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维权抗暴
(大纪元记者陈怡莲采访报导)6月27日上午,中国冤民大同盟宣传部部长周雪珍家的楼下,突然出现了大量员警和便衣,路边还停放了很多各种车辆、警车。一些访民被阻止在楼下,被告知不能去周雪珍的家里。周雪珍发出紧急呼救,不知公安要对她家采取什么行动。
在上海世博会召开第54天之际,上海被地方行政当局已经实施了“一级安保”措施,就是外松内紧,实质上全市属于不公开使用军人的准军事管制,为了它们的谎言——“让城市更加美好”需要,不顾把人民的尊严踩在脚下,特别对上海维权民众们恨之入骨,在此“和谐”社会中公然视维权民众为“阶级敌人”,实施着“‘无产阶级’(即权贵利益集团)专政”!
上海平凉西块的动迁户,对动迁安置问题,政府一直未予解决,不满的访民每天到区政府请求接待,但无人回应。5月28日上午愤怒的访民围住土地管理局副局长的座车,有的访民激动地爬上轿车车顶抗议,大批的员警蜂拥而至,在双方推搡中,副局长狼狈地退回到办公大楼内。
六四之际,从上海各地赶往北京上访的民众达到了三、四百人,他们表示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同时也是为了推动国家的进步。他们在北京不同地点被抓后集中在马家楼被遣返回上海,只有少量访民没有被抓住,仍然在北京伺机再度上访。
5月29日上午十点十五分许,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共同主任科恩教授和纽约大亚美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台湾80后女律师陈玉洁冲破当局重重阻力到我家做客。陈玉洁律师比我女儿大几岁,是我女儿郑昭佳的好朋友,见到气质高雅的陈律师,犹如见到自己亲爱的女儿。
在2010年4月27日上海女劳教所超越职责范围,把毛恒凤从上海转送到安徽合肥市女劳教所关押。两地相距约六、七百公里。这无疑是现代版的“发配充军”。但这比古代充军更残酷,充军一到目的地一切苦难便结束了,而毛恒凤还要长时间在劳教所遭受迫害,苦难远没结束!
2010年5月1日,上海世博会在各种争议声中开幕了。胡锦涛等大部分中共政要云集上海,从4月29日至5月3日,似乎中共中央搬到了上海。除吴邦国、温家宝留守北京之外,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国务院和各省、市50多位省部级领导出席4月30日晚8时10分的开幕式。
今天纽约的天气异常阴冷,我穿了羽绒服还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有一家上海人,在看了《世界日报》的报导后,专程到联合国总部来参观“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当他们看到上海市政府给我们的土地使用权补偿价格仅为1850元每平方米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说就算是2005年也不能是这么低的价格呀!所以我说上海市政府根本就是打着世博会的旗号来抢劫!
今天是2010年5月8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8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2天。
所谓的世博会,以牺牲人民利益来为政府脸上贴金的世博会是中国人民的耻辱,是给中国国家脸上抹黑。而像胡燕女士这样,到联合国来控诉它们,勇敢的站出来控诉它们,是给中国争光。
Peter是一位善良的老人,他今天听我简单叙述了湖北拆迁户陈先生的遭遇,便不停地安慰陈先生,尽管陈先生听不懂Peter所说的内容,但从Peter神情和语气中感到了深深的同情与抚慰,不禁老泪纵横:“为什么外国人当我们是人,国内的那些官员却置之不理!我老婆去北京上访,排六个小时的队,进门只一句话:回湖北解决!然后就叫人拖出去,根本不听你说的!”
上海世博局官员张华鑫写给访民一张路条,上面写了三句话:第一句话是“北京是人民的首都,欢迎你们去”。第二句话是“你们可以办护照去联合国上访”。最后一句话是“居民动迁和世博局不搭界”。这三句话就可以把上海地方政府官员的那种嚣张、唯我独尊、自大不在乎国家法律的狂妄神态表露无遗。
上海世博园五一开园后的第二天,我与家人一起从耀华站下车后通过安检进入了世博园内,刚走进去不远,只见前面有两名中年妇女突然停下面对众多游客大声喊。她们抗议政府强拆无理,并准备向周边游客发传单之类的的东西时,忽然不知从哪里一下冒出四五个着西服的年轻人一下把她们给围住了,并很快强行带上了开过来的警车开走了。这俩人的举动没有引起游人的注意,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瞬间拿...
世博会头一天,上海被软禁在家的访民范诗铭,因觉得实在太闷了,不顾监控人员的阻止想出门附近透透气。结果被警察押到警署,并遭到毒殴,忍受不了吞铁片自杀。所幸治疗及时,才未酿成更大的惨案。
世界声势浩大的世博会2010年5月1号在上海召开,世博会的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随着世博的烟花升上天空 在现场观看的我,心就像展开的空中的烟花碎裂,我的泪水就像烟花一样洒下世博场馆。想到现在在狱中的丈夫 因为是状告世博场馆占用,周莲新村1号102室300多户居民房屋没有安置补偿,我们全家至今无家可归。四处流浪。我们多次向有关部门 反应和举报 至今无任何...
上海世博会即将召开前夕,4月22日上海市卢湾区崇德路上一户居民卢根发,因为拆迁问题,被不断上门闹事、骚扰该住户,将他们折腾得无法休息和安心生活。事态越来越严重,最终将行动不便的户主从床上拖到地上殴打喊救命,送医院途中死亡。至今官方、开发商均没有理睬。
5月1日上海世界博览会即将开幕,上海访民随着世博会的来临而成为惊恐之鸟。有的甚至被软禁在家里伴随高规格24小时的全天监控,被监控访民比喻插翅难飞。有的被从家中抓走关在旅馆宾馆这些“临时监狱”,还有干脆直接被当局送去劳教,有的被关在北京南站救济站,还有一些则东躲西藏的流浪不敢回家。访民们强烈要求上海政府停止借用世博会名义对他们进行迫害、打压,呼吁共同关注世博会...
我是一位上海市民,一位前上海律师,一位至今被中共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俞正声、韩正等人下令每天24小时由公安局警察和保安公司软禁的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书面文件,将我一个普通上海市民享受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和中共中央委员鲍彤的待遇,将我的家庭当作监狱,而且是无期徒刑。
今天,我发现我又被监控了。为什么说“又被”呢?六年前,我是一名上访户,两会期间,当地派出所派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来家里坐着监控我。后来改成在我家门口停放一辆轿车,由若干保安轮流24小时值班,那辆车一直放在我家对面,日晒雨淋好几年以后,车子被损坏(反正都是纳税人的钱)直至全部拆光,车子总算消失,那是后话。六年前,我太太病了,为了照顾太太,就不能上访了,所以,监控也...
我是上海宝山区淞南十村30号403室的居民,由于我蒙受冤屈上访遭到打压。今年4月9日我家突然闯进三名不明身份的暴徒,将我家中玻璃窗和门全部砸坏,我们被吓呆了!在“法治”社会光天化日下竟发生这样的暴力事件!我们随即拨打“110”报警,警察来了把他们带走却不准我这个受害人同往,没过多久暴徒若无其视并再次闯进我家中,对我进行威胁他们为什么如此猖狂!究竟是谁在为他们...
2010年4月14日、15日,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前7八个半村上千农民抗议示威,抗议政府相互勾结非法倒卖农田,致使大量农田荒芜至今七年无人顾问。
上海公民朱美英为了他85岁因工伤而割除了左边肺的转业军人老伴方兴礼得到一张残疾证,从04 年上访至今50多次,仍未得到解决,多年来为了老伴应要一医药费和营养费,她卖过二次血,借了十几万人民币,70多岁的她已心力交瘁。
上海世界博览会将于2010年5月1日举行开幕式,为落实中央领导‘把平安世博放在首要位置’的指示,上海员警至每户访民家中递送告知书。访民认为这是对访民的一种伤害,也是恐吓,但他们并不惧怕,并为政府如此不断积累民怨的行为感到不解。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上海市政府花重金精心打造的世博会即将登场,但世博会底下的阴影却越来越浓。高楼大厦霓虹灯下映衬上海访民一个比一个凄惨的遭遇。近日再曝上海访民因世博会有家不能归,有房不能住的悲剧,甚至有84高龄的老人抗议当局因世博会劳教其女儿段春芳一年半,绝食而死。
4月2日上午,在香港注册的“中国冤民大同盟”在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国际展览局(BIE)旁举行和平示威抗议。同盟负责人沈婷、成员葛丽芳和旅居法国的各派中国民运负责人参加了活动。他们认为BIE对中共上海市因举办世博会强拆民房造成受害者一事负有道义和法律责任,抗议BIE目前对此事不负责任的回应。沈婷还向BIE递交了有关资料,并表示,如果拆迁冤民不能得到妥善安置,则不...
(大纪元古清儿采访报导)今天,原上海远程教育集团画家何声钦因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同时,他也是上海东八块强迁受害者,因失去房屋,多年上访告状无门,身心遭到摧残,67岁的他过早离开人世。
共有约 84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哈德逊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于美中贸易谈判首日(10日)在《国会山报》上发文直言,美中之间的贸易谈判实际上是关于民主和极权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