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贵州瓮安 罗生门(3)

【大纪元8月6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那么刘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下,像刚刚柏桥兄提到的,这种情况您觉得在美国或是西方国家,他们会是怎样的一个处理方式?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刘国华:这种事情如果在美国,完全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次的瓮安事件,后来竟然要为这个事件做出定性,而这个定性是谁来做呢?是让远离贵州的北京来做,也就是让中共的头目胡锦涛来做。这种情况在美国或是西方国家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因为一个事件的定性究竟是要根据它的刑事报告,他是为什么死的?他的证据是什么?根据这些才能把这个事件的性质确定下来。那么在中国大陆发生这个事件,它的事件性质竟然要由北京的胡锦涛来做,这个情况不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美国,是从来不会出现的。

你无法想像,例如在美国的阿肯色州有一个事件,最后要让布什在白宫发表这个事件的性质,我们绝对不会听到这个,这是不可想像的。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中国的舆论是由共产党所控制的,它的舆论没有办法监督,而且由于中共自己掌握着舆论,它就可以玩弄舆论。

所以这次事件为什么激起那么大的民愤?你看刚刚那个章天亮他也讲到这个问题,在网络上完全是一边倒,95%甚至99%一边倒。我今天查了一下,中国大陆的人民网有个“强国论坛”,那个强国论坛是属于中共的一个官方论坛,这个论坛上只要出来一个帖子,底下完全都是一边倒,这已经达到没有办法控制的了,这也表达了什么呢?表达了大陆老百姓对这个事件是非常非常的愤恨。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现在有位曼哈顿的何先生在线上,我们听听看何先生怎么讲,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胡锦涛应该问问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胡锦涛要问问自己,为什么你管的国家会变得这个样子?因为你是个黑社会。看看这些大陆的警察,在刚刚变天的时候,大陆的警察是不用枪的,那时我们想,哎,共产党真好,以前的国民党也好,租界也好,警察都有枪的,现在这个共产党,警察不用枪了。

但现在变得怎么样?警察不仅有枪,而且还带着狗,狗身上还写着“Police dog”,现在它这个社会已经是黑社会了,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情,胡锦涛你不要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要问问你自己是怎么领导的。

现在说共产党没有跟人家接轨,不,现在共产党是接轨了,为什么?大家都穿西装,外国人穿西装,他们也都穿西装,不就接轨了吗?以前人家的警察有枪,现在它也有枪了,它都接轨了。但它这个社会真的很黑,所以,大陆的冤案是不可能弄清楚的,除非共产党倒台以后才有可能弄得清楚。那么贵州的案子不是一个个案,它是一个普遍的,只是它特别了一点而已,我就讲这样。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何先生。那么我们另外还有一位乌克兰的孙先生在线上,孙先生请讲。

孙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瓮安事件沉淀已经一个月有余了,评论的文章已经够多了,我也不必再锦上添花。我觉得该事件呢,对中共当局的影响有两点,一是当局自视智力超群,可以将民众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所谓精英阶层也应该明白,中共政权真的是“人心向背”了,他们还觉得可以骗的,我看只剩下最后一批“受众”了,那就是只懂吃喝玩乐、精力过剩的愤青阶层。

再一点就是,瓮安事件以后奥运又在即,而世界聚焦中国,于是当局更精于玩弄“狮子与狐狸”的手段,狮子的一面我以前讲的已经太多了,今天就讲讲这只狐狸的面向。仅举一例,当局“真理部”(中宣部)的新闻办在奥运前不断对外国媒体释放善意,说什么绝对保证自由采访,不管何人何事只需采访对象同意即可。

而它们真的是如此豁达大度吗?实际上外媒记者被阻挡刁难的事件层出不穷,而那些总是伸出双手挡住镜头的人索性说,我们不知道这个规定,你们只能采访跟奥运有关的人。

而当局一方面将国外狮子、狐狸的猎手阻挡在国境线之外,一方面又将国内有可能指证狮子跟狐狸的人士大牢伺候。而当外媒记者要反映情况,这个阻挡严密、过于高效率的管道,能让你有十分之一的事件能上呈,已经是不错了。然后新闻发言人再忽悠一番,故作无辜像,说我们不知道呀,岂有此事,我们当然会调查,然后不了了之。奥运才两周,一晃而过,到结束也不见回应。

就像四川地震、瓮安事件一样,什么豆腐渣工程、 少女离奇死亡,一两个月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怀疑温总枕边放置的、夜夜拜读的不是二流的《沉思录》,而是狮子与狐狸理论发明者马基亚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的《君主论》。

主持人:好,因为时间的关系,谢谢孙先生。那么这件事情发生以后,胡锦涛有个指示,说这件事是很小的刑事案件,第一个,不应该封锁消息;第二个,要主导舆论。我想唐先生是不是可以就这方面来讲一下。

唐柏桥:这个问题值得谈一谈。中共控制舆论分为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50年代的时候搞什么大鸣大放、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它想引蛇出洞,或者想给人感觉它是比较有言论自由的。自从把右派杀完了以后,封杀了他们的声音以后,基本上中国的独立声音和知识分子的声音就没有了,鸦雀无声。

直到文革的时候,它就走向另一个极端,搞所谓大鸣大放,那时候搞大字报,它那完全是胁迫或者鼓动或者民众经过洗脑以后,让民众发狂去为它们说话。比方说毛泽东发一个“炮打司令部”,全国的红卫兵就每天在那儿写文章、画漫画贴在墙上,都要呼应毛泽东思想、呼应毛泽东的做法。这是第二种,看起来好像新闻很自由,其实是歪曲的。

第三个阶段,到现在这个阶段了,因为网络一旦打开以后,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以前的故事说潘朵拉的盒子一开,邪恶的东西一旦播开以后就收不回来了,所以网络对中共来说像潘朵拉的盒子,打开以后就关不起来了,所以后面它发展了“金盾工程”花了700亿,想堵住……

它把很多词过滤,后来发现这也不行,因为它发现“江泽民”这名字也要过滤,因为很多人要骂江泽民,但是过滤完了以后,它也发现不行,说江泽民好话的也要被过滤掉,那就等于全国人不能再通讯了。

这个时候它又发明了一个新办法,就是“引导舆论”,什么叫引导舆论呢?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方现在的“五毛”,最近有一个记者写出来的“五毛”,本来是叫网虫、网特,现在叫“五毛”。“五毛”什么意思呢?你写一个跟共产党的调子一致的帖子或写一篇文章,给你五毛钱。有些是由大学组织的,政府组织的,公安局、公安部组织的,有些是打游击、业余的,全国可能有几十万、上百万。

所以你在网上经常看到帮共产党说话的,你以为是一般老百姓的声音,其实,就是那些五毛党,当然也有个别的愤青。老百姓识破了这个以后,将来它的本来面貌也就更容易识破,但是有很长一段期间它是把老百姓给欺骗了。

像我们曾有一段时间也被欺骗过,那时以为中国老百姓中有很多愤青,一面倒的支持共产党。最近几件事情发生以后,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杨佳事件出来以后、贵州瓮安等等,同样是13亿人口,为什么各个县市都骂共产党?所以过去说奥运呀,说什么反对藏独、这个那个的其实都是五毛党干的,这个就叫做引导舆论。

比如说贵州瓮安这件事情,说他是自杀,说那个王娇娇跟政府没有关系,然后那五毛党马上就出来说话了,一说话的时候还好像变成是老百姓在说话──你看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然后我们这些… 意思好像说我们不对,这个就叫引导舆论。

比如胡锦涛这个,它这一招做的是非常阴险的,因为它不仅起到了洗脑的作用,它还起到了一种欺骗的作用,它在你周围把你愚弄了。比方说,把你扔在一个地方,天天讲龙虾不好吃,实际上是因为我没有条件给你提供龙虾。

像我们可能小时候都吃过苦,好东西我们家里买不起,所以就偏偏说那个东西不好吃,你就吃点南瓜、冬瓜,那最有营养了,小时候周围的人都这么骗,大了就真以为是这么回事。后来吃了龙虾以后,吃了海鲜以后,觉得这么好吃!其实是因为贵,所以共产党是在玩弄我们,把我们当小孩玩。所以这一点我们讲透了以后,我们要反击它。

写五毛党的这个记者功德无量,他把这个情况写得很透彻,所以现在国内一夜之间,大家都知道五毛党是什么意思,五毛是什么意思了。大家彼此会心一笑,你是五毛,你的观点一出来,“你这五毛”,他就无地自容了!

主持人:好,那么另外我想请问一下章博士,有关于定性自杀这件事情。我们知道这件事情发生了以后,贵州政府要求民众挨家挨户签字,表示他们在这个事情上面,他们认为这个女孩子是自杀的。像这样的事情,它都能够做到这种所谓的征求民意来认定、定性,这在大陆上是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吗?

章天亮:在刑事案件来说,很少这样搞,因为它不像美国,美国有一个陪审团制度,确实是有民间人士组成一个陪审团。但是陪审团是需要听证的,不管是控方还是辩方的声音,他们都听得到,最后由陪审团来决定这个事情到底是对还是错。

但是中国不是陪审团制度,它是由法院直接来判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够把这个少女到底是不是自杀这个事情让民众来决定?因为民众并不是司法机构,他也没有经过控辩双方来回的辩论,而且更严重的是,民众他听到的是中共一面倒的声音。

但是我想这样的事情,凡是在中国生活过的人可能都不陌生,中共经常搞这种人人过关的表态。比如我在89年上大学的时候,到北京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所谓“动乱教育”,一星期不干别的,也不上课,什么也不上,就是看电视,实际上就等于是被中共洗脑。然后洗了一星期之后,它让你写心得体会,就看你到底支持不支持国家的这种所谓的“平暴措施”?

那么在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共也曾经搞过所谓的“百万大签名”反对法轮功,其实呢,这些人很多都是在被洗脑、恐惧的情况下来做这件事情。当中共做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它心里面其实是非常怀疑的,它怀疑老百姓跟它不是一条心的。那么这种情况下,它非常迫切的想知道到底谁是反对它的,那么就采用人人过关的方式。

如果在这个时候,你顺从了中共的说法,中共迟早会认为你这个人尽管跟我不是一条心,但是你是可以被胁迫的,可以被恐吓的或者可以被利诱的,在这个时候,如果你仍然保持跟中共不一致的时候,那么中共就可能给你各种各样的处罚。所以我想中共这种做法并不新鲜,它只是透过这样一种“指鹿为马”的办法来区分到底谁怕它、谁并不怕它而已。

主持人:好的,那么刘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下,您因为有法律的背景,在法律界做过工作,那么您觉得中国的司法、检调制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刘国华:中国的司法和检调制度只是一个形式,它背后的本质是什么?就是共产党的一家之言。你只要是符合共产党的,你只要是按照共产党的那个观点,它就按那个方向去引导,如果不符合它的,那它就给你推翻,它就是这么一个本质。

在美国,两党之间竞争,你看他两党之间发生纠纷都可以找法庭,像美国总统大选,两家你说你的理,我说我的理,最后怎么办?到最高法院,由最高法官几个人投票,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在政治之上”,法律实际上是所有社会上最高的,它这个本质就是法治的社会。

那么在中共是什么呢?中共是共产党在最上面,中共在最上面,法律是共产党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法律是它们玩弄的东西。

所以这次这个瓮安事件,老百姓为什么这么愤怒?老百姓通过这个事件,就看到了中共是个无法无天的政党,所以就对它非常非常的失望。老百姓通过这个事件也开始觉醒了,所以这次瓮安事件的意义是非常非常大的,它不像胡锦涛所讲的是个小的,胡锦涛现在说这个话,他就想让老百姓干脆把这事情忘掉。但这个事件呢,在中国的历史当中,它将写有重要的一笔。

因为瓮安是在贵州省,而贵州又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共产党是20年建党,但是中国共产党认为它是在35年才渐渐的掌握了政权,也就是35年在贵州的遵义会议上,毛泽东才开始掌握了政权。

那么大陆老百姓呢,普遍的认为中国共产党开始走向强大的时候是从贵州开始,那么当它走向没落、走向灭亡的时候,也必定是在贵州。那这次瓮安事件就给老百姓一个强烈的启示,老百姓现在甚至公开就讲“共匪”,都达到了这种程度,也就是他们内心的愤怒没有办法去表达。

主持人:同时在贵州好像还发现了“中国共产党亡”这么一个藏字石。那么在这个事件里面,就像刚刚柏桥兄所提到的,譬如说它不管有五毛党或是网特等等,但是网络在这件事情上的作用是不可抹灭的,能够很迅速的把这个消息传到全国各地。那么中国网民利用网络来传达维权等等的消息,您对于这方面有什么样的看法?

唐柏桥:我非常乐观而且也非常激动,我觉得自从这个五毛党被揭露出来以后,因为这么一个很好的词,迅速的在全国传遍了,把网特现象,把胡锦涛、江泽民他们建设的金盾工程,花了几百亿,几千亿所弄的这些事情,把它曝光以后,它就没有战斗力了,见光死了,这以后它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

像几天前我们在过渡政府的记者会上,有一个五毛党跳出来,大家就对他群起而攻,因为知道他是五毛党。五毛党,马上他的原形就现出来,要以前的话,他都认为我代表13亿老百姓,他敢大言不惭的这么说。现在只要你跟中共政府的观念比较一致,老百姓就把你归为五毛党,就把你置于“不屑一顾”之列,那么以后他们的声音就会很弱。

所以我想基本上将来改变中国命运的,可能集结、连系的恐怕也不是传统那个形式了,比如一个严格定义的革命党,组个军队,拉个几十万人,然后像红军过境的方式或者农会、工会等。很可能就是以网络的方式,现在有人号召在8月8日网络起义等等,号召到北京做俯卧撑,现在在网络上传得很厉害。网络上现在我估计最低起码有一百万革命党人,我说的是开玩笑的,“革命党人”。

主持人:好,那么章博士,您可不可以用30秒钟的时间,对于中国未来人民的维权,我们怎么样利用在这种网络封锁的情况下,或是媒体不自由的情况下,人民应该怎么样自己把气势各方面能够提升起来?

章天亮:首先我想,每一个人应该主动了解真相,如果有机会的话,能够得到海外的破网软件,到海外来看一看真正的独立媒体对共产党的分析,因为少了很多的顾忌和恐慌,他们的分析将更透彻,说出来的话也更透彻。

主持人:好的,各位观众朋友,非常谢谢您今天的收看,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到此为止。我们也很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呼吁各位观众朋友能够把真相传播到国内去,同时在国外有很多的破网软件,能够推荐给您国内的亲朋好友。那么我们下次再见,谢谢各位。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贵州瓮安 罗生门(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贵州瓮安 罗生门(2)
【热点互动】谁来控制自由声波?
【热点互动】奥运前的动荡中国(3)
【热点互动】法轮功反迫害为了谁?(2)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