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纷纭话共产 大陆维权上访人士谈九评

标签: ,

【大纪元12月6日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许林采访报导)大纪元网站发表长篇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后,中国大陆的民众也争相从各种渠道收听收看《九评共产党》的详细内容并引起很大震撼,文章中的内容似乎或多或少都会在每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产生共鸣。

连接收听

希望之声记者采访到现正在北京上访的甘肃省的孙先生,他非常认同《九评共产党》九评之二中的一段话。“永恒的恐惧感是中共党史的最大特征”,生存恐惧成为共产党与生俱来的最高的利益。

孙先生:它的体制是让人们片刻都离不开恐惧,事实上让人们失去恐惧又不能让人们失去希望。恐惧就会让人们都畏首畏尾,让人们都各自保住自己的利益,让大家感觉到只有自扫门前雪才是最安全的。因为现在的报纸、媒体,所有开放的一切,提到都是人们物质上的享乐。比如说我举个例子,有个广告单上就写着: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一切都成为过眼烟云,都是只要能为自己所用的,也就是眼下的这些。

像昨天高法就聚集了三千多人,从里面一直排到外面。我可以这样说,中华民族几千年累积下来的原来人的好的道德资源,经过历次的政治运动已经被折腾光了,同时又离不开冤假错案。没有冤假错案,这个制度不能运行;没有冤假错案,这个社会不能维持尊卑有序,因此就要制造一波又一波的运动,其实现在不称为运动的运动也是一样。

说要改革,可是却让农民失去土地。我昨天就碰到3百人来上访,今天又碰到1百人,都是农民失去土地,还有工人下岗问题。他们就是让人始终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希望的是什么?他们现在提出要“共同建设共同富裕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其实,人们错了,如果中国的老百姓真正要知道真象,他们集五十年来的心血和血汗的成果,用生命所累积起来的财富有五千多亿,都被转移到海外去了,人们知道了这些会作何感想?他们就是不知道。所以另外一个政策就是“愚民”,也不让他们失去希望,隔三差五的透过一些途径散布一些东西出来,就是避免让他们走到过激的冲突。像农村没有农会;工人没有独立的工会,这样就可以保持散沙一盘,这样老百姓作官就可以保持至高无上的一种尊严,他就可以君临天下,靠着一些爪牙,哪怕是一个阿斗都做的很牢。

孙先生接着从中共杀AB团回亿起,一直到今天更精致巧妙的杀人。

孙先生:从杀AB团开始,到延安整风运动,紧接着是土改、正反、肃反、反右、大跃进、文革,一个比一个惨烈。

其中对法轮功修炼者在监狱、劳教所里所遭受的情况,孙先生谈到了他所知道的讯息,对于海外媒体报导的有超过十万人被关押在中国监狱、劳教所的情况,他认为远远不只这个数字。

孙先生:我在火车站碰到一个在青海省中国最大的监狱劳改局的副局长,他就跟我说,远远不只这个数字,他就亲眼看到过,把他们打倒在地之后,跑到山上去,我估计把腿都踩断了,那个人肯定活不了。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打白不打,打了算白打,打死活该”,还可以邀功请赏。它这种制度就是与良善为敌,与人人过不去,制造矛盾、制造仇恨。我50年出生的,据我个人的惨痛经历发现,他们主要是用挑拨离间来维持统治。我举个例子,我小时候大概五岁的时候,那时我就看到过用摩托车将犯人的手掌心穿着铁丝圈着,然后用机关枪扫。你想想我当时一个五岁的孩子,吓的不仅是尿裤子回来还发烧,终身难以磨灭的印象。

到了文化大革命,一次就枪毙五十多人,规定每个人都必须要去,你不去不行,这是规定。所以他们就是靠这种杀人的恐怖行为,让人们从此闭上嘴巴,最好不要去想,不要去怀疑,不要提出任何问题;你只要重复党教给你的那些陈腔滥调,你准保是一个好公民,你准保是一个能升官发财的人。他们需要的是工具,是驯服的工具,连驯服工具的始作俑者刘少奇都未能幸免。他们天天的作恶,像是文革这些种种都是周期性的反应,当人们忍无可忍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发起运动,寻找替罪羊,把他转移到其它地方去转移视线。他们的统治方式比起过去是更熟练,迫害人也更精致巧妙。

孙先生同时讲述了12月4日,也是中共的法治宣传日,有超过三千上访人士到中央电视台前听法治宣传,并手举横幅,却遭到大规模的抓捕。

孙先生:我们的媒体在大肆的宣传,到处都张贴这样的标语:“欢迎人们去”。不是他们要去,结果现在你看长荣客车一车被抓130多个人,我都没有见过,拉了13车,他们的警车一次可拉24个人,如果里面塞满可装30多人,今天拉了多少车?我刚刚从上访人士居住的地方出来,几乎为之一空,全部都被关在各个派出所,让他们鼻子贴在墙上,双手举起来,给他们搜身。

记者:还是用骗的方法?他不是说欢迎大家去听?

孙先生:对,主要是让世界知道,中国人守法律,中国人民有这么高的维权意识,中国人开始学法了,中国人开始懂法了。其实,我跟你说实话,他们说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欺骗。在海外的人可能会认为他们弃恶从善、改邪归正,同时要力行法治;其实说白了,他们骨子里是一样的,过去的“邓规江随”,今天是“邓、江规,胡随”,只是更加的变本加厉并没有什么改进,我跟你说真心话,在我本人的感觉只是更加的恶劣而已。

与此同时,孙先生还讲述了他所在矿场的情况。

孙先生:我说这个话是有根据的,我是河北792矿,这里所排出的废水都是含有剧毒的,有强烈的致癌物质,到现在还是照样在排放。媒体见了我们要把这些事情都反应出来,他们什么时候把老百姓的生命放在心上?什么时候问过?我说心里话,我希望你们电台要呼吁呼吁,尤其是我对法国的希拉克总统的这种作法,是严重的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说什么中国的人权好如何如何?要呼吁欧洲解除武器禁令。说白了,把这些包装脱掉以后,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经贸利益,只是为了合同而已,哪是为中国人民着想呢?他们最大的功能是什么?就像他们自己所说的,胡积伟只不过是说“党性高还是人民性高?”人民应该是高于党性的,结果把他整的是灰溜溜,到今天都没有给他解禁。

他们只不过是随着外界,就像他们自己的老祖宗所说的,所谓马克斯主义的胜利逼着他的敌人披上马克斯主义的外衣。他们今天也是一样,在世界文明昌盛的时候,他们也不得不接过“人权民主”的口号,来回的加以曲解歪曲,传它自己那套反共的东西,借此来愚弄人民、欺骗人民,说白了也只不过是为了垄断财富、垄断权利,以便世世代代能够永永远远的骑在人民的头上。他们这种包藏的制度或许是很简单,可是是非常可悲的事。

我在上访人员当中,跟他们有过大量的接触,我发现这半个多世纪以来是非常可悲的,“愚民”做的是相当的成功。他们有许多人会认为向媒体说真话,就好像是跟谁过不去。像某个学校去反应问题,他们甚至会提出一些更古怪的想法,说明这种愚民政策是多么的可怕,是多成功。尤其最可怕的是数十年来所形成的党文化的教育,人人唯此唯大,个个都是恐龙,没有人会去关心别人。

我曾经看过一个女的被汽车撞的头破血流,旁观的人有的还在那哈哈大笑,竟然没有一个人会主动的上去关心她、去问一问。我觉得这个人心的沙漠、道德沦丧、败坏到这种程度,这个国家还有救吗?还谈什么文明昌盛?还谈什么要和世界主流文明接近?

我给你介绍一位老先生,他的事情是为中共见证流血,甚至于把自己的生命的赔进去了,还连累到他的子女,他们的储蓄金都被贪污掉,他本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还要备受株连,他才60多岁,可是看起来就像是90多岁的人。你想听听他的话吗?

记者:可以。

孙先生:来,老先生,你来说说,他的意思是说他父亲的尸骨被当地的民政局长给当垃圾给扔了,把国家民政给的钱都给贪污了,他为了这件事,上访多少年,现在北京天很冷,他站在寒风中冻的瑟缩。我说真话,他们对自己的革命功臣都这样对待,更不用说一般的老百姓。像之前有佳木斯的狱警来上访,我就问他们了,像你们的人权得不到保障,连你们警察都来上访,你们在中国是属于特权阶层,别说是我们老百姓了,那我们老百姓的人权还有保障吗?

(据希望之声“世说纷纭话共产节目”录音整理)

相关新闻
【九评征文】从外往里看
大陆人士“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八评共产党
组图:华府首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
读者:读九评后建议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7.1港人抗争已挫败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医3招缓解抽筋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