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退党有奖征文

风尘: 论相声 论中国 五十年之现状

风尘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9月11日讯】
在所有的相声段子中,台词里明确带有具体“年月日”的很少。似乎每个段子都像敏感的“妙龄”女子,不愿意让听众得知、推断自己的年龄和历史,从而能够流传下来。
  
有一个系列的段子明显地特立独行,需要在每次演出之际留下明显的时间痕迹。那就是──“今晚开始”系列。
  
这个段子的起源是在20世纪50年代,正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黄金时代。英雄的中国人民和勤劳的“中国人民公仆们”团结一致,意气风发,朝气蓬勃。整个中国充满了活力,奔驰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康庄大道上。
  
当然,我没有赶上那个年代,无法感知当年真正的时代脉搏。只是从当时的几个段子中有所领悟。
  
由于互联网的力量,在2009年,我听了刘宝瑞、郭全宝老先生在1956年说的《今晚九点钟开始》;在这个段子里,刘老明确的说出了演出的日期是1956年的6月6日。
  
以及同一时期,还有马三立、张庆森的《今晚十点钟开始》。
  
我个人比较喜欢刘老先生的那个版本。
  
在这个段子里,刘老真心实意地流露出他对这个时代的赞扬和感谢。在演出的过程中,他们兴奋地说起“一日千里”,“蓬勃发展”,“第一个五年计划”;讨论著各行各业的“大进军”;在颂扬苏联老大哥的丰功,亲切称呼赫鲁晓夫为“同志”。
  
“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一直在倡导和实践“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是整个段子的核心。
  
可以想像,他们二位在说这个段子的时候,在无限憧憬着即将到来的社会主义美好生活。
  
只是很可惜,没过多久,那个著名的“大革命”来了。在1968年的10月8日,刘宝瑞老先生在房山接受了批斗,当晚去世。
  
我曾看过邢文昭(刘宝瑞徒弟之一)的一段录像,在录像中邢先生说道──刘老死的时候,尸骨无存。
  
在80年代,年少的我从收音机里听过马三立、王凤山的《今晚十点钟开始》。最近也是在网络上重温了这个版本──这个是有录像的。
  
从浩劫中活下来的马老,已经聪明多了,没有在这个段子里直接说出具体的年月日。只是他们提及的是“七五计划”了。转眼,六个五年──三十年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这三十年中国发生了什么,在马老的身边又有发生了什么?
  
重新焕发了青春的马老,和王凤山,毅然地捡起了这段尘封许久的相声。并给予了其新时代的演绎,在这个段子里,我们听到了“四化”,“七五计划”,听到了马老对下一个世纪──2000年的憧憬。我想起来,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我,和我们天真无暇的同学们、老师们无不共同地期望着新世纪的来临。
  
同时,在这个段子里,我们又一次重温“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
  
时光转眼,我们真的进入了21世纪。在这段日子──即80年代中后期,到2000年以后。相声演员们越来越不愿意(不屑)说这个段子了。
  
我一直有这个想法,把这段时间(尤其是由1989年开始至今)称之为“经济大革命”。这也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运动,大变革。这次运动也是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2007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坐车回北京。看着外面阴暗的城市,凄冷的灯光。想着最终要必然因为这个(经济)原因,离我而去的她。忽然由来这个想法──我们都身处于这次“经济大革命”。无论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还是现在我们身处的;所有的“大革命”有一个显着的标志──就是很多年轻男女之间的“爱情”总是必定无法纯真,他和她的结合总是要考虑其他更多的因素,总是必定要掺夹着“利益”──“革命利益”。
  
还是要感谢民间的相声演员郭德纲,他和于谦终于“敢面对惨淡的人生”,他们的段子改名为《今晚开始》。具体的时间,在段子里也有明确的交代──在2005年的年底。
  
这是版本深刻地反映了二十一世纪初的社会现实状况,这是一个颓废、无厘头版的“今晚开始”。
  
我们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憧憬,没有了社会主义美好明天的蓝图,没有了国际国内“无产阶级革命”的形势一片大好。
  
只有郭德纲的调侃和反讽,更加犀利,更加一阵见血。
  
从来没有参加过“组织生活”的郭德纲,在这个段子里,再也没有提及在新世纪更加需要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
  
从1956年的6月,到80年代中期,再到2005年的12月。将近50年的时间,中国发生了什么?中国又有了怎样的改变?
  
刘宝瑞老先生可谓是“一代宗师”,他也有很高深的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的眼光。在1956年,他老人家就已经把目光放得很远。这个段子里,他就明确的指出了──“在这个时代,批判与自我批评,就像空气一样重要。”?多好的干部,要是没有坚持批判与自我批评,那么也会变成很坏的干部”。
  
  
我写到这里,忽然想起了。如果在2005年,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能够听到这段相声,能够幡然梦醒。
  
上海的房价,乃至整个中国的房价,也许就不会犹如野马脱缰了吧──目前这篇野马拉着全体中国人奔驰在陡峭的悬崖上。那个人,目前,却悠悠然在监狱里安度晚年。
  
还有其他的几座大山,还有更多的野马。我们怎么办?中国怎么办?
  
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坚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如果,我们的干部(人民公仆)们,坚持开展自我批评运动,我们会有“瓮安事件”吗?会有“贵州嫖幼”事件吗?会有“巴东洗脚”事件吗?……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遇到了儿时的一个伙伴。就“麻将现象”展开讨论,以此来分析“我们小时侯”和“现在”的区别。我们小时候(1980年代中后期),闲人很少,大家的生活都很充实。现在(2000年代的中后期),闲人很多,大家生活很空虚,因此“家庭式麻将馆”遍地开花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9-11 11: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