名被捕过,其布朗士住宅的邻居就是一个照看六岁大儿童的日托中心。被告当日被捕,将面临最高终身监禁的惩罚。

此案是上述DEA宣布的390个调查案中的一个。根据DEA 2020年的最新报告,美国市场上的芬太尼以及相关物质的主要产地是中国。

报告中说,“目前中国仍然是芬太尼以及芬太尼相关物质的主要产地,主要通过国际包裹和快递运输途径进入美国。缴获的芬太尼包裹一般不到一公斤,经常含有90%以上纯度的芬太尼。”

美国一直试图要求中共方面禁止或抑制芬太尼的出口,但是他们对中共方面是否真的愿意限制芬太尼对美国的倾销也表示怀疑。在2019年的一个路透社报导中,美国官员们表示,北京方面只有在得到回报时才能有所合作。

“他们会强制(禁止)吗?或者这只是他们用来确保他们要得到的东西的一种姿态?”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副主席克里夫兰(Robin Cleveland)当时对路透社说,“我认为他们(中共)希望在贸易谈判的背景下以某种有意义的方式利用它(芬太尼)。”

实践证明,美国官员的看法是对的。虽然从2019年5月1日开始,中共声称对芬太尼类产品正式进行“控制”,包括“调查”已知的芬太尼生产地区、“严格控制”芬太尼广告网站、对运输规定“严格执法”以及“成立调查芬太尼走私线路小组”等,但是一直到目前为止,DEA缴获的芬太尼中,仍然有绝大部分是从中国转到墨西哥进入美国的。

2021年9月30日,司法部副部长莫纳克(Lisa Monaco)和DEA行政长官密尔格兰共同宣布,DEA在之前的两个月中缴获了180万粒芬太尼药丸,“墨西哥毒品犯罪网络大量生产芬太尼和含有芬太尼的假药丸,使用的是大部分来自中国的化学品,然后通过美国的犯罪网络进行销售。”

纽约市毒品特别检察官布伦南(Bridget Brennan)对本报表示,“我们在纽约市缴获的大部分芬太尼是在墨西哥的秘密实验室制作的,其化学原料都是中国生产再运到墨西哥的。”

在今年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访问台湾后,中共对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报复手段,宣布停止与美国在非法移民遣返、刑事司法援助、气候谈判、跨国犯罪和反毒品项目上的双边会谈和合作。

《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发行人科尔(Anders Corr)对英文新唐人表示,“中共正在将关于芬太尼问题的谈判与其它完全不相干的问题,如台湾问题联系起来。因此,当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时,中共对美国进行报复的方式之一就是,停止关于芬太尼问题的谈判。”

科尔说,北京“基本上就是把美国人或至少10万美国人,作为我们的台湾政策的人质”,“中国(中共)没有做它需要做的事情,即关闭毒品作坊,和禁止毒品原料的制作。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不负责任,甚至是邪恶的。”

特别检察官:纽约市是美国芬太尼大集散地

纽约市的芬太尼危机更加严重。根据毒品特别检察官布伦南办公室的数据,纽约市近80%的药物过量死亡涉及到芬太尼。

“纽约市芬太尼问题是严重的,药物过量死亡已经达到了从来没有的纪录,而芬太尼致死数字比其它药物都高,这里的药物过量死亡80%是因为芬太尼。”布伦南通过一封邮件对本报说。

而纽约作为美国交通、商业和金融中心,也自然地成为了非法芬太尼的集散中心。

“芬太尼可以以药丸的形式进口,通过网络销售出去;粉状的芬太尼也可以与稀释剂和其它麻醉剂混合,并被包装成数百万个小袋子;也可以以公斤为单位包装销售。”布伦南说,“大纽约地区为芬太尼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成为对(美)东北和中部大西洋各州的销售中心。”

在纽约市,生产芬太尼最活跃的地区是布朗士区。

布伦南警告道,纽约市的市场上充满了这种毒性高的鸦片类制品,即使是第一次使用也有危险,所以大家为了自己和亲人的生命着想,一定要警惕。

“芬太尼混入了大多数可在街头购买的非法药物中。如果不是从药房中购得的,即使看起来像处方药的药丸中,都很可能含有芬太尼。”布伦南说,“对非法药物是没有质量控制的,即使是第一次使用,该人也面临着碰到致死剂量的真实可能性。”

她建议人们携带一次性的防治阿片类药物过量的医用纳洛酮(Naloxone)。“你可能会救人一命。”她说。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移民庇护所、口水战继续困扰纽约市长
纽约法拉盛周五晚举办“星空下的电影院”
2023年NICHE纽约市地区高中排名出炉
教师节专访:走近纽约市公校学监玛德莲‧陈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武汉爆大规模抗议 马斯克公布推特黑幕
【新闻看点】习对白纸革命表态?防疫政策大变
【全球新闻】白纸革命勇士被抓 最大黑客组织声援
【时事金扫描】各地抗议封控 一张照片看哭中国
【环球直击】骇客组织展开白纸行动 声援中国民众
【中国禁闻】白纸运动蔓延 官民展开监控与反监控博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