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水良
河南河道施工,一位女居民被车辆活活碾死,而在现场的公安、水利部门工作人员却视而不见,嬉皮笑脸。民众讽刺说:“受乐清警方启发,河南官方成功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轧死一个...
随着中国大陆物价水平开始总体超越美国,人民币外币汇率将产生一个历史性的巨大的转折,即从许多年来的升值压力,将开始逐步转向贬值压力。
过去的许多理论、书籍、辞典等等,大多没有搞清道德的概念,不知道道德是什么东西,许多解释都很错误或不妥当,当然更不清楚道德的性质和作用。
震惊海内外的瓮安事件等一系列事件,得到了国内网民压倒性的一边倒支持,说明已经沦为土匪黑社会性质的中共政权,已经完全成为中国人民的对立面,完全丧失人心。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全民起义的临界点。全民起义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未来的问题只是行动的时机和决心。
贵州瓮安数万(有的报导说有10万)民众奋起维权抗暴的情况说明,中共政府的黑暗和腐败,已经无可救药。
这次地震的震后救灾,尤其是总理温家宝先生的表现,比中共及其官员过去的历次救灾,有相当进步。尽管这种进步,也许是对震前剥夺老百姓知情权,隐瞒地震预报酿成大祸的一种忏悔性补偿,但是,我们仍然给于适当的肯定。
中共拚命制造谎言,对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进行造谣诬蔑。并且制造汉族人民支持中共,反对藏族人的假象。
2006年5月,我曾经写过一篇《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这里这篇文章,本该在那篇文章以后立即动笔,但一直拖下来。现在借编辑李志宁先生的文章,非常简单地谈谈这些问题。
2007年,中国的货币贬值,通货急剧膨胀。通货膨胀手段,已经成为中共及其官僚太子党掠夺人民财富的一个重要手段。
刘军宁先生写了慷慨激昂的高调大论,要不顾一切地实行土地私有化,但就是不告诉人们,在目前中共一党专制、官僚太子党在中国实行大抢劫大掠夺的条件下,怎样才能实行土地私有化?怎样防止它像这之前二十多年来的私有化一样,不可避免地变成官僚太子党对土地的大抢劫大掠夺?
在语言、文字方面的争论中,包括继续使用汉字,还是废除汉字、坚决拼音化等问题的争论中,符号、文字及其多少等等,成为争论中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有必要搞清楚这些基本问题。
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黑社会组织。中共在香港的公开势力,与他们在香港的地下党及其它地下势力,包括其地下势力转化而来的民建联等,纠合在一起,也是地道的黑社会势力。
今日报纸报导,大陆、台湾、韩国、日本学者在北京达成共识,决定以繁体字为主,制作统一的汉字标准字。中共也改变其历来文字政策,对此持赞成态度。并且提出“简体字和繁体字(正体字)共存”的口号。与我们这些年反对中共历来的文化和文字政策,保护传统文化和传统文字的观点,几乎完全一致。这标志着中共的历来的文化和文字政策的在实践中破产,不得不转变其政策。
中共夺取政权、维护统治,靠的是三个法宝、两大手段。三个法宝是:枪杆子,笔杆子和特务。两大手段是:暴力和欺骗。三大法宝中,枪杆子代表暴力;笔杆子代表欺骗;特务代表两者的综合,以欺骗为主。
为了维护共产党统治,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不断吓唬老百姓,说中共是当代中国,能够管理国家,维护社会秩序的唯一力量,在中国,现在没有一个能够取代共产党的力量。中共垮了,天下就会大乱,就会产生军阀混战,四分五裂,就会民不聊生,中国人就会死亡,中国就会亡国。
人们常常说中共是黑社会,中共治国是黑帮治国。这讲了中共及中共治国的本质。不过,说实在的,这个说法,还是抬高了中共。中共不如古今中外大多数黑社会,中共治国也不如一般的黑帮治国。
谈到中共主动组建假反对派队伍的问题。我就想到中共建政以后,文革以前,中共在浙江主动组建反共救国军浙南纵队的事情,同时又想起与此相关的浙江文革的一桩公案——保江华的问题。这桩公案中的某些问题,目前可能只有很少人,甚至我们个别人知道了,因此有必要写点回忆,留下史料。我曾经想写自己文革经历回忆录,但是没有时间,只好作罢。现在涉及这个问题,我想索性把两件看起来不相关...
FBI2004年公布近年中共仅仅通过文化交流,(不包括经商和其他)派往美国的间谍至少十万人。
任何国家都要派出自己的情报人员,到国外收集关系国家切身利益的情报。但是,中共派出的潜伏情报人员,数量之庞大,史无前例,异乎寻常。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如果仔细想一想,中共派出几十上百万间谍特务到海外,就会知道,那决不是一般情报工作的需要。一般的情报工作决不需要派出这么多人到海外潜伏。中共派出那么多的情报人员到海外潜伏,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中共为未来对美国和全...
1981年5月我第二次入狱,到1991年5月我第二次坐牢十年刑满出狱,出来后发觉社会变化之大,中国人心变得如此之坏,让我大大、大大地吃了一惊,我怎么也无法接受,怎么也无法适应这种变化!像刘宾雁先生一样,当时我问得最多的二句话,就是:“中国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中国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坏?”自己身上深深浸染的传统道德观念,与它们产生异常巨大极其尖锐的矛盾和冲突...
近日发生的余杰和郭飞雄之争,如果放在一般常规情况,恐怕很难理解,至少让人觉得荒唐。试想,作为同一个代表团,大家一道出来,并且被很多人认为,他们都是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事业而奋斗的朋友,平时他们之间不仅没有表现出什么矛盾,过节,而且好像都是在共同奋斗、相互支援的模样,有必要搞成这个样子吗?即使是一般朋友,或者从不认识,只有这一次为共同的事情,走到一起,大家...
萨斯病毒的起源,以及中共对萨斯病的应付处理,确实让人疑窦丛生。中共先是在五个月或者八个月的时间内,千方百计封锁消息;然后是在消息暴露时,千方百计隐瞒病情,极力否定事情的严重性;然后是极力证明萨斯病毒起源于野生动物,(虽然其后由中国的一些专家试验证明,中共报道带有萨斯病毒的那些种类的野生动物,并没有带有病毒,但除了这些科学家自己的少量报道以外,中共却不报道这种...
中共说中国近代史的主题是反帝反封建。但反帝反封建这个名称本身,就是错误的。把西方列强、或者侵略行为称为“帝国主义”,是国际共产党人闹出来的错误,是名实不符的错误名称。
前几年有非常著名的学者,自己不懂,却拼命在法制、法治这些基本概念上乱做文章。我当时觉得非常可笑,但因为已经在其他问题上与他有过激烈争论,不宜再生新的矛盾或激化旧矛盾,所以忍住不说。当时仅仅在内部对樊百华先生等上那个学者的当的朋友解释这个问题,批评其错误,商量更正他们写的文章中的相关观点。
在中国,自鸦片战争以后,关于中西文化的争论,已经延续160多年,自五四前后到现在,也已经延续八九十年。但是,这个争论,迄今仍然没有结束。尤其非常不幸的是,自五四运动以来,这种争论,往往变成东西文化的垃圾之争。崇尚西方文化的人们拿来西方垃圾说:这个优秀!抱住中国传统文化垃圾的僵尸们则指着手中的垃圾说:这个优秀。很少有人真正选择西方的精华和东方的精华,更少有人把...
[按]为了保护国内朋友的安全,特隐去国内朋友姓名,并对本文有可能显示身份等等的地方,做了必要的删节和技术处理。
中国的史学,本来是清清楚楚地记载着中国历史上五胡乱华、蒙元和满清入侵三次历史大倒退。及到中共建政以后,整个五十年代,中共当局仍然来不及改写历史,在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在中小学历史教学中,这三次大倒退基本上仍然是清楚的。
凡专制制度,总有一种顽固不化的倾向,这就是公开的或者隐蔽的造神倾向,要神化独裁者和他们的思想、行为,要搞独裁者、统治者的个人迷信,或群体迷信。而民主制度,则坚决反对造神运动,坚决反对神化领导人,提倡批评和监督领导人,提倡人本主义,反对神本主义,提倡政教分离,世俗政权。
共有约 19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