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起兮云飞扬”——英雄人格与时势

——袁红冰《中国呼唤大政变》读后感

潘晴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5月23日讯】在历史行进的每一个时代,总有一些身处逆境但决不甘沉沦的人们,他们守候在历史舞台的出口处,审视着风云际会的历史瞬间,在国运危厄的关键时刻,发出一声声震聋发聩之呐喊。于是乎:“大风起兮云飞扬!”一幕幕悲壮的历史场面便开始了演出。……当我读了袁红冰的最新力作《中国呼唤大政变》之后,自心底涌起恰恰似这样的一种感觉!

今日的中国,灯红酒绿的大街上盲流们、乞丐们正迷惘地遥望着天边的星光并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警察的驱赶,权贵们、富商们却沉醉在“与时俱进”的“纸醉金迷”中亢奋地做着那末世的“强国之梦”。当中国这个庞然大物正张开着“和谐”的大口吞噬着无数国人的血汗时,九亿中国农民的悲惨命运却被隔离在国际社会的视野外成了虚无缥缈的幻影……

当所有的红朝既得利益者和全世界贪婪的资本家都在为“中国的崛起”鼓嘈时,袁红冰却在《呼唤》一文中大声疾呼!直指中国之命运﹔一语道破了“东方神话”后的假象!他指出:“……以官权腐败为前导,各种社会危机急剧趋向极端,整个局势危若累卵。主政者的昏聩平庸、贪鄙短视,又为危局雪上加霜。中国之国运正走向死地,中国的历史似乎要无可阻止地拉开另一次社会大悲剧的序幕。”

《呼唤》一文中的张力使我的心为之震撼!使我的灵为之颤抖!文中一幕幕的场景直逼眼前:“人心腐烂,道德沦丧,民权凋残,官权势张﹔贪官污吏肆行无忌,狠如虎狼﹔奸商恶贾强取豪夺,气焰烛天﹔财富与权利两极分化,弱势群体水深火热﹔社会资源尽归权贵阶层,黎民百姓唯有仰人鼻息﹔自然环境惨遭涂炭,神州大地竟成污水毒气之乡,风沙蔽天之野。”

《呼唤》一文唤起了我对中国之命运的深切忧患——不由得想起了王力雄的《黄祸》﹔郑义的《中国之毁灭》﹔法国十五世纪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的恐怖《大预言诗》。而几百年来,一件件的史实不偏不倚地验证着诺查丹玛斯的种种预言:查理一世被处决、法国大革命、拿破仑突起、一战二战,甚至“六四”天安门惨案,等等、等等。如今,中国的现状却已直逼那毁灭的边缘!难道,中国的大劫就快要降临了吗???

自从“六四”的血光之灾无情地打破了国人的梦想之后,中国的命运就变的扑朔迷离了。一方面,当权者用铁血镇压维持着一种虚假“和谐”的稳定,另一方面,中国正在被权贵们以“过大圈”的方式迅速的瓜分,如今怕已是迫不及待地发展到了“圈山河”了。 当四川汉源数万农民慨然奋起、阻止大渡河瀑布沟电站大坝截流的大规模抗暴事件发生后,中国的未来便再也不容乐观了。因历史的无常总是让人怅然不已,一旦悲剧酿就,局面誓必无法挽回……

而中国正在危机中“过大圈”。像是一头垂死的巨兽,挣扎着走过无数权势者定做的吐火的钢圈。没人知道还要钻过多少个圈﹔没人知道权势者还会圈走多少东西﹔没人知道我们将经历多少危机﹔没有人知道这头巨兽在什么时候会因为烈焰变得狂燥,抑或它会死于烈火之中?我们当下不可放弃的追问是,在这个壮丽得令人晕眩的国家,在这个疾步如飞、追赶监狱的年代,倘若任凭肉食者这样在大江南北圈来圈去,恣意妄为,最后留给农民的还有多少土地?留给国民的还会是些什么样的河山?

铁幕中的思想家索尔仁尼琴曾一语中的地说到:“极权政体下的人像鱼一样地活着,鱼群从来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集体斗争,它们只想着怎么从网眼里钻出去。”不过,近两年来各地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正在试图打破这些关于孱弱者宿命的隐喻。鱼群们热气腾腾的愤怒或许可以惊醒中国人坐在火山口上取暖的那份麻木不仁。许多地方政府权贵们的违法行政,造成基层情势的紧张,足以使人们因此而担心,在一系列矿难、拆迁自焚案与集体性的暴力冲突背后,中国历史上“暴民对抗暴政”的恶性循环正在抬头、《黄祸》中所描写的图景正向我们一步步地走来!

面临这国运凶危之时刻,面对着国民生灵涂炭之前景。袁红冰以其大悲悯之胸襟﹔大智慧之胆略,向有条件成为民族英雄的中华男儿——居庙堂之上的豪杰们﹔处江湖之下的志士们,发出了震聋发聩的呐喊:

—— “唯英雄男儿,方有胆略运筹帷幄,行宫廷政变之举──意起于青萍之末,动则如狂风骤雨,以雷霆万钧之力,一举击碎误国害民之庸人政治。然后,顺民心,开启渐进民主宪政改革之门﹔合天意,彰显民权,除暴安良,建公平公正之社会。若能如此,则万民幸甚,国家幸甚,中华幸甚。百姓能不提壶携浆以迎乎﹔天下敢不望风而从乎!”

——“英雄出世,必待天时﹔此时此刻,正乃天赐良机。在毛泽东、邓小平威权之下,行政变势如登天﹔面对中共“四代”鼠辈,举政变易如反掌。或掷盏为号,两三莽夫便可使政治太监、政治二奶成擒﹔或鱼肠短剑,虽义士血流五步,却可挽民族命运之狂澜于即倒。”

——“处特别之时,需特别之人,行特别之事。国运凶危,正需出不世之民族英雄,大力回天。”又如:“凡中华之男儿,堂堂一躯,凛凛一表,岂可甘心雌伏于政治太监胯下,辱祖先之名节﹔岂可甘愿跪拜于政治二奶石榴裙边,丧男儿之风骨。”

袁红冰侠风义骨,肝胆照人!在《呼唤》一文中,他激扬文字、痛斥窃国之硕鼠!他忧国忧民、直示救世之良方!他指出:“正如中国一切社会危机都在呼唤政治变革,中国的一切社会危机也在呼唤大政变,也在呼唤民族大英雄。”——文中袁红冰无私无畏地挥洒出了一代男儿的英雄豪情和凌云壮志!以他曾大力倡导的英雄人格指出了:在当今时局和国情下解救中国之危局的变通捷达之径!——读后怎能不教人心潮澎湃、荡气回肠!

读罢袁红冰之雄文,我直感:幂幂中的造化之神决不会予我神州大地之上的亿万众生于不顾 ,在我烨烨中华、万千豪杰中,定会有那视荣耀高于生命、甘愿“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血性男儿脱颖而出!挽狂澜于即倒,擒贼首于庙堂﹔救黎民于水火,建共和以济天下!——若如此,则国家民族之大幸甚哉!

——“庸碌百年,转瞬便成塚中枯骨﹔英雄壮举,立刻便与日月同辉”——斯言壮哉!道义人格的力量,即使是在混浊不堪、凶险诡诈的权力斗争中﹔即使是在鹰犬横行、虎狼当道的极权暴政下﹔我们也曾看到过它顽强的闪现!更何况是在顺应历史潮流的今天,做改天换地、推翻专制、造福苍生、追寻自由之一搏?这是何等的荣耀!尽管它也许会一次次的失败,但它那不朽的精神终将引导着人类文明向永恒的未来走去!

—— 仅以此文为证:袁红冰的《中国呼唤大政变》一文有如虚空中之惊雷,已在暴政下国人万马齐喑的绝世悲情中激荡开来!……我们祁盼着,在当今的中国有真英雄横空出世!即使是悲剧,也将壮美的令国人洗涤掉那千年专制压抑之下的奴性尘埃而真正地站起来!——当专制的魔幻被消融后,新的历史就开始了!

潘晴

匆匆于二十一日子夜@(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书摘:《回归荒凉》(九)
书摘:《回归荒凉》(十)
法学家袁红冰谈反日游行的深层原因
【专栏】史山:驳张雁“驳袁红冰文”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川普:不想和习通话 掌握武毒所不好信息
【纪元播报】内幕:两会内斗激烈 中共高级军官观望
【拍案惊奇】中共红爪紧逼 30万港人有望居英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踪:美确诊逾170万
【十字路口】美推机密武器 港国安法藏权谋算计
【新闻第一现场】对港毁诺 30年前电影预言成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