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邱明伟:中共海外渗透大揭密

北京一小贩正在整理贩售的报纸、杂志。(EMILIE MOCELLIN/AFP/Getty Images)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3日讯】中共对海外的渗透,随着邓小平“杀二十万保二十年”期限的到来,它们在恐惧之下丧尽天良的举动,已是变本加厉,不顾一切对外输出“共产国际”力量,建立所谓的“政治联盟”、“统一战线 ”、“有领导、有组织、多渠道、多形式”的共产主义国际力量。

中共在海外的文化特务是渗透的主力,这些文化特务渗透海外华文报刊、中文网站、商业实体、留学生、华侨社团和部分西方人士等。中共亦大量派出网络警察或“小弟弟”在BBS、论坛、博客上,不断更换马甲,不断更换IP地址,冒充网友的名义去诬陷诽谤民主人士,虚构了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民主人士身上,中共这种低端的卑劣的小儿科手法,实在是让人觉得可笑。

中共利用间谍活动,利用被控制的商业实体,利用华侨社团,利用与众多科学家、商人和学术人士保持联络的个人及机构网路(含部分西方人士)。中共在海外对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通过投资、通过广告、买版面等来控制媒体,把中共要宣传的东西完整的搬到西方民主国家。

中共对西方政治人物的渗透,往往是通过酒会、舞会、私人饭局和各种形式的拜访等,一步步深入,有预谋地将西方政治人物“拉下水”,先对他们进行详尽的秘密调查,再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邀请某他们到中国参观访问,并安排一切食宿,而被邀请的西方政客只要到了北京,后面的故事便会层出不穷,什么艳遇、记者采访、高层接见等无非是一个又一个的局(陷阱),其携带的一切保密资料无非成了中共的囊中之物,待中共掌握了政客们的不便见人的材料后,中共便会在适当的时候以萝卜加大棒的形式提出种种无聊的要求。利用所操控的媒体记者对政客们的活动皆作重点的正面报导,长期下来建立感情,然后从新闻采访中套取情报,或者影响对方的观点,对其家属、亲戚、保姆等身边的关联人员,亦未能幸免。

中共亦不择手段地招募并训练学生,然后将他们输出海外,替中共搜集情报,其中有些学生通过各种方式接替了在西方民主国家的军事及政府签约人员的工作,公开地或秘密地搜集各种情报并送给中共。前不久,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及宾州大学等学术机构透露说,中共在美国校园非常活跃,中共领事馆的特务主要透过在校学生,来阻止学术界对中共的批评,并努力将中共营造为和平、积极且在世界舞台上重要的伙伴。

另外,根据联邦调查局的年度报告,在旧金山南方的科技重镇硅谷,中共间谍活动量已经增加了20%到30%。

2005年2月13日,《时代杂志》发表文章披露说,美国有超过3000家公司疑似替中共搜集情报,消息来源指出,那些公司中有很多都帮中共“打先锋”。

中共抛洒重金在海外豢养的亲共喉舌,在国际上对民主人士,包括对邱明伟这种推动民主进程的媒体人在内的民主人士进行恶意诋毁、诽谤,更多时候是借这些海外的亲共特务的手,披着“国际人士”的羊皮却干“吃”人的勾当。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把水搅混,让真正有罪的、迫害的主体逃脱国际社会的注意。把中共从一个罪恶的刽子手漂白成无罪羔羊,这种行为跟早期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恐怖主义行为有异曲同工之处。”

已被中共渗透的海外媒体是如何帮中共蛊惑民心的呢?比如(包括但不限于):中通社(香港)在曾替中共鼓舌呐喊说,人民日报记者叛逃概于报社无关,昧着良心替中共攻击民主人士,自甘沦为中共的流氓工具;《星岛日报》曾发表了一篇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将法轮功学员的照片与日本真理教头子的照片放到一起,其用意可想而知,这本身就是公然的恶意中伤;《侨报》从1999年开始,发表法轮功反面文章多达300多篇,除了大量采用中共采写的文章进行转载,还多次发表该报的评论文章,却没有任何正面报导法轮功的文章。凤凰卫视的刘长乐自己曾说:“央视是大哥,我们是小弟”,凤凰卫视在中共需要的时候,抛出中共想说但又不方便说的言论,然后“出口转内销”愚弄国内十三亿民众。不惜损害自身公信力为中共抢夺话语权奠定基础,甚至凤凰卫视的少数雇员会利用博客替中共“大打出手”。这些媒体和中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共利用海外媒体的亲共报导,拿到国内进行反宣传(出口转内销),以这些所谓的“国际媒体报导”来蒙蔽国内的十三亿人民。

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在一份报告中说:“中共主要使用四个策略来掌控那些立场不坚定的海外媒体。1、以全资或拥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报纸、电视、无线广播;2、政府利用独立媒体在大陆的商业利益来影响这些媒体;3、购买广播时段或广告空间; 4、安排中共自己的人到独立媒体工作,在内部起作用。

目前美国有四种主要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和《侨报》,发行总量约七十万份,这四种报纸都受着中共直接或间接的控制。

《侨报》:九十年在纽约成立,直接受控于中国政府,该报的特点是大量及时地报导来自中共的消息。它代表着中共官方的声音和观点。

《星岛日报》:一九三八年于香港创立,六十年代进入旧金山、纽约和洛杉矶。八十年代后期,星岛日报遇到财务危机,借中共政府资助摆脱了危机。于是,十年内该报转变倾向,成为支持共产主义的报纸,报纸的老板Sally Aw Sian 已成为中共政协委员。

《明报》:中共为准备香港九七年回归,从九十年代初就花大力气在香港通过第三方购买一些重要的新闻媒体,明报就是其中之一。一九九五年十月,一马来西亚木材业富商购买了明报,该商人据悉和中共有密切的商业往来。从那以后,明报就开始受到中共的深度影响。

《世界日报》:试图开拓中共大陆市场,中共领事馆的特务曾向世界日报纽约和旧金山的分部施加压力,要求其不要发表与法轮功有关的文章。
所以从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的报告足以看出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渗透有多深。

中共也已开始渗透台湾媒体。据台湾媒体报导说,台湾目前有17家媒体有巨额中资介入。前段时间,台湾发生金门晚报发行人彭垂滨事件,使中共以金钱渗透、操控境外媒体的做法曝光。彭因涉嫌利用报社为掩护、刺探收集国防军事机密,后被检察官依妨害军机治罪条例及刑法刺探国防秘密未遂罪起诉.台湾情报机关发现,中国已将渗透台湾媒体列为对台重点工作之一,且有多笔数千万元新台币不等的中资,秘密透过几个国家和地区,层层转汇投资台湾几家报纸、电视台。而这些中资入主的多家报纸、电视台,被发现其报导方针与中资入主前的报导走向大不相同,增加很多关于中国政经民情报导,且报导立场明显亲中,例如中共十六大、长江三峡大坝工程、高科技业发展等报导,这些报导都是极度亲近中共。

中共专门渗透海外华侨的机构有中央统战部,总部在中共中南海(北京)西门斜对面的府右街135号。港澳有港澳办公室。中共为了加强渗透海外媒体,又专门成立了一个中共的外交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公安部、安全部、中宣部、统战部、中联部和解放军的情报部门组成的渗透机构。根据中共中央对华人实施纵深渗透和控制的统一部署,中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中共统战部和外交部领事司共同研究制定有关海外侨务政治策略,利用海外华侨“爱国”、“认祖归宗”、“叶落归根”等故土情结,通过“祭黄陵”、“海外杰青汇中华”等行动作为有效载体,在二、三代侨胞和新移民当中培植物效忠中共的力量,实施系统的、长期的中共意识形态灌输,混淆中国与中共概念,有组织、有计划发展壮大共产主义的海外力量,通过海外华人在海外的亲朋好友影响所在国的“当地政治”、“主流社会”。开展意识形态的渗透和入侵,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所在国的价值取向和国家决策,利用西方民主国家的宽容,在海外构建庞大的由中共控制的华侨、华人及社团组织,不显山不露水地向海外扩张“中共力量”,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中共在海外重点培训了一批又一批中青年社团领袖和青少年华裔,使他们逐步成为当地华侨华人社会的主导力量。

每年有目的地公费邀请海外、境外重点工作对像参加联谊活动,公费邀请工作对像到中国参观访问。组织海外华裔青少年夏令营活动,公费组织海外华裔青少年和港澳台侨青少年夏令营。为加强控制华裔青年少年工作,中共曾举办了海外侨领培训,华裔新生代企业家中国经济高级研修班、侨联(侨办)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整改方案、海外侨领研习班、海外中青年侨领研习班、华侨华人社团中青年负责人研习班、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谊大会和大型“中国寻根之旅夏令营”活动及其他文化活动。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以下简称CSSA或学联)是由在世界各国大学学习、工作的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学者组成。早在2000年,全世界就至少有12个国家有CSSA组织,在美国就至少有109个。很多大学的CSSA在章程或网站的介绍中直接说明是接受中国驻该国的使、领馆领导。中国领馆教育参赞和领事通过担任CSSA顾问的方式对其进行直接操控和出谋划策。中国使、领馆向CSSA提供活动经费。据中国教育部在其颁发的《驻外使、领馆教育处(组)经济责任制实施暂行办法》第19条规定中申明“宣传经费支出”,驻外使、领馆教育处(组),每年“按规定拨付学生联谊活动补助经费”,“学生联谊会年初应向教育处(组)编报学生联谊活动的详细预算,年终应向教育 处(组)报送经费开支情况”。

中共派出特务在海外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盗用国家和人民的名义,要求华侨华人“爱国”,华侨华人在西方社会参与政治,本来是一件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好事,有助于华侨华人在国际社会中提升形象和影响力。但应该记住只有和中共划清界线才能真正救国,才能真正给祖国同胞带去民主自由的未来,若对中共还抱有幻想的话,我建议好好看看中共的历史真面目。如若不幸被中共当作“棋子”利用的话,后果可想而知,中共利用这些华侨华人的单纯心里,诱骗他们公开或秘密地支持共产主义,印尼早期的排华事件就是这样引起的,当最后赤化不成,华侨华人惨遭所在国清洗时,中共却翻脸不认人,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变脸之快,令当时绝望中的印尼中华侨华人欲哭无泪。

无独有偶,周恩来在 1944年重点发展一个叫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的华人加盟中共情报机构,金先生通过各种办法骗取了美国人的信任,居然在美国人的眼皮底下潜伏了37年之久,后因中共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生对中共非法暴政的极度绝望而叛逃向民主国家(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导致金无怠身份暴露被捕,金无怠被捕后还对中共抱有幻想,以为中共会把自己救回中国。但是金先生的想法大错特错了,无情无义的中共一贯是卸磨杀驴、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中共按照老套路回应国际社会说,中共和金无怠不认识,并声称中共与金无怠没有任何关系(值得玩味的是,眼看军心不稳,中共在内部追认金无怠是“自己人”),金无怠绝望之余,在监狱中用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9-13 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