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新疆流血事件抽丝剥茧(2)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8月1日讯】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杰森博士,您对刚刚横河先生的评论有什么样的看法?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杰森:我对这种理论,整体的感觉,从几个方面我很难信服。首先,最关键点是,我从不把中共内部派系这样的问题,看成是非常系统的,很有组织的一个概念,从上往下这么有效的运作。

中共这个体制目前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拿“钱”的体系。只有“钱”在上下维持这个体系,离开“钱”这个体系本身来说没有上令下行的有效的机制,这是整个中共体系,那派系就更是这样。事实上在各方面来说所谓的“随风倒”,这是中共体制里头非常常见的问题。

确实新疆作为中共一直很关注的地方,它应该有一个很好的反应机制,为什么事件爆发的当天晚上,长达几个小时的杀戮行为,很多人在这过程中死亡,究竟怎么死我们先不说。那这当中为什么中共没有反应?这是一个问题关键。

我同意中共有一个反应机制在新疆,但是这个机制不是日常运作的机制,日常维护社会治安的机制不是那个机制,当然中共一旦调动起来,确实很快,第二天整个街道全部布满了中共的军警,它这个机制后来是起作用,但是这个机制反应很慢。

在日常维护治安的警察,他的指导行为是依中共一贯的“两少一宽”的方式来做。所谓“两少一宽”就是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人长期以来的态度是:你反我,我杀你;你要是针对汉人或其他民族的人,我有一个政策,就是少抓、少杀、从宽处理。这个明文规定交给每个警察,这就是为什么新疆境内汉人跟维族人有很深的隔阂就在于此。

维族人认为汉族人占了我们的地方,到我们这儿抢我们的资源,让我们没有任何工作机会,使我们整个生活水平很贫困;汉族人认为维族人可以非常暴力的对待汉族人,而且几乎不被法律追究。实际上是中共这种“民族一边倒”的政策,把法律放到一边的两少一宽的政策,使得维、汉两族有隔阂。

而一般的公安人员,中共的警察对维族人的犯罪通常是先不管,最开始他们从集会演变成砸饭店、砸车辆的时候,很多警察的态度是不管,他们以前经常这么做的。因为在新疆很多时候很多人反馈,说几个维族人把汉族人打了,甩身就走,警察在一旁看了装着没看见,这是中共警察在新疆地区执行公务的普遍政策。

我们知道80年代有件事情,有辆军车晚上开车时远远看见一头犛牛,以为是野牛,就一枪打死了,打死了以后,就想带回军营吃,没想到是维族人的犛牛,那维族人就不干了,没开多久维族人就把车围住了,然后就往车上砸石头,往车上爬。因为是军车,又因为没有联系,以为是当地暴民,没有把自己打死牛跟维族人攻击军车联系起来。

他以为是当地的土匪来抢军车,看有一个维族人爬上车,就用枪打死了这个维族人,事实上是个误会,是个误杀,按法律规定不应该按谋杀罪判死刑,但是当时中共直接就按死刑判了这个军人。为什么呢?是怕惹当地的维族人。这事件给当地的军队、警察很深的印象,就是中共的政策非常偏袒维族人,我们最好别惹。


7月5日新疆爆发流血冲突,汉族暴徒连续三日砍杀维族平民,据估计已有数百人丧生。图为新疆街道上维安的武装部队。(Getty Images)


所以在这事件(新疆事件)上,最初没有反应,很多人在这几个小时的过程中死亡,而它们没有反应,这跟长期执行维族的两少一宽政策非常有关。这个政策本身非常失败,双方都失败。汉族人是这个政策的失败者,维族人最终也是这个政策的失败者。

主持人:好的,那么横河先生刚刚您讲到了,从韶关事件发生以后,到它们预测会在新疆发生暴动,那么中共对于这种活动的监控,或是对于这些消息来源情报的搜集等等,它们的系统是怎么样,它能力有多强?

横河:现在从新疆的角度来看,我们仔细观察一下去年奥运的布局,奥运安保的布局针对5大势力,它有一整套方案。奥运结束以后,周永康提出一个口号叫“奥运安保常态化”把它变成日常的规模操作。在这种规模操作下,它的监控能力非常非常强。

大家知道在奥运的时候,第一次使用了面孔的识别系统。声音的识别系统已经用很久了,就从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在全中国范围之内开始完善,特别是后来的“金盾工程”。“金盾工程”最早实际上是公安办公自动化。它就建立了5大数据库,其中有户籍管理数据库,有法轮功数据库,有一些流动人口数据库,这很大的。这个数据库一直连到金盾工程的第四级,四级就是派出所这一级,派出所都可以直接连网去查询了,所以每个地区在年度报告的时候都会提到,叫作“网上追打逃犯”这个运动,抓了多少抓了多少。

这个监视系统有多有效呢?2001年的时候,吉林省曾经有个文件提到,3人以上聚集就要抓起来,所以它控制的人数是3到5人,它能够控制住的。你只要是超过3个人,超过5个人的聚集,它就能控制。在中国大陆,大家知道有一个叫作“居民委员会的管理机器”。这个居民管理委员会就是把对人的监视一直落实到最基层,所以才会有老太太“小脚侦缉队”,带了个红布到法轮功家的门口和门缝里听,里面有没有放炼功音乐,就干这种事情,听到了马上就去报告,就去抓,所以它的监视是一家一户的。


13日,乌鲁木齐仍然气氛紧张,图为乌鲁木齐街头的防暴警察。(法新社)


这个监控能力在重点地区非常厉害,在新疆也是非常厉害的,相对来说,在西藏要弱一些。西藏弱的原因是因为西藏的人口除了拉萨以外,其他地区的人口比较单一,基本上是以藏族人为主,特别多。但是新疆不一样,新疆实际上是多民族的混杂地区。新疆大概至少有十几个民族,光穆斯林就有5、6个不同的民族,再加上汉人后来又去了很多,所以它们的监控系统应该是在居民委员会这一级的,所以能够非常有效的了解到将要发生的情况,将会有人的聚集。

我记得去年奥运前后不是发生过几起围剿东突武装份子的新闻,那是有眼线报,报了以后,几小时之内就找到了他落脚的地方,把他包围起来,实际上当时里面也就是几个人,3、4个人,然后就围剿,大概都打死了。那么就它的眼线和它围剿的能力,在去年奥运前后发生的几起它们所报告的所谓恐怖份子活动的案例里面可以看得很清楚,它的控制能力和居民这一级搜集情报的能力是相当强的。

主持人:是的,好。那么我们现在接听一位日本顾女士的电话,顾女士您好。

日本 顾女士:我想说,请想一想,成千上万正在被虐待的法轮功学员;想一想为法轮功说公正话的高智晟他们,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为“希特勒”掩盖事实,好,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顾女士,顾女士跟纽西兰的朱女士都提到了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我们等一下可以回头来谈。刚刚杰森博士您提到了中共的这一套监视的机制,刚刚横河先生所分析的这套监视的机制,它是不是应该是运用在日常生活当中。您认为这套监视机制它能够达到这样子的效果,后面不能够做到及时的反应只是因为它的的反应能力差,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吗?

杰森:我更倾向这么看。其实我也看了很多中共自身的报导。中共自己的报导说,当地当天下午很早有人就告诉它会有这样的聚集活动,它们是知道这消息的,甚至派了便衣警察去看,后来这个事件逐渐的在凌晨1点爆发。我们知道新疆的凌晨1点,因为新疆和北京的时差很大,凌晨1点对北京来讲就是9点、10点并不是很晚。报出来时,这个事情已经开始扩大化了,这时中共根本反应不过来,为什么?按中共自己的说法是整个的暴徒是零零星星的聚集在各个地区,开始打这个事。

但在我看来,是中共本身并不是那么在意所谓的被伤及的民众的生命和安危的。因为它非常清楚新疆整个乌鲁木齐市的构造,在老城区内主要住的是维族人,外面住的主要是汉族人,就是周边的几个地区主要是汉族人。中共知道在那个时候,在维族地区那个街道,巴士会通过那个地区或人会走过去,它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跟它有关的人,都是最基本的平民。比如他要步行或要坐公共汽车,所以它不觉得这个时候有那个紧迫感去迅速的把这个事情方方面面的解决了。

本身来说,第一是它执政能力的问题,它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会爆发的那么厉害,它只是派了警察说人民广场有聚集,就派了警察到人民广场看,结果没想到在那同时很多周边的地区零零星星都发生暴力事件。所以整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到,按我来说第一个是官员渎职的问题。他(官员)应该意识到在那个时间在广场有人出现暴力,事实上周围地区都会出现,应该是迅速的派警察进入那个地区的;第二我们可以看到,它是个没有前瞻性的问题,在这过程中他非常迟缓的反应,更说明,就第二天公安厅厅长说:我走了一遍看了一遍后,惨不忍赌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惨的事情,没想到!这是它自己报导出来的。

换句话说他压根就没有意识到最后会爆发成这样的一个状态,事实上是它没有前瞻性,本身来说是执政能力问题。当然后来一看事情发生到这种情况,武警也进来了、军队也进来了,全城布满了军队,甚至坦克也开进来了。你可以到这是迟延的反应,本身来说是中共根本没有用心执政,是个渎职的问题。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横河先生,您刚才提到石首事件和这个事情,石首事件中,中共的反应相当的快,调动各方面的能力都相当的快。您觉得这两个事件,是不是石首事件,涉案的这些人是跟政府官员有关系的,所以这个事件它们处理的相当快;而在新疆的问题上不是这么一回事,所以它们处理的能力方面就没有那么迅速,我们可以这么讲吗?

横河:我个人认为,很难说。当然石首事件一开始就有官方卷进去了,但是新疆事件,新疆是一个经常闹事的地方,隔几年就会有一件比较大的事情,当然内地的报纸不一定都报导,但是网上披露这方面消息的还是挺多的。我记得在几年前美国曾经公布过一个军人在申请政治避难的时候讲过一个故事,当时他们进入新疆镇压暴动的时候,进行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屠杀,他因为不肯杀一个婴儿,最后就被部队内部处理了。也就是这种事情在新疆发生的可能性本来是很大的。

其实在新疆的普通的汉人、普通的老百姓对这个是非常了解的,所以他们才会感觉到要出事,其实老百姓是知道要出事了。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汉人组织起来上街游行的时候,你要说起来军队的反应或者是武警的反应部署的速度几乎和汉人后来组织起来上街的速度差不多,第二天他已经上街了。所以这件事情你如果说政府完完全全是渎职的话,我觉得还是有争议的,因为它是知道要出什么事情的。

当然它可能认为这件事跟它们没有什么关系,就仅仅是两边老百姓的冲突,不是和官府直接的冲突。但是你要知道按照中国的社会治安的责任制的话,发生这样重大的事件,即使不是针对官府的,也属于重大群体事件,而且是重大伤亡的群体事件。当官的照理说应该照样丢官帽子的,所以他对这个处理,你要知道各地都有一个社会治安重大事件“应急处理预案”,后来就变成方案,这个方案里对什么样的事件没有处理好要怎么处理?官员渎职应该怎么办?一级一级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的。所以他在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他是应该向石首一样对待官府的那种做法,应该是一样的或者是不会有特别大的差别。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直播】新疆流血事件抽丝剥茧 (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直播】新疆流血事件抽丝剥茧 (下)(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聚焦中国上半年经济现状
【热点互动】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1)
【热点互动】一个告诉未来的故事(2)
【热点互动】胡锦涛儿子卷入贪腐案(2)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新闻看点】川普连环反击 习近平称备战打仗
【远见快评】最高院裁决释信号 乔州再演反转戏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