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
20世纪,一堵有形的柏林墙建立了,又倒塌了,用了28年时间;21世纪的今天,仍然有各种有形无形的“柏林墙”阻碍着人们自由的脚步,这样的“柏林墙”在中国比比皆是...
一个悲哀的事实是,为什么我们的记者节不像6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提倡“民主自由”以及“新闻自由”那样高喊“我们要新闻自由”?
湖北石首“6‧17”事件,永隆大酒店一名24 岁厨师涂远高非正常死亡,政府反应迟钝,发言寥寥,言必称“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可事件的发展正是由政府组织人员抢尸激化矛盾,引发民众不满。参加抗议 的民众据称一度高达7万人,酿成群体性事件,火烧酒店,追打员警,直到6月21日凌晨人群才慢慢散去。
办理敏感案件的北京维权律师群体被整肃,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主管律师行业管理的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联手打压维权律师,目的是让这些律师无法执业,无法生活,最后被迫离开北京。
编者按:中共公安系统杂志透露,六四期间公安部对动乱实行高科技的全面监控,为高层决策提供大量有影响力的资讯。这是六四研究尚不为人知的一个方面。
在网络上,公款吃喝、公车消费以及公款出国旅游被称为“三公”,北京大学法学教授王锡锌估算,中国一年的“三公”加起来,费用可能接近九千亿。如果财政收 入按三万亿元计算,“三公”一年已经相当于国家全年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九七八年至二○○三年的二十五年间,大陆行政管理费用已增长 八十七倍。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一九七八年仅为百分之四点七...
身处中国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浙江地区,我最直接地感受到了经济危机的分量。奥运之前,一切欣欣向荣,楼市股市的泡沫越吹越大,人人趋利津津乐道。奥运一结束,经济就遭遇寒冬了。仿佛是在一夜之间,浙江江龙控股、中国飞跃、华联三鑫等大企业出现问题,或被债权人讨债大军包围,或等待政府“救市”,或资不抵债祇能破产。经济危机带给全社会的问题更为严重,浙江有上千万外来劳工,而我老...
通过这段被阉割的一段话147个字可见,我们的中学生所学到的历史是刻意过滤和任意阉割后的历史,说指鹿为马、正龙拍虎并不为过,我们通过正常渠道所掌握的历史真相往往背离历史真相。
中国最无耻的新闻机构就是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了——其实这三家媒体等同于一家媒体托拉斯,即中共中央报业通讯广播电视集团,取之于民,用之于党,都以为13亿人民都是哑巴,是瞎子,时刻都需要党的搀扶和代言。
8月8日奥运开幕当天,我碰到了民间环保维权人士谭凯,他说他最大的苦恼就是害怕听到《北京欢迎你》这首歌,什么“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什么“陌生熟悉都是客人,请不要拘礼,第几次来没关系,我们欢迎你”。事实上,当他说要去北京看奥运会时,无论是居住地街道社区的书记,还是片警,都“教育”他不要去北京。
华国锋是中共历史的一个历史人物,是毛泽东身后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最高人物,是当时的权贵,但盘点历史,除了他的虚名之外,他对中国有哪些贡献呢?
索尔仁尼琴是苏联时期以揭露苏联"集中营"黑幕成名的大作家,当时被称为持不同政见者,或者说是苏联的"右派"。
民众对政府的抗议,说明政府的领导能力极其糟糕,政府的公信力也下降到最低点,请问石宗源先生,通过6.28事件发生,你们政府的公信力何在?
历史上的暴行,都是后世人牢记的耻辱。当事的人,无一不被历史的皮鞭敲打在耻辱榜上。
3月12日,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会议已经时间过半、任务过半了,但我却看不到新闻立法的任何迹象,十年前李鹏在接受德国记者采访时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二十年前中国就有了两部新闻法的草案了,可如今却是一年不如不年了。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北京的朋友胡佳先生被带离他所在的通州区自由城,关进了北京市看守所。我知道这样一个冬天,胡佳先生一定遭受很多痛苦,诸如他不能继续他每天的按时吃药,不能自由地上网,更远离了家庭的温暖,可我相信胡佳先生在忍受这些痛苦的时候,一定还保持着以往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以及对天的敬畏,对春天的盼望。
若评选2007年最无赖的"国家衙门",肯定是禁书第一、垄断至上、历来违宪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该署打击公民个人公开出版,垄断记者证颁发,支持北京地方法院重判制造"纸包子"假新闻的北京电视台记者訾北佳,对南京新闻出版局查禁离休老记者强剑衷香港出版《历史大趋势》的"扫黄打非"办公室副主任尤荣喜给予"全国扫黄打非先进个人"所谓荣誉称号,尤其是2007年1月《中国贸易...
11月29日晚,闻知原《南方周末》记者翟明磊先生在上海的住处遭遇上海文化执法部门的检查,以所谓非法出版物为名查扣广州中山大学主办的《民间》文本,就可以知道上海有关部门对持不同意见人士进行无理打击的老毛病又犯了。
针对前一阵子“中国经济今年赶超德国”的舆论,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总工程师郑京平在11月21日向社会作出了回应。郑先生的结论是:“中国经济今年赶超德国比较悬。”相比于此前统计部门公布的一系列资料如CPI、职工平均工资等等,此次统计部门公布的这一“资讯”,算是最接近民意的了。
当天8时上海加油站爆炸,晚八点39名伤者已出院。这是2007年11月24日19时16分。
新闻界有个怪现象,干活的是真记者,却没有资格获得国家垄断的新闻记者证,被称为"新闻民工";所谓真记者却不干活,不但持有真正的新闻记者证,工资还比"新闻民工"高。每月写不写稿都可按时拿到薪水,他们除了采访报导一些官方指定报导外,几乎不写独立调查的稿件,也不存在职业风险,这样的记者其实是真正的假记者。
北京老朋友打来电话说,首都北京工商一分局最近查处了一餐厅,只因该餐厅内有一个名为“解放区”的厕所,他认为这是“另类文字狱”。
今年七八月份,笔者曾在东森新闻网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让国家更好--新华社记者应该监督重于拍马",指新华社一记者写报导、写时评"为尊者讳 ",同时又为"污吏"讳,前者是指其替在位的领导者歌功颂德——或许我的言辞太直接了,不加掩饰地称其为"拍马屁";后者指其明知该污吏姓甚名谁,却没有一语点破,我称其变相替"污吏"隐讳,认为他作为国家级通讯社——新华社的记者,是...
最新消息,湖南凤凰县“8.13”堤溪大桥垮塌特别重大事故处理结果已初步确定。事故调查组认定,这是一起由于施工和监理不当引起的特别重大责任事故。但是,湖南省党政主管领导张春贤、省长周强却没有传出被追究责任的消息。
前一阵子,前共产党东德出身的现任德国女总理默克尔,成功访问北京后,又转往第二站南京。在南京访问中,默克尔以实际行动为中国人上了一堂节俭课,甚至比在北大、清华的演讲,更具震撼力和教育意义。因为她抵达南京后,获安排入住市内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顶楼的四百多平方米总统套房。但默克尔认为这个安排过于奢华,坚持要入住七十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务客房,房价一千八百元,只是总统套房的...
包遵信先生的大名,是出现在18年前北京"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历史档案上,那时的他凭著自由思想者的良心和一腔爱国热情,反专制,反独裁,为民主自由而竭力呐喊。
2007年10月27日,礼拜六中午,我致电湖南长沙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谢树林,其手机电话为 13786126677,办公室固定电话为0731—8667366,请求采访他与徐祥之间的纠纷和矛盾。不料,他的手机是彩铃过后没有人接——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接电话,于是我又给他发短信,问他能否接受我的电话采访,可是这个长沙市政法委书记很忙,似乎无暇回复...
10月26日,上海和湖北两个地方的大员都在忙着交接班,前湖北省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俞正声不出意外地出任上海市委书记,这也是六年前他第一次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后一直寻找"最后落地"的职务。
15日,《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刊登社论,题目是《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道路——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这是一篇最动听却是最空洞的文章,我试图搜索了一下,发现其中有25处"党"字,6处"伟大":伟大复兴、伟大道路、伟大历史进程、伟大工程(两处)、伟大事业。既然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既然"我们社会主义建设的前景是更加美好",那为...
共有约 23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