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天乙
【大纪元3月1日讯】到目前为止,只听人说赖昌星、杨斌、周正毅是暴发户。给中国二字戴上‘暴发户’帽子的,我这大概是第一个,但并不准备申请发明专利。
【大纪元7月28日讯】发出带血的呐喊,小留学生问题登堂入室,杀奔加拿大华人社会来了。早在三年前,温哥华社区学院一学生自杀,引起华人社会惊讶和同情。然后是留学生自相残杀,赵巍被她的男朋友杀害。而最近的多伦多华人小女孩张东跃失踪案,警方断定凶手是留学生陈敏。从自杀发展到杀人,一些华人同胞显然感觉到自家安全受了威胁,丢了脸面,于是反应过度,态度也从同情质变为痛恨...
简直难以相信,江泽民又一次大规模派发最高军衔,总参警卫局局长兼中央警卫团团长由喜贵居然也大模大样加入了上将行列。
实际上﹐“党”作为近代民主政治的一根坚强支柱﹐它本来只是便利民众行使民主权力的拐棍。离开民众掌握的“党”不过是木棍一根﹐搞不好连做柴火的价值都没有。也就是在中华帝国那种民气不张﹑权势者特别人五人六的藏垢纳污之地﹐漂洋过海而来的木棍之类物事居然也能落地生根﹐脱离民众﹐投靠权势者﹐发育滋长成比先前的主人都远为高大的参天大树。
长话短说,赖昌星舍小钱捞大钱,由慷慨行贿而吃小亏占大便宜,恰恰见证他是一门心思掉到钱眼里去了,成了金钱的奴隶和牺牲品。比尔-盖茨取之社会,回馈社会;最终能超脱钱的拖累,收获精神的自由和安适。后者有高攀形而上的趋势,前者纯粹形而下。二者不在一个层次,也不是一个档次。
网上写手"数学"先生时常会蹦出一些奇思妙想﹐在荒诞滑稽的第一印象之后大大开阔人的眼界。比如他认为中国与其因为落后﹑贫穷而看美国的眼色﹐受美国的外来领导﹐还不如干脆就成为美国的一个州﹐在充份行使民主权利的基础上选出自己的领导人﹐再受自己选出的领导人的领导。
近日﹐广东省委党校在今年的招生统一考试中﹐爆出500余人作弊丑闻。其中﹐在考场违纪舞弊357人次﹐在评卷场违纪舞弊155人。
金庸大侠的小说情节常常出人意料﹐其实本人的作为也偶有出人意料之处。就说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先后礼聘他为不同名目的教授﹐浙江大学还隆重委以人文学院院长的重任﹐这等忽登大雅之堂的荣宠﹐无疑是对通俗武侠小说家的格外抬举。
两个月前﹐前省委书记省长因芳林村小学爆炸案双双被撤职。这不﹐新书记省长才上任不久。其中之一系“上海帮”成员﹐原上海市委副书记孟连柱﹐现为正书记。那场爆炸死伤师生数十名﹐炸毁两颗乌纱帽﹐却为“上海帮”扩充地盘提供了机会,也算坏事部分地变成了"好事"。
一个自称代表“先进文化”的党﹐行为举止应该讲点起码的文明礼貌才对。可是稍微检点一下它的所作所为﹐竟有那么多的不文明范例﹐证明对简单粗暴处事方式的一贯爱好﹐真教人大跌眼镜。
两年前﹐100多名“六四”受难者家属的控诉状递进中国最高检察院。然后直至今天﹐中国最高检察当局对此再也没什么交待。这在一个自称正在大踏步迈向法治的国度﹐不能不说是一大怪事。
一网友如此描述刻下的中国足坛﹕这是一个浮躁的季节﹐这也是一个浮躁的世界。
漫游四通八达的网络世界﹐常常得到意外的惊喜。今天﹐第一眼从一篇文章里看到﹐江泽民﹑李鹏串通一气﹐要给胡锦涛指定接班人﹐我就先吃了一惊。接着头脑忽然开窍﹕在暂时还不能用民主程序解决接班人问题的情况下﹐这可真是个不错的办法啊。
5月21日﹐朱镕基许诺不判死刑﹔25日﹐赖昌星便被加拿大移民局重新收押。前者与后者有没有因果关系﹖看起来是有的。不过新闻报道的解释是﹐赖昌星钱花光了。
伊拉克在萨达姆独裁统治下﹐封闭如铁桶﹐以搞情报为能事的美国中情局面对这样的国家也难免有黔驴技穷的时候。最近却突然时来运转﹐柳暗花明﹐他们在伦敦一家书店找到据传是萨达姆作品的小说《萨比芭与国王》﹐于是赶紧翻译﹐3个月译完。
人们满以为暴光“六四”真相的一出﹐镇压学生运动的刽子手李鹏便会应声而倒。却不料沸沸扬扬折腾了大半天﹐李鹏的地位反而好象越来越稳固。他不但在全国到处游荡﹐呼吁增加“人大”的权力﹐还跑到国外大出风头﹐频频进入中央电视台新闻镜头。据媒体报道﹐甚至“十六大”以后仍有当国家主席的希望。
明知赖昌星“论罪该死三次”﹐在记者追问之下﹐朱镕基还是大包大揽打包票说﹕“我同意不判处他死刑﹐这已是最大的让步﹐最大的让步了。”
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的第一回合较量里﹐先是美国总统布什态度强硬﹐后来变软。中国方面﹐江泽民作为国家主席﹐一开始还想躲在后边观望观望﹐看到布什不依不饶的样子﹐才以牙还牙﹐坚持要美国道歉。但是最后江泽民也软了下来﹐美国并未正式道歉﹐中国便放了被扣的美军官兵﹐只留下飞机。
今天,高瞻的丈夫宣誓加入美国籍。这在高瞻被抓以前,断不会如此轻而易举。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高瞻还在中国。但是她的国籍问题也正在酝酿破格解决之中。可以肯定,只要高瞻能出来,就再也不会为工作发愁了,他们一家也都衣食无懮。而她回国本来是因为在美国几乎就要待不下去,准备回去为祖国效劳的。
共有约 4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